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

都市言情

 

冯四与老头子等五人前往滇黔边境盗墓,不想在墓中遭遇意外,只有冯四一人依靠敏锐的方向感逃了出来,晕倒在墓外。 可是当他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是在陈记当铺,而且距离他晕倒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情,更不可思议的事是,他竟然是自己从滇黔边境回来的,而且这一个月

 

推荐阅读:盗墓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赫蹄
    这是一个以死亡开头的故事。
    今天是我们进入到这座大山的第三天,直到老头子把洛阳铲往地上一插,然后说了声:“就是这里了。”
    我们所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而这也仅仅只是短暂的松了一口气而已,因为我们都知道,接下来的活儿远比之前的要危险不知多少倍。
    我们一行五个人,老头子是领队,我,矮子李,灰叔,还有宁子。
    此时灰叔正拿着手里一张拓印出来的地图在对准,最后说了一声:“方位对了。”
    于是我们开始从背包里拿出各种工具开始准备,矮子李拿了铲子开始在老头子做的标记处开始打盗洞,宁子则负责散土,老头和灰叔正在做最后的风水定位。
    这张地图是两个星期前灰叔从鬼市里淘来的,鬼市是洛阳最大的古董交易场所,当然这些古董都是生玩,鱼目混杂,有真有假,但大多时候以赝品居多,好货也会有,所以鬼市也被称为洛阳第一大黑市。
    与一般古董市场不同的是它在子时开始,到鸡叫第一遍的时候收市,每一个出货的人都在自己跟前点一支蜡烛,卖的东西则放在自己怀里,买主要看货就把蜡烛给吹灭,然后卖主会把货拿出来给买主看,说是看其实是看不清楚的,黑灯瞎火的即使你视力再好也不顶用,这个时候惟独靠的就是对古董的感觉。
    一般的半吊子是不敢到鬼市里来买货的,因为鬼市里鱼目混杂,一不小心就会买了假货去,而且这个地方赝品往往要比真货多得多,只有那些真正的老资格才会来这里淘货,说是淘货,因为那里有时候也会有十分罕见的东西,一些土夫子出货之后急于出手,会到鬼市里来。
    灰叔的这张地图就是在鬼市里淘出来的好东西,当时拿到这张图纸的时候,灰叔也是吓了一跳,他只是刚刚碰到这张所谓的纸就感觉到了它的不一样,而且当时他就肯定这东西绝对是汉代时期的东西,是一张“赫蹄”,他当时不动声色地问那个贩子这东西是哪来的,贩子肯定不会说实话,只说是祖上留下来的东西。
    灰叔当然不信,他闻了闻这张赫蹄,上面有浓烈的土腥味,而且摸起来也有些潮绵,很明显是从地下拿出来的。灰叔当时就想既然是汉代的东西,他们进去了拿出来的应该不止这一样东西,于是就是问:“除了这还有么?”
    贩子听出了灰叔隐晦的意思,于是笑了笑说:“就这一件,没有了。”
    灰叔便不再多问,他知道这行的规矩,做这样的生意最忌讳的就是刨根问底,他思衬着说:“若只有这一件,那就没有多少价值了,你开个价吧,我看看是否公道。”
    或许这人也是急于出手,只喊了一万,后来灰叔和他杀价,以四千成交,最后灰叔给了他一句行话:“下次有生玩直接来西四街的陈记当铺。”
    贩子惊奇地看了一眼灰叔,然后又恢复正常,也隐晦地说道:“那多谢元良。”
    然后灰叔也不多说什么,付了钱拿了东西就走,他连夜鉴定,确定的确是赫蹄,然而更为奇特的不是这张纸本身,在于里面的内容,它竟然是张地图,而且标的几乎就是汉代的地形,如此看来那个贩子应该只是一般的土夫子,如果是行家,难免不会看不出里面的价值。
    灰叔几乎是连夜找到了老头子,请原谅我这样称呼他,其实他并不老,和灰叔一样也才四十出头,可是行内的人都这样喊他,关于他的传说,只是行内有人说他是摸金校尉的传人,究竟是不是真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后来灰叔和老头子花费了很长的时间来研究破解这张地图,最后确定上面标的地方是四川、贵州和云南交界的地方,也就是古蜀地。
    也就是我们现在站的这个地方,也就是说,这里很可能有一个大墓,甚至可能是一个墓群,而究竟是谁的墓,一时间还不知道,只有下去看过了才能有线索。
    老头子肯定下面有特别的东西,这是他的感觉,一名老资格土夫子的第六感,于是我们我五个人就到了这里。
    矮子李和宁子已经挖了很深,直到他们都消失在下面,之后传来一声:“有了。”
    我知道他们已经挖到了穹顶,既然有穹顶,也就是说下面的确有一个大墓室。于是我们也开始准备,口罩,镜子,照明灯,头灯,绳索,驴蹄子,护身符,蜡烛等等,能保命的能用的几乎都带上了,虽然我们不是正统的摸金校尉,可是行事历来都是如此,当然这说的只是他们,我是第一次下地,以前只不过是灰叔的一个下手。
    我们准备的差不多之后,盗洞里突然传来矮子李的声音:“等等,有些不对劲。”
    他的声音很小,似乎并不是和我们说的,而是和宁子说的,后面听到宁子说了些什么,然后他们俩的声音就再也听不见了。
    “宁子,怎么了?”灰叔朝盗洞里喊了一声。
    “灰叔,这穹顶看着有些怪,小得过分了点。”宁子在下面说。
    “怎么个小法?”灰叔有些惊讶,他看看老头子,老头子正叼着烟杆抽烟,眉头皱着,显然也听到了宁子的话。
    “宁子你上来,我下去看。”老头子最后将烟杆在地上磕了磕说。
    宁子从地下爬起来,老头子下去看,我负责望风,灰叔照应,宁子准备接应老头子。
    说实话我觉得在这深山老林里面其实根本没有望风的必要,但为了谨慎起见,还是把稳一点,我离了灰叔他们十多米观望,其间他们在谈论着什么,我离得远听不清,后来看见老头子从洞里面爬了出来,接着矮子李也出来了,灰叔招呼我过去。
    “这不是穹顶,可能是条通往墓里的隧道。”老头子说。
    “隧道?难不成已经有人先行一步?”灰叔说。
    “墙壁是完整的,应该是设计者有意设计,宁子你守在外面,有响动立刻通知我们,矮子李负责接应我们,小四我们进去。”老头子吩咐,小四就是我。
    宁子点点头,灰叔拍拍我的肩膀,他看出来我有些紧张,于是安慰:“放松点,按我教你的来,别出岔子就行,遇见粽子把驴蹄子丢给他,给它几枪,若真不能对付,逃命要紧。”
    灰叔最后叮嘱我,我点点头,将身上的行囊背紧了些,然后把口罩戴上,准备下去。
    “矮子李,开好了没有?”老头子往盗洞里喊一声,刚刚上来的时候老头子已经吩咐矮子李开洞,矮子李是打盗洞的能手,灰叔每次下地都会带他。
    “没有机关。”最后矮子李将扳开的石砖送上来,然后说:“里面有些潮,你们小心点。”
    老头子第一个下去,我在中间,灰叔在后,矮子李开的盗洞刚好能容一个人进去,进去之后才发现这果然是一个隧道,只有一米来高,我们只能趴着进去,老头子用照明灯两头都照了照,都不见头的样子,他沉思一会儿之后开始往一头爬,我紧紧地跟着他,里面很闷,但还不至于缺氧,可以看出这座墓有和外面接通的口子通气,可我想了想不对,一般的墓都是要密封,通气会影响墓里面的湿度,尸体也很容易腐坏,可我想既然我能想到,老头子和灰叔肯定已经考虑周全,于是便不再去想这个问题。

    推荐阅读:盗墓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