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入古代的墩子皇后

古代言情

 

一朝穿越,她变成古代胖妞,追美男,被遗弃,更成为京城最大笑柄,

苏清涵誓要逆袭,她冷看一个个美男成为裙下之臣,后来她成为史上最胖的皇后,

她成为后宫第一人!

 

 

推荐阅读:跌入古代的墩子皇后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我要玩转古代

    “懒婆娘,快点起床,今天又不去上课了?大姐,这都七点五十了。”我迷迷糊糊的听到沈凤兰用她那高分贝的声音在十几平米的狭小空间里囔囔。

    “妈妈的,不去了。”最近上网玩QQ游戏玩疯了,小姐我苏清涵哪有心情去上课,况且还是个怪老头的审计学。本来课无聊也就算了,偏偏要用极其枯燥的方式上,这就是他的不对了。

    我这人,向来个性惯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人能阻止,难怪军人出身的老爸给我的评价只有那么四个字:自由散漫。哈哈~话虽这么说,可是我人缘还是不错的,沈凤兰、刘美丽就是我忠实的死党之一。

    沈凤兰,一个标准的女性书呆子,成绩很不错,文静的很。其实这世道就这样,当着你面说你文静吧,八成反面在骂你够内向,估计就差猜疑你是不是自闭。

    刘美丽,一个超级自恋狂,喜欢臭美,爱打扮,人生就以一心追求高品质男生为目标的女人代表人物。不过可别小看她,跟人套近乎的手段——那可是一流啊。

    恩。。九点二十,看来马上要下课了,我站在寝室窗户旁,大把大把的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哎,今天天气不错嘛,是个逛街的好日子。我快速的装扮完毕,十点准时来到教室门口,把沈凤兰、刘美丽成功的拉走了,嘿嘿。。传说中的“三人帮”要出动了。星期二街上的人不是很多,估计此刻都在办公室低头苦干吧,哪有闲情来街上闲窜呢。于是,我们三人跑到街上左兜兜右逛逛,其实,非周末来逛街,虽说衣服并不打折,可也有这么一点好:人少,落得个清静。

    忽然,有个人影往我们眼前闪了一下,砰铛,听到一阵东西落地的声音,刘美丽的包被人划开了,钥匙,梳子,镜子洋洋洒洒的落了一地。“呀,不好,我皮夹不见了。”刘美丽大叫。不是我说这女人反应慢,人家想必也在她身后跟着有那么一段时间了,居然没半点反应。看来这女人只有遇到帅哥时,体内的荷尔蒙才开始发作。无语啊。。我吐了下舌头。

    幸好,这小偷只是个小男孩,跑了老半天还没跑出这条街。于是,我们三个火速的追了上去,就这么在街上上演了一幕女英雄抓小偷,唯一可惜的是既不拿酬劳又不是警察义演。这小男孩倒是不象一般小偷,带着我们转了三条黑漆漆的小巷子了,周围连个人影也没有,现在又拐进一条奇怪的路,转身不见踪影了。我的妈,我们现在才意识到迷路了,天知道这是在哪。这时,我和沈凤兰恶狠狠的瞪了刘美丽一眼,这都怨她,反正没多少钱,丢个小皮夹也就自认倒霉了,偏要紧追不舍。现在好了,人生地不熟,又不认识地保,遇到了坏人就死定了。唉,被逼无奈,我们三个女人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勇往直前,只是这路怎么这么长,连个弯都没有,周围更是黑乎乎的,连个人影都看不到,这真是应了那句话:看见了人怕,看不见人就更怕。

    忽然,刘美丽抓紧了我,往前面指了指,顺着她手的方向,我看到有点点微弱的亮光一闪一闪,于是,我们彼此看了看,仿佛看到希望似的加紧走了过去,可是,越往前走光变得越来越亮,就这样走了大概一个小时,但是依然没发现什么出口。只见亮光渐渐变了颜色,天边划过一阵红霞,我只觉得眼见一阵白光穿过,刺得我睁不开眼睛。。。

    “这位姑娘怎么回事,大白天躺在路中间,让马车怎么走啊。。。”

    “哎哟,这是哪家姑娘啊,莫不是要咽气了?”

    “想必是没脸面见人了,这才自寻短见,哼。。。”

    要死的,这是什么鬼声音,吵死了,小姐我正在做美梦呢,猜也不用猜,肯定又是刘美丽那死婆娘在看什么古装滥情剧,厄。。咦,不对啊,学校不是规定中午十二点才有电视吗?莫非今天就到周末了?我后脑勺一阵疼痛袭来。

    “美艳,你别吓娘啊,美艳,你倒是怎么了,你可千万别让娘白发人送黑发人啊,你快醒醒呐”迷迷糊糊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接着我就被一阵猛烈的摇晃摇醒了。哇,这是哪个变态的力气这么大,早上没事往姑奶奶我床上跑。我决定睁眼看看这个元凶是谁。

    “小姐,你别吓唬香儿,小姐,你快醒醒,跟香儿说话啊”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奇怪的望着身旁围着的一群人,尤其是眼前这位老夫人,抓着我嚎哭不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在给我哭丧呢。

    天,这什么鬼打扮,又不是晚会彩排,干吗都穿成这样?深吸了一口气,我决定找个认识的人问问。可是,晕啊,看来是找不到熟悉的面孔了,我低下头,冲着死死抓着我的这位老女人说:“恩,这位阿姨,您先别哭,我问您个问题成吗?”唉,有什么办法,环视一周,就算这老女人看起来比较和蔼一些。但,妈妈的,用得着一副见鬼了的样子瞪着我吗

    “美艳,你,你没事吧,这是怎么了,你是不是哪不舒服,跟娘说啊,千万别强忍着。。。”说完又极其悲壮的哭了起来。这什么跟什么,事到如今,我算是理解了那句成语,所谓对牛弹琴大概也不过如此。禁不住翻了个白眼,顿时眼前一黑,又失去知觉了。

    当我再次清醒时,发现自己睡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这床可真够豪华的。晕,21世纪还有人挂床幔?不可思议,我忍不住发出啧啧的声音。“啊,小姐,您终于醒了,都怪香儿不好,没有好生照顾您,呜。。呜。。您可吓死香儿了,夫人哭了一宿呢,老爷少爷昨天也来看了好几次。。。。”一个女孩在床边一个劲的嘀咕着。

    这个小女孩在说什么啊,我困惑的盯着香儿,这才发现不对劲,恩,怎么对这个女孩一点印象也没有,难道?难道是这一届新生,也不至于这么年轻吧,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估计肯定是少年天才的那一种,跳级跳多了吧。

    噢,还有这个房间?天,怎么这么像古装剧里的装饰,气质典雅的壁画,古色古香的书柜,乃至桌凳都隐约透露着书香气息,让我大开眼界,真气派啊,不对,应该说精致,哇。。我站起来走到桌子旁坐下,摸摸那倒水的茶壶,红木制造的,上面细细的刻着些许漂亮的花纹,仔细看,居然是一幅顽童戏水图,看来也是个价值连城的古董,我忍不住发出一连串的赞叹。

    晕,那是什么眼神,这才发现香儿惊讶的观察了我好一阵子:“小姐,您不会脑袋摔坏了吧?还是,失去记忆了?小姐,您,您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香儿啊,陪伴您8年的香儿啊,您还记得小时候您经常带我去摘西院里的石榴么,然后我们躲在花园后边吃,后来被发现,奶娘要惩罚我,每次都是您帮我求情。。。。”

    这,什么情况啊,有没有哪位好心人发发慈悲告诉我啊。“香儿?香儿,这是什么鬼朝代,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我可能是有些脑震荡了,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啊。”我双手抱着头拼命的晃着。

    “小姐,都怪我,是我没有阻止您,害您被马车撞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我不好,这里是楚炽国京城,现在是开元五十六年,正是太平盛世。小姐您是钱家的大小姐,您还有一位兄长。。。”香儿一脸自责的模样。

    我大致明白了:在这京城有两户人家最富有,人称:“京城二富”。分别是宋、钱。我的名字叫钱美艳,听起来怎么跟钱没眼一样,真够恶俗。现任爹钱斯宝,哇。。这名字取得好啊,钱是宝。他名下掌有六家绸缎庄,八家酒楼,四间典当铺子,在东郊西郊各置有五处房产。不错嘛,也对得起小姐我,据说我娘元配夫人除了我以外还有位儿子,是我亲兄长钱若离,风度翩翩,哈哈,看香儿那色相就知道肯定是个大帅哥,能文能武,在朝廷任职,说是什么三品将军,我也搞不清楚。除此以外,还有位二娘,柳凤泪,钱斯宝在妓院鬼混时认识的,后来娶来做小妾,生有一女,也就是我同父异母妹妹钱美娇。

    MyGod!上帝啊,我平时待你也不薄,怎么跟我玩起穿越游戏来。还是来到这么个落后的破朝代。话虽这么说,不过呢,既然我还算是个有钱人家小姐的话,嘿嘿,一个计划立马涌上我心头:我—要—玩—转—古—代。

    “香儿,我是怎么晕过去的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说来我听听。”虽然我是搞不清楚况,但是,白痴也知道有句话叫做知己知彼,我总得弄清楚是怎么晕的吧,说不定是惨遭小人陷害,好歹也要敌友分明,这才是我苏清涵的风格。

    推荐阅读:跌入古代的墩子皇后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