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获姐姐的身心

都市言情

 

他残忍的剥夺了她的一切, 代替她在辉煌的家庭中成长。 “权势,父爱母爱,我给你,我全部通通给你!莫宸!” 她近乎绝望般的怒吼却又带着点求饶, “可是,你能不能把正豪还给我?” 他只想带着她一起下地狱, 因为他怕冷,他怕寂寞。 “这里很冷很冷。”他指着自己的心说道。 “把你的心给我好不好?你看它好像都已经被挖空了。”

 

推荐阅读:捕获姐姐的身心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冰冷

    姐姐你被捕了(一翦秋水)

    在这世界上,什么最甜?

    是父母的关爱,最甜。

    那么在这世界上,什么最暖?

    当然是人心了,人的心是最暖的。

    那么有一天,在这世界上,你最甜的跟最暖的都被剥夺了,你会怎么样?

    听说,人如果做孽了太多事,会下地狱。

    叶暖心,你会不会陪我?

    不会,

    你永远不会陪我,

    你有深爱你的未婚夫,

    你有深爱你的家人,

    所以你不会陪我,

    我能做的只有,

    剥夺你的一切,

    把你变成跟我一样的人,

    只有这样,

    你才会陪我在一起。

    “如若连自己都不爱的人,怎么会去懂爱别人?莫宸没有人会爱你,你也根本没资格说爱!”——叶暖心。

    “爱是两厢情悦,爱是包容,爱是体贴,爱是宽恕,这些,莫宸你有吗?”——叶暖心。

    或许这些他都没有,但是他有一颗心,一颗被挖空了却还想囚禁她的心。

    剩下的是她的宽恕。

    楔子

    “啊……老天,你让我不记得自己是谁就算了,为什么还让我总是被生活拒之门外?”叶暖心不顾这里是人头攒动的商业街,也不顾自己穿着淑女的形象,对着天空大吼着。

    路上的行人像是看疯子一样看着这个眉目清秀,身型娇小的女孩,即使是大吼声音也透着清亮和甜美,只是可惜了,原来是疯子。

    “看什么看?!”叶暖心对着众人吐吐舌,拿着简历灰溜溜的走了。

    走了一段路,叶暖心颓废的坐在路边的花沿上,低下头,泪光闪烁。

    这已经是她面试的第18份工作,说来好笑,每次的工作要么直接被拒,要么才开始工作两三天就会莫名其妙的被辞。

    她不知道有没有人比她更悲催,如果有,她真的要膜拜了。

    说到自己最近的悲催简直是罄竹难书了。

    男友不知为何要分手,听说是因为傍上了富豪千金,可是那么骄傲的男人,她不信,所以她茫然。

    失去了记忆,失去了爱情,离开了唯一觉得安全的人,她只好埋头找工作,结果就是18份工作的无果。

    兜里的钞票只剩下58元,她在心中默默算了算,已现在泡面的价格她还能撑个一星期,只是再这样下去,房东会让她打包滚蛋吧。

    不过……不管怎么生活总要继续吧!

    带着悲催的心情,叶暖心重新站了起来,整理了下手中自己的简历。

    加油!叶暖心,或许,或许下一家,下一家公司就会录用你了!

    微风吹起她的长发,清秀的脸庞,梨涡浅笑,长长的睫毛上沾染着泪花,她要坚强呢!就算强颜欢笑,也一定要坚强,不能向生活妥协。

    这么想着,叶暖心深呼吸了下,理了下衣服,准备向下一家公司出发了。

    却没想到,她稍微的一分神,一阵风就将她手中的简历吹上了天空,几乎不加思索的,叶暖心便去追。

    简历啊!少了一张,等下怎么去面试呢!

    幸好风不大,在不远车行道处便停了下来。

    叶暖心看见了心中不由一喜,手扶着栏杆便准备翻身过去捡。

    这时,一辆炫红的跑车强行从另一处开过来,直接停在叶暖心简历侧旁。

    车门打开,一双黑色的皮鞋刚好踏在那张白色纸张简历上。

    “不……”不要踩,三个字叶暖心没说出口,就在她抬头看向那个始作者时,她身体不由自觉的一颤。

    那是个具有强大存在感的男人,他背站在车旁,耀眼的阳光让他面容看起来不太真切,狂狷倨傲的下巴,刚硬而冷鹜,侧脸线条更是冷峻异常,微微上挑的眼角让他看起来有些高不可攀,神情淡漠疏离,但嘴角的微笑却掩饰不了眼中的清冷。

    叶暖心的脚步开始想往后退,她的第六感在心里告诉她,这个人很危险,她必须要快点逃离。

    可还没等她有所行动,一双镣铐便直接拷在了她手上。

    “姐姐你被捕了。”

    那如罂粟般的笑晃花了她的眼睛。

    叶暖心以为她早已忘记,可是过去的种种依然在脑海中深种,再次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她听到自己的心在跳,脸在热。

    她全身的血液像是被炙热的光芒融化,这一刻,她脸上的终于不再,眼中喜悦的光芒闪闪发光。

    身后的男人,讽刺的看着女人痴傻的变化,邪魅的气息,冷而艳的眸光深深藏在眸子里。

    “他回来了,你很激动吧。”

    叶暖心迈出去的脚停了下来,深深的望着前方熟悉的背影,转过头冷冷的看着他,“你早知道?”

    莫宸俯下头看着她冷冷的脸,冷冷的眼,手下的拳头悄悄地握起,对着她,他一直在隐忍,现在是不是要加快行动了?

    “姐姐,我一直很关心你呢。”莫宸挑起一抹笑,漫不经心的说道。

    在这人来人往的步行街上,叶暖心的身子抖了抖,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看着眼前自称很关心自己的‘弟弟’她真心的觉得恶心,身在国外,心在国内吗?还是一直在监视着国内的一切。

    “刚刚归国,想必老头子早已在家等你了,晚了,他又要怪我这个姐姐不够格了。”望着他细长如狐狸的眼睛,她抱着手臂悠哉的说道,话中是毫不隐藏的讽刺。

    没错,眼前这个长相邪魅,做事邪魅,说话也是一股不阴不阳的邪气,这人不知道是不是洋墨水喝多了,骨子里都是狂妄不羁的感觉。

    可是这个人却是她家老头子的至宝,叶家人,老头子一手培养出来的精英男,也是她名义上的弟弟。

    “没错,我的礼物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可以回去了吗?姐姐。”最后的称呼加了重音,这是老头子逼出来的。

    还记得,莫宸刚走进叶家的家门时,叶暖心已经8岁了,看着那个个头小小的男孩总是用他双期待的眼睛望着她,她给他的永远是冷酷的后脑勺。

    她的一切他都夺取了,难道连她小小的自尊也要向他低头?

    答案是——绝不!

    可是屡屡碰壁的男孩还是紧紧的跟着她,两个倔强的孩子终于引起祸端。

    叶暖心在一次忍无可忍之下,终于手下没有把门,把莫宸推下了楼梯。

    她惊慌失措的看着莫宸滚下楼梯,不知道要怎么办,也不敢下去查看莫宸的情况,她可耻的逃了。

    躲在房间里,她终于慢慢的平静下来,心里竟有一丝快感,他活该。

    莫宸的腿打上石膏,被司机小王背进来时,叶暖心正在饭桌上数着米粒,低下头不敢看随之进来的叶明桓。

    她不敢看,因为她心虚,更怕莫宸告状。

    叶明桓是多么的疼爱莫宸她知道,虽然嘴上从不说什么?行动上已经很明了了。

    待叶明桓和莫宸坐下,叶暖心乖巧的清唤“爹地,宸宸,吃饭。”

    规规矩矩的摸样带着丝丝天真,丝丝无辜。

    “叫弟弟。”叶明桓没有任何废话的命令,眼睛连余光也吝啬给。

    叶暖心握在桌下的拳头,指甲已经嵌进肉里,“是,弟弟。”

    莫宸紧咬着嘴唇,他不要她的委曲求全。

    “该你了,莫宸。”叶明桓听到叶暖心的呼唤,满意的点头,转首望着沉默的男孩。

    “不要!”他抗拒,他不要做她的弟弟,虽然他不懂为什么?

    “胡闹!”

    饭桌被叶明桓的一巴掌震的嗡嗡响,客厅里鸦雀无声,只能感觉到叶明桓的怒气在膨胀,他的威严竟被一个捡来的孩子反抗着。

    叶暖心心中在欢呼,脸上还是一贯不变的冷淡。

    叶家的老佣人,小心翼翼的看着先生的神色,开解到,“先生,这孩子可能还认生,过段时间就好了。”

    叶暖心心中冷笑,看,莫宸多得人心,这个别墅里,处处存在护着他的人,大到这个家的一家之主,小到一个小小的佣人。

    莫宸就是有这样的本事,这一点,她一直很佩服,即使她也深恶痛觉。

    “我要听他说。”叶明桓严厉的看着莫宸,那眼睛里的火光熊熊燃烧着。

    “不要!”小声而果断。

    “王妈,拿家法。”叶明桓的怒气已经不可抵挡了,威严的命令着。

    “这,宸宸你快认错呀。”王妈不敢看叶明桓怒气的脸,焦急的劝着紧抿嘴角不吭声的男孩。

    “啪啪……”一下下的鞭声在莫宸身上响起,脚上还打着石膏,所以是躺着被揍的,那背上是触目惊心的条恒。

    莫宸最终还是没有认错,那鞭子结结实实的甩在他的身上,可是所有人都不知道,即使被叶明桓揍,她也希望得到一次,爱之深,责之切,他果然很看重这个捡来的孩子。

    王妈在一边心疼的抹泪,叶暖心木然的看着不知名地方,脑子里天马行空,没有一个落脚点。

    她知道有双眼睛一直在望着她。

    叶暖心觉得无聊,转身想走。

    “姐姐。”一声虚弱的呼唤,让她停住了脚步,回头诧异的看着他。

    “姐姐。”莫宸虚弱的又叫了一声,嘴角也是笑得。

    疯子,这是叶暖心唯一的想法。

    “好了好了,先生,宸宸叫了。”王妈在欢呼。

    叶明桓丢了鞭子,看着叶暖心,意味深长的警告道,“记住,他是你弟弟。”

    叶明桓用这种方式警告她,这个男孩是他看中的人,是叶家的唯一的继承人。

    叶暖心听着他加了重音的姐姐心脏缩了缩,那次莫宸有没有告状她不知道,但是叶明桓的警告她收的战战兢兢。

    这声姐姐是魔咒,让她清楚自己的位置。

    看着他拎在手里的礼物,很是讽刺,她奉命来接机,在回家的途中,莫宸勒令司机停车,结果却是给老头挑选礼物。

    在回去的车上,叶暖心明显的心不在焉,也表现出了从没用过的焦躁。

    原本就不是很融洽的空间更加的诡异,司机小王通过后视镜,看着两人怪异的举止。

    叶暖心,两眼呆呆的,里面的神色却是欢愉的,但是绝对不会是因为莫宸的回国。

    莫宸,两眼都是危险的光芒,总是在无意间查看叶暖心的神色,之后是更深的沉默。

    车开多了,小王明白一个道理,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要保持缄默,他不再看后视镜专心的开车。

    当车子驶进叶家的别墅,叶暖心听到欢呼声才回过神来,透过玻璃窗看着已经垂垂老矣的王妈像个孩子一样开心的大笑,还有其他的佣人围成圈围着那个男人。

    莫宸欣长的身材,俊美的脸庞,阳光乖巧的笑容总是能笼获人心,可是所有人都看不到,那个人身上的疏离和总是停留在脸上的笑。

    叶暖心看向他的眼睛,里面依然是冷漠和疏离。

    她打开车门下车,佣人有礼而规矩的问好,“小姐好。”

    她淡淡的应了一声,就向屋内走去。

    佣人们在她的背后做着鬼脸,这个小姐总是淡淡的,像冰一样,脸上的冷漠总是让人敬而远之。

    莫宸提着礼物,跟在她的身后也进了久违的别墅,一别数年,它还是原来的味道,冷,但是他想要的在这里,这里就是他的家。

    看着叶暖心的背影,她更清瘦了,她就是这样,自以为是的觉得,世界是欠她的,所以她排斥整个世界。

    把自己孤单的关闭在自己的世界里,外界冷暖她一概不理,只因她觉得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这个背影,他看了十几年,她从未回过头一次,他还有几个十几年可以等待?以前他一直纵容着她的任性,所以总是默默的回避着,默默的看着她恋爱,默默的看着她失恋,默默的看着她一次次的投入别人的怀抱。

    她的历届男友,他都调查过,每个男人都和她那个初恋有着相似的眉眼。

    他知道她不是滥情的女人,他更知道她有多防备男女之间的性,所以他很放心她去找寻。

    她找寻的无非是她自以为的温暖,只是屡屡失败而已。

    进了客厅看到叶明桓的秘书正低着头听训,那卑微的姿态从一个中年人身上表现出来,只有满满的心酸。

    叶明桓的脾气,两个人都很清楚,所以很安静的站在两边,默不作声。

    “是,总裁,我会改进的。”叶明桓骂完了,李锦华恭敬的保证,这个做了叶明桓20几年的秘书,也未必能得到他的信任。

    多疑而严厉的叶明桓,真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信任这个捡来的孩子。

    “嗯。”脸上的怒气依然存在,手放在心脏处,微微的有点低喘。

    拿起手边的水喝下,情况才好点,当年的雄狮也已经老了。

    李锦华看着叶明桓的两个孩子站在一边,又说了两句就默默的离开了。

    叶暖心知道她父亲为何震怒,这也是莫宸回国的原因,只是她要装作不知道。

    “爸爸,我回来了。”莫宸恭敬的说道,收起身上所有的邪魅,正经智慧的模样很是标准。

    叶明桓抬头看着几年未见的养子,眼睛里是激动和喜悦的光芒,脸上淡淡的表情有一丝波动。

    “美国学业完成的如何?”

    “很好。”一句很好足以说明所有事情,莫宸的聪明即使恨他的叶暖心也是佩服的。

    “好。”

    叶暖心就像是一个装饰品一样安静的站着。

    “爸爸,听说您最近心脏不好,这是美国新研发的药,对心脏有护理和缓解疼痛的作用。”莫宸拿着药详细的和叶明桓说明使用的方法和计量。

    叶暖心诧异的抬头,看着莫宸手里突然出现的药,撇过头看着在他脚边的礼物,原来不是给叶明桓的吗?

    推荐阅读:捕获姐姐的身心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