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嫡

历史穿越

漆黑的T市灯火通明,高架桥上的霓虹灯照亮整个夜空,原本闪烁的星辰却被厚厚的云雾挡住见不得一星半点光辉。莫非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窗外,夜深了莫非才刚做完手中的工作,一天的疲倦涌上心头。

 

推荐阅读:夺嫡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时空转换

    漆黑的T市灯火通明,高架桥上的霓虹灯照亮整个夜空,原本闪烁的星辰却被厚厚的云雾挡住见不得一星半点光辉。莫非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窗外,夜深了莫非才刚做完手中的工作,一天的疲倦涌上心头。莫非摘下眼镜轻柔的按摩眼眶,即便是市面上最好的抗疲劳眼镜也阻挡不了她早已超负荷的眼睛干涩疲累。
    从接管非凡集团到如今,商场里的尔虞我诈正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每一个决策都有可能为公司带来利润,同样也许就是失败和亏损,市场调查从未停歇,原先的暴利早已转换为让利赢得市场份额,新生代的消费者已不是十年前的消费者。莫非一次又一次的警告公司内部,商品质量早已取代低价格的次品。
    这一次,莫非看好了绿色食品。她将企划部给她得两个案子看了一下午,一个是从生产到加工最后出售于非凡集团各个零售店,另一个是收购产品加工和零售,成本虽然低于第一个但却不能更好的保证质量,莫非认为还是一个可行,虽然成本较高,只要做起来,不需要很多,三五年后必然有收获,无需广告,消费者的口碑便是最好的广告。用自身产品的魅力去吸引更多的消费者,莫非接管公司五年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莫非已将太多的心思都放在公司,如今她已然二十七岁,却依旧孑然一身。年少之时,她也曾爱上一个人,也幻想过执子之手,与子携老的爱情,只可惜所遇非人,最终落得分手的下场。如今的莫非并非不敢再爱,只是这么多年再没有遇到喜欢的人,大抵是年岁大了,不似小女孩般单纯,见识也多了些,也不会再被什么人的花言巧语所蒙蔽,莫非也想过,自个的婚姻也能够为公司谋求福利,所以她在等,等一个适合的人,带着他庞大的背景走到她身边,帮她为非凡集团所用。
    莫非站起身,精致的唐装衬托着她象牙色的肌肤,天然的卷发高高的绾起,刚过脚踝的绸缎长裙走起来婀娜摇曳。初见莫非,谁也不会想到这样看似不善言谈的女子,竟然是掌握着非凡集团决策的最高领导人,随之与其深交,略带疏离的笑容,精致的唐装长裙或是连身汉服,以及半真半假的话语,与她先前比起竟不知到底那个才是真正的莫非?
    莫非刚坐上车,手机便想起来,“你好。”莫非接起电话。“……小非。”对面的男声略带沙哑。
    莫非微微愣住,这个声音多久没听到过了?七年还是八年?亦或者是九年?甚至是十年……
    “……小非,七年过去了,不知道我的对不起,你还愿不愿意听。”对面的男人听到莫非不言语,只是苦涩的笑道。
    莫非拿着电话,看着车窗外的夜景刚想要开口,便被对面急速驶来的车灯晃的睁不开眼睛,随后便是刺耳的刹车声,身体撕裂般的疼痛,迷糊之际,莫非只想到那通电话。逸,你可知道,当初的我知道你和她的事后,多么的绝望?你可知道,这几年来我午夜梦回仍旧是你的身影徘徊在我的梦里,如今看来,只是我们都错了……
    迷迷糊糊之际,只觉得身边不少人来回的走,莫非勉强的睁开眼睛也是看到来来回回的身影,头疼欲裂和身体深处的寒冷让她忍不住发抖,喃喃的也不知说出没有,只是说冷。
    “快,棉被。”皇夫坐到床边焦急的说道。下人急忙忙的将厚厚的棉被取出来,皇夫亲手给她盖上,“殿下,公主体热,皆是因为落水的缘故,臣以为只消得出了汗身体便可大好了,只是公主溺水时间太长,恐怕落下别的什么,只有等公主清醒了才能知道。”跪在床前的御医说道。
    “你只管去给公主配药,只要公主身体好了,自然有你的好处。”皇夫说道。
    “臣明白。”说着站起身转身去给公主配药。
    皇夫看着跪在床前的自个女儿的三个侧夫,“你们连日侍疾辛苦了,不必都在这里,只留辰傲在这儿剩下的回罢。”
    “奴才不敢。”跪着的三个男子说道,其中一位抬起头道:“还请皇夫殿下保重身子,奴才在这里看着,还请皇夫回去休息罢。”
    “本宫只有这么一个帝姬,自然唯她是命,虽然她不具才干也无甚威望,但本宫也希望她能健康的活着。”皇夫叹气道。
    “是,奴才明白。”抬起头的男子回答道。
    莫非微微皱眉,头部像是被锤子狠狠的砸过一般,从内到外的疼痛,身体因为棉被倒是暖和了许多,莫非知道现在的自个大概是处于昏迷状态,她似乎能感觉到身体很沉重却不能动,好想老人常说的鬼压床一样,思维是活跃的身体却不能动的感觉非常不好,莫非努力的想让自己清醒起来却无能为力,耳边模模糊糊的听到一些人说话,却也听不真切,但似乎并不是熟悉的人。
    难道是医院的医护人员?那小优至少也该在她身边的呀,他们姐弟俩相依为命,现在小优不在她身边是为什么?难道她还在重症病房家人不能探视?
    若她真的死了,只剩下大学没毕业的弟弟该怎么办?父亲会回来吗?母亲会不会哭呢……母亲就她一个孩子了,当初没了哥哥的时候母亲就哭得晕过去好多次,现在若再没了她,母亲她本就不好的身体不知会怎样。
    母亲……母亲,对不起,女儿对不起您……
    梦里,父母苍老的身影,弟弟倔强的看着病床上的她,她多想再对小优说几句话,告诉他虽然他们不是亲生姐弟到底也是一个父亲,只盼望他今后多多照顾她的母亲,不至于让她母亲余生在眼泪中渡过。
    莫非挣扎着睁开眼眸,床边坐着的人看到她睁眼,惊喜的站起身,“总算醒了,晋恭你觉得如何?”
    莫非皱眉,看着床前问话的男人,一身华丽的宫装,乌黑的长发少许的挽起,落在身后的如同瀑布般,莫非动了动身子,手下的绸缎滑不留手,莫非极爱这样的绸缎衣服,自然一摸便知好坏,看着眼前种种莫非已然知道自己的处境忍不住苦笑,“晋恭?”
    莫非看着床前的男子,不敢贸然开口叫人,只是略带虚弱的说道:“……水……”
    “快,给公主倒水来。”皇夫亲自将莫非扶起身,从那倒水之人的手中接过茶杯送到莫非嘴边,长这么大莫非第一次被人如此对待,忍不住窘迫的红了脸颊,赶紧接过茶杯喝了一口水,才仔细看着房中的一切,地上跪着几个身穿官服样子的女人,来来回回走的全是身穿统一服装的男子,站在她床前的三个男人倒是穿得十分漂亮,连同坐在床边的男人,莫非实在有些困惑。
    “太医,快来给公主看看,有无不妥。”
    莫非眼眸微微一惊,原是说这个身体的旧主人吧。莫非伸出手,原本骨节分明的手指变得纤长白皙,可见真正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可为何太医为女子,难不成穿越成韩国人?可服装却是中国特有,断不是那偏僻小国能生产出来的。
    太医把完脉退回自个该跪的地方说道:“回皇夫的话,从公主的脉象来看,已无大碍了,只是还该问问公主,是否那里不舒服。”
    皇夫转头看着自己女儿,莫非微微一笑,“好像也没有那里不舒服,就是还有些头疼。”
    皇夫赶紧又看着太医,“公主殿下失身落水砸了头,恐怕要完全好起来还有好长时间。”
    莫非点点头,皇夫看着女儿倒有些说不出的感觉,“晋恭,你怎么了?可是那里不好?”
    莫非回头看着说话的男人,皇夫被莫非看的莫名一愣,“怎么?本宫那里不对么?”
    “女儿病着这几日虽在床上躺着,意识倒是清醒,没有别的,就是很想您。”莫非低头说道。皇夫一听,立刻红了眼眸,“我的女儿,果然不一样了,果然不一样了……”话没说完便哭了。
    莫非本想套些有用的话,一见如此也傻了眼,连忙拉住男人的手,“……父亲,女儿醒了您不高兴么?怎么哭了?”
    “怎么不高兴,怎么能不高兴呢。”皇夫看着女儿擦干泪,“你才醒来,这几日你母皇也连日派人过来看你呢,等你能起来了,可千万记得给你母皇请安。”
    “是,女儿记得。”莫非乖巧的回答。
    “这次吃亏了下次可再别这样了,本宫看着你现在倒是乖巧,我一生只剩你一个了,若你有个长短可让我怎么办。”皇夫叹气,莫非听到皇夫话语中的绝望,忽然想到自己的母亲,自己的母亲何尝不是只剩自己一个孩子?莫非抬起头,什么叫只剩你一个,证明原先还有一个的,只是不知因为什么没了,估计八成死了。莫非抿抿嘴试探道:“父亲放心,孩儿再也不会了,今后孩儿会连姐姐的份,加倍孝顺父亲和母皇的。”
    皇夫听着点点头,“有你这话本宫也放心了,让他们来伺候你罢,本宫也回去和你母皇说你醒了。”说着便站起身,莫非也要起身,皇夫连忙叫道:“辰傲,你们进来罢。”
    南宫辰傲等人走进内室,“从今儿起你们三个轮流照顾公主,每日派人去和本宫说,直至公主痊愈。”
    “是。”三个男人跪下回答,莫非浑身一抖,皇夫亲手给莫非盖好被子便站起身,三个男人送了皇夫才回到莫非身边,南宫辰傲回头说道:“今个我在罢,你们先回去,明日再轮不迟,如此我们都安心。”
    “是。”两人欠欠身子后退出内室,南宫辰傲端着药走到莫非身边,“公主。”说着将药碗送到莫非身边,莫非接过药碗仰头喝了药,微微皱眉刚将碗递回南宫辰傲手中,南宫辰傲便递来了半温的白水,莫非赶忙接过喝了一口,南宫辰傲一愣,悄悄放下手中的痰盂,又拿出一颗蜜饯送到莫非唇边,莫非心下几分明了,大约是这个身子的前主人不能吃苦,可莫非本人并不爱甜食,可立刻变了又恐怕外人怀疑,只好张嘴吃了。
    “公主觉得如何了?”南宫辰傲跪在床边的鞋踏上问道。
    莫非看了南宫辰傲一眼,“觉得好多了,你也不必在了,回去歇着罢。”
    “伺候您是奴才的本分。”南宫辰傲不知莫非什么意思,也不敢说什么。莫非看着他,也不敢贸然说话,只好说:“那你去取几本书来罢,也不拘什么书,只当我睡乏了,随便看看罢。”
    南宫辰傲奇怪的看了莫非一眼,站起身去书房拿了几本平日花倾凤绝对不会动的书抱回到她床前,“公主。”
    莫非接过书,翻开第一页,书本上一行大气恢宏的字体写着,【赐朕嫡二女固伦晋恭公主,永寿二年】,莫非转念一想,这个身子的父亲自称本宫,又称母皇,她作为公主并无驸马倒是身边有三个男人侍奉,下人清一色男子,可见现在为女皇天下,女尊男卑。
    若说固伦晋恭公主是她的称号,那么她必然还有名字,只是她还不知道这个身子的名字,莫非摸了一遍书本,书本极其新,可见这身体的旧主人既不爱看书,更不会看这样的书,莫非转头一笑:“这样的书我平时也少看,不如你来念给我听?”
    “公主……”
    “你我这样的关系,何必叫我公主,此时只有我们,叫我名字便好,你若不肯便是与我生分了。”莫非笑道,南宫辰傲抬头看着莫非的笑脸,低头说道:“奴才身份卑微,实在不敢直呼公主名讳。”
    莫非笑了笑,“起来罢。”说罢便低头看书,书中所写倒是有几分意思,治国之道也有几分道理,只是莫非见多了现代国家的治理方法,难免觉得书中所写十分可笑。莫非每天看文件,对于文字看的十分快,不出二十分钟便翻完一本书。
    南宫辰傲坐到花倾凤床边,自打公主醒来便不大一样了,南宫辰傲不知这样的变化是好是坏,原先的公主虽然好色也不惧才干,但却远离皇位,不被其他公主视为威胁,若公主有一星半点儿改变便会成为他人眼中钉肉中刺。
    南宫辰傲几次想要开口都忍了下来,莫非一遍翻书一遍笑道:“你我夫妻,说个话不必思前想后,有什么便说罢。”
    南宫辰傲有些诧异的看着花倾凤,“公主……”
    莫非放下书,看着身边的下人,“你们都出去罢,这里有辰傲一人便可以了。”
    等人都离开后莫非看着南宫辰傲,“我先问,你回答,等我问完了,你就可以问了。”
    南宫辰傲点点头,“我知道我是固伦晋恭公主,但是名字是什么?”
    南宫辰傲心里翻起惊涛骇浪,却只能喃喃的回答:“花倾凤。”

    推荐阅读:夺嫡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