爱不过期

都市言情

他,初涉社会的大学生,刚烈正直,但却自卑、优柔寡断。   她,成熟稳重,美丽骄傲,为了寻找真心人,不惜出来受苦打工。   她,涉世未深的小丫头,纯洁漂亮,可爱善良,无意之中,却身陷三角恋。   美丽骄傲的姐姐让他苦不堪言,遍体鳞伤;   纯洁可爱的妹妹让他心感温暖,爱意渐生。   两个女子,他当如何抉择?   面对同一男子,情同姐妹的两个女子又当何以面对?   “大哥,我带你去找霞姐。”   “臭小子,小玉就在那边。”

 

推荐阅读:爱不过期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丰盛园相遇

    长途恋爱(日落峰)

    李高文掏出手机,播通了柳秀的电话,“喂,小秀,你有霞姐的电话号码吗?”

    柳秀道:“大哥,都快两年了,何必呐!”

    “你别多想,我现在来趟郑州不容易,就是多年的老朋友不见了,想叙叙旧。”

    “唉!但愿这个理由能说服你自己。”

    不一会儿,柳秀发来了那个霞姐的电话号码。

    李高文有些颤抖的拨通了小霞的号码,可是就在铃声响起时,李高文犹豫了:我为什么还要来找她?都快两年了,她肯定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我的到来岂不是要破坏她的生活?可是转念又想:李高文,你怕什么?不就是见个老朋友嘛!李高文想到这里,对方已经接通了电话,声音依然是那么脆、那么柔:“喂!你找哪位?”

    听到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声音,李高文突然就后悔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听到她的声音,仍是控制不住的思绪纷纷扰扰,心跳乒乒乓乓。李高文很想挂掉电话,可是又难以割舍,愣了一下之后,深吸了一口气,面露微笑,吞吞吐吐的压着嗓子道:“我,我……”

    电话那头似乎吃了一惊,突然问道:“是你?”

    “是我!这么久了,你还是不叫我的名字。”

    “你现在是在郑州吗?”

    “是的。”

    “你现在在哪呢?”

    李高文曾经在郑州呆过几年,对郑州的地形很熟,所以他很快便找到了小霞所说的地方———小赵寨。到了小赵寨之后,李高文远远的看见了一个凉面摊位,两个女子正在那里卖凉面。一个身材瘦高,端着一碗面正往客人手里送,这个女孩子叫柳玉美,乃是小霞的闺中密友。凉面摊的另一边站着一个大肚婆,个子稍矮,围着一条沾满了油污的蓝色围裙,皮肤晒得很黑,而且一脸妊娠斑,正冲着对面的小卖部大声吆喝:“李姐,两瓶雪花啤酒,三块的。”

    看着这个大肚婆,李高文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女人就是自己当年认识的那个文静的,优雅的,号称丰盛园店花的田小霞。看着这一切,李高文的心里酸酸的,凉凉的,思绪不禁回到了五年前。

    那是李高文大学的第一个暑假,他没有回家,而是留在郑州打工,由于什么工作经验都没有,所以李高文就在一家名为丰盛园的小饭店做了一名服务生。和李高文差不多同时进店打工的还有三个人;刘凯,一个十七岁的阳光男孩,一脸的稚气,显得十分纯洁;还有就是一对堂姐妹,柳秀,柳玉美。柳秀个头不高,很娇小,大眼睛、高鼻梁、大嘴巴,肤色有些黑,她虽然只有十八岁,但是已经出来打工两年了,看起来比较老练。但是她的堂妹柳玉美却是刚刚出来打工的,只有十六岁,还是一个小丫头,个头比较高,显得亭亭玉立,眼睛纯洁明亮,显示出这个女孩子是刚从家里出来的,两个嘴角微微上翘,显出这个女孩子很爱笑,很和蔼。由于是差不多同时进店,所以四个人的很快便打成了一片。

    在李高文进店约十天以后,店里又招进一名女服务员。

    那个早晨李高文终身难忘:新来的女服务员个子不高,恐怕只能够到达李高文的嘴巴;穿了一身淡红色的衣服,明艳之中带着些许的素雅;皮肤白皙,大眼睛,黑眼珠,高鼻子,小嘴巴,脸上总是挂着甜甜的微笑,穿着一双细跟高跟鞋,笔直的站在传菜台旁边,一个标准的娇小俏美女。

    李高文偷眼看了这个美女许久,悄悄的指着她,小声问刘凯:“刘凯,你看她有没有十六岁?”

    刘凯也在一直在打量她,笑道:“我看差不多。”

    柳玉美也在一边看那个美女,听见李高文、刘凯二人的议论,于是笑道:“干嘛偷偷摸摸的说,直接去问不就行了嘛。”说罢,走过去和那个新来女服务员聊了起来。

    李高文笑道:“看见没有,这就叫性别优势。”

    由于距离有些远,一开始二人的聊天也听不真切,可是过了一小会儿,柳玉美突然十分惊讶的大声叫道:“什么?八二年的?二十三?”

    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柳秀已经拿着她的身份证过来了,道:“田小霞,八二年十一月的。”

    李高文也赶紧趁机上前惊讶道:“比我还大,看着不像呀!”

    “身份证在这儿,假不了的。大哥,以前在这里你的年龄最大,我们叫你大哥,可是她来了,你老大的位置就不保了。”柳秀边说边把身份证还给了田小霞,“登记完了,身份证还你。”

    田小霞接过身份证甜甜的一笑,道:“既然如此,你们以后都叫我霞姐吧!”

    李高文上下又扫了一眼田小霞,坏坏的笑道:“你赶紧打电话回去问问你老妈,她当年是不是记错了日子,你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呀!”

    田小霞脸色微红,道:“你是不是想说我个子矮呀!”

    李高文赶紧道:“没!没!没!绝没那个意思,好了,以后你就是霞姐了。”

    这个田小霞虽然很文静,但是性格并不内向,平时和大家也都是有说有笑的,可以说是一个能说会道的淑女。

    一天早晨,一直到十一点了,也没有客人进店,但是前台的凉菜都已经陆续搬上去了。田小霞端了一盘蒸熟的干鱼块送到了前台,放到了凉菜架上,看看左右无人,拿起一块鱼块便往后厨跑。这一切恰巧被站在传菜台的李高文看见了。待田小霞跑进后厨,李高文透过传菜台窗户小声吆喝道:“霞姐,你偷吃东西,被逮住了可是要罚款的。”

    田小霞本来是躲在一个死角偷吃的,被李高文这么一说,立刻站了出来,挺直腰杆,咬了一小口,含在嘴里,含糊着声音道:“臭小子,我这是正大光明的吃,不是偷吃。早晨没吃饭,现在补一点儿不行呀!”说罢,黑黑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调皮一笑,又咀嚼起来。

    田小霞的眼珠子这么一转,黑白分明,眼波流动,加上调皮一笑,纯真可爱,美丽动人,李高文突然就懵了,内心一阵悸动,傻在当地。

    “喂,臭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田小霞已经吃完了鱼块,跑到了李高文身后,“发什么愣呢!”

    听到田小霞的声音,李高文立刻回过头来,道:“干……”可是“什么”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见田小霞左手猛的一伸,李高文只觉脸上突然一凉,本能的眼睛一闭,头上立刻就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

    等李高文睁开眼睛,田小霞早跑了。李高文追过去才看见田小霞的左手还在滴着水,右手拿着一根北方特有的那种大个的大葱,足足有六十厘米长,大拇指那么粗。看着田小霞的样子,李高文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李高文围着一张桌子追,田小霞就围着那张桌子跑。

    李高文边追边笑:“你敢暗算我?”

    田小霞伸出左手又弹过几滴水滴道:“就这还整天吹牛说自己是练家子,反应这么慢,怎么练的!”

    “好,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练家子。”说罢,李高文加速追了上去。

    眼看追上了,田小霞回头又是一葱杆子打过来,李高文侧身躲过,同时探臂伸手向田小霞肩膀抓去。田小霞见状,躲过转身就跑,李高文后脚用力一蹬,使出滑步,脚下跨出一大步,一把抓住了田小霞背部的衣服,往后就是一扯。由于追赶比较急,情绪都有些亢奋,出手也就没注意轻重,李高文感觉仿佛是扯断了什么东西。

    李高文心里一惊:坏了,不会把衣服扯破了吧!可是定睛一看,田小霞的衣服并没有破。但是田小霞却是双手抓着自己的肩膀,回过头来,满脸通红,娇羞无限,恶狠狠的瞪了李高文一眼,然后就往包间跑去。

    李高文还想追上去看看怎么回事儿,可是刚一动脚,就听见田小霞一声严厉的低喝:“别跟过来!”说完,田小霞就跑进包间了,接着传来了插门闩的声音。

    恰巧这时柳秀走了过来,问道:“大哥,怎么了,你得罪她了?”

    李高文笑道:“我在调戏她嘛,肯定会得罪她的。”

    柳秀笑骂道:“坏蛋!”说完,就去菜架上整理凉菜去了。

    那天柳秀穿了一件微微透明的乳白色T恤,李高文站在她背后,透过那件微微透明的乳白色T恤看见了一条黑色的带子环胸绕背而过。李高文突然就明白了,不禁伸出那只手来看了看,心里羞羞的,但也痒痒的,甜甜的。

    晚上下班后,李高文找到正在推着自行车的田小霞,道:“霞姐,早晨那事儿我不是故意……”

    田小霞抬起脚往李高文脚背上就是一跺,道:“好了,不要说了!小坏蛋!”说完,骑上自行车就跑了。

    李高文疼的跳了起来,而后大踏步追上去,一手拽住自行车,让它停了下来。而后“啪”的一声脆响,李高文伸手打了自己一耳光,道:“霞姐,我真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说我是坏蛋,请你不要生气。”

    田小霞哭笑不得,笑道:“别打了,我没生气!”

    “真没生气?”李高文仍然高举着手,随时都可能再给自己一记耳光。

    “没有!”顿了一下,田小霞拉下李高文高举的那只手,又道,“不过以后谁也不准提这件事了。”

    李高文终于笑了,道:“好的。”

    田小霞骑着自行车走了,走不多远,突然回头大笑着叫道:“小坏蛋!你就是小坏蛋。”

    经过这件事,田小霞与李高文的关系仿佛比其他人进了一层,平时说说笑笑的也多了,打打闹闹的也习惯了,田小霞拿葱杆子追打李高文,李高文就找番茄往她脸上抹……闹完了,二人就一起去卫生间洗……过得不亦乐乎!可是又过了一段时间,李高文发现田小霞似乎有了心事,三天两头的晚上下班后和马哥一起喝酒,一喝就是醉醺醺的,喝完了,还要骑着自行车独自回家,很让李高文担心,可是李高文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说到这里,就提一下马哥。丰盛园的老板姓马,这个马哥是老板的堂兄,来这里当个管事的,按照正规的说法应该叫做前厅领班或者大堂经理,四十多岁,人也和善,好说话。

    一天下班后,马哥又习惯性的拿出几瓶啤酒,拣了点凉菜,和后厨的几个厨师找了张桌子,喝了起来。田小霞也跟着坐了过去,自己倒了一杯啤酒,咬着牙喝了下去,呛得直咳嗽。

    马哥拿过啤酒,自己倒了一杯,道:“霞妹子,别喝这么猛!”

    后厨的一个厨师道:“田小霞,怎么了?有心事?白天看你挺开心的,怎么这会儿又愁眉不展的?”

    李高文在一边也道:“是呀,霞姐,不能喝就别喝那么多!”

    田小霞推开马哥,抢过啤酒,似乎有点儿生气,道:“马哥,舍不得给我喝呀,酒钱你可以从工资里扣。”说完,边倒酒边说,“臭小子,不关你的事儿,你回家去吧!”

    马哥对李高文道:“小李呀,今天你别走,我们还没有一起喝过酒呢!”

    李高文道:“马哥,这个我可不敢,老板说过在店里喝酒要罚款的。”

    马哥把手往桌子上一拍,道 :“我让你喝的,你怕什么!”

    于是李高文只好坐下陪着喝,一瓶下去,李高文有点儿晕了。转眼看看田小霞,已经喝得是满脸红霞了。马哥按住田小霞的手臂,抢过酒杯,道:“李高文,这杯你替霞妹子喝!”

    李高文道:“马哥,你知道我喝酒不行,一瓶晕,两瓶倒!”

    马哥看着田小霞,笑道:“行呀,那你就看着霞妹子倒吧!”

    李高文看看田小霞,发现她正在用双臂撑着脑袋发晕,眉头紧锁,看样子很不舒服,于是道:“好的,我喝!”说完,接过杯子,艰难喝了下去。

    马哥拍着李高文的肩膀,笑道:“你呀,就是个一根筋的书呆子,什么都不懂!”

    李高文听着这话,心里不高兴了,反驳道:“马哥,不是,语文,数学,物理,化学,我都懂!”

    马哥笑道:“好了,不说这些了,霞妹子喝醉了,你送她回家吧!”

    田小霞抬起头来,道:“马哥,谢谢你的关心,不用了,真的不用了。”说着,站了起来,道,“我先走了!”

    马哥对李高文,道:“小李,还不快去!”

    李高文道:“她说不用了!”看着田小霞,李高文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因此也就坐在那里没有动。

    当时柳秀正在盘点一天剩下的酒水,马哥道:“小秀,先停下,赶紧去把小霞的车子推进来。”

    小秀一笑,道:“好的!”说罢,扔下本子笔,就把田小霞的自行车推进来了。

    小霞赶紧上去抢车,道:“小秀,把车子还给我,我要回家!”

    说着马哥递给了李高文一把钥匙,道:“小李,骑我的电动车送她!”

    看着醉醺醺的田小霞,李高文接不好,不接也不好,一时愣在那里。柳秀一把接过钥匙,递给李高文,道:“还不拿着!”

    田小霞趁机拿钥匙去开自行车锁,道:“真的不用麻烦他了。”

    马哥抢过田小霞手里的钥匙,道:“我说送就得送,他小子敢不送!”

    李高文感觉有些尴尬,道:“好吧,霞姐,我送你回去。”

    田小霞还是拽着自行车不放,道:“真的不用了!”

    ……如此几次三番,三番几次之后,马哥拽住田小霞,让柳秀放了田小霞车子轮胎的气,才最后拍板决定:李高文送小霞。

    马哥对坐在后座上的小霞道:“你别多想,我怕你喝多了,路上出危险,才让小李送你的。至于自行车,既然没气儿了,明天来晚点儿不怕,我还让小李骑电动车去接你,不算迟到。”

    田小霞道:“谢谢马哥了。”

    柳秀笑道:“马哥,你就不怕大哥半路上耍坏蛋欺负霞姐!”

    马哥笑道:“那他也得有那个胆!你看看他那个怂样!”

    李高文只好傻笑。

    走出没多远,李高文道:“霞姐,我还不知道你住哪呢?”

    田小霞道:“永安街!”

    “永安街?第一次听,不知道在哪?”

    “我说,你只管走就是了。”

    “好!”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李高文又问:“霞姐,你有什么心事儿,那么不开心,每天喝那么多酒?”

    背后传来了一阵轻快的笑声:“哪有呀!爱喝酒不行呀!”

    “虽然我不能喝,但是我的哥们儿大多数都能喝,我看你拿杯子的姿势就知道你很少喝酒,而且酒量很差!”

    “好啊,那么以后你教我喝酒。”

    “我可不是酒鬼。”

    “你是小屁孩,臭小子。”

    李高文笑道:“小屁孩,臭小子?哼!我再不行,喝倒你,没问题!”

    “找一天,咱们比划比划!”

    ……

    永安街并不是很远,电动车也很快,十分钟左右就到了,那是一个小区门口。

    小霞道:“就是这里!”

    李高文停下车,道:“嗯,住在小区里,很不错嘛,不像我和张力,住民房,又小又挤。”

    “这不是我家,是我姑姥家,他家有一栋楼,我是给她看楼收水电费的。”

    “那也算是物业管理了!不错!”

    “我的酒还没醒,回去恐怕要挨骂的,想在还不想回去。”田小霞道。

    李高文突然有点儿异样的感觉,不禁亢奋起来,道:“好,那么我们再转转吧,只怕电动车的电不够。”

    “嗯……既然这样,那我还是回去吧!”

    “没事儿,没电了,我推着走,我是练家子,有的是力气!”

    田小霞非常爽朗而又羞涩的笑了起来:“你说了算。”

    然后两人一起逛了银基商贸城,火车站,二七广场,人民公园,紫荆山,直到一点多才回去。

    到了小区门口,李高文停下车,道:“酒醒了吧!”

    “醒了!”田小霞摇了摇手里还没吃完的菠萝。

    “回去吧!”李高文道,“一块菠萝都吃了两天了。”

    “两天?”

    “现在过了十二点儿了,所以菠萝算是昨天买的,这不就两天了。”

    “那么,我回去了!再见!”

    田小霞一边倒着往小区走,一边挥手,道:“明天见!”

    李高文道:“刚才不是说了嘛,现在已经是凌晨了,早晨见!”

    回去的时候,李高文心里甭提多甜了,把电动车的速度加到最快,哼着“上海滩”就回去了。回到丰盛园的时候,丰盛园已经关门了,李高文只好把电动车骑回自己家。

    李高文住的地方叫小李庄,他和好友张力合伙租了一个单间。回去的时候,张力已经睡了,结果却被李高文吵醒了。张力张开惺忪的睡眼,道:“十三儿,怎么了?捡钱了,满面春光,还又唱又跳的!”

    推荐阅读:爱不过期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