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过一场兵荒马乱

历史穿越

与何旭结婚近两年,他在那方面的需求一直很少。
自正月我怀孕以后,他说怕伤到孩子,更是不再碰我,直接搬进了书房睡。
我才26,夜夜独守空房,多少次湿身都是在梦里,说不空虚是假的。

 

推荐阅读:爱过一场兵荒马乱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00001章 书房有猫腻

    与何旭结婚近两年,他在那方面的需求一直很少。
    自正月我怀孕以后,他说怕伤到孩子,更是不再碰我,直接搬进了书房睡。
    我才26,夜夜独守空房,多少次湿身都是在梦里,说不空虚是假的。
    我曾半夜偷偷打过两性热线求助,专家说可能是他见多了女人的身体,没了激情。
    何旭是妇产科医生,这解释也说得通。
    但有一件事让我觉得很可疑。
    他进书房必定将门反锁,家里就我们两个人,防谁?防我?
    这件事一直搁在我的心里,成了我的心病。
    那一天,我终于按捺不住,趁他上班时偷偷进入了他的书房。
    书房陈设简单,干净整洁,一目了然,只有书桌的大抽屉上了锁。
    这个抽屉我有一把备用钥匙,何旭并不知道,当然我当时收这把钥匙并不是为了偷看他的隐私,而纯粹是怕他丢了钥匙,所以替他保管着。
    然而抽屉里除了一些办公用品,并没有其他发现,我松了口气,锁好抽屉准备离开。
    路过他的床,我的视线无意间从他枕头扫过,却定住了。
    枕头上竟然躺着两根长头发,棕色的,微卷。
    我没染发,而且我几乎不进他的书房,这头发不可能是我的。
    床边的垃圾桶里,用过的卫生纸散发着男人独有的分泌物的味道。
    难道何旭藏了女人在家里?
    这想法一冒出来,我自己先冒了一身的冷汗。
    我飞快把整个书房看了一圈儿,根本没有可以藏人的地方。
    是我多想了?
    而且我总觉得何旭没有理由这样做,他就算要偷腥大可以去外面,不可能冒险把人藏家里。
    头发可能是同事的,或者哪个产妇遗留在他身上的?他可能只是在自-慰?
    我拼命地找理由安慰自己,可他宁愿自-慰也不愿意碰我还是让我感到很难过。
    我知道,我不懂什么情趣。
    我从小家庭环境特殊,十岁那年,一场车祸夺去了我爸的性命,我妈成了植物人。我是在一个网名叫“海鸥”的好心人的资助下完成了学业。所以我比较早熟,思想也很保守,即便与他是夫妻,在那方面我也不是很放得开。
    下午的时候,我照常去超市买菜,走过烟酒专柜,鬼使神差的,我买了一瓶红酒。
    早早地做好了饭菜,我坐在餐桌前,给他打了个电话,他却说有一个手术,要加班。
    我一等就是三个小时,看着满桌凉透的饭菜,我的心里五味杂陈。
    他似乎根本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眼睛扫过桌上的红酒,我心头涌起的委曲促使我打开了它。
    十点一刻,门锁响了。
    他刚迈进来,躲在玄关处的我一下子扑了过去,何旭伸手接住我,皱起了眉头。
    “你喝酒了?”
    我搂着他的脖子,朝着他傻笑,“一点点。”
    何旭扶住重心不稳的我指责,“你怀孕了,怎么能喝酒?”
    我将脑袋靠在他的肩头,借着酒劲儿撒骄。
    “我等你吃饭,你却一直没有回来,所以我就自己先吃了,想着今天是我们的结婚两周年纪念日,所以就喝了一点小酒,红酒而已,不会对宝宝有影响的。”
    “你喝醉了,我扶你回房休息!”
    何旭扶着我进卧室,将我放倒在床上,我借着酒劲儿立刻勾住他的脖子,不给他逃的机会,带着酒气的唇凑了上去。
    “老公,吻我!”

    推荐阅读:爱过一场兵荒马乱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