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牢笼

都市言情

 

她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为了母亲,她放弃最爱的他,成了别人见不得光的情人。那夜,顶替妹妹的她,却看见在她身上的男人,竟然是她深爱的那个他。为何将她囚禁的男人,会是她深爱的白辰?为何他又会变得这般阴鸷残暴?这一座牢笼,囚住的是她,还是爱?她不玩了,好不容易逃离

 

推荐阅读:爱的牢笼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001章 所谓的惊喜

    夕阳的余晖,洒在离城商业大学南湖畔时的样子,原本是离城最美的一道风景,此时的宁静容却是没有半分闲暇去欣赏。
    她独自坐在南湖畔的草坪上,双眸低垂,翘卷的睫毛微微颤抖,眼底写满了痛苦与纠结。
    家里的突生变故,父亲的步步紧逼,使得她今天必须和白辰彻底划清界限。
    一只手紧捂着胸口,只有这样才能些许缓解内心那股莫名的疼痛。
    此时,她那双姣好的双眸突然被覆上了一双温润而有力量的手,耳边传来宠溺且富有磁性的声音:“小傻瓜,猜猜我是谁?”
    那么熟悉的声音,那么熟悉的温度,她又岂能不知是谁呢?
    宁静容深深的吸气、呼气,尽力压下心中的万千思绪,闭眼转身投入白辰的怀里,转而紧紧地抱住他。
    闻着他身上这股淡淡的清香,还是一如往常的温暖、安心,如果时光能在这一刻永远定格,该有多好。
    可是,她不能,她必须割舍这让她无比贪恋的温暖。
    “辰,生日快乐,我爱你,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可是为了母亲,我只能舍弃私人的情爱,请原谅我的自私。”
    宁静容扣着白辰胸膛的双手越发的紧了。
    今天是白辰的生日,而她连一句生日快乐都不能说出口。
    白辰感受到宁静容的主动相拥,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眼里透着闪闪的光,仿佛比太阳还耀眼。
    脑海里闪过的全部都是他对未来幸福的美好憧憬。
    俊美的脸上噙着一丝宠溺的笑容,看着小容儿,温柔得仿佛要滴出水来。
    “小容儿,这段时间我好想你……”他边说着,边把手探进裤兜,裤兜锦盒里装有着他这些时日里对小容儿浓浓的爱。
    只是,手指刚触碰到锦盒,却被小容儿一把推开。
    “白辰,我们分手吧!”
    此时,宁静容脸上透露着从未有过的冰冷决绝,她紧紧攥着的手,微微颤抖的肩,却无不显示出她内心的痛苦与挣扎。
    “对你我已经玩腻了,从今天起,我不想再看到你。”
    她眼眸低垂,再也不敢多看一眼白辰,随即背过身去。在白辰看不到的地方,卷翘的睫毛下,是眼眸里颤抖的泪珠。
    白辰的身子骤然发颤,相比于内心的震惊与难受,他更害怕宁静容的离开,当即拉住宁静容的手臂。
    “小容儿,你别走。我不要你离开。”
    “要是这个样子看腻了,那我换个样子给你看可好?”
    “小容儿,你喜欢什么样子,我就变成什么样子,我什么都愿意改,只求你别走好不好?”
    白辰的声音之中带着前所未有的恳求,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求人。
    宁静容别过头去,强忍住内心想要缴械投降的冲动,她不能放弃,她必须伤透辰的心。否则以他的性子,是不会放弃,一定会追根到底的。
    而她必须要与这里的所有断干净,包括她最爱的辰,不然,若等到她那所谓的父亲亲自动手,她根本不敢想象会如何……况且还有母亲那高额的医药费。
    宁静容紧紧地咬住下唇,闭上双眸,经过几次深呼吸,情绪才得以有所压制。
    她不敢转身,她清楚的知道辰此刻的痛心、失落、折磨与难堪。
    她不忍心看到一向傲岸的白辰变成这幅模样,更不愿意在这时候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展示在他面前。
    “辰,对不起,为了避免让你受到伤害,我只能这样做了。”
    天色逐渐变暗…
    微风吹乱了她白色的裙衫,海藻般的长发,也隐藏了她苍白痛苦的面容。
    白辰看着宁静容的背影,脸上写满了乞求与卑微。
    宁静容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白辰。极力地甩开抓在自己身上的那只手。
    故作鄙夷的嘲讽道:“白辰,瞧瞧你这个可怜的样子,现在连只可怜虫都不如!”
    白辰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身体止不住向后退了两步,抬起沉重的脚步,想要努力的向小容儿靠近。
    “现在的你,光是看着我都觉得恶心,所以请你不要靠近,谢谢!”
    宁静容脸上写满了淡漠与疏离,快速的向后退了两步。
    眼前的一切,让白辰手足无措,身体无法抑制的颤抖,眼底不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
    “小容儿,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样…”
    “这就是你送我生日的礼物吗?”
    “这就是你所谓的惊喜吗?”
    “宁静容,你好狠!”
    “你好狠啊!”
    白辰双手抱头,双目赤红,身体都有些站不稳,开始左摇右摆,跌跌撞撞。
    过往的甜蜜幸福在白辰脑海里一幕幕闪过…
    眼前的人还是小容儿吗?
    那个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小容儿去哪儿了?
    那个心地善良,不在乎金钱的小容儿去哪儿了?
    那个永远黏着自己,连一分钟都不愿意分开的小容儿,那个只属于自己的小容儿去哪儿了?
    声声质问刺痛着宁静容的心,白辰身体中阴冷的气息侵袭着宁静容的身躯,她感觉自己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窒息感、无力感压迫得宁静容险些站立不稳。
    她知道辰已经接近崩溃了,可是她不能有丝毫心软,否则所有伪装就会立马土崩瓦解。
    她必须再狠心一点,为了辰,也为了自己的母亲。

    推荐阅读:爱的牢笼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