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请克制

都市言情

传闻他是最年轻的权势通天的大人物,不近女色,连一点绯闻都没有。 只有苏凡才知道,传闻真的只是传闻,禁欲系大叔简直是要了她的小命。 人前对她颐指气使,私下把她生吞活剥,连求饶的机会都不给她。 大叔啊大叔,为什么要和她这么一个小女子过不去呢?不是说好的禁欲系吗?

 

推荐阅读:大叔请克制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深夜送上门

    她有些局促不安。

    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让她的身段在这群粗犷的汉子中,越发显得玲珑有致。

    小腿浑圆,脚上粉色的细高跟鞋子,衬得腿部越发的修长。

    她见别人端起酒杯,也跟着端了起来,但脑子里面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他的目光很冷冽,但看向她的时候,带着耐人寻味的感觉。

    有男同事在旁边开玩笑,“我们小苏是越来越漂亮了,可是我们那里的一枝花。”

    她的脸颊不由的就红了,抬头去看主桌上的他,发现他也在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唇角挂着一丝浅笑。

    酒桌上的人好像发现他看她的眼神不对劲,更加有节制的起哄。

    他毕竟不是一般人,他们得罪不起,只能擦着桌面球的拿她开玩笑,博取他的欢心。

    但显然,他很受用,一晚上笑的次数比较多。

    这不是苏凡第一次见到霍漱清,这个月,她已经和这位年轻的公司总裁见了两次。

    前两次,她被自己家领导点名去陪客户吃饭,上班快一年了,像这种事情,领导到一般会让公司第一美人姜姗姗去,可这两次,是她苏凡。

    既然是领导的命令,她也不敢拒绝,便跟着去了,而这仅有的两次,她都见到了霍漱清。

    此时,走在去往霍漱清家的路上,寒风吹得她只打哆嗦。和他见面的记忆便在她的脑子里回放着。

    她记得他说话很风趣,而且很有涵养,不像饭桌上其他的人。每次,她都是坐在他对面的位置,正好是服务员上菜的那个地方。

    距离太远,再加上他是领导的主客,苏凡也不敢盯着他看。

    今晚,领导打电话让她去霍漱清家里帮忙,她还没来得及问清楚,领导就挂了电话,只叮嘱她要听霍漱清的吩咐。

    也许,是霍家里招待什么客人需要人手吧!她记得有一次霍漱清还夸她照顾饭局比服务员还好。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吧!

    站在他家的门口,苏凡深深呼出一口气,抬手敲门。

    门开了,她刚准备开口说话,就发现开门的人已经折回了屋里,她便赶紧走进了他的家。

    他的背影,好像是走进了客厅。苏凡刚一进屋就看见玄关地上乱摆着的一双男式皮鞋,她便将鞋摆好,随便找了双拖鞋穿好,小心地走进客厅。

    咦,怎么他家里好像没有聚会的样子?安静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苏凡满心疑惑站在玄关和客厅相接处的那个绿植旁边,发现他坐在沙发上。

    “霍总,领导让我过来给您帮忙,不知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请您吩咐。”她慢慢走到沙发边,礼貌地说。

    说话间,她还是抑制不住内心深深的困惑,小心地向周围看,直到此时,她还是以为领导派她是来霍漱清家里做家务的。

    霍漱清看着她,眼睛微眯着,心中诧异,怎么这个苏凡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难道她不知道她是来干嘛的?

    她回了个礼节性的笑容,两只手交叉在背后,不安地握在一起。

    半小时前,他刚从外面吃完饭回来,就接老黄的电话,说他们公司的小苏很仰慕他的风采,想来他家当面向他请教一些问题。

    至于言外之意,霍漱清已经很清楚了。

    当时他喝多了,听到黄任贵说到苏凡的名字,眼前立刻浮现出那双看向他有点软软的不安却还是强装镇定的大眼睛,脑子好像脱线了一样竟然答应了黄任贵。

    他向来是个洁身自好的人,从来都没有绯闻,即便是出去应酬,也从不沾女人,可今晚不知道怎么回事竟会做出这样荒唐的决定。

    也许是实在太寂寞了吧!

    他知道这个老黄为什么突然和他走动,不过是因为听到他手里有一个大单子。

    的一个战友,和他一直有来往,正是那个人从中牵线认识的。

    像他这样的身份,在商场上的份量可想而知。而黄派苏凡来的目的,也再清楚不过了。

    “麻烦你给我倒杯水他看出了她的局促,便说。

    见他的视线扫过茶几上放着的一个白色瓷杯,苏凡赶紧将自己的背包放在沙发边的地上,端起杯子,很快就看见了电视柜边上摆着的饮水机。

    “您喝水!温的。”她将杯子放在茶几上,恭敬地站在他的身侧。

    距离近了,她便闻见了他身上的酒气。

    “你坐。”他说着,便喝了几口水。

    待苏凡坐在他身旁约五十公分的位置,他放下杯子,也不看她。

    苏凡静静坐着,一言不发。

    “你大晚上的,到我家里来帮什么忙,你领导没跟你交代吗?”他突然放下杯子,问道。

    苏凡愣住了,忙说:“他让我听您的安排。”

    话音刚落,她就听到他若有似无的笑声,越发的不解了。

    “你多大了?”他问。

    “二十四!”

    “有男朋友?”

    “还没有!”

    她很诚实,他老早就知道了,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和她握了下手,她的脸就有点泛红了。他一眼就看穿了她,她是个很单纯的人。

    或许,他不该和她这样的女孩子进行下面的玩笑,可是……

    “霍总……”当他的手覆上她的脸颊时,她突然惊叫了一声。

    他却淡淡笑了,上半身慢慢欺近她。

    到底怎么回事?他,他,他怎么了?

    “霍,霍总,您,您……”她盯着他,只觉得脸颊上火辣辣的烫。

    他却没有回答她,只是那么定定地盯着她。

    今晚的酒局很重要,尽管他控制了,可还是有点喝多了。他的酒量是好的,可今晚怎么搞的?现在感觉有点晕乎乎的。

    见他一动不动的,苏凡突然问了句“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霍漱清一下子愣住了,可是,他丝毫没有表现出来这种惊讶,多年在商场的浸淫,让他已经完全做到了喜怒不形于色。

    自从四年前来到H省工作,他就一直是一个人在这异乡生活,哪怕真的是哪里不舒服,也没人会过问。可是今晚,这个小丫头……

    霍漱清注视着她局促又担忧的那双大眼睛,越来越想捉弄她了。

    他轻轻摇摇头,可苏凡觉得他就有点不对劲,不禁担心起来。

    “您哪里不舒服?我送您去医院吧。”她忙说。

    他轻轻握着她那颤抖的手,含笑问道:“你们领导让你来帮什么忙,你应该知道的吧?”

    她的身体,突然哆嗦了一下,那只被他握着的手,似乎总有什么隐隐的力量传过来一样。

    “他,他说让我听您的安排。”她看向两人的手,忙使劲将自己的手往回抽,却发现被他握的更紧。

    或许是因为太过紧张,她的脸颊变得越来越红,全身冒出细密的小汗珠,条件反射之下,她微微张开了嘴巴。

    当那张小嘴在他眼中微微张开的时候,霍漱清的大脑猛地轰了一下,一股热血似乎窜了进去。

    距离太近,彼此呼吸出来的热气毫无遗漏地扑在对方的脸上,空气变得越发的暧昧起来。

    就这么一次,霍漱清,一次没关系,你可以补偿她的。

    他的脑子里一片混乱,甚至开始出现了幻觉,看见她在引诱他。

    那对红润饱满的嘴唇,如成熟的樱桃一般,正在等待着他去采摘,他突然好想尝一尝她的味道。

    就在苏凡的惊愕之中,她的后脑勺突然多了一只手,而眼前的人,五官正在她的眼中逐渐放大。

    他,他怎么了?难道要倒下去了?

    就在他的鼻尖快要碰到她的时候,他突然停止了向她靠近的动作。

    该死,霍漱清,你这是在干什么?你疯了吗?她那么一副无辜的样子,你要是现在强要了她,跟禽兽有什么区别?

    男欢女爱,虽是欲的发泄,可是也得两厢情愿才行啊!

    他的动作,被脑子里的这个声音给制止了。就在他慢慢松开手的时候,似乎又听见了另一个声音。

    霍漱清,这个年头,早就没有单纯的女孩子了,她大晚上的来到你家里,就真的不知道要和你做什么吗?

    你现在就算和她做了,也是她自己送上门的。

    “你有什么想要的吗?说出来,我可以给你。”他忽然问。

    是啊,只要她提出要求了,那么接下来的事就变成了一场交易,他就不用背负心理负担了。

    “我?我,没什么想要的。”她不明白他怎么问这样的问题。

    事实上,她想要的很多,可那些,不该是她跟他这样一个有权势的男人要的。而且,她不喜欢拿别人的东西。

    那双大眼睛在他的眼前一闪,霍漱清蓦地松开了手。

    “回去吧!我要休息了。”他松开她,转过身端起水杯子又喝了一口水,道。

    苏凡不懂他怎么这样奇怪,难道真的是病的很重?可是,他又让她走……

    他是领导,他让她走,她就走吧!免得惹他生气。

    “小丫头,以后,多长个心眼!”他的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苏凡猛地停住脚步。

    在她回头的那刻,他竟然从沙发那里站起来,一步步走向她:“你走吧,我还要反锁门。”

    她立刻转身走向大门。

    然而,就在她回身拉门的时候,看见他踉跄了一下,扶着墙的手虚晃了滑下去。

    苏凡怎么都想不通自己又返回来进了他的家门,霍漱清更加想不通,可是酒精刺激着他的大脑,已经没有多少脑细胞可以思考这个问题了,更加没有能力来控制自己的身体行动。

    这到底是怎么了?

    苏凡来不及多想,用尽力气扶起他。

    她几乎是半背着他找到了他的卧室,把他扔在床上的。

    他个子那么高,力气又大,跌到床上的时候,把她也拽了下去,直接将气喘吁吁的她压在自己的身下。

    推荐阅读:大叔请克制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