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掌心宝

都市言情

安琪是个手脚不干净又谎话连篇的孩子。其实她所有的使坏,都是由于她的自卑和不安引起的。夏错的出生则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所以他单名一个错。这样有缺点的两个人,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

 

推荐阅读:恶魔掌心宝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安琪

    恶魔的甜心(索还贞)

    出生时被牢牢的卡在了厕所的下水道里,后被消防员救出,送至儿童医院,在护士们的精心照料下,变成一个美目盼兮的漂亮宝宝。

    护士长给这个可怜的弃婴起名。

    可怜的在儿童医院住了一年,一年前的今天,被送到医院,护士们就将这个特殊的日子定为的生日。

    小寿星忽闪着漂亮的黑眼睛,见人就笑得花枝招展,过去的一年,护士和医生轮流照顾,可能是吃百家饭的缘故,一点不认生,跟谁都亲,有点有奶便是娘的谄媚劲儿。

    拍着小手,冲她的衣食父母们殷勤地抛着飞吻,今天该轮到谁家了?转着小脑袋,咧着无牙的嘴,冲着每一个人笑,最后视线落在主任医师身上,她家的饭特别好吃,玩具特别多,房子特别大,还有小朋友——迫不及待的张开双臂,想要投入主任医师的怀抱中。

    带我回家吧,带我回家吧——她亮晶晶的眼睛像会说话。

    大家的眼眶红了,纷纷别过头去,偷偷拭泪,她们不能一直照顾,又找不到她的父母,只能将她送去福利院。

    福利院的孩子住大通铺,仓库一样空荡的房子里摆满了大通铺。

    躺到其中一张上,好多孩子好奇的围上来,她们都比大,冷不防冒出这么多的脑袋,故伎重施,咯咯笑着,冲每个人抛飞吻。

    福利院的条件比不上儿童医院,吃饭的时候,孩子们全都狼吞虎咽,吃慢了只能饿肚子。

    是个小名人,刚出生就登上社会版头条,她是所有人的小天使,当然也是福利院的小天使。

    受到了重视,喝着香喷喷的奶粉,吃着让其他孩子眼红的精致饭菜,穿着五彩缤纷的新衣服,护士们经常来福利院看她。

    夜里睡觉的时候,睡在隔壁床的小女孩伸出手,偷偷的掐像莲藕节一样白嫩的手臂。

    被掐醒了,干巴巴的哭两声,阿姨鼾声震天,没听见的哭声,没滋没味的闭了嘴,闭上眼睛睡觉,脸上还挂着两滴晶莹的泪珠。

    从这天开始,的日子就变得艰难起来,好好的抱着奶瓶喝奶,阿姨一个转身,就有小孩窜出来,夺走的奶瓶,咕咚咕咚的喝。

    等到奶瓶再回到手上的时候,里面只剩下几滴了。

    咬住奶嘴,咂巴咂巴的用力吸,震得小脸通红,肚子依然空空。

    在挨饿中不断的累积经验,累积完经验,她小锅灶的生涯也结束了,她开始和其他孩子一样吃大锅饭,那些经常探望她的护士,渐渐的把她忘了,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再没人专程跑来福利院探望小天使。

    福利院大孩子负责照顾小孩子,还没学会自己穿衣服的时候,每天都要脱两层皮,早上几个女孩围着,套头衫猛地套下去,衣服卡在了的耳朵上,她们七手八脚的用力拉,脸上的皮都要被扯掉了。

    晚上换衣服,又要受一次剥皮之苦。

    起先还哇哇哭几声,趁阿姨不注意,一个女孩一巴掌打到的脸上,一边的脸红了,为了两边对称,又一巴掌打在的另一侧脸上。

    后来就不哭了,因为哭了也没用。

    会说话会走路的时候,得了一个外号“屎娃”。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别人叫她屎娃,她笑着答应一声,她们就哈哈大笑,她们笑,也笑,大家笑成一团,其乐又融融。

    两岁的时候,知道自己是从厕所里钻出来的,所以没事总喜欢往厕所跑,直勾勾的盯着蹲坑的圆洞,里面黑黑的,什么也看不见,认定有一天,会有人从洞里面钻出来,然后带走她。

    一次实在被欺负狠了,一头扎进厕所,将一条腿塞进圆洞里,她决定不再等待,自己回去找他们。

    “掉厕所里了!”有人大叫。

    被阿姨拉出来,剥得光溜溜的,站在大仓库里,等着阿姨打水给她洗澡。

    四面漏风,她冻得哆哆嗦嗦。

    “屎娃——屎娃——屎娃——”孩子们闹成一团,大笑着叫。

    双臂抱着胸,边吸着清鼻涕边跟她们一起笑,不知道笑什么,笑成了的本能反应,明明想哭的时候,也总是笑着。

    山沟里穷得吃不上饭,小红离开家乡去城里打工,在工地上邂逅了美男子江小六。

    因为营养不良,小六长了一头黄发,眼睛有点近视,看东西的时候总喜欢迷着一双眼睛,因为门牙中间有一条沟,小六笑起来的时候总是笑不露齿,样子有点痞痞的。

    因为不爱讲究卫生,两个蛋蛋总是瘙痒,江小六喜欢将两只手深深地插进牛仔裤兜里,便于他抓蛋蛋,且走且抓,这让他多了一种不羁的气质。

    帅帅的小六,痞痞的小六,不羁的小六,在工地上刮起了一阵旋风,迷倒一大片的农村妇女。

    江小六自视甚高,看不上任何一个有夫之妇,正气凛然的跟一群老娘儿们划清界限,死也不搞破鞋。

    直到小红的出现,终结了江小六的处男之身。

    小红梳着油晃晃的大辫子,穿着红毛衣,黑色紧身踏脚裤,一双大眼睛顾盼生辉,她从对面走来,一阵风吹过,抓着蛋的江小六闻到了栀子花的香味。

    啪一声,丘比特之箭射穿了小六的心,同时也射穿了小红的心。

    他们双双坠入爱河,如胶似漆的黏在一起。

    江小六没有技术,在工地干的是体力活,小六心疼自己单薄的身板,干一天休三天,坚决不舍得让自己太辛苦。

    跟小红勾搭——是恋爱上以后,江小六彻底的休息了,小红在工地给人烧饭,因为实在太爱小六,一天三顿全都送到小六的嘴边,恨不能喂他吃饭。

    很快小红怀孕了,在外面上厕所的时候,一不留神就把孩子给拉了出来。

    小六估计孩子是活不成了,干脆带着小红溜之大吉。

    后来这个孩子上了报纸,上了电视,所有人都叫她“儿”。

    江小六蹲在出租屋外面看报纸,时刻关注儿的动向,屋里的小红正在接客,光顾生意的都是附近的民工,江小六只恨自己不是个女的,往榻上一躺,两腿一分,钱就来了,多么容易的事!

    客人提着裤子走了,小红厌厌的靠在床头。

    “你再幸苦五年,等到五岁,我去孤儿院偷她出来,我们一家三口回老家过幸福的日子。”江小六拿着报纸坐在床边,给小红画了个大大的饼。

    小红摸了摸报纸上的照片,这孩子长得真漂亮,不像小六,也不像她,不像才好呢。

    小红赚来的皮肉钱全被小六拿去抽烟喝酒了,他们根本没存钱,小六是个及时行乐的人,小红心里比谁都清楚,他们是过了今天没有明天的人。

    推荐阅读:恶魔掌心宝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