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小娇妻

都市言情

 

夏易风: 小丫头,你八岁时我就喜欢上你了~~ 我堂堂夜氏国际总裁从二十二岁等你到三十二岁,等你十年。十年后,你居然敢不爱我? 一次次给我诺言的人是谁?一次次打破诺言的人又是谁? 你说你失忆了,这又是你的第几个借口~~ 小丫头,你到底敢不敢爱上我?

 

推荐阅读:独宠小娇妻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初相见
    豪华别墅内,长着一双桃花眼的俊美男人笑眯眯的对电话那边说:“Honey,今天我加班,不能去陪你了,改天约你……你别生气嘛,前天你看中的首饰,晚上我让人送到你家里去。”
    “滥情!”客厅沙发上,歪躺的另一个男人撇嘴道。他头发根根竖起,周身狂妄又嚣张。
    “我只是需要女人。”俊美男人温润如玉的笑,简直是人畜无害,“少阳,今年多大啦?”
    “关你屁事!”头发根根竖起,帅气到惨绝人寰的顾少阳给了俊美男人一个白眼。“二哥,你这刚开荤,晚上少要几次能憋死么。”
    俊美男人走到酒柜旁,为自己优哉游哉的倒了一杯顶级红酒,抿了一小口才说道:“我们五个,总得有人先开荤吧,你一直知道,我向来是很‘大无畏’的……”
    “滚你的!”顾少阳恨不得一拳头打掉他的装模作样!谁不知道他是个老狐狸,一肚子的坏水儿。
    俊美男人又喝了一口红酒,看向客厅中的四人,认真的问:“我都开荤一个月了……啧,我喜欢性感的女人,你们倒是说说,有没有想过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口味儿’……”
    顾少阳闻言皱了英挺的眉,想了一会儿说道:“不知道,老子估计什么样的都喜欢,只要长的漂亮就成。”
    “之朔呢?”
    靠坐在单人沙发里,身材清瘦,眉目漂亮到像个女人的沈之朔开了口,声音清冽:“温婉一些的女人,想来我喜欢那样的。”
    顾少阳代替俊美男人问另一个人:“程漠,你呢?”
    一身黑衣,眼角带条疤痕,周身冷硬又邪魅的男人冷冷的吐出两个字:“无聊。”
    顾少阳狂笑。
    俊美男人也笑的和风细雨:“大家都猜猜,我哥喜欢什么样的女人?猜中了有奖,我满足猜对的人一个愿望。”
    坐在落地窗前看文件的男人,仿佛没听见那边的谈论。他身材高壮到骇人,宽厚肩膀,臂膀肌肉喷张。一张脸是雕刻般的深邃,双眸沉静如海,似乎没有任何事可以挑动他的情绪。
    那边乱乱的闹着,他一点不受影响。钢笔在文件下方唰唰划过,苍劲有力的三个字跃然纸上,夏易风。
    “易云,江氏的收购还未谈好。”男人是陈述的语气,言语中已然是霸气隐隐。
    夏易云俊美的脸上换了正经之色:“江啸海不愿意签字,背后又搞了小动作……明天,明天我去他家一趟,保管什么事都齐活。”
    沉稳如山的男人没有再开口说话。
    顾少阳狭促的冲夏易云眨眨眼,夏易云那智商过三百的脑袋不出一秒就领会了其中‘奥妙’。
    “哥,晚上我给你安排一个女人吧……”夏易云走近了办公的男人一些,很是为他大哥操心。他比他们四人还要大上一两岁,怎么就没见他对女人有过欲望呢,这不正常。
    夏易风依旧比山还沉稳,他敛下眼睫,又在一本文件上签了名字。夏易云等了一会儿,算是看出来了,他大哥根本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
    看完最后一份文件的男人终于有了动作,他在夏易云期待的目光中站起了身,霎时间,男人收敛的霸气通通显露了出来,他目光只是一扫,客厅内的几人连呼吸都小心了几分。
    “我去公司。”夏易云步履沉稳的走出了客厅,坐上管家早已备好的轿车出了门。
    “我觉得,大哥是个GAY……”顾少阳手抚上下巴,嚣张的猜测。
    “滚你的!”这回换了夏易云骂回去。
    盛夏,阳光炙热。后车座的男人把目光投向车窗外,街上车水马龙,行人匆匆。等红绿灯的路口,他不经意的眸光一转,路口拐角处的一个小小身影吸引了他的视线。
    那是一个小女孩,侧对着他,他竟能从那半侧的脸上看出她的喜悦,许是因为她手里的冰淇淋太香甜,总之,夏易风投注在她身上的视线长了几秒。
    女孩自己站在路边,好似在等人。绿灯一亮,司机开动了车子,夏易风准备收回目光,那小女孩却在这时扭过了小小的身子,冲他车子的方向灿然一笑。
    黑色轿车从女孩身边快速驶过,夏易风扭头看了一眼,女孩扑进一个年纪不小的女人怀里。
    第二日,阳光依旧明耀。
    夏易云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冲坐在客厅里看早间新闻的男人打招呼:“哥,你今天起这么早。”
    “嗯。”夏易风应了一声。
    管家端来提神的咖啡,夏易云喝了半杯后正打算开口,谁知已有人先于他说了话。
    “江氏的收购案,必然要拿下来。”
    “那是自然。”夏易云笑道,“你放心吧哥,等会儿我就去江家别墅,你就安心等我的好消息。”
    临近出发之时,夏易风拉开了后车座的门坐了上去。
    同样在后车座的夏易云不解的问:“你也要去?”
    “闲来无事,出去走走也无妨。”
    夏易云觉得这理由实在牵强,他正好瞧见顾少阳跑步经过,顺口喊了一句:“少阳,你去吗?”
    “天这么热,老子才不去,跑完步补眠去!”顾少阳说完又跑了远。
    “开车。”夏易云压抑住心里的怪异感,命令司机开车。
    江家别墅内,江啸海委实没有想到夏易风也能来,他面对这两个年龄不大的男人可谓是小心翼翼,句句话都斟酌了再斟酌。
    夏易风听着他讨好的话,双眸沉静。他搜寻了一下客厅,缓缓的起了身,说道:“江总不介意我到处逛逛吧。”
    江啸海哪里敢说介意,笑着道:“夏总请便,请便。”
    夏易风一步步的走出了客厅。夏易云看着他的背影,越发觉得从来时起,他大哥的行为都有些异常。
    江家别墅内,欧式的花园,开满叫不出名字的艳丽花朵,参天大树,遮挡了中午的大大太阳,夏易风步履沉稳的走在铺满鹅卵石的小道上。
    只不过是二十岁出头的男人,一件干净的白色衬衣,碎碎的头发,薄唇轻抿,他一路走来,慢条斯理,沉稳气场压抑着周围的空气。
    眼看把欧式的花园转了个遍,夏易风冷静的想,他今天或许不该来。
    突然,前方传来‘咚、咚”的声音,他抬眸看去,只见一个带图案的小皮球从弯曲的道路上一跳一跳的向自己跳过来。
    低头盯着脚边的皮球,男人的眼眸深到让看不出情绪。只见他重新抬了头,果然看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从前方远远的跑过来。
    她粉色的裙角扬起,脑后的发丝中夹杂了两根细长的丝带,夏易风眨了一下眼睛。
    小女孩跑到微喘,待呼吸稍稍定下,她抬头打量面前的男人。他好高,这是侵入脑海的第一个想法。也很好看,这是侵入脑海的第二个想法。
    他们一大一小的两人对望着,一个低头,一个仰头。深邃沉稳的眼眸对上美丽明亮的眼眸,一时之间,忽然静谧。
    打破沉默的,竟然是她。
    “叔叔……”她甜甜的喊,冲他露出此生的第一个笑容。
    夏易风又眨了一下眼睛,慢慢的蹲下了伟岸的身,和笑意盈盈的她平视,他近距离的看着对他笑的大大眼睛,她的瞳孔内,折射出他的样子。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声音醇厚又带了她听不懂的浓烈。
    “江梦儿。”小女孩只觉得这样近看他,他更加好看了,长的很像,像张妈说的那种外国人呢!
    “江梦儿……”夏易风低声念了一句。
    女孩美丽的眼睛一转,调皮的反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记住,我叫夏、易、风。”他说完,忽然之间,竟好似有风吹过。
    女孩不知怎的又和他对望起来,她的眼内盛满了天真无邪的笑意,突然,她小手指了指男人脚边的小皮球。
    “叔叔,这是我的。”
    单手捡起那个小小的皮球,夏易风递还给她。
    她又是灿烂一笑:“叔叔再见……”话未说完,已经调皮的夺了他手中的皮球往回跑。
    她那一笑,在他眼里比夏花还要绚烂。再见,江梦儿,我们定会再见。

    推荐阅读:独宠小娇妻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