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战龙

都市热血

 

枪林弹雨中归来,赵东成为了高档小区的夜班保安。他原本只想过平凡的生活,奈何那一晚送宿醉的女业主回家,平凡的生活再起波澜…… 既然不能随波逐流,那就只能覆海移山,潜龙升天!

 

推荐阅读:都市之最强战龙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女神的床

    床上一片凌乱,正中的一朵红梅却格外妖艳。

    “别哭了!”

    赵东被她哭的有些心烦,送宿醉晚归的女业主回家,结果被对方强推,这他妈叫什么事!

    苏菲似乎也接受了这个事实,哭声渐渐止住,“你凶什么凶?”

    赵东叹了一口气,“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苏菲擦了擦眼泪,“你负责?你拿什么负责?”

    那双本该清澈的双眸,此时闪烁着让人畏惧的寒光。

    她保存了二十多年的贞洁,竟然在订婚的前夜被一个小区的保安给拿走了。

    想死的心都有,可是死又能解决什么问题?

    赵东认真道:“你能想到的任何方式!”

    苏菲嘲讽的回他,“任何方式?我是苏氏集团的总裁,你每个月的工资加奖金,就算不吃不喝,连我的一支口红都买不起!”

    她想想就觉着荒唐。

    “你负责?”

    “你想怎么负责?”

    “你能怎么负责?”

    她原本只是有些霸道,却不是一个刻薄的女人。

    不过看见赵东,让她想起了昨晚的疯狂。

    自己就像是大海中的一叶扁舟,被无情的巨浪一阵一阵疯狂拍打。

    后悔,绝望,甚至感觉到屈辱!

    赵东被她问的一愣,随后也自嘲一笑。

    也难怪,自己只是小区物业的一名夜班保安。

    如果不是因为昨夜的荒唐,根本就不会跟眼前这个女人发生任何交集。

    恐怕在她的眼里,自己跟路边的阿猫阿狗也没什么区别吧?

    苏菲根本就不等赵东的回答。

    捡起床上的衬衫穿了起来,系到第三颗纽扣的时候,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隔着衣服传来,仿佛在提醒着她昨夜的疯狂。

    她一边说话,一边下床,“从我家里滚出去,如果昨天的事被任何人知道,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因为疼痛,连脚步有些摇摇晃晃。

    赵东先一步穿好衣服,正想伸手去扶,结果被她狠狠甩开。

    苏菲瞪了一眼,“滚开,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赵东心里有些不痛快,抓着外套转身就走。

    苏菲愣了片刻,忽然喝道:“你去哪?”

    赵东有些自嘲的说,“上班!我可不像你,千金大小姐,即使不用工作也可以活的很好!”

    苏菲无理取闹的命令道:“不许走!”

    见赵东不搭理自己,她从床头柜抓过一件东西就扔了出去。

    “王八蛋,我让你站住!”

    赵东被内衣砸中,心里一阵窝火。

    可当他看到苏菲脖颈上的牙印和吻痕,刚才想说的话又全都憋了回去。

    “我刚才的话依然有效,如果你想好了让我怎么负责,可以随时来找我。”

    苏菲短暂的错愕,随后又被一抹冷笑所取代,“你巴不得我让你负责吧?”

    赵东懒得解释,“随你怎么想。”

    苏菲漂亮不假,有钱也不假,可他也不是那种为了五斗米折腰的窝囊废。

    门“砰”的关上。

    苏菲摇摇晃晃来到镜子前,身上红痕遍布,充斥着一股怪异的味道,腿上的丝袜还没来得及脱下,就已经被撕烂。

    她忽然有些后悔,刚才不应该那么轻易的放过他。

    这个王八蛋在自己的身上肆虐了一整晚,就这么放过他,那岂不是便宜他了?

    没门!

    ……

    赵东刚回到保安室,就听见有人叱问,“赵东,昨天晚班你去哪了?”

    说话的胖子是帝苑的保安队长,姓孙,一直以来就看他不顺眼。

    赵东也不想被孙胖子抓到把柄,可是该怎么解释?

    说自己秉着“业主至上”的服务精神,跟五栋业主滚了一晚上大床?

    这话就算他敢说,也没人敢信啊!

    “怎么?没话说了?”

    赵东懒得解释,就算解释也没用。

    孙胖子冷笑连连,“旷工一次,奖金没有了,另外扣你两百工资,再有下次开除处理,其他人引以为戒!”

    说着话,一辆白色保时捷开进小区。

    一众保安魂不守舍,孙胖子的魂也飞了过去。

    帝苑是有名的富人区,而且绝大部分都是女业主。

    真来这里当保安的,也没谁为了那点死工资,全都指望着爬上贵妇床,从此少奋斗个二十年。

    就比如车里这位,九栋业主孟娇,有钱,长得漂亮,而且还是单身。

    孙胖子上前讨好,“孟小姐下班了?”

    车窗降下,露出一张妩媚的侧脸,她娇声道:“麻烦孙队长,让人给我家送桶水。”

    孙胖子殷勤的说,“我来吧,反正闲着也没事。”

    孟娇摆了摆手,“哪敢劳您大驾?让小赵来吧。”

    那妩媚一笑,勾走了无数人的魂儿。

    众人唉声叹气,保卫科姓赵的人不少,可任谁都知道,孟娇嘴里的小赵只能是赵东。

    三天两头就往九栋送一次水,几乎已经成了赵东的工作日常。

    孙胖子气的直咬牙,“听见没有?还不快去!”

    嘴上没说,心里却琢磨哪天寻个由头把他开除。

    赵东哪能看不穿对方的心思,可眼下他急需用钱。

    母亲的配型已经做下来了,五十多万的手术费用,还不算后期疗养和康复。

    帝苑这里月薪五千,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可真要丢了这个饭碗,拿什么去填医院的窟窿?

    有时候,他懊恼自己的没用,当兵五年,一身本事倒是不小,可惜能用到的地方不多。

    如今母亲重病,反倒拿不出来一分钱,想想就可笑。

    正想着,就听见值班室的电话响了起来。

    孙胖子看见来电显示,整个人都精神起来,“苏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其他人也侧耳去听。

    帝苑有个女神排名,苏菲位列榜首,尽管如此,却没人敢打她的主意。

    苏女神今天就要和魏家的大少订婚,整个天州几乎没人不知道。

    而魏家大少,那是天州出了名的狠角色,黑白通吃那种。

    敢碰她的女人,除非嫌命太长了!

    苏菲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让赵东给我送桶水。”

    “苏小姐……您说什么?”

    孙胖子有些郁闷,怎么又他妈是赵东!

    “还要我再重复一遍?”

    苏菲的声音冰寒彻骨,实在是不想再提起那个名字。

    孙胖子擦着汗,“是是,听清楚了……”

    “二十桶,现在送过来!”

    说完,苏菲不耐烦的挂断了电话。

    孙胖子整个人都愣住,二十桶?

    他有些幸灾乐祸的吩咐道:“赵东,九栋不急,先把水给五栋的苏小姐送过去,记住了,是二十桶!”

    众人一愣,他们没听见电话的内容,还以为孙胖子是在借机报复。

    赵东却隐约明白了怎么回事,八成是苏菲要整自己!

    妈的,也不知道这女人打的什么算盘?

    ……

    赵东敲门,门后露出一张冷冰冰的俏脸。

    苏菲往边上一闪,仿佛不认识他一般,“送三楼去!”

    卧槽,三楼?

    赵东虽然不爽,可是也没别的办法。

    不管他为了什么目的来当这个保安,既然拿着帝苑的工资,为业主服务就是他应尽的义务。

    更何况这个业主还是苏菲,昨天晚上发生了那种事,总不能拍拍屁股就走吧?

    再说了,遇事就怂那也不是他的风格。

    赵东每次肩扛两桶水,即使不累,也热出一身汗。

    其实帝苑是独栋别墅,每栋别墅之内都有私家电梯,不过他压根没问,以这女人的尿性,估计问了也白搭。

    苏菲站在三楼的阳台上,眼看着赵东进进出出,汗水也逐渐湿透他的衣服,终于有了一丝报复的快感。

    让她有些意外,赵东的身材很健壮,不像其他保安那种花架子,尤其是小腹上的八块腹肌,很勾人眼球。

    赵东擦汗道:“好了。”

    苏菲面无表情的说,“把水倒进浴池里。”

    赵东愣住,这种桶装水都是火山矿泉,一桶两百多块,这二十多桶倒下去可就是四千块。

    用这种水洗澡?

    你整我没关系,不要跟自己的钱包过不去啊!

    “还愣着干什么?以为我没钱?”

    苏菲掏出钱夹,拿出一把钱,看也不看的扔在地上。

    赵东忍不住问,“苏菲,你脑子有病吧?”

    “我没病!就是让你知道什么是有钱人的生活,你累死累活一个月,也不过这些钱吧?”

    “还不够我洗一次澡的!怎么样,是不是觉着自己特没用?很窝囊?”

    苏菲盯着他的表情,想从中找到一丝被羞辱的愤怒。

    “我觉着你挺幼稚的。”

    赵东没二话,将二十桶水直接倒进去。

    苏菲气的牙根都痒痒,总觉着自己蓄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赵东转身要走,“钱不用给我,到时候算在物业费里就是了。”

    苏菲呵斥道:“站住!”

    赵东无奈的问,“你还想怎么样?”

    苏菲又说,“再送二十桶过来!”

    赵东皱了皱眉,“装不下了。”

    苏菲走上前,打开浴池的地漏,四千块眨眼之间就流走了。

    她得意的说,“现在能装下了!”

    赵东叹气,“你他妈还真的有病,病的还不轻!”

    苏菲怒气冲冲,“赵东,你敢骂我?信不信我投诉你!”

    “随你便!”

    赵东盯着她的眼睛继续问,“你如果想报复我,办法有很多,糟蹋钱算什么本事?你知不知道,这四千块在贫困山区可以做多少事?”

    苏菲被他看的心头一颤,愧疚的感觉刚刚升起又被她狠狠掐灭!

    虚伪!

    装逼!

    她伸手一指窗外,“好啊,那我不糟蹋钱,你从这里给我跳下去!”

    别看这里是三楼,以别墅的层高来算,已经相当于正常楼房五层。

    真要是从这跳下去,就算摔不死也会摔残!

    赵东心头有些厌烦,“真的,只要我跳下去,你就不找我的麻烦了?”

    苏菲抱着肩膀说,“没错!只要你跳下去,咱们就两清了!”

    她的语气中满是挑衅,似乎想要揭穿赵东那张虚伪的面具。

    赵东二话不说,转身,小跑,单手撑着阳台就跳了下去。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以至于苏菲好一会都没缓过神。

    他……他竟然真的跳了?

    推荐阅读:都市之最强战龙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