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妖妃

古代言情

因为订婚当天的一幅白狐画像,他竟穿越到清朝!   甚至成了爱新觉罗弘历——未来的乾隆大帝!   只是,这个四阿哥的成王之路貌似不太顺利……   身陷山谷,他在槐树下遇到媚如白狐的她,   那像人又似妖的美,注定怀璧有罪!   理智让他远离,但心却本能亲近,   将不愿入宫的她强行带进那吃人的皇城,   奈何无力佑护,看着她不是被送往边疆,就是被阴谋利用……   权欲的渴望,他步步迷失,一颗爱上她的帝王心,是对是错?   心贪如他,既要霸业江山,也要薄命美人!只是命运……

 

推荐阅读:大清妖妃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前尘往事

    大清霸王宠妖妃(丁小乔)

    楔子

    七月十五日,被称为中元节,或者是亡灵节。是人们纪念先去的人们的一天。

    在这一天里,有人会跪在坟前,有人会小聚片刻。

    赵记伟,纤细而骨节分明的双手,轻拈夜光酒杯,杯中美酒猩红如血液,在他指间优美的手指间缓缓摇晃。

    他棱角分明的侧轮廓在灯光下更显得俊美,眼睛迷离而充满迷惑。他醉了,虽是头脑依然清醒,但是他的手脚已经不听使唤了。

    宴间羽带翩飞,觥筹交错,轻歌曼舞。对于他来说,只能看,不能参与了。

    人群中,有人偷瞄打量了他一眼,虽说他已经脱下了他的外套,只是一件白色的衬衣贴在他身上,更突显出他挺拔消瘦的身形,脸似凝玉,鼻梁挺直,一双星目顾盼之间亮若闪电,令人不敢逼视!

    长长的剑眉斜飞入鬓,雍容之中显无上威严!初见他的人常会感叹:男人俊美到这种地步,不知有多少美人会为之疯狂啊?

    此时,人群中有人高喊,“赵记伟,干杯!”

    赵记伟在人群中,遥遥一举,随后将酒一饮而尽!豪气万千!

    “好!”大家喝彩!

    宴会正达到高峰时,赵记伟忽而接了个电话。利索的起身,潇洒的给大家打了个招呼走出门。大家看他的后背,腿脚敏捷,应该不会有问题,放心让他一人离去。

    等到走出了众人的视线,赵记伟依然感觉自己的步子踉踉跄跄,腿脚不再听使唤了。

    夏夜的晚风袭来,吹得身上的衬衣猎猎作响。

    风很大,月色却格外明亮,宛如一层薄薄的水银轻铺于地上。赵记伟的心情却是格外的好。

    他轻轻地上了一辆的士。

    他的心情好极了,前面的月光就如同一幅画一样,在他感觉自己的头脑最清醒、思路最敏捷的时候,他下了的士。

    这里离他的住宅不是很远了,如果直着走,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就到了。但是赵记伟没有,他故意绕过了一片树林。

    这样到家虽然晚一点,最起码可以在路上醒醒酒或者是慢慢的散步一会。

    一地的月光,赵记伟缓缓地走着,静静的,无声无息的,宛如等待了一生一世的孤寂苍凉。

    “宝公子……”

    一个细微柔和的声音传来,轻柔却是极具刺激性的传入了赵记伟的耳朵里,似是一根无形的针,轻轻地刺穿着他的神经。

    他感觉自己顿时的清醒了。

    他感觉这个声音好熟悉啊,好似是在自己年少轻狂的岁月里一般,嘴角不由扬起一抹轻笑。

    他抬起眼眸,看了看前方,月光朦胧中好似有个眉目依旧的清雅女子仿佛正站在自己的面前——冷淡,高雅,华贵。她朝他温柔微笑,眉目如画…

    他再次的抬起了眼睛,似是又没有了。

    冰冷的空气仿佛在嘲笑他。是的,刚才难道是自己的幻觉?那个说话的女子早已不在了。

    没有她的温度,没有她的声音,没有她的凝眸,没有她的气息,仿佛她未曾来过。

    远处,月光如水。

    近处,形只影单。

    赵记伟孤寂地站着,背影中透出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流露过的凄凉落寞……犹记那个沉静如水的女子离去的背影,她转头回眸道:“红尘之中,若没有你,即使是是世间一切的荣华又如何?”

    他当时虽在微笑,却悲伤得让人潸然泪下。

    轻柔的风在夜空中静静流淌,有种穿越时空的深情缱绻,韶华流逝,物是人非,风亦感伤,人亦彷徨——

    泪眼朦胧间,仿佛看见那个宁静的女子正睁着那双清澈黑眸温和地看着自己。

    抬眉低眼、水波流转,眉间的灵气隐隐欲现。赵记伟猛然发现,自己已是泪流满面……

    今晚虽是个不祥的日子,但是夜色却是特别的美。夜色深深,幽月高悬,天际之中还高高的悬着几颗闪着微光的星星。

    那冷冷的清辉之下,远处的树林上空似乎有着隐隐雾气,在静静的夜空中淡淡的漂浮,望去如轻纱薄雾,宁静之中似是有着几分的神秘。

    白衣女子缓缓地走出了树林,看着赵记伟踉踉跄跄离去的后背,轻掩腮面。

    就在这时,一直安静地站在她背后的一个老妇身子突然动了一下,发出了响声,声音不大不小,恰好前面的白衣女子可以听到。

    “灵拂!”

    白衣女子转身,只见后面的空地之上,站着自己的邻居胡姬婆婆。她两手轻轻地放在胸前,皱起秀美,一副颇为心疼而担心的样子看着自己。

    白衣女子走了过去,轻轻地叫道,“胡姬婆婆。”

    胡姬婆婆是她的邻居,道行颇高。虽是近邻,但是两人的关系却是颇为的微妙,表面上相安无事,暗地里却是相互的提防,都怀疑对方是心机深沉、辣手无情之辈,谁也不知道对方会不会突然的痛下杀手。

    所以,两人彼此尊重,而又互相的防备。

    此时的灵拂走到了胡姬婆婆的身边。

    她抬起眼眸朝着胡姬婆婆看去,目光落在胡姬婆婆的身上,清冷如水。胡姬婆婆不禁怔了一下,往后退了一步。

    继而是灵拂无奈地收回目光。

    胡姬婆婆似是敏感的“咳”了一声。灵拂抬起了头,两人对望了一眼,此时的气氛不由得有些尴尬。胡姬婆婆再次的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看着灵拂道,“你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吗?”

    灵拂听到这里愣了一下,再次的看了一眼胡姬,面色淡淡,不说话。

    胡姬婆婆笑了,道,“你不说我也知道。”

    灵拂依旧淡淡,胡姬婆婆继续道,“我可以帮你,不过事情完成之后,你要跟着我,是永远跟着我!如何?”

    此时的灵拂向胡姬婆婆再次的看了一眼,清凉的月光下,她平日里略显苍白的脸上此刻因为说了这句话也开始的红晕起来了,在黑色深邃的双眼中,似是倒映着小小的火焰。

    一个正在聚精会神地等待着她回答的妇人……

    空气中,突然沉默了下来,没有人再说话了。灵拂慢慢的收回目光,从胡姬婆婆的身边走了过去,几步之后又停了下来,再次的转身,同样的步子,就这样来来回回的踱着。

    远处的树梢,有夜风吹过,传来枝叶的沙沙的声响。

    胡姬婆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过了身子,仰望苍穹了。

    就这般在沉默中过了许久,夜色越来越静谧了。树上一片叶子缓缓地落在了婆婆的肩头,胡姬轻轻地弹落。没有任何的直觉一般。

    灵拂只是忍不住的看了她几眼。

    又过了片刻,灵拂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眼,把两手笔直地垂落在腰间。对着胡姬婆婆的方向,继而是慢慢的跪了下去,道,“谢谢婆婆指点,灵拂在这里谢过了。”

    胡姬婆婆看了她一眼,目光一闪,淡然一笑道,“你还算是聪明的。”

    灵拂脸红了一下,月光下,眉目间有一股娇媚之色,动人心魄。而后,胡姬婆婆慢慢的扶起了她,道,“起来吧。”

    两人皆是淡淡的一笑,陡然间化作淡淡的曙光,悄无声息地隐没在树林中,片刻后就消失在黑暗中了。

    “灵拂,灵拂!”

    赵记伟大叫着,发现自己在做梦,而且做了一个长长的、奇怪的梦,这个梦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入他的梦中,他也不是第一次呼唤这个名字了。

    “宝公子……”他记得她叫他宝公子,他的眼前再次的浮现她的笑容,眉间妩媚动人、眼波盈盈如水。

    赵记伟淡然一笑,这盈盈的笑意,突然再次的在脑海中翻腾起来。夜色幽幽,凉风习习,他忽而觉着心口一痛,如海涛般翻滚起来。

    曾几何时,自己一似是听到过这句话。

    那是尘封在多少年前记忆里的时光,却在不经意间,涌上心头。

    青青溪水、幽幽山泉、盈盈笑意、柔柔轻风……

    那温柔的一笑,白色衣衫的身影,突然淹没了他,占据了他所有心灵的空隙,他竟是无法自持的抖了一下。

    究竟是什么时候见过她呢?在哪里见得?他不知道……

    “赵记伟!”

    一阵微带惊讶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把他拉回了现实,他知道自己是刚才在做梦了,期间还夹杂着他的胡思乱想。

    女友曼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她两手叉着腰,像是一个斗志昂扬的小公鸡。

    赵记伟微微地眯着眼睛看了她一眼,她有着精美的五官和玲珑的身材,如果不是见到她曾经发火的样子,似是每一个见到她的人都会被她的美色迷住,但是大家都被自己的眼睛迷惑了。

    她的面色温柔,性情却是男人的性格。

    这让小时候就缺乏温暖的赵记伟怎么样感觉不到情侣间的温存。

    他踢又踢不掉,逃又逃不开。

    他时常想,要是自己可以穿越,穿越了之后,他将永不回头,这里可真是没有什么令他留恋的了。

    此时的曼妮还在看着自己,她的左手拿着鸡毛掸子,但是右手不知道是拿的什么,却是缩在了袖子里。

    赵记伟目光一凝,深深呼吸了一口,镇定心神,看着她道,“你这样的全副武装,我又怎么了。”

    曼妮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眼中神色变幻,轻声道,“记伟,你的脸色好苍白啊,不知道你为什么总是叫着这个女人的名字?”

    赵记伟直视着她的目光,忽地微微一笑,道,“我叫女人的名字了吗?”

    “你不止是叫了一次,你还不承认?”曼妮忽而一改刚才温柔的口吻,愤怒的道。

    赵记伟只是缩在被子里不说话。

    “女人啊?谈恋爱的时候请只相信眼睛看到的,别相信耳朵听到的。 现在的男人都喜欢讲故事,讲的一个比一个精彩。但故事终究只是个故事。种下的因,必有果。谈恋爱用耳朵谈,结果往往都是很惨的。”曼妮在这里自言自语的说着。

    记伟仍然在被子里不出来。

    曼妮看到这里,笑了。笑的平淡,眼中隐约的怒气缓缓收了回去,语气平静地道,“我们之间真的需要冷静一段时间了。你好自为之吧,我走了。”

    记伟心中一阵烦闷,把头慢慢的伸出了被窝,刚才的话语他都听清楚了,只是脸上也没有表现出来。正想说些什么,忽而听到砰的一声关门的声音。

    记伟再次的躺在被窝里,心情难以言喻。

    他和曼妮自幼就认识,恋爱有几年光景了。

    可是,爱情的最大敌人是什么?不是小三,而是时间。恋爱谈的越久,分手就离你越近。同居时间越长,结婚就离你越远。

    想让爱情天长地久的方法只有两个,要么一方消失,让爱变成永恒不变的绝恋。要么是婚姻,把爱情变成相互依存的亲情,唯此而已。再无他法。

    消失很难,婚姻他也不想。

    他其实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确切的说是他要和曼妮订婚的日子,只是他不重视这件事情,再加上最近好多的事情,以及自己的一些乱七八糟的梦,把这件事情忽视了。

    自己昨晚上不仅没有提起,还嘴里喊着一个女人的名字,这大概是他的女友生气的原因,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他实在是还不想订婚。

    再确切的说是,不是不想订婚,而是不想和她订婚,至于原因,记伟也说不出为什么。

    爱其实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那种很奇妙的感觉使人奋不顾身的想要接近它,可是此时的记伟只是觉着自己很快的想逃离。

    这大概是一种不好的征兆。

    记伟正在胡思乱想的功夫,此时的电话响了。

    电话是自己的继母打来的,虽说是自己的父亲走了以后,自己的继母没有改嫁,但是也不是父亲在的时候那个样子。

    记伟和后母的关系总是很微妙的,此时的记伟即使是在被窝里,即使是很不情愿的,但是还是迅速的拿起了电话,道,“妈?”

    他的声音干脆利索、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

    后母林娜听了非常的舒服,继而温和的道,“伟啊?今天可是你大喜的日子,宾客们都到了,你要是不来,可是对不起人家了。”

    “好的。”记伟顺利的放下电话,说实话,对于他这个继母他不讨厌,也不是很喜欢。不是她对他关心,而是因为这门婚事是有她订的,所以她自是热心。

    她要是热心,记伟不可能不给面子,只能从床上慵懒的下床,虽然刚才和女友曼妮的吵架,但是并没有影响他的心情,他此时的心情依然好得很。

    记伟稍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说实话,他对于自己的长相还是非常的有信心的,不是夸自己,也不是吹。他赵记伟就是光着都比一般的人好看。

    即使是好看,当然他也不能裸着。

    等他开着车到了那个所谓的大酒店的时候,客人们几乎都到齐了,也许今天是个好日子,也许是今天有什么特殊的安排。

    这个所谓的订婚仪式竟然是在自己住的不远处的一个郊区的山庄里举行的。进了山庄的时候,记伟就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总是感觉自己的面红脖子粗的,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但是具体的是什么事情他有说不清楚。

    记伟下了车,嘴角一撇,英俊的脸上有着一丝的玩世不恭。这个动作他已经习惯了,便快步的到了山庄的门口,几个烫金的大字映入了他的眼帘,“红螺山庄”

    “哇!这个名字好特殊啊?好像是在哪里听到过的一样。”记伟站在这个山庄的门口自言自语的说着。

    他确实是听过的,因为有一本小说里写着就是红螺仙姑的事情,他此时倒是记忆犹新起来。

    他当时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还在胡思乱想,如果可以就此穿越,那可是多么两全其美的事情啊?

    既不得罪自己的继母,也不伤害曼妮的心。

    他扫视了一下山庄的门口,门口车辆停的似是停车场一般,看来今天的客人们来得不少啊。

    记伟在门口站了一会,随即决定踏进山庄。

    刚刚迈进门槛,继母林娜就手舞足蹈的走过来,牵着记伟的手道,“我的宝贝儿子终于来了,大家可以落座了。”

    记伟扫视了一眼满场的亲朋好友,对着他们点了点头,礼貌的打了个招呼。若是和自己心爱的姑娘订婚,今天他不知道会如何的高兴呢。可是此刻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只得暂时的避开他们的炽热的目光,到大厅里一个偏僻的地方躲一会。

    继母的几个员工正在帮着摆放客人们送的礼品,他们很认真、很小心,许是里面有很多名贵的物品,以至于记伟走到了面前还没有发觉。

    记伟在墙角站了一会儿,忽而一幅画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张狐狸的画像,看着上面的黄色的边缘,就知道这个画有些年头了,可以说是历史久远。

    只是上面的狐狸,即使是在众多的动物园里记伟也没有见过如此特殊的狐狸。

    浑身雪白的毛,神情温柔似水,充满灵性。

    若是在外人看了,只不过是一张普通的古代的画像而已,但是此时的记伟看来却是不同的。

    似是这幅画里的人,记伟曾经在哪里见过一般。

    记伟站在画前停顿了一会,看着那清澈冰冷的眸子,微微的笑意中似是有着一些嘲弄,他忽而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真是晕了,它很像一个人,就是昨晚的那个姑娘!”

    在记伟正在发愣的间隙里,忽而似是一阵风有意或者是无意一样,刮走了那幅画。

    在这里,似是只有这幅画对记伟是重要的,记伟出了门,紧紧地跟着。

    看着记伟恍恍惚惚地追出了门,继母在后面喊着,“记伟?记伟?”

    记伟的心已经飞了,他的心哪里在这里啊?任凭继母喊破了喉咙,记伟也是没有听见,只是随着那幅画跑了出去。

    那幅画似是懂得记伟一样,他快它便快;他慢它便慢。

    记伟站住了,对着这幅画无声地笑笑,它似是鬼魅一般,只是在记伟的面前闪了闪,继而又往那条偏僻的小路上去了。

    记伟用余光感应着周围,这里竟然还有这么幽静的地方,以前为什么没有发觉呢?

    记伟咕哝了一句,没有把这个放在心头,便继续往前走。

    小径幽幽,这条路却是意外的绵长。显然这是一个僻静而陌生的地方,本来这里是记伟极熟悉的地方,可是此时好像是没有来过一样。

    记伟在这条路上没有走多远,周围就再也见不到房子了,即使是行人也不见了。道路两旁是树木花草,晨风袭来,在霞光的照应下,树影婆娑,看上去像是妖魔乱舞一般,透漏着一丝的诡异。

    若是在平时里,记伟看到了这个地方,肯定会转身离去的,但是今天他没有。那幅画对于他太重要了。

    画继续被刮着往前走,走了好一会儿,却没有像在外面看到一样有什么岔路口,看来这是一条通往某个山洞或者是去处的唯一的通道。

    看着小径弯弯曲曲,记伟走了几步,便停了下来。前面有个土冢,是不知道名的土冢,他其实此时已经不知不觉的进了一个山洞。那幅画此时就在土冢上面,似是一个墓碑一般,那么的和谐。

    赵记伟继续向前,他走的很慢很慢,一共走了五步,周围一切如常。

    随着淡淡的朝霞,突然传来似是咔嚓一声,好像什么响了一样。天空瞬间的沉了下去。

    还没有等着记伟反应过来,面前竟然呈现奇异的逼人的金色的光芒,但在那片金黄色的背后,似是还夹杂着一丝诡异而神秘的红色。

    记伟没有任何的思索,只是径自的走进光环里,忽而身上的光环发出一低声鸣叫,即刻沉默了下来,几乎在同时,他感觉自己的身子一直往下沉,顿时飘了出去。

    推荐阅读:大清妖妃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