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混混

黑道兵王

夜。斑驳。老街。萧索身影。两把唐刀。一个把江湖搅得乌烟瘴气的疯子……

推荐阅读:都市小混混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痞子回来了
     华夏。
     赵氏连城璧,由来天下传。
     在离京城不足五百公里的武云市,除去引以为傲的三千年璀璨历史,还有长期占据全国榜首的PM2。5,就没有什么值得全国其他百姓可以熟知的信息了。
     市中心有条狭长的老街,和附近高耸入云的的建筑群相比,这条老街像是站在青春气息浓郁年轻人中苟延残喘的鳏寡老者,既碍眼,又显得有那么点不合群。
     老街名叫桃园街,建于上世纪50年代初期,是建国后本市较早的住宅区,全街都是低矮的平房,每家每户都带有一个小小的院落,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可谓是奢华至极。
     在老街最南边,是精明的市民利用便利盖起的门面房,租赁出去可以增加些收入,每间商铺都不大,只有十几平方,顶多可以做些衣帽和小吃店的生意。
     九月底,秋老虎还未离去,燥热难耐。
     有间小卖部挤在繁华热闹的门市中间,颇为扎眼,老板坐在门口的矮凳上,嘴里叼着根几块钱一包的红云,并未点燃,眼睛直勾勾望着穿梭在马路中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孩,一眨不眨。
     老板名叫赵凤声,桃园街里土生土长的80后,由于声和生发音上没有本质区别,老一辈的人都称呼他生子,小点的人则喊他生哥,除去公安局户籍科和火车站售票处会关注两字有何不同,几乎没人在意他名字里是哪个声。
     赵凤声是个痞子,很地道的痞子,街里上岁数的老人几乎都见过他干过架,在派出所吃饭次数比在家都多,所幸人品还不错,没有过欺男霸女的恶迹,算是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砍人的狠角色。
     老街对面,以前是同样破旧的国棉一厂,但是前几年摇身一变,成为混凝土精心浇筑的明珠花园,即便是在拥有450平方公里的武云市,也能算得上是高档社区。
     里面大部分是回迁户和身家超百万的小康人群,还有不少只豢养在笼中的金丝雀。一到夜晚,各式各样的豪车都会停驻在小区前,接走里面的莺莺燕燕,百花齐放,炫异争奇,为附近增添了不少旖旎色彩。
     随着高跟鞋踩在地面上清脆声响,一位扭着婀娜身姿的女郎走出明珠花园大门。
     漆黑如墨的波浪长发,白色衬衫,将美妙臀部包裹极严的短裙,再配上将脸庞遮盖大半的Gucci墨镜,使得女郎全身上下,都散发着能让男性荷尔蒙激素快速分泌的妖艳味道。
     可能是察觉到街对面男子的贪婪目光,女郎抬了抬头,二十多年的阅人经历,让她迅速分辨出对方是否能成为自己的座上宾。
     蓬乱的长发和胡子拉渣脸庞,判断不出真实年龄,杂牌T恤衫,B版的驴牌人字拖,全身上下加起来恐怕都不超过一百块钱。除了露在外面古铜色的修长四肢有些看头,其余的直接被女郎忽略掉。
     脸?
     在她二十五岁以后,就没有仔细端详过男人的脸。
     女郎迅速收回视线,望向街边等待自己许久的那辆奔驰E级豪华轿车,女郎露出妩媚一笑,包裹在黑色丝袜下的浑圆长腿,也不由得加快几分摇曳步伐。
     赵凤声翘起了二郎腿,继续欣赏着这幅美人献身前奏图。
     就在此时,一辆墨绿色的大块头越野车气势汹汹从西边驶来,夹杂着几分凶悍气焰,随着刺痛耳膜的刹车声响起,越野车收起横冲直撞的姿态,车身一顿,停在了小卖部前。
     驾驶室下来一位足有1米85的壮硕男子,类似于光头的短发,双臂都刻满狰狞刺青,脖子上挂着比栓狗链都要粗上几分的大金链子,再加上鼻孔向天的走路姿势,都彰显着他是位让普通市民惧怕的社会大哥。
     壮硕男子虽然是朝着赵凤声走去,但一步三回头,朝女郎露出毫不掩饰出垂涎神色,拇指和食指放在口中,吹了声嘹亮的流氓哨。
     女郎愕然抬头,打量了下壮硕男子的霸道越野车和身上不菲的佩饰,送去莞尔一笑,拨弄了下波浪长发,露出了晶莹剔透的钻石耳钉。
     壮硕男子回应一个提臀的动作,狂野而且下流,走到赵凤声身边,朝矮凳上一屁股坐下,抢过他手里不到四毛钱一根的红云香烟,拿出一根放在嘴中,兴致勃勃问道:“挺够劲,什么来路?”
     赵凤声将打火机点燃,递到壮硕男子身前,一本正经答道:“A座13楼东户,没见过她有老公,晚出晚归,应该没有正式工作。看皮肤不到30岁,身高1米68左右,胸围目测是34C,体重应该在105斤。接送她的男人不止一个,但每一辆车都不在40万以下,按照你的中东版霸道来看,应该机会挺大,当然,前提是需要砸个5万10万。”
     这就是两个兄弟之间离别三年后的第一次对话。
     壮硕男子是赵凤声光屁股长大的发小,和大多数80年代出生的人一样,名字中带有刚强明亮的主旋律,名叫靳军刚,多数人称呼他为大刚,也有人喊他刚子。为人跋扈张扬,养了不少小弟,在本市的道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听完赵凤声精致入微的分析后,大刚点燃香烟,深深吸了一口,看到奔驰车里脑袋已经秃顶的老男人亲了下女郎脸蛋,邪恶一笑,转而轻叹道:“有点贵。”
     赵凤声不理会他的人生感悟,眯起眼,望见了霸道车副驾驶上略带稚嫩的脸庞,皱眉道:“你车上的小姑娘不到二十吧?”
     大刚摸了摸扎手的寸头,特意显摆道:“师范大学的学生,大二。”
     赵凤声骂骂咧咧道:“真他娘的畜生。”
     大刚满不在乎道:“家里没钱,也只能找个男人养着,我还算是个有情有义的好人,帮她交学费,还每个月给她3000,时不时给她买些衣服,这还不行?换成那些心如蛇蝎的家伙们,没准还让她出去卖,落在我手里,算不错了。”
     赵凤声显然对他的说辞不太同意,但也不知该如何反驳,看着霸道车副驾驶的女孩专心致志玩着手里新出的苹果手机,摇了摇头。
     “看看赵老板铺子里都有啥金贵东西。”大刚起身,走进了小卖部中。
     街上走来了三个青年,烫着奇形怪状的头发,胳膊上纹着各种图案,走路一晃三摇,从上到下都透着一股嚣张,看起来就像是不良份子。
     社会构建了不同层次的人群,也衍生出一种畸形行业――收保护费。
     三个年轻人就是刚刚踏入这个行业的雏鸟。
     每经过一户商铺,里面的老板都会走出来,笑意然然递出他们两张鲜红的人民币。这样恭谦的姿态显然让三位年轻人极为受用,不忘拍着老板的肩头回了几句场面话,像是领导正在对下属进行褒奖。
     没过多久,三人趾高气昂走到小卖部前面,领头的红毛青年稍微打量了下毫不起眼的赵凤声,仰着脑袋问道:“你是老板?”
     赵凤声扣了扣脚底板的泥,烟卷斜叼在嘴角,茫然答道:“昂。”
     红毛青年蹲下身,梗着脖子道:“交费了吗?”
     赵凤声挠了挠头:“是交工商管理费还是卫生费?”
     红毛青年瞧着他的傻模样,瞪起眼:“废话呢是不!”
     赵凤声一脸好奇,问道:“那是啥费?”
     红毛青年急了,眼前的抠脚大叔也太不上道了,真以为自个不会打人呢?于是露出凶相,大声喊道:“信不信抽你个王八蛋!”
     赵凤声诚惶诚恐缩了缩脖子,赶忙翻了翻格子裤衩旁边的兜,好不容易找到一张皱皱巴巴10块的纸币,递给红毛,堆起诚恳的笑脸:“不好意思,就这么多了。”
     红毛青年一巴掌将纸币打掉,愤恨道:“你他妈打发叫花子呢?一个月200!”
     赵凤声拍了拍裤衩两旁干瘪的兜,一脸委屈道:“刚开张,真的就这么多了。”
     红毛青年彻底怒了,指着赵凤声鼻子叫骂道:“再扯淡,老子把你摊子砸了!”
     赵凤声就差脱光了以证清白,一脸无辜:“真没了。”
     红毛急了,顺手抄起根木棍就向小卖部里冲去。
     可还没等他走上水泥砌成的台阶,里面伸出一条粗如房梁大腿,大脚丫子狠狠印在布满痘痕脸上!
     咣!
     “卧槽,谁尼玛敢踹老子!”这一脚劲道十足,红毛青年足足飞出了有3米远,趴在地上鼻血长流,刚想爬起来准备指挥手下打人,就瞧见了那个壮硕身躯。
     “你个几把玩意的是谁老子?!”
     大刚的嗓音也如同身材一样彪悍,呵斥起来震耳欲聋。
     “刚……刚哥。”红发青年瞬间变得唯唯诺诺,显然认出了对方是道上声名远扬的大哥,把木棍赶忙扔在一旁,站在那里像个被老师从网吧抓到的三好学生。没办法,大刚在桃园街是名头响亮的大哥级人物,哪怕自己老大来了也得给人家低头认怂,而自己这种不入流的小混混,更加不是一个层次的人物。
     大刚脸色不善上前几步,一把揪住红毛青年的头发,爆喝道:“你们跟谁的?!”
     红毛青年不敢擦拭流到嘴边的血渍,战战兢兢答道:“跟…跟世杰哥的。”
     “世杰?”大刚泛起轻蔑神色,“回去跟他说,就说我大刚放出的话,再敢来这间小卖部收钱,老子踢爆他的蛋子儿!听到没!”
     红毛青年哆哆嗦嗦:“知……知道了,刚哥。”
     “妈的,连生哥的保护费都敢收,真是活腻歪了!”大刚又是一脚,将红毛踢到梧桐树下,瘦小的身躯和树干来了个亲密接触,震落了几片手掌大小的树叶。
     “生哥?”
     三个不到二十的小混混,望了望矮凳上的男子,充满诧异与茫然。他们已经跟着老大混了段日子,不是那种只动手不动脑子的愣头青,隐约间从大刚嘴里听出了一丝信息,好像这个坐在凳子上邋里邋遢的男人,也是和大刚同一级数的老混子?
     这也怪不得他们,毕竟出道的时间摆在那,没听过对方名号也实属正常。赵凤声,绰号“赵疯子”或者“生子”,十年前仅凭两把唐刀就砍翻一厂七少的猛人,对于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来说,太过遥远。
     三人见到大刚不再追究,向着赵凤声点头哈腰道歉后,灰头土脸跑了出去。
     大刚坐回矮凳上,愤懑道:“这帮兔崽子一茬不如一茬,又不能打,还他妈穷横,比起咱们那一伐可差远了。”
     赵凤声继续搓着脚底板,无所谓道:“混口饭吃的孩子而已,你这两脚下去,别把人家饭碗砸了。”
     大刚纳闷道:“呦呵,三年不见,赵疯子变成大善人了?别人说这话或许我还信上几分,你在我面前还装什么构建和谐社会的老好人,明明是吃肉的家伙,难道放进动物园关了几年,改吃素了?”
     像是觉得以前的行径有些荒唐,赵凤声讪讪一笑。
     大刚拿出从小卖部里顺来的苏烟,拆开后放到嘴中点燃两根,分给旁边的赵凤声一根。
     有点嫌弃的赵凤声后撤身子,撇了撇嘴:“没病吧?”
     大刚指了指裆下:“鸟有病,嘴没病。”
     赵凤声踌躇片刻,还是将烟接了过来。
     大刚深吸一大口,吐出浓郁的烟雾,沉声问道:“生子,这三年,你去哪了?”
     当年悄无声息离开武云市的赵凤声默不作声,只是抽烟。
     大刚紧盯着赵凤声侧脸,觉得有些陌生,这张他看了差不多近三十年的脸庞,比起以前的阴柔暴戾,多了几分男人的厚重沧桑。这种味道,是经过岁月沉淀后累积形成,学不来,也装不像。
     大刚恍惚一下,认真问道:“到底去哪了?不能跟哥说说?”
     赵凤声弹了下烟灰:“真想知道?”
     大刚嗯了一声,期待着他给出最终答案。
     赵凤声似乎用了不少力气,才从口中轻轻跳出三个字:“巴格达。”

    推荐阅读:都市小混混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