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爱豪门

总裁豪门

 

黑暗中,他钳住她的下巴,“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她手指紧紧攥住床单,自轻自贱:“知道名字又如何?你只要一分不少的把钱打到我卡上就行了。” 豪门一夜,她失身于他;一个为钱,一个为欲 。本以为拿到钱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当一切没有发生 。谁知那古怪男

 

推荐阅读:夺爱豪门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可怕的男人

    C市 豪华别墅区
    白色的纯欧式建筑屹立在半山腰上,雄伟恢弘如城堡一般,透着无尽的庄严与神秘。
    安若溪神色紧张的坐在柔软舒适的贵妃椅上,双腿紧紧并在一起,这过于奢华富丽的环境,使她格外的局促不安。
    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令她万分恐惧,却也别无选择……
    “安若溪,21岁,身高162,C大本科毕业……”
    气质干练的中年女管家拿着一叠档案,居高临下的打量着眼前这个清纯秀气的女孩儿,眼底带着几分鄙夷,又有几分可惜。
    啧啧,现在这些年轻女孩子,什么不好干,偏偏要出卖自己身体,为了钱财名利,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既然是安娜介绍的,想必规矩都知道吧?”女管家口吻冷淡的问道。
    安若溪紧绷的身体微微有些战栗,精致的小脸一片惨白,她将头埋得低低的,死死咬了咬嘴唇,小声道:“知……知道!”
    早在来之前,安娜就已经再三提醒过她,对方是一个很危险,很神秘的男人。
    传闻,那个男人富可敌国,但面目丑陋,极度仇恨女人,并且以践踏女人为乐,所以有些禁忌,是绝对不能触碰的。
    绝对不能开灯!
    绝对不能说话!
    绝对不能反抗!
    这三条禁忌,若溪一直牢牢记在心里,一刻也不敢忘记。
    “行,签下这份生死契,先去把衣服换了吧!”
    女管家说着,递给安若溪一份文件。
    若溪接过来,并没有过多犹豫,一咬牙便签了。
    毕竟,她太需要钱了!
    比起钱,她这条命又算得了什么,横竖不过是一夜的事情,忍忍就过去了……
    女管家见若溪还算老实顺从,忍不住提醒了一句,“记住,不要反抗,不然我不能保证你有命活!”
    若溪纤瘦的身体不禁打了一个冷战,浑身的寒毛仿佛都倒立起来,绯色的小脸满是楚楚可怜。
    那个男人,当真有那么可怕么?
    紧接着,两个稍微年轻一点的女佣,二话不说的将若溪拉到一个挂满各种奇怪衣服的房间。
    “你,把这条裙子换上!”
    一个女佣凶巴巴的塞给若溪一条裙子。
    若溪一看这裙子,小脸立刻涨得通红,连连往后退,“不不不,这裙子实在太暴露了……能,能不能换一件?”
    那是一件酒红色的紧身短裙,裙摆极短,前胸的设计更是突破尺度,直接是镂空的,若真是穿上它,无异于全裸。
    “切,都来卖了,还立什么牌坊,我家先生看不看得上你还不一定呢,少磨蹭了,赶紧换上!”
    另一个女佣不耐烦的催促道。
    若溪脸上火辣辣的,嫣红的小嘴紧抿着,死命绞弄着自己的手指,一句话也没说。
    她知道这些女佣瞧不起她,因为就连她自己也瞧不起自己……
    最终,她还是换上了那件惹火的短裙,像块木头一样,任由那两个女佣在自己脸上涂涂抹抹。
    镜子里的女人,烈焰红唇,性感妩媚,紧身红裙包裹着她诱人的身体,活脱一个让男人发狂的尤物,与之前清纯保守的样子截然不同……
    安若溪无比厌恶的扭过头,不想再多看自己一眼,这副样子让她十分恶心!
    缓缓闭上眼睛,默默在心里道:加油,安若溪,你可以得,只要挺过今晚,一切都会好的……
    装扮完毕之后,穿过长长的走廊,两个女佣将安若溪带到一扇造型华丽,雕着青铜龙纹的鎏金大门前。
    还没待安若溪多问什么,便被粗暴的推了进去,瞬间被无边的黑暗吞噬!
    若溪的心砰砰直跳,身体紧紧贴在门上,不敢乱动,柔弱的眸子在黑暗中四处游移着。
    漆黑的房间,什么也看不见,静得出奇,莫名而来的压迫感,快要让她窒息。
    不知道为什么,若溪总觉得,某个角落里,有一双眼睛正冷冷的注视着她……
    呼,真是不可思议!
    明明什么也看不见,她却能清晰的感觉到那双眼睛强大可怕的力量,如同蛰伏的猛兽,正肆意的欣赏着它的猎物,说不清在什么时候,就会将她撕得粉碎!
    “不,不可能有人的,一定是我想多了……”
    若溪轻抚着自己狂跳不止的胸口,极力让自己保持镇定。
    她记得女管家说过,那个男人要晚上才会来,所以现在房间里,应该只有她一个人。
    若溪紧张的吞了吞口水,顺着墙壁胡乱摸索着,下意识的想要将灯打开。
    好不容易摸到了开关,正准备按下时,只听得“咔”一声脆响,是类似于某种银质打火机的声音。
    黑暗中,燃起一束火光,跳跃的火焰之上,是一个男人冰冷至极的脸。
    “谁给你胆子开灯的!”
    男人的声音阴森冷硬,没有一丝温度,如同来自地狱,冻得空气都凝结了。
    只那一瞬间,火光熄灭了,房间又回复到先前的黑暗,只剩下烟蒂的亮光忽明忽灭,独属于尼古丁的气味弥漫开来。
    “啊!”
    安若溪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双腿顿时发软,直接吓得瘫坐在地。
    原来,并不是她胡思乱想,房间里真的有个男人从头到尾一直注视着她,冷冷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这是多么毛骨悚然的事情啊!
    “你,你是……”
    若溪太过害怕,声音止不住颤抖着,她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将嘴巴死死捂住,一句话也不敢说。
    绝对不能说话!!
    这是那个古怪男人的禁忌之一。
    她还想活着出去,所以她是万万不敢触犯的。
    其实,就着刚刚那束火光,她并没有看清男人长什么样子,可单单那样大致的五官轮廓,刀削斧刻般锋锐冷厉,依旧让她恐惧万分!
    她不明白男人为什么不开灯,难道真的是因为太过面目丑陋?
    又或者,他是鬼,所以不敢见光?
    就在若溪胡乱猜测的时候,那道冰冷刺骨的声音又森然响起,带着不可违抗的命令意味。
    “过来!”
    帝宸诀深吸了一口烟,幽冷的视线饶有兴味的扫视着安若溪性感曼妙的身体,眸底带着浓浓的占有欲。

    推荐阅读:夺爱豪门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