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诱妻入局

都市言情

 

“墨子宸,我……我喜欢你。”是什么时候,谁的目光那样清澈如水,娇羞如月,小心翼翼地跟他告白。 她爱他,信任他,视他如命。 他设计她,蛊惑她,玩弄她,令她家破人亡。 名门千金一朝坠入人间地狱,一次次的设计陷害,她绝望发疯。 当她真正离开他时,他发疯地满世界找她,亿万寻妻,一病不起。 他们的爱情,是一场华丽的生死游戏。

 

推荐阅读:恶魔总裁,诱妻入局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人心

    S城。

    璀璨的夜,群星跟闪耀的霓虹交辉相应,不到七点,霓裳会所便已经人影交叠。

    这是S城最为豪华的娱乐场所,一杯酒水的价格就可以抵着了平民一个月的工资。只是,这样昂贵的消费,还是吸引了众多贵族子弟前来消费娱乐,享受一掷千金的快感。

    这是夏雨落到这里工作的第三天。她的工作是服务生,并不是小姐。灯红酒绿的生活并不适合她,可是能怎么样呢?现在的她,比任何人都需要钱,白天打着几份工,晚上也是,她不知道有一天生活的逼迫,是不是会把她逼到”小姐”的位置。

    可是不论如何,至少目前,她还是想要洁身自好,凭着自己的坚强和韧劲活着。虽然,她的生活不再可能会有什么精彩,可是,她会强韧地活着。

    “薰衣,快,把这红酒给帝王包厢的客人送去。”

    “好的,琳姐。”夏雨落正要拿过红酒,又被沈琳一把拉过,”再补补妆!看看,这么年轻的脸蛋,要笑得好看一点,恩?嘴巴甜一点,到时候小费就多,今天来的那些公子哥啊,都是有钱的主。有什么的,就忍忍,知道吗?”

    “恩,谢谢琳姐。”

    夏雨落笑了笑,能相信吗?这个琳姐,是爸爸曾经风月场中的女人,到头来,帮助她的也是她。谁能说欢场女子就无情呢?爸爸出事,她走投无路,还是沈琳对着她伸出了手。而自己的亲生母亲,竟然卷着剩余的钱财就这样走了……

    翻天覆地的变化太大,父亲入狱已经三个月了,很多时候,她想起来还觉得那是一场梦,毕竟,太突然,也太颠覆了。

    眼睛有些酸涩,在镜面马赛克的墙上,她对着自己挤出一个甜美的笑容,练习了几次,才走到包厢前。

    伸手敲了敲门,里面一阵喧闹,夏雨落拧了拧眉,又把门声敲得更响了些。

    “进来吧!”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打开了门,转头笑道,”段少,红酒到了。”

    “恩。”

    已经熟悉的场面,几个男人,几个女人,左拥右抱,放肆地调情。夏雨落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会觉得有难受的感觉,她垂着头,把红酒放到了桌子上。

    确实,就像琳姐说的,她太不会说话讨好,所以拿到的小费简直少之又少。被人摸摸脸蛋就大呼小叫的,总是会少了客人的雅兴。

    “先生,需要把红酒打开吗?”

    “再等等。”

    男人慵懒的声音响起,夏雨落飞快地扫了他一眼,慵懒而俊逸的脸,嘴角似勾着淡淡的笑,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半眯着,手放肆地在女人胸前揉捏。

    夏雨落在心里给他下了个定义,花花公子,而且是英俊多金的花花公子。遇上这样的男人,霓裳的小姐们自然会使出浑身解数的。

    这不,一个女人已经翻上了男人的身子,唇大胆地覆上了他的,还发出了让人脸红的呻吟。

    夏雨落低下头去,不过,目之所及都是少儿不宜。

    “先生,我在外面等好吗?等你朋友进来……”

    门在此时被推进,夏雨落下意识地回过头去,那张熟悉的脸让她浑身顿时紧绷起来。

    迟到了十分钟三十八秒。”斜倚着的男人懒懒地勾起一抹笑,对着夏雨落道,”小姐,给他倒满三杯酒。”

    灯光很昏暗,门前的那个男人穿着一身剪裁得当的高档西服,衬着挺拔的身形,一张冷硬有型的俊脸,永远都是冷漠的气息,只是那刀凿一样的五官深邃立体,吸引了整个S城的女人。

    所以,当初你也是被这么一张脸给吸引住的吗?夏雨落垂眸想要笑,却发现内心苦涩得想哭。

    但,已经没有眼泪了。

    “小姐,麻烦你动作快一点。”

    段少不耐的声音传来,夏雨落低头迅速打开了红酒,注满三杯。

    “还不把酒递给墨少?”

    她心底一颤,很快抬起眸子,墨子宸已经脱下外套,衬衣的纽扣也解开了几个,坐到了沙发上,很快,有几个穿着清凉的女人环绕在了他身边。

    手心紧了紧,她朝着墨子宸走近,把手里的酒递给墨子宸。

    一双深邃冷冽的眸子从她莹白的手逐渐移到了她脸上,感觉到他的视线,夏雨落身子僵硬了一下,很快也抬起眸子,清澈的眼睛毫无感情地跟他对视。

    需要害怕吗?需要躲避吗?不,夏雨落,你并不欠他什么。

    墨子宸的眸子眯了眯,并没有接过她手中的酒,薄唇轻轻地掀动:”就这么喝,没意思。”

    他朝着旁边的女人看了一眼,那女人立刻会意地娇笑起来:”墨少,你真坏!”

    嘴上虽这么说着,手却已经快速地夺过夏雨落手里的杯子,饮了一大口,然后勾住了墨子宸的脖子,口里的红酒渡给了他。

    口哨声和掌声同时起来,这样的场合,这该是个很热闹的气氛,夏雨落撇开眼去,忽略心头那种麻木的疼。真的,早就麻木了,经历了这样的天翻地覆,还会有什么想不开吗?从此只是陌路人,或者,从一开始就是。

    不知道过了多久,趴在墨子宸身上的女人才爬起来,眼角的余光,是那个男人淡漠的视线。

    “第二杯酒墨少准备怎么喝法?”段少的笑容痞痞的,”是不是要换个美女?玫瑰还是百合?”

    “你叫什么?”

    沙哑的嗓音在面前,当清一色的目光都望向她是,夏雨落才意识过来,墨子宸是在跟她说话。

    垂着的手攥了攥手心,这个恶劣的男人……有意思吗?

    “喂,墨少问你呢?叫什么名字?”

    女人娇嗲的声音不难听出有一丝妒意,假睫毛一颤一颤的,给了她轻蔑的一瞥。

    “薰衣。”

    指甲深陷了肉里,也不知道什么叫疼痛,虽然尽力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却还是带了些微的颤抖。

    已经把她推入了地狱,还不想放过她吗?叫什么名字?……呵呵……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了,今天客人多,比较忙。”

    她垂眸躬了躬身,脚步还没有迈开,并听得一个冷冷的声音在背后淡然响起:”第二杯酒,喂我喝下去。”

    他说什么?

    一时间,夏雨落几乎不敢置信,只能听到耳边的声音嗡嗡直响,他竟能这样厚颜无耻地对着她说出这样的话来?眸中却仍然是淡然的一片黑沉。

    心底某个角落的位置,被狠狠地划开,鲜血淋漓的痛,夏雨落反而勾起了嘴角:”不好意思,恕不奉陪。”

    夏雨落挺直了背脊,脚步才迈开,便听得身后一声低笑:”都到了这种地方,还要装清高?夏大小姐,你还以为自己是小姐吗?夏家已经破产了,你连自己都养不活,还要面子干什么?”

    “墨少爷费心了。我养得养不活自己,不用你操心……”她笑了笑,”墨少爷如果能高抬贵手让我出去,我想我会很感激。墨少爷如果非要为难我,那么我,现在就辞职。”

    与其说是走,不如说是冲出去的。夏雨落一下子冲进了洗手间,背靠着冰冷的墙壁,直直站着。有温热的液体在眼眶里打转,却死死地不肯掉落下来,她的手心贴着墙壁,想要抓紧什么,却什么都抓不住,只有满手黏腻的汗。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以有这样一个男人,残忍到这种地步?曾经的温言软语都是陷阱,曾经的甜蜜相处都是算计,他亲手给了她一个地狱,还能风轻云淡地看着她的笑话吗?

    夏雨落狠狠地用水浇了几把脸,脸上的妆容一片模糊,她干脆把脸冲了个干净,拿过纸巾把脸擦干,对着镜子深呼吸了几次,才让自己逐渐平静下来。

    “薰衣,到帝王包厢,再送两打啤酒。”

    对讲机很快挂断了,她连应承的能力都没有,墨子宸,是非要不给她留一点活路吗?

    “落姐姐,怎么了?什么事不开心啊?”

    年纪比她小的叶青青,一直是她这里的好朋友。她是个可爱的女孩,因为家里父亲生病,所以才到了这个地方,想多挣点外快。

    “没事……”她摇摇头,看着叶青青手里的酒,”青青,这酒是送到君子兰包厢的吗?我们交换一下怎么样?帝王包厢要的是两打啤酒。”

    “好啊!”叶青青眼睛一亮,”刚刚就听琳姐说了,这个包厢的小费是最高的,而且啤酒盖子还能换不少钱呢!落姐姐,你真好!”

    她一下子把怀里的酒推给她,迅速地朝前跑去。夏雨落怔了怔,敛去眸中的苦涩,很快迈开脚步。

    刚从君子兰走出来,手机的震动声响起,好久没有接过电话了。她拿出手机,上面的号码让她心底陡然一颤。

    这个号码,烂熟于心,多少次她默念着这个号码甜蜜地入睡,而现在,方才明白那只是一场噩梦。

    夏雨落狠狠地挂断电话,可是几秒钟之后,手机又响起。再挂断,再响起,再挂断……

    “墨子宸,你够了!你究竟想怎样!”

    忍无可忍地咆哮,她的心脏都在抽痛中愤怒地跳动,只是,那边的声音却是淡淡的:”你确定要让你的朋友代替你吗?”

    代替?

    夏雨落的眼皮狠狠地跳了一下,心脏也跟着抽动,什么意思?青青她……代替,代替她什么?她咽了咽唾沫,正要开口,那边的电话却被挂断了。

    “……”

    夏雨落咬了咬唇,低咒一声,马上拔开脚步朝着帝王包间跑去。要知道,这种地方有多混乱多复杂,而青青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她绝对不能让她出什么事,绝对不能!

    推荐阅读:恶魔总裁,诱妻入局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