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爱情人,小妻不承欢

都市言情

 

佟昀庚,神话一般的人物,自控能力极强,冷清,孤傲拒人于千里之外,却唯独对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毫无招架之力!而她,那么想他,那么爱他,却也那么恨,明明不应该再纠缠在一起,却偏偏拗不过自己的心。明知是在玩火,却又难以抗拒….

 

 

推荐阅读:错爱情人,小妻不承欢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楔子

    光华流转,耳鬓厮磨。

    钢琴曲跳动着的节奏如同泉水一般叮咚作响,苏夏暖随意的拢了拢自己的波浪卷发,一身的妩媚风情让身侧的顾维君一直处于失神的状态。

    大掌虚浮着她纤细的盈盈一握的腰肢,不敢太过用力,生怕一下便捏碎了。却也舍不得放开,想要贪恋这一时的温馨和柔软。

    一个身穿黑色背心的宴会服务生走过来,有些为难的看着两人,然后结结巴巴的说,“小姐,刚刚一位先生说想要宴会结束以后邀请您去他家”

    夏暖冷冷的扫了一眼支票,却越发娇媚的笑了,那上面龙飞凤舞的签着佟昀庚的大名,即便时隔多年,她还是一眼便能认出,他的笔迹。

    感受到身边女人的僵硬,顾维君看向那张支票,脸色有些难看,他一手挡过去便要拒绝,却被夏暖扯住了。

    她故作淡定的笑了笑,将那张带着七个零的支票捻在手心里揉成团儿,一只小指头勾着,摇摇头。

    从服务生手中拿过纸和笔,“你跟他说,我对他家没什么兴趣,让他到我的酒店来,哪,这是我给他的过夜费!”

    随手从顾维君的裤子口袋里摸出一枚一块的硬币放在托盘里,转身便拉着顾维君进了舞池。

    顾维君扶着她腰的大手加重了力道,抬眸望向不远处真皮沙发上坐着的男人,“夏暖你知不知道你是在做什么?这样的玩笑你开的起么!”

    他甚至想要拉着她马上离开,只要有那个男人在的地方,她的眼睛里便只有他,只有为他做傻事的不顾一切!

    “我为什么开不起,是他先来招惹我的,我愿意陪着他玩!”

    顾维君想要将这个玩火的女人给撕碎了,他一把拽起她便要离开宴会,怒气冲冲的他身后是笑的没心没肺的她。

    却被人生生的挡住了去路。

    佟昀庚嘴角勾着一丝似有若无的笑,看不出情绪的脸上一双深邃难测的双眸,整个人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豹子,他懒懒道,“顾总这是怎么了?想走的话是不是应该将人留下!”

    他的声音很轻,依旧是沉稳淡漠的样子,英俊的五官除了越发的深邃以外,甚至没有被岁月打磨的痕迹,一身黑色晚礼服将整个人衬托的越发的高贵不可僭越。

    苏夏暖微微眯着猫猫眼挑眉望着他,那一抹波光流转的算计让他嘴角不自然的勾了勾。

    “佟总,您这是说的什么话?”顾维君警惕着凝眉望她,脸上带着一丝薄怒,抓着夏暖的手也不自觉的用力。

    佟昀庚的情绪却未受半分影响,他只是看着苏夏暖,“你觉得你能带走她么?”

    夏暖感受到他赤裸裸的威胁,即便脸上依旧平静无波,可是她能清晰的感受到他隐忍的怒意。

    她皱眉挣脱了顾维君的手,“维君,你先走吧。”

    顾维君有些受伤的抓紧她,夏暖却咬着唇说,“你惹不起他的!”

    来不及看顾维君的反应,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扯了去,佟昀庚目光森森的看着两个人相互握紧的手,风一般便将这个该死的女人扯出了宴会厅。

    夏暖跟不上他的步子,被他连拖带抱的拐进了他的专属电梯。

    来不及反应便被狠狠地抵在了墙上,强烈的男性气息铺天盖地的涌来,夏暖却假装淡定的用小手描绘着他的脸部轮廓。

    有多久没有见过他了,而如今,她再也不是那个任他玩弄的小丫头,她有那么多的骄傲和在乎。

    小手却被他狠狠地捏住了,一手捏着她精巧的下巴,强迫她面对他瞬间阴寒下来的脸,连同声音都冰冷刺骨的让人心寒。

    “怎么?越来越大胆了,竟然还敢当着你男人的面勾引我?”

    他微微粗喘着,下身狠狠地抵着她,甚至强迫她修长的双腿紧紧地攀在他紧实的腰上。

    雪白的大腿便肆无忌惮的暴露在空气中,夏暖被他弄得有些疼,却依旧娇笑着玩着火,“怎么?你不喜欢?”

    佟昀庚的眸色越发的深沉他恨极了她如今的样子,恨不得杀了她,恨极了她挽着别的男人出现在他面前。

    那么多年,他甚至没有一刻忘记过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她怎么可以这样伤害他!

    “呵,像你这种女人,我怎么会喜欢!”

    她却笑得越发的妩媚动人,眸中是暧昧不明的挑逗的晶亮,她轻轻便从他的掌中抽出了小手,顺着他的西装而下,一颗一颗的解着他的扣子,一直摸到他的小腹处,甚至恋恋不舍的在上面画着圈儿。

    声音几乎就要媚出水来,“那可不一定,我会让你喜欢我的!”

    小嘴说着便吻上他紧抿着的唇,昔日情人之间的动情记忆便像是潮水一般涌上来,佟昀庚知道,只要是她,便足以将自己逼疯!

    甚至不顾一切的再一次踏进这个小妖精制造的陷阱里去,无法自拔。

    锃亮的电梯壁上倒映着的两个人,男人和女人契合的没有任何的痕迹,他失控一般的将她狠狠地抵在墙壁上,霸道的吻带着滔天的怒意席卷而来。

    近乎残暴的将她身上的晚礼服硬生生的扯落了,大掌狠狠地揉捏着她越发饱满的美好。

    一想到这个女人也曾这样瘫软在顾维君的身下,他便控制不住力道想要狠狠地伤害她。

    毫无征兆的他的滚烫便直直的冲撞开来!

    “啊嗯”

    夏暖被顶得大脑一片空白,胸口泛着酸意,瞬间的无助和委屈涌上胸口,她紧紧揪着他的肩膀,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佟昀庚失控了,数不清有多少个夜,面对一室的清冷他长长彻夜难眠,数不清有多久没有碰她,所有的动作都带着他要她的不顾一切。

    灯火辉煌的夜,狭小的电梯间,是失控的情欲。

    “叫出来,嗯?我愿意听!”

    他恶意的顶到最深处,大掌紧紧的扣着她的翘臀舍不得放开,声音沙哑的不像话,即便这么久没有碰她,他还是能清晰的记得和她欢爱时的样子。

    连她动情时候的表情都印在记忆的最深处,此时,她紧咬着唇,娇艳的唇瓣几乎被咬出血来也不愿意向他屈服。

    心里闷疼的厉害,他吻上她的唇强迫她松口,也跟着吞咽掉她破碎的呻吟。

    所有的坚强都在他的冲撞中破碎不堪,她像是一页扁舟,找不到靠岸的方向,只能紧紧攀附着他,所有的脆弱倾巢而出。

    那么想他,那么爱他,却也那么恨,明明不应该再纠缠在一起,却偏偏拗不过自己的心。

    泪水模糊了双眼,眼前的他却那么清晰,清晰的印在她心口的位置,即便将心口剜出去都抹不掉残留的痕迹。

    她的身,她的心,她的一切,都已经伤痕累累!

    仿佛一切都回到了多年以前,初见他的摸样。

    推荐阅读:错爱情人,小妻不承欢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