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容祸国

古代言情

一世穿越,由抑郁症犯者变成了三岁小屁孩。几岁孩子能干什么?别人是什么都不能干,但她唐千语却是专做别人不做之事。上房揭瓦?不不不,那太老套了,没啥意思。掏掏鸟蛋?纯属娱乐。陷害师兄长辈?那是家常便饭。强盗抢劫?顺手为之。好吧,冷情王爷既然愿意把军队送她玩玩,看他份上,她勉强其难地拿来操练操练。什么?他说他爱她?NO……NO……NO

推荐阅读:妃容祸国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高速发展带动着高消费的现代化社会,唐千语甩着高高扎于脑后柔顺马尾,一路心不在焉地踢着石子走在三环人行道外。神思远她而去,渐渐地脱离了自己原来走的人行道,不知不觉中已然站在了马路中间。

    信城是全国各省市的重点开发区集中地,低经济高消费的快餐时代,强速发展的局时,强大无边的压抑工作使这个城市里的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带着各种职业病或因工作而起的郁抑症。

    唐千语便正处在这后者之中而不自知。

    她自我认为,现在所有一切似乎都与自己无关了。长时间的高度紧张下,她从未有一刻是放松的。哪怕是一个平常的亲情电话也能让她如惊弓之鸟般从座位上弹坐而起。

    这样的日子,过得很累,很恐怖。

    她怕了,在心里渐渐疏离了所有的亲情,友情,对爱情更是敬而远之。心里逐渐形成了一种当世界上只剩下自己时是该怎么样的美好。这样的想法,于现在的她来说是美好的,她也从未发现有什么不对。

    直到某一天她被告之,在工作的高压力下,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病症的严重程度已经影响到她平时的日常生活,工作人际,她已经有严重的自我封闭病症,除非必要的工作交接上,她拒绝与任何人说话,联系。她的世界已经只剩下了自己。

    亲情,友情,爱情,工作,所有的一切,都好似与她关系不大,甚至连生命的存在,似乎都没有了意义。

    她开始迷茫,恍惚,发呆,常常一坐便是一整天,或拿着笔一停便是一上午。这样的情况由最开始的工作时间到现在的业余时间,以至于此时的她对自己为什么站在马路中间而全然迷惑。这就是自闭吗?这就是抑郁吗?她莫明的笑起来,可是这种只剩下自己的世界真的很好,很好……

    浅粉的风衣在秋风中猎猎作响,三千青丝自扎发的头绳处往下泄,迎着风,不停飞舞。

    尖锐的刹车声,仿似从另一个世界传来,响遍了整座信城今夜的上空,一抹浅粉身影随着风儿轻飘飘地飞起,与天际突然闪现的一道紫光在空中相撞……

    “士父,丑丑,鱼鱼不要喝啦……”一个两三岁左右大的小女孩子伸也白嫩得似莹玉雕琢而成的肉呼呼的小手紧紧地拽住身旁一俊逸儒雅的白衣男子的衣服下摆,清脆甜稚的嗓音还带着婴儿身上特有的奶味,朦胧而模糊的字语行间尽是对面前一个八九岁大小丫环手里的细瓷水印小碗的不满。

    清明得乌黑发亮的双眼带着盈盈水色滴滴的转着,蜜色的樱桃小嘴委屈地扁着,肉呼呼的嬾白小脸紧皱在一起,好不委屈。被她紧紧捏在小手里的白色衣摆5 皱成一团,随着她那短小的藕臂一张一驰,被扯摆成无数个形状。

    “喝!”白衣男子掀开茶盖,用盖沿轻轻地拂了拂漂浮在面上的荼沫儿,吹拂了下,浅浅地细呷口,低低浅浅地吐出一个简洁有力的冰冷字眼,冷得身旁端着漆盘的小丫头浑身一凛。

    小女孩张开嫩白细腻的小手,白色衣摆顺滑地沿着她小而嫩的肉肉小指轻飘飘地滑下,在空中荡开一道轻柔的弧度。

    一滴晶莹从她水雾蒙蒙的清明杏眸中滑下,在细嫩的小脸蛋上留下道不太直顺的蜿蜒水痕。微微颤抖着的蜜唇被细细的小牙齿用力地咬着,泛出一圈水嫩的苍白,低低抽泣地声音从她压抑的小鼻翼里传出。

    “小姐……”一旁端着托盘的小丫头看着满脸委屈的小人儿,不忍地低唤了声,催促着她快把碗里的药喝掉,然后自己偷偷地给她喂颗蜜饯解苦。

    小人儿向旁边挪了挪,又脆脆弱弱的委屈地唤了声“士父”。

    白衣男子不为所动,手里的细瓷茶碗砰的一声低响,置于茶案上。

    小女孩“哇”的一声,张开嘴委屈地哭了起来,白白的莹玉手臂好不情愿地伸手小丫环端着的拖盘,一边落泪,一边抽泣,一边皱着鼻子,狠命地闭着眼一口一口地,小心地,细细少少地喝着细瓷小碗里的汤药,不时地抬起滴溜溜的秋水翦眸悄悄地打量白衣男子。

    小丫头急忙放下手里的拖盘,上前蹲在小女孩面前一手替她扶着碗,一手捞起衣袖柔柔地替她抹去脸上直往药碗里掉的泪。

    一碗药在完全冰凉后,同时被小丫头帮衬着以喝掉一半,另一半全流进衣领里的结局于一个时辰后终于被小人儿半喝半吐地服食了下去。

    白袍男子一掀袍摆,站起身来”楚念,送安语去蛇屋。”

    冷冰冰的话说完时,他人已经消失在门外。

    “是!”小丫头站起身来,毕恭毕敬地应到。”嗯……”一旁小女孩低低的抽咽着,白嫩嫩的小手在鼻子上糊乱地横起一抹,带出一条长长的”白龙”搭在脸上。

    “哎……”小楚念叹着气跪蹲下去,将小人儿拉到身前,掏出白色细娟,痛惜地替小女孩擦去脸上那条由鼻子处带出的”白龙”

    “语语乖,不哭了哦。”小楚念一边细细地擦着一边低声安慰这位受委屈的小可怜。

    心里忍不往又为眼前这个惹人怜的小家伙的命运叹了口气,不明白谷主为什么一定要让这么小这么可爱的安语天天喝下那苦得难以下咽且奇臭无比的汤药,还要被送进各种饲养毒物的暗室去。

    每天看着她哭得好不委屈地上演着刚才那幕,她心里就一个揪得慌。

    三岁大的小安语最怕看见那乌漆麻黑的汤药,见一回,哭一回,求一回,最终还是要半愿半迫地喝下。然后又哭着被送进各种饲养毒物的暗室,再疲惫地睡着后又被抱回……

    “楚楚……鱼鱼怕……”小安语扯着楚念的衣袖不停地晃动着,秋水翦眸中水雾一重盖过一重,层层叠叠地一波又一波,满脸水渍。

    推荐阅读:妃容祸国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