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请守夫道!

古代言情

看不破她究竟是怎样的女子, 生得绝色,心却狠绝至此! 可以为父杀夫,也可为夫弑父! 他是权倾神州九国十六夷的御皇, 天下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惟独她的心却非他所能触及! 他倾尽一切,付出所有, 得到的却只是她将冰冷的匕首狠狠地刺进他的心窝! 只是,在她抛夫弃子这么多年以后, 她却用尽一切心机只为了重回他身边。 好!她不愿成为下堂后,他会给她这个机会! 只是这次,她若仍想挥挥衣袖离去, 为了他们的儿子,他绝不会再手下留情!

 

推荐阅读: 陛下,请守夫道!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多情御皇无情后

    陛下,请守夫道!(深思鱼)

    楔子 幕起不见风云涌

    昏黄的烛光将殿堂照得个光亮,这其实是一间书房。

    偌大的房内,一男子正埋首于公案,一贴身太监伴在身旁。

    除去偶有的纸页翻动声,尽是一片寂然,怕是落针可闻,很难让人想象这就是皇帝办公的御书房。

    倏地,一声童稚的嗓音划破这份窒人的静。

    “父皇!”一个小小的身影蹦蹦跳跳朝桌案边而去。

    男子握笔的手一定,旋即放下紫毫笔,敞开双臂抱起已到怀中的小人儿。

    “睿儿,夜深了还不就寝?”言语间有着关切与责备,但一贯冷漠的俊脸总算因儿子而有了些许温暖。

    仿如他的缩影的小人儿用一双比星子更加晶亮的大眼直瞅着他,“那父皇呢?”

    男子泛开浅浅的笑意,抚上儿子的头,“你跟父皇怎能相较而论,嗯?父皇是大人,而睿儿是小孩子呀,不睡的话会长不高喔。”

    “父皇,我要和你一起就寝!这些你就别管了。”小手指着搁在桌上的奏章。

    男子俊眉一挑,狐疑地梭巡那张笑得灿烂无害的童颜上。

    小家伙在心中大叫一声无妙。他父皇是何等精明,否则岂能成为一统神州九国十六夷的贤君为百姓所津津乐淡?

    “父皇!”他有些委屈地噘起红润的小嘴。

    “好吧。”男子笑点着那能挂上一斤猪肉的小嘴,儿子在打些什么主意,他太清楚,也着实感动。

    “皇儿谢过父皇!”小家伙高兴地拍手掌。“父皇是世上最伟大的人,皇儿最喜欢你了!”嘴甜总是好事,这一点他可是坚信不移的。

    男子摇着头抱起这讨人喜欢的小皇子拔步走开,没料这小家伙却叫住了他。

    “父皇,停下来啦。”

    “嗯?”

    “皇儿要自己走。”说话的同时,他已挣扭要着地。

    男子顺从地放下他,改牵着他胖乎乎的小手,父子俩一同走出御书房。而伴随左右的李公公则淡笑不语。

    这几乎是每晚必上演的戏码,这是小家伙的贴心,为了不让父亲成天熬夜的小计。

    遥望天上高挂的银月,男子紧抿的唇间溢出无声的叹息。

    小家伙听到了,方才一直贼笑的小脸马上黯淡了下来,小小的手更加用力地揪住父亲的大掌。努力地转着脑袋瓜子想逗父皇开心。

    “父皇,你记得我几岁吗?”

    怎会不知?小家伙出世当天就是她离开的日子,那种椎心之痛至今仍是那么的刻骨铭心。

    “父皇!”不好,他是不是让父皇更不开心了。

    “当然记得。”男子柔和的勾唇一笑,晓得小家伙的用意。他只能说,对一个快七岁的孩子来说,睿儿做得太多太好!早熟、聪颖、懂事、贴心……

    “睿儿七岁的生辰快到了吧?”睿儿至今已有六年十一个月又二十五日大了。

    “哇,父皇好棒!答对了耶!告诉你喔,睿儿有赏!”每天的“爱之吻”升至两个。闪亮洁白的小齿整齐地排在一起,将他可爱的笑容托得更加灿烂炫人。

    “喔?”他总有着一大堆鬼主意。

    “现在不给你。”

    男子倒也急着揭开答案,并不加以追问。

    值夜的宫女与太监再一次目睹这个真命天子不为人知的痛苦神情。

    昂然傲于东方的龙圣皇朝,有一个深为百姓爱戴,津津乐道的君王,他亦是有史以来最富传奇色彩的君王之一。不论是他一统神州九国的丰功伟绩,抑或是他的一段情事,总是叫百姓百谈不厌。

    他,就是人称“御皇”的当今霸主龙君御。

    只是谈到他,百姓们莫不竖起大拇指啧啧称道,末了还不住惋惜地叹息,怨怪皇后不惜福。

    刺杀闻名天下的御皇?

    多大的罪名!

    天下人皆知,御皇本无情,只系天下民。直到邂逅闻名于天下的三绝色才女之首的琅依公主。

    百般娇宠呵疼自是不在话下,万缕柔情更是只为伊人。

    对于琅依公主的无情刺杀,御皇痛心疾首之时,却不忍应天下人之怒杀她,而在她产下小皇子后,让她回故国,那个本是御皇囊中之物的神州诸国之一的“昆崟国”。皇后离开后,御皇仍未再立后,连个妃子也不纳。

    御皇用情之深之挚,不禁让天下人称颂,却也教人怨起皇后的狠心。

    说书的倒是讲得口沫横飞,以假乱真,叫这底下的人听得如痴如醉,惟有一白衣女子敛眼走出酒楼。

    覆住大半部容颜的白纱,只有一双盈盈若水的水眸斥着悲哀与懊悔露出白纱外。她就是说书口中的狠心皇后——琅依公主。

    “老板,这御皇像要怎么卖?”

    “御皇像嘛,这个要贵一点,你知道御皇……”

    御皇!琅依身影一定,朝身侧的摊贩走去。

    小贩见又有生意上门,马上又热情招呼。

    “姑娘,买樽御皇像回去膜拜吧!现上不买的话,晚些可是买不着了。”

    “膜拜?”看来他在百姓心中已成了至高无上的天神了。

    “是啊,没有御皇的话,咱百姓哪过得上这般安定的日子呢?”

    琅依伸出纤白葱指抚上那个泥塑小人像,难言的情绪在心里爆开。

    “我买了。”半晌,她总算回过神来,抱着半大不小的御皇像付钱离去。

    “众卿家,朕已仔细阅过尔等的奏折,对于平川的洪流泛害,朕决定由赵子东赵卿家负责赈灾事宜,不知众位卿家可有异议?”位于龙椅上的龙君御利眼一一扫过朝上百官,那张透视着冷峻的俊颜上有着令人不可抗拒的威严。

    “臣等无异。”洪亮整齐的声量在金銮殿上响起回荡。

    微一额首,目光扫向礼部尚书赵子东,“赵卿家,朕命你三日后启程。”

    “臣遵旨!”

    “至于纹河筑堤一事亦是刻不容缓,就由张卿家全权负责。”

    被钦点到名的尚书张卫天马上恭敬地上前,“臣必当不辱圣命!”

    “皇上,那……徕洲刺史被杀之事?”

    “就由牟中牟卿家着手查办即可。”

    待冗长的早朝退后,惟有泓远侯穆浩亓与太政卿程信尾随于龙君御之后,直至御书房。

    看着变得比以前更冰更冷、毫无情绪起伏的龙君御,身为至交好友,又为结拜兄弟的他们心里有说不出的担忧,有时他们甚至觉得站在眼前的龙君御是个活死人,但实则相去不远不是吗?他早已是个心死之人。

    “怀哥,立后吧。”穆浩亓终于憋不住劝道。因龙君御字慕怀,所以他和程信一直以怀哥称呼这位皇义兄。

    龙君御转身,用一种令人不懂的高深表情望着这个亦臣变友的穆浩亓。

    穆浩亓心惊地抬眼,与之对视。

    “为什么?”平静的声调甚至让人觉得悠远不可触及。

    “你不能为了那个女人糟蹋自己,做兄弟的我可看不过去,忘了她吧。”穆浩亓恨那个女人,是她让怀哥变得像行尸走肉,痛苦不堪的。

    龙君御俊脸微微抽搐,很明显他不想谈及这个话题,非常不喜欢!

    “亓,你疯啦?”程信眨眼示意,希望制止穆浩亓别再触龙须了。

    这小子一定是疯了,他难道没看到怀哥痛苦的隐忍着心痛吗?

    “不,我一定要说!信,我们不能再装作一切都不知道地自欺欺人。怀哥,那个女人哪一点值得你这么爱她?她只是一个卑鄙又狠毒的蛇蝎美人,你……怀哥?”

    “不要再说了!”龙君御不快地背过身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穆浩亓擦掉嘴边的血丝,愤步又走到龙君御的面前,程信想拉也拉不住,这头冲动的牛!

    “怀哥,你打我没关系,但我还是要说!”

    “出去!”龙君御沉声警告。

    “怀……”程信使出吃奶的力拉离这个不知死活的兄弟,用力地捂住他的嘴,“怀哥,我们改天再来叙旧,我们先行告退了。”程信赔着笑脸说完,硬是将穆浩亓拖出去。

    “信,你这是干什么?”被拖出御书房的穆浩亓老大不爽地问。

    “你非要把怀哥的伤疤撕得血淋淋吗?”这条死牛,还敢问得这么理直气壮?真气死他程信了。

    “我只是实话实……”

    “实你个大头鬼?走啦!”程信受不了地大吼。

    “你这么大声干嘛?比大小声我可不输你!”

    “真是头蠢得无可救药的猪!”

    “父皇,你快来睡睡嘛。”小小的身子已然裹裹在被窝中,龙郅睿催促着仍在看书的龙君御。

    其实,他这皇太子当然有自己的“文憬宫”,但他几乎每晚都抱着枕头来到父皇的“瑾乾宫”,与父皇一起就寝。

    御皇龙君御无奈地放下手中的书卷,方一躺上龙榻,那不安分的小皇子马上重重在他脸上亲了两下。

    龙君御轻夹儿子直挺的鼻梁,“小孩子不可以这么晚睡,你又不听父皇的话了?”

    只有在这个小皇子面前 ,他才会有人性化的表情,有情绪的波动。

    龙郅睿俏皮地吐吐舌,晶灿的光芒在他那双大眼里流转。“因为我今天还没有‘送礼’给父皇呀。”俨然小大人的口吻。

    礼,自然是他真挚的“爱之吻”啰。呵!想来他肯定是个伟大的儿子,小家伙在心里为自己鼓掌。

    “以后不许再犯。”

    “儿臣领旨。”

    龙君御嘴边荡开笑意,这个小家伙就爱学乖卖乖。

    “怎么啦?”这小家伙不是最爱枕着他的臂睡。这会儿却乖乖枕回龙枕?

    小家伙乌溜溜的眼珠飞快转了转,“玉嬷嬷说这样手会酸酸的。”紧皱的小眉峰道了他的担忧。

    “没关系,快躺上,父皇的手不会酸。”龙君御扯唇一笑,轻易地将儿子小小的身躯抱躺在他有力的臂弯上。

    “真的吗?”小郅睿怀里抱着软绵绵的小枕,仍不甚担忧地问。

    龙君御含笑地点头,只是这一次却不若刚才,根本只是毫无温度可言的肢体动作。这一次,更多了些许苦涩。

    不是不酸,而是早已习惯。在小家伙之前,这里曾经是属于另一个人的。思及此,想到“她”的无心与无情,他的心登时寒冻无比。

    怀中的小家伙似乎感觉到什么,却又不尽明白。小手依在父亲宽广的胸膛上,以纯属孩童的天真口吻问道:“父皇,睿儿有娘亲吗?”

    龙君御心神一震,随即恢复过来,柔柔地弯开笑弧,并不想让小家伙失望,即使那会狠狠地将他的心撕开。

    “睿儿当然有娘亲,难不成睿儿会自个儿从石头里蹦出来吗?”

    “父皇,那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看过娘亲?”小郅睿无辜的稚语正正地冲撞着龙君御的心。

    “因为睿儿的娘亲回家去了。”漆黑如子墨的瞳眸变得悠离、伤感。

    小郅睿眨着酷似父亲的眼望着父亲,清灵澈亮的眼闪着问号。“家?这里不是娘亲的家吗?”

    幽深的眸倏然淡下,眼底久久不去的受伤再度被唤醒。

    “她从没有把这当家。”落寥的声调让小家伙将到自个儿嗓子眼的疑问给吞了回去。

    “父皇,我……”

    “嘘!”龙君御抬起食指比了个噤声手势,“乖,快睡。”

    “喔。”小郅睿乖乖地闭上眼。

    替儿子拉好被,龙君御脸上那点淡淡的笑顿时无踪。

    如此地冷寂,这就是他的“瑾乾宫”,没有宫人,没有一切,就只有他怀中的小人儿,他的生活只是那样令人发窒的灰色。

    推荐阅读: 陛下,请守夫道!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