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嫁的代价

古代言情

一场滑稽的婚典,一个阴谋的开始,   一场让人啼笑皆非滑稽闹剧下,一个女子被意外地卷进其中。   一个双重身份的男子,一个有着神秘身世的女子,   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片段,一场杀戮的开端,   群雄征战不休,豪情男儿,柔情女子。   婚典结束后,女子被无情地驱遣出门,   流浪街头之时却被好心人收留下,并为她谋了一份好差事,   并签下了契约,岂知,这竟然是卖身为红楼女子的契约。   无奈逼迫着进了青楼,却并不如其他青楼女子一样,   只是在青楼休养着,一次谈话,   让那个她得知了她到青楼的真正原因,   并也因此得知青楼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而这一危机,牵扯到了皇权的争夺是否成功。   她将如何解决?   在江湖中流传着一个传闻,   被消灭的丹斯国留下了一批威力极强的兵器,   相传只要集齐地图碎片并且找到丹斯国的族人,就能打开这一机关。   在江湖上是否真的流传着地图碎片

 

推荐阅读:待嫁的代价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闹剧开端

    绝色代嫁新娘(露凝冰清)

    明贤24年,帝国。这是一个强大的国家,但自从光武帝退位隐没后,帝国已经一天不如一天,老百姓每年饿死的人数越来越多,加之邻国的压力,帝国已不如表面上那么强大了。

    当今的皇帝,明贤帝。尽管是个勇将,但绝非是个政坛良才,原因就是他的多疑,揽权。

    “老爷,你看这事该怎么办才好,咱闺女才刚及笄,怎可嫁给一个年将六旬的老头。”说话的是一名穿着得雍容华贵的妇女,盘起的发髻别着一根珍珠玉钗煞是抢眼,施满粉黛的脸上还是留有岁月的痕迹,发福了的身形再也烘托不出身上华丽衣裳的美,更多的是一种糟蹋。她神情着急,双腿也随着这不好的情绪胡乱地动了起来。

    “嗯……”坐于堂前的中年男人长长的叹了一声,即便到了中年,男人依旧高大挺俊,想当年该是一个少女都倾慕俊男子,只见他的头在慢慢地晃动,一脸的无奈。一身的官服还未来得及脱掉,就陷入了沉思中。

    思绪回到了今天的早朝上……

    事情是如此的,今早,傅雄勇一如往常般早早就动身早朝去。朝中,皇帝高高的坐于殿堂上,他身边的太监在高喊着:“有事禀报,无事退朝!”

    随即,殿下的大臣们开始纷纷地议论一番,随后,一个满头白发,脸色干瘪的老臣跨出两步,弓起身子中气十足地喊道:“启禀皇上,老臣年将就木,对于朝中之事虽有心,却无力,恳请皇上批准老臣回家安度晚年。”

    这番话后,让原本就算不得安静的大殿立即变得吵闹了起来,很多大臣都在纷纷议论着,他们都惊讶于眼前这位老者的那番话,一个手掌国家要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连皇上也要避忌三分的大丞相为何突然提出离职,此前众多大臣都提出这个意见的时候,他还坚决地反对,暴怒不已,皇上拗不过他的执着,也只好顺着他的意思,毕竟他是丞相,而且还是一个相当出色,并让人畏惧的丞相。

    听了甄赋义的话,高坐于殿上的皇帝也有点愕然,他原本无心早朝的心立时变得澎湃了起来,看着眼前的甄丞相,皇帝想起了之前在他百般劝说下还是坚持上朝,管理朝中大事的丞相竟然在此刻提出了隐退,这个消息对于皇帝来说当然是件千年难觅的好事,因为甄赋义手握的大权已经不容许他继续忽略下去了,尽快解决这个后患是当务之急。现在竟能不花任何努力便能达到目的,有点错愕是理所当然的。

    皇帝正了正身子,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道:“甄丞相果真有意隐退?朝中大事都是由你来安排的,如果你现在要退隐的话,朝中必有诸多不便。”

    尽管皇帝极想甄赋义退隐,但出于礼节,他还是做了些适当的挽回,强压自己心中的意愿,免得让众大臣知道他早已想铲除甄赋义的想法。

    “谢皇上对老臣的认同,臣自知再已无力掌管朝中之事,徒挂个虚名有损我国的威望,不如让贤者任之,老臣好功成身退。”甄赋义依旧做朝拜的姿势,说话时也是低着头,但言语中却透漏出他的不卑不亢。

    “嗯……那,众卿家有何异议?”皇帝点了点头,不知是认可他的话还是认可他的决定,或者两者都有,随后,把难题丢给了殿下的一群忙摸着脑袋的大臣。

    很快,一个中年的男人从队列中走了出来,身形肥胖,个子偏矮,他弓起身子,振振有词地说:“臣认为甄丞相是国家的元老,即便无力处理朝中之事,但他的阅历及经验在我国中无人能敌,对我国的发展极为有利,所以臣认为丞相之职应由甄丞相继续担任,直至他百年归老之日。”

    那名肥胖官员的话再次引起朝中人员议论不断,皇帝也陷入了苦思,他不能当面反对那位大臣的话,但更不能同意,苦恼的思绪困惑着他,一度保持着沉默。

    “臣认为甄丞相虽是国家重臣,但已进入了晚年,晚年应该是用来安享的,如果让甄丞相一生都为国家劳累,我们实在过意不去,因此,臣恳请皇上依顺甄丞相的意愿,让他回家安度晚年。”说话的是一名吏部官员,高瘦的身材即便是曲弓着,腰还是板得直直的,似乎不会屈服于任何人。

    皇帝听到了他想要听到的意见,从沉思中醒了过来,做出一个茫然的表情,很为难地说道:“众卿都有自己的意见,出发点都是好的,但如今要如何定夺,还是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这样吧,众卿你们自己选择,希望甄丞相留在朝中的站左边,想甄丞相告老还乡的站右边。”

    此话一出,众大臣更是议论纷纷,瞬间大殿上变成闹哄哄的一片,随后在不停地挪动,经过一番挣扎后,大臣们都已经站好了,皇帝一看那两条队伍,不用清点也知道答案了,那两条队伍竟然是相同的人数,正当皇帝在烦恼着该如何定夺的时候,甄赋义从中间的位置移到了右边,抬头对着满脸苦绪的皇帝说:“皇上,现在右边的队伍居多,所以恳请皇上让老臣归隐。”

    “这个……”皇帝现在真的陷入两难的局面,不知该如何定夺才好,良久,还是遵照了心的意愿道出了他一直以来都盼着说出口的话:“那,好吧。朕就允许甄丞相告老还乡,赏黄金万两,良田万亩,以表国家的一点心意。”

    “谢主隆恩!”皇帝一说完后,甄赋义就迫不及待的谢恩,似乎生怕皇帝会突然改变主意。

    “免礼。甄爱卿还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朕尽量满足你的要求。”皇帝看自己的目的达成了,人也慷慨了起来。

    “既然皇上有如此美意,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老臣确实有一个不情之请,望皇上成全!”甄赋义诚恳地说着,身子还是曲弓着。

    “甄爱卿且说无妨,朕会替你做主。”皇帝义不容辞地说,不管是什么事,没有比他肯放弃手中的大权来得重要,皇帝一定会答应。

    “谢皇上!臣已老矣,贱内在几年前离臣而去,臣一直忙于朝中之事,未能再纳妾,如今,臣得以告老还乡,臣望皇上下旨,把傅太尉静待闺中的小女儿嫁予老臣,臣也好安度个晚年。”甄赋义缓缓地说着。

    在他说完后,傅雄勇的脸霎时变绿了,甄赋义这老头要让他的宝贝女儿嫁给他,这怎么可以,他的小女儿可是他夫妇两的宝贝啊,活泼机灵,貌美如花,下嫁于眼前这个糟老头,万万不可!

    还没等皇上发声,傅雄勇便跨出队列,恭敬地俯身哈腰道:“皇上,微臣有异议,臣的女儿才满十五,还未到出闺之龄,请皇上驳回甄丞相的请求。”

    “皇上,老臣就仅此要求而已。”在傅雄勇说完后,甄赋义再次上前,语气咄咄逼人,像是在威胁皇帝,毕竟只要他愿意,他随时都可以收回刚刚让位的请求,重新掌政。

    瞬间,皇帝陷入了两难的局面,傅雄勇是太尉,掌管国家军事,两个都得罪不得,没想到好事一波三折,皇帝犯难了。殿堂上一片死静,没有一个大臣敢窃窃私语,皇帝蹙紧眉头,想不出一个完美的解决办法,两边都是重臣,傅雄勇是太尉,掌管着兵权,而甄赋义是丞相,两者如何都不能做出取舍。

    皇帝低着头,脸上泛起了为难。

    良久后,都想不出个好法子,无奈之下,他只好选择较重的一方,比起傅雄勇,甄赋义更难解决。

    只见他清了清嗓子,郑重地说道:“鉴于甄丞相对本朝有巨大的贡献,也应让他有个美好快乐的晚年,傅太尉还是让女儿嫁给甄丞相,毕竟这等荣誉并不是一般女儿家能高攀的。”皇帝用他极其威严的语气缓缓道出这番话,语气中有着不容抗辩的霸气。

    “可是皇上……”傅雄勇还是不死心,要女儿下嫁于他,不可能的事!这等哪是什么荣耀,他宁可不要。可是他还没说完,就被皇帝打断了。

    “傅太尉就别推搪了,这是一件好事,有甄丞相做你女儿的夫婿,你大可放心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皇帝不容傅雄勇再推搪下去。

    但皇帝还是不明白,为何甄赋义一定要娶得傅雄勇的小女儿,个个女儿都姿色过人,据闻傅雄勇的三女儿貌美如花,冰雪聪明,由于三个女儿都常待在闺中,只有甚少人目睹过其芳容,虽然他也极想目睹她们的风采,好为自己的皇儿选妃,只可惜没有机会。甄赋义该不会就是为了她的美貌决定娶她吧?这个真不知道,如果真是如此,那傅雄勇女儿的魅力也实在是太大了,竟能让一个常日埋首于朝政的丞相动心,想一试其芳泽。

    一道命令下来,傅雄勇的挣扎之声戛然而止。心里苦笑道:“这等荣誉,不要也罢。”

    “谢主隆恩!”甄赋义明朗有力的声音再次响起,只听声音,没有人会联想到这是一位将六旬的老人。

    殿内有一刻的沉默,随即傅雄勇极不情愿地声音响起,“谢主隆恩。”越往下说声音就越小。

    “此事就此了结,大婚之日定在次月初五,那是一个相当好的日子。两位卿家有何异议?”皇帝见事情解决了,心情大好,话语间流露出那份喜悦之情。

    “谢皇上安排,臣无任何异议。”甄赋义诚恳地说,声音虽洪亮有利,却并未体现出半丝感情,无所谓快乐或悲伤,倒像是在面对一件不属于自己的事,无喜无忧。

    半晌后,傅雄勇的声音也出现了,“臣不敢有异。”失落的表情伴随着失落的声音,是无奈更是无助,面对强权,有的只是屈服。

    “既然两位卿家都无异议,那此事就如此定了,到时朕会携同皇太后一同观礼,由皇太后当你们的主礼嘉宾,赏赐金银珠宝两箱,各位大臣也一同前往祝贺。”皇帝兴高采烈地说着,像是在诉说着自己的事一般。

    “谢皇上的赏赐,老臣感激不尽。”听到皇帝的话,甄赋义还是面无喜色,只是象征式的曲弓谢礼。傅雄勇更是一脸的墨黑,听着这样的话,心如刀割,自己苦苦抚养了十五年的女儿,如今却成了老头之妻,想想也够心酸的。

    浑浑噩噩中,傅雄勇不知自己如何下了朝,如何上了轿,如何回了家,如何在夫人面前讲述了今早的梦魇。

    推荐阅读:待嫁的代价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