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俏王妃

古代言情

 

她,一个自远远的未来穿越而来的灵魂,带着前生的记忆,她既庆幸却也觉得无耐,别人都说她是个伶俐又聪明的姑娘。在别人眼里她确实是这样,可她却始终记得母亲曾对自己的评价——凉薄寡情! 他,布之皇,一个谜一般的男人,有着如罂粟般的妖娆美丽,乍看柔弱似水的他却有着另一番不为人知的一面。 他,龙泠堂堂南通国一国之君,却有着心底永远的阴影,而这个阴影因为她而逐渐扩大,直至让他对自己的手足赶尽杀绝。 他,慕凌昊,乃这个世界的枭雄,有着统治这个世界三大国家的强烈野心,当野心碰上冰心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当一个凉薄寡情的小女子面对这突来的三股狂爱风潮时,她会如何选择?

 

推荐阅读:穿越俏王妃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重起的人生1

    穿越俏王妃(忘心离情)

    天空刚刚露出一丝鱼肚白,夏纯希的生理时钟便响起,小小的手揉了揉睡意仍存的眼,然后缓缓睁开,那是一双大而明亮的眼,依着眼睛主人的年纪,本应该闪着纯真无邪的光彩,可是偏偏这双眼里有着的却是世故又淡凉的神色。

    对着镜子简单地将头发扎了两只马尾,然后盘起,这样就成了一对包包头。看着镜中稚气的自己,夏纯希做了个鬼脸,自言自语道:“小丫头,长大也会是个小型祸水!”

    接着,夏纯希放下小铜镜,她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这间只有一张小床与一张小桌子的房间,便推开房门走了出去。深秋的早晨,微寒空气立即顺着门袭了过来,她抓了抓衣领就走了出去。

    当夏纯希来到井边时,已经有一些大大小小的丫环在打水了,她安静地走到井边,拿起一只木桶,来到井边排队。

    “小希,你的身体好点了吗?”走至井边,一个排在她的前面、年龄相当的小丫环回过头来,关心地看着她。

    “嗯,没什么大碍了,谢谢你,小苹!”夏纯希对着小丫环温和一笑,可眼底里却只有淡漠的疏离。

    “没事就好,以后要小心哦,不要再爬树了,从那么高的树上摔下来,只是把脚崴了一下,你真的是命大,不过也晕了好几天。”叫小苹的小丫环脸上有着心有余悸,当时她还以为小希会死掉呢。

    “嗯,会小心的!”夏纯希微笑地点点头,命大?要说命大的应该是她吧。这个身体的主人恐怕早就给阎王大人当干女儿去了吧。

    回想起前几天发生的事,她依然觉得有些离奇。走在街上的她无缘无故的成为了抢匪的人质,然后就倒霉的被太过激动的抢匪一枪给毙了——正中心脏,最后那一瞬间她唯一想的就是——活着真好!

    瞬间意识消失,可是不知何时意识又再次回来了。当睁开眼睛时,她就躺在她早上醒来的那张小床上面,身边没有任何人。过了一会儿,这个叫小苹的女孩进门来探看了一下自己,然后借由她的口,她才大概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然后她知道自己流行地穿越了,哈——这还是够狗血的小说桥段,她的灵魂穿越了时间与空间来到了这个世界,然后霸占了这个可怜没人爱的小丫头的身体,开始了被奴役的日子。

    刚开始她不以为意,并且对这个身份深为不齿,可是当了解了她所侍候的那位大小姐时,她深深明白了什么叫做识时务为俊杰,一个九岁、只比现在的她大两岁的小女孩,居然可以可怕到这种地步,是她让原来的小希上树替她取风筝,那是足以有三层楼高的参天大树耶,要七岁的弱小女孩上去?而当小希摔下来时,她居然只是冷淡地说了一句:“死没?死了就卷卷埋了,半死不活就扔出去,如果能用就先留着!”

    瞧瞧,这是一个九岁小女孩能说出的话吗?当然这都是小苹悄悄告诉她的,并且从她口中她还听说了这位大小姐的其他一些伟大事迹,比如把她老爸的第N任小妾给弄得疯疯癫癫啦,那只是因为那个小妾恃宠而骄,见了她不够有礼这种小理由,由此可以想象这个九岁的小姑娘长大之后会变成何等模样。

    所以,这样的小姐她决定不惹,并且要好好的讨好她,至少在自己的羽翼未丰满前不能违逆她,要竭尽所能的保住这条小命。曾经她虽然没有像有些人去想自杀,但也绝对没有太过珍惜自己的生命,可是当死前的那一瞬间她深深地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好死不如赖活着。

    “小希,我觉得你自从自树上摔下来,醒来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小苹看着面色沉静的夏纯希,脸上有着好奇。

    夏纯希一愣,随即露出微笑,“是吗?大概是因为大难不死的原因吧,人家不都说大难不死的人大多会转变性格吗?”貌似这句话是她夏纯希说的。

    “是吗?”小苹半信半疑地歪头想着。

    夏纯希但笑不语,突然她想到一件一直未确认的事情。她亲热的拉起小苹的手,脸上挂着热情的笑容,“小苹,你说过我们是好朋友吧?”

    “嗯,是啊!”小苹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我姓什么你知道吗?”一直以来她好像都忽略了这个问题,虽然并不是太重要,但如果在那位多疑的小姐面前说错了自己的姓氏,那可是很危险的。

    “你姓夏啊,你叫做夏纯希,是你死去的教书爹爹给你取的名字,很好听的名字呢!”小苹为了证明自己是她的好朋友,可是很认真的回答呢。

    夏纯希一愣,一样的名字?真有这么巧吗?还是这一切有着一只无形的手在操控着?唔——想想还真可怕,不过想知道的事情已经知道了,其他的就算她就深究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此时努力工作保住小命才是她最首要的目的。

    “嗯,你记得真清楚,不愧是我的好朋友!”呃——这句话听起来像是幼儿园小朋友说的话,不过有什么关系呢,谁叫她现在才七岁呢。

    ……

    夏纯希所说的大小姐是这个世界其中一个国家——南通国震国大将军的之女,在这一片大陆与我们学过的三国历史一般,是三国鼎力的局面。位于大陆南方的南通国因物产丰富而著名,而位于东边的东干国则是个商业大国,两国互通有无,关系一直良好,而拢括大陆西北两方的北冰国,虽然国土广阔,可物资与经济相较两国弱了一些,但他们拥着强大的兵力,并且历代国主更是野心勃勃之辈,对于两国一直是虎视眈眈。

    夏纯希庆幸自己来到的是这个不太冷的南通国,不然她这怕冷的体质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长大呢。南通国的深秋,除了早晨凉一些,到了白天太阳升起来后,还是温暖如春。

    侍候小姐洗漱完后,她端着水盆走出了小姐的房间,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让她冰冷的身体略微找回了些温度,小小廋弱的身体不由得放松了一下,可是突然就听到房间内传来一阵摔碗的声音,啊,对了,送早膳的刚刚进去,难道——

    “小希,给我回来!”如夏纯希所料,房间内传来小姐的娇叱。

    轻轻叹了口气,夏纯希端着盆子重新走进了房间,便看到刚刚送早膳的丫环此时正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眼泪一点点地滴到地上。

    “小姐,早膳不合您的胃口吗?” 夏纯希看着洒了一地的燕窝粥,不由得在心底暗叫可惜。

    这时这位大小姐自屏风后走了出来,一身艳丽的华贵衣袍映衬着一张美艳的小脸,才九岁就已展现出祸国殃民的美貌,就算夏纯希本来对自己现在的这张脸还挺满意,可是一看到这位小姐的美貌,她还是会很有自知之明的退居一旁,根本没法子比。

    元淑蝶美丽的丹凤眼这时朝夏纯希一挑,不点而朱的樱桃小口微微一张,神色高傲中透出还未成熟的阴狠:“我还没吃哪知道合不合胃口,这丫头胆敢给我用昨天用过的餐具,简直是该死!”凤眼扫过阴毒,吓得跪在地上的小丫环又是一阵剧烈的寒战。

    这样的事情,两个月来夏纯希早已经习惯,打死一个丫头对于这位大小姐来说,根本就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她夏纯希一向不惹祸上身,也不多管闲事,这丫头最终下场如何端看她的运气,于是她蹲下来,熟练的收拾着地上的一片狼藉,然后对元淑蝶恭敬的说道:“奴婢这就给小姐再送来一份早膳!”

    于是在元淑蝶沉默的默许下,她又重新走出了房间,至于那个小丫环会怎么样,她不关心,也没办法关心,如果她那时说错一句话,搞不好她也跟着遭殃。

    算了,别想了,反正自己是个无心冷肝的人,又何必为了别人的死活操心!

    摇了摇脑袋,夏纯希端着水盆与碎碗向着厨房而去了。

    推荐阅读:穿越俏王妃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