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在上:爹地别碰我妈咪

都市言情

 

她爱他多年,付出了一切,结果却是亲手被他送进了监狱!出狱后她以为能重获自由,结果还是和他纠缠不清……“你最好清楚,你是我的女人!”“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她带着儿子潇洒离开,剩下某总裁苦哈哈的开启漫漫追妻路……

 

推荐阅读:宝贝在上:爹地别碰我妈咪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安静死了。

    连同她一起离开的还有她肚子里三个月大的胎儿,一尸两命。

    当安宁看着她从医院天台坠落的一刻,她就知道自己大难临头……

    “我真想现在就掐死你!安宁,我以为你只是嫉妒心强,没想到你胆子也这么大!”沈驭野攥紧双拳,手背的青筋高高凸起着。,“你知道安静怀孕了,所以早就预谋好了是吧?!”

    他的黑眸狠戾,愤怒,修长的手指紧紧攥着拳。

    天知道他多想直接把眼前这恶心的女人也一起送去见阎王!

    “她不是我推下去的。”安宁也惊魂未定,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眼看着一个人从28层掉下去!此刻如果不是攥着天台上的扶手,她恐怕已经瘫倒了。

    “人赃并获你还撒谎!”沈驭野一把夺过她手上的白色药瓶,上面赫然写着米非司酮!他厉声质问,“这是堕胎药,是你买来想逼安静吃下去的,是不是?”

    安宁咬紧下唇,用力的摇头。

    她多希望此刻能有个目击证人!

    “这药不是我带来的!”

    “那是谁?”沈驭野逼近她,“难道是安静带来的?她怀着我的孩子,不可能想堕胎!除非你也怀孕了?”

    “我……”

    安宁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百口莫辩,现在说什么他也不会相信!

    “别再编了!如果你现在还觉得我是个傻子,可以被你玩的团团转,那你就错了!”沈驭野的大手一把扼住她纤细的脖子,“知道吗?我现在恨不得扭断你的脖子!你这狠心的女人,安静处处让着你,连你抄袭她的设计图,她都为了你的面子没有揭发!你还得寸进尺!”

    “沈驭野!《繁星》原本就是我的设计!是我设计给自己的婚纱,盗取的人是安静!是她!”

    安宁的眼睛直视着他,眼底的神情委屈倔强,但更多的是失望……

    眼前的男人,她小心翼翼的爱了那么多年!

    多少公司来重金挖她,她都宁可被安静威胁,还要就在沈氏工作!因为她不想为任何沈驭野对立的公司画一张设计图!

    她知道同为私生子的沈驭野能创立下沈氏的不容易,更知道他每天日夜操劳的辛苦。

    可又有什么用?

    他眼里,心里,都只有安静。

    “听你的狡辩真是让我恶心。”沈驭野蓦地松开手,看着安宁的身体顺着墙壁滑落,“你还是留给警察解释去吧。”

    “……”

    他要把自己送进监狱?!

    沈驭野厌恶的擦了擦手,转身要离开,安宁忽然在身后开口。

    “你就一点都不相信我的话吗?”

    “我多看你一眼都觉得恶心。”

    安宁突然放肆的笑了起来,“沈驭野,你不怕自己冤枉我吗?”

    她的眸子里透出决绝,失望。

    “杀人偿命,没什么好冤枉的。”他的声音冷酷无情,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我再最后做一件好事,帮你重病在床的母亲停掉所有药物!免得你在监狱里还要牵挂她。”

    “沈驭野!不要!我求你——”

    “你一共欠我两条命,现在还差一条。”说完,他颀长的身影转身离开。

    留下安宁疯狂的嘶吼着,“不要停掉我妈的药物,这件事和她没关系!沈驭野,你要报复就冲我一个人来!沈驭野——”

    可惜她已经没有挣扎的余地了,警察已经到了。

    冰冷的手铐牢牢的锁住她最后的希望。

    “安小姐,你和一桩故意杀人案有关,请配合调查。”

    ……

    四年。

    一个女人有多少个四年可以浪费。

    当安宁迈出那两扇黑色的大门时,她甚至怕了,不敢往出走。

    狱警解开她的手铐,那手腕上的茧子早就已经磨成了。

    路边,一辆等待多时的红色轿车门被推开。

    穿着一件大红色衬衫的严正宇迈开长腿走了过去,不由分说的把一束玫瑰花塞进了她的怀里。

    “死丫头,你终于出狱了!你知道老子一个黄金单身汉这几年为了照顾你儿子,少约了多少美女吗?”

    “……”安宁怔愣了一下,直到感觉有一双小手拉扯自己的裤腿时,她才回过神来,“你还是这么吊儿郎当。”

    “你说话可有点良心!你瞅瞅你儿子被我养的白白胖胖的,我可是你恩人!”

    安宁看向脚边的小人儿。

    他真像那个人……

    尤其是那一双瞳眸,像极了他幽深的双眼。

    没错……这就是沈驭野的孩子。

    当时他只知道安静怀孕了,却不知道她也一样怀孕了!安静之所以会约她去天台,就是打算逼安宁吃下堕胎药的,谁知道撕扯间她一个不小心就掉了下去……

    “你就是我妈妈吗?”他的声音稚气却并不畏缩,毕竟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安宁。

    安宁俯下身,把他抱了起来。

    她幻想过很多次自己出狱后看到儿子会是什么场景,她告诉过自己千万不能哭,别吓到了孩子,结果……

    眼泪就像决堤了一样涌出来,根本不是她能控制的。

    念念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了手帕,认真仔细的为她擦着眼泪。

    “妈妈,爹地都跟我说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谁也不能欺负你!”

    “嗯……”安宁点点头,心里涌上一阵欣慰!不过,等等……“你爹地?”

    “对阿!”念念指向了严正宇,“他就是我爹地啊!”

    安宁看向他,后者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发。

    “你也能理解的!我忽然带个孩子回去,不太好跟我爸妈解释,就只好说是我儿子了!”

    “所以……念念的姓氏……”

    “对,也跟我姓严!叫严念。”严正宇尴尬的一笑,“你当时难产大出血,就来得及跟我说一句话,你的孩子要叫念念,又没说要姓什么!”

    安宁真是哭笑不得。

    没见过严正宇这样的人,主动喜当爹!

    “行了,我们快走吧!这种晦气的地方还是少待。”他扯了扯身上的红衬衫,“看到没,这是我特意买的!就为了给你接风洗尘用。”

    安宁真是不想告诉他,这衬衫加上他的形象,真的很乡村非主流。

    推荐阅读:宝贝在上:爹地别碰我妈咪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