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妃子惑君心

古代言情

让她做个妾都不如的女人,这叫现代穿越过去的她怎么接受得了。 可是这个皇上挺奇怪的,她越是想过得舒坦呢,他就越是对她上心,一步步让她往上晋升,跟他后宫的女人斗得个天昏地暗的。 她只想好好做个娇气的妃子啊,可是不斗,那就没命享受了。

 

推荐阅读:穿越妃子惑君心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在半梦半醒中,弥雪犹抱被倦睡,昨晚打游戏打的太晚了,今天是星期天,正好可以睡个够,下午李向东那家伙还带她去吃好料的,呵呵,这李向东啊,说起这个人还真是好笑,初次见面的时候,他紧张的不是把茶给倒了个满身,就是把人家的杯子摔碎了几次,服务生还一脸黑沉地给了他一个纸杯,活像她是母老虎一样,但就是这个纯朴的本质,让她决定和他开始交往,几次下来,感觉还蛮好的,毕竟她是二十三岁的女孩了,再不找个男友,不知别人会怎么看,而且一个人真的也怪寂寞的,虽然她喜欢独立和自由的空间。

    似乎有鸡鸣的声音,真讨厌,是那户人家的闹钟那么大声,不知道今天都要睡晚的吗?拉过被捂住头,闷热的感觉马上传来,奇怪,空调坏了吗?该死的鸡还在叫,电池多啊。

    一双手推了推她:“小姐,小姐,该用早膳了。”

    呵,怎么连做梦都想吃东西了,肯定是昨天的稀饭消化太快了。

    不服气的双手继续摇:“小姐,小姐。”

    哪个不要命的,最好有个好理由,一手扯下被子,一个梳着高高双鬓包子头的少女站在床前,面无表情地叫着。

    吞下口水,再擦擦眼:“那个,你是,你怎么会在我家啊?”

    包子头少女奇怪地打量着弥雪:“小姐,我是莫如啊。”

    莫如,细细地嚼这个名字,确定真的不认识,她穿得如此的奇怪,一身是碧绿而清凉的长裙,天啊,还是古代的那种,短短的织绵和裙子,衬得腰儿细细的。咦,怎么连这被子也是厚厚的,还绣着鸭子在上面爬水的,自个的床怎么变成这个了,还有,桌子,门,房子,怎么都变个样了,不会是在做梦吧!

    “小姐,你没事吧!”叫什么莫如的女孩叫她小姐。

    捏捏自个的脚,差点没疼得泪水流下来,这真的是真的吗?一觉醒来就在古代,而且不像小说里所说的,疼得半死的什么的,一觉醒来就来了,怎么办,那要怎么回去啊?

    “小姐,你是不是又不舒服啊!”她又在叫了,她在叫她小姐,但是为什么声音里没有一点尊敬的意思,更没有一点情份呢?

    “那个,莫如,是吧,请问一下,我是谁啊?”总的要知道自已是谁。

    她明显地松了口气,又有点不耐地说:“小姐,你是司马三小姐啊!三小姐你不小心撞到马车架上了,睡了一天一夜了。”

    弥雪摸摸头,好像还真的蛮痛的,天啊,突然想到,会不会附在丑八怪的身上啊:“莫如,有没有镜子,快拿来看看。”

    莫如以为弥雪在乎有没有损到容貌,翻个白眼,依旧取来一面铜镜递给她。

    不是自已,弥雪的脸垮了下来,镜中的人有着一双剪水样的双眸,似乎是经常不善言笑,脸上光洁的像玻璃一样光滑,眉儿修得细细长长的,一头几乎到腰的乌丝,又滑又黑,露齿一看,还好,没有蛀牙,但是美则美矣,还是没有自个来的顺眼,怎么看就怎么怪怪的。

    “三小姐。”莫如又叫:“你可不要再出什么事了,莫让我们都担待着。”

    嘎,这是做人丫头的样子吗?这个司马三小姐,平时肯定是拔扈专横,所以人缘不好,不管她,反正可能是睡梦中不小心什么灵魂互相出窍弄错了,再睡回来就好了,呵,即然来了,就看看这里是什么样的一个地方,最好是大唐鼎盛之期,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莫如,我可能头太痛了,忘了好多事,这是什么时代啊,好像不太记得了。”骗这个丫头说说。

    莫如撇撇嘴:“这是琳琅王朝啊,小姐不记得了不打紧,但是小姐切莫忘记了一个月后的选秀之事。”

    弥雪睁大无辜的眼看她,嘿,居说她这样子别人都会觉得她很可爱,很友善,一个月后的选秀,不关她事的,琳琅王朝,她没有听说过:“好玩吗?”要不要吃点好料再回去啊?

    莫如一怔:“小姐你怎么说这样的话呢?快起来吧!虽然不在司马府,但是老爷知道你这样懒惰,必定又会责怪我们的。”

    “不在司马府,这是在那里啊?”从门窗望出去,大片大片的树林葱葱郁郁,浓黑一片。

    “司马家的郊外园地啊,小姐真是忘得太多了。”

    弥雪嘿嘿笑,草草吃过她准备的早餐,无非是些小菜配稀饭的,这个三小姐也是叫得好听,不见得有钱,连吃都是那么简单的,司马家,呵,她倒是认识个叫司马迁的。

    够无聊的耶,不许她出去,远远就看见有人把守在园地的入口,逛街没有戏唱了,莫如又不知到那里去了,这里还真是冷清得可以,居然只有几个人,弥雪沿着绿竹渐渐走入东边就听见有朗朗读书声: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

    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

    方命厥后,奄有九有。

    商之先后,受命不殆,在武丁孙子。

    武丁孙子,武王靡不胜。

    龙旂十乘,大糦是承。

    邦畿千里,维民所止,肇域彼四海。

    四海来假,来假祁祁。

    景员维河,殷受命咸宜,百禄是何。

    稚嫩的声音好听极了,弥雪爬上竹子透过低矮的墙看过去,几个衣着华丽的粉致小屁孩在摇头晃脑地叫,大的约莫有十岁多,小的也有六七岁了。前面还坐着一个着白色锦衣的高大男子,前对着她,只能看见修长的背影。

    天啊,他们读的是什么啊,怎么她理解不了,好歹假假的也是大学毕业的啊,一个一个字分开来还认识,合起来就不知是啥子米糕了。

    不专心的小屁孩看见了她,嘴巴张得大大的。

    “嘘。”她一手放在唇边,叫他不要声张,小屁孩张大眼睛奇怪地看着她。

    怎么,长了三只眼不成,不会啊,正在思疑着,又听好听的男音响起:“理解了吗?”

    弥雪摇摇头,真的是不明白。那小屁孩也跟着摇摇头,温润的男声又传来:“龙清还不明吗?”

    小屁孩一下脸涨得红红的:“夫子,龙清明白的。”

    “那又何摇头啊?”

    “那个。”小屁孩敝了眼她:“我看见那竹林有个姐姐。”

    几个小孩一听,都好奇地顺着他的视线望过来,哇的一声叫起来:“真的有个会爬竹子的姐姐耶,夫子。”

    推荐阅读:穿越妃子惑君心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