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都市言情

 

隔了一整个青春再次相遇的我们,是否还能像当初那样悸动?总有不同的成长带给我们真实的痛感,欢笑与泪水,多少年后,都是下酒菜。而这不同的风景,带来的比性格的改变更多。蓦然回首,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推荐阅读: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重逢

    一、岁月神偷

    1352天后,我又见到了他。

    我无数次设想过我们再次见面的场景,大雪纷飞的日子里他站在空旷的广场白了头,像以前那样在第七根柱子旁边等我。或是在同学聚会时,多少年后我该如何回忆你,以眼泪,还是以沉默。

    事实上过了这四年,再次见面的时候还是有点尴尬。

    我不禁想起来他以前总跟我说的一句话“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苏答:

    她的头发长了,映在地上的影子又高了,这几年听说为乱七八糟的事情哭多了,眼神更加空洞迷茫。应该还是不好的写字习惯吧,恨不得整个人都趴在桌子上,以前我就总说她软绵绵没骨头,不过她嗤之以鼻翻白眼的样子倒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好像时间改变了许多,她倒是没有以前那么消瘦,眉眼里还是有藏不住的笑意,还是笑起来大喘气一抽一抽地咯咯咯笑着。扭扭捏捏的走路姿势,等车时盯着路边的车牌出神。有时候我觉得上次见她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了,可她一笑,我就傻了,好像这四年的功夫只是下楼给她买了瓶水,还是橙子味的,和夏天一样。

    安宁:

    他长好高啊。

    我不太懂为什么他总是喝橙汁,这么多年了还是傻乎乎的,实在怕气氛尴尬,我逗他说喝前摇一摇哦,他愣了两秒,又伸手去挠头。四年了吧,久到我都要抬头看他了,苏答顶着一个鸡窝头把头摇来摇去,好久我才明白过来“干嘛呀,让你摇果汁,摇头干嘛呀”。

    然后我开始笑,他也笑了,眼睛还是一条弯弯的缝。

    他眼里好像有把钥匙,这样打开了我们的话匣子。

    “你以前也这么爱吃辣吗?”我皱着眉盯着满是辣椒的麻辣香锅。

    “他可没问我要放多少辣椒,卡给我,我再去买点吃的。”有点笨拙不安的他很快接过卡,碰到我的手的时候,耳朵红红的。

    我打趣说,怎么脸红了啊。

    “上次拉女孩手,还是以前和你掰手腕呢,可不是会紧张吗。”

    苏答:

    考试前几个月她每天都喝苏打水,有时候会问我“小苏打是不是碳酸氢钠啊”

    我说是,记好了是碳酸氢钠,不是碳酸钠,碳酸钠不能喝。

    她一脸不屑说,好了好了,这个我还是知道的。

    我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她嫌弃我点餐的样子和当年嫌弃我写字时一模一样,她在我懵懂之时照拂我多年,从无知到成长,从天真到成熟,从第一次痛彻心扉撕心裂肺到如今云淡风轻看透岁月。现在她坐在我面前,我不用偷偷扭过头去看她,不用隔着地图和手机屏幕问候与挂念,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这么久我去了哪,怎么告诉她我很想她。

    当年她问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时,我说“最好数理化不好,怎么都学不会那种,有题不会可以跟我打电话。体育不好,慢吞吞走路晃晃悠悠的,这样捏她脸一下,她也追不上我。嗯,其实你这样的,我就挺喜欢的。”还是娃娃头的她盯了我半天,眼睛轻轻地一眨一眨,盯得我像是有一双小手在我心上挠啊挠,“哇你当真了啊,你也就笨笨的比较符合我的标准了,别多想啊。”我伸手想揉揉她的头发,她整个人趴在桌子上很快躲开,气鼓鼓地说,我知道,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风继续吹,轻轻吹起她的刘海,睫毛一动一动,有两绺头发睡到脸颊上。

    我抬起头,现在安宁留着大波浪,比当时成熟了许多。她拉着发梢轻轻扫着脸的时候,恍惚到让我想开口问她还记得什么。

    还没来得及让我开口,她先问到“你当年,去哪了啊。”

    安宁:

    我想问,每次想到他就想问,《李米的猜想》里我记的最清楚的一个片段,李米追着方文,边哭边背着他写的信:思念像一条在草上爬行的蛇,我多想回去李米,你知道吗。李米开着她的出租车穿梭在大街小巷,她抽着烟说,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消失了我会等他,可事实是我等了,一等还是四年。

    每次看这点的时候我总是跟着李米哭的落花流水,我明白我的生活其实没有什么大的坎坷和不平静,我和苏答从一开始就不像李米和方文,我们不像他们有不可分割谁也偷不走的几年,可是我们很像的是,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觉得遇到苏答,是我长那么大,最开心的一件事。

    就像他忽然不见了,多少我都会有点感同身受,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前面的座位空了,抬头再也看不到那个心型的头发了,没有人给我带橘子和橙汁了,我只能自己买橙汁,苏答都不在了,我还喝什么苏打水啊。

    于是我开口问了,我问他说,你当年去哪了啊,

    似乎还是不合时宜,其实过了这么久早已变得云淡风轻,看他面露难色,我明白隔了时间和空间的维度,即使我能记得那个夏天冒着热气的马路,记得他的白衬衫,记得他歪歪扭扭的字体和跑起来的身影,也必须告诉自己,安宁啊,你要听得到时间的齿轮声。

    青梅老去,竹马枯萎,终于弱水替沧海。

    “天津。”在我想要打趣说没关系的时候,他低低地发出了两个字。

    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想要知道的答案就在眼前了,当初那么斤斤计较的问题,现在似乎可以坦然接受了。

    我轻轻扬起头,发出“嗯?”的声音。

    “我妈说为了高考。”他不看我。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当初可以这么在乎这件事吗,每个人心心念念的就是只有这个吗。然后我告诉自己,其实什么都没有,从一开始就没有,时间真是让人猝不及防,她偷走眼泪偷走波澜不平的心情,慢慢送给我平静。没有眼泪也没有沉默,我可以好好地接受。

    他手指轻轻敲着桌面,笑着说“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重新来过多好听啊,可是谁不明白呢,和好容易,如初太难。

    “他不见了,苏答。”

    2012年8月15日。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2016年4月27日。

    1352天。

    推荐阅读: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