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帝师

都市热血

 

相师,可相面,可相人。上达天听,可知古往今来,下令九幽,可通三界轮回!相者,师也!寻龙点穴,相面算命那只是职业,泡妞把妹,家财万贯,坐拥天下美女大小萝莉皆收怀中,脚踩名门大家天下万物尽皆拜服,这才是追求!

推荐阅读:风水帝师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天纲相术

    袁朗呆呆的看着桌子上的黑色物件。

    物件整体大小不过拇指长,长方形,一头略低,通体乌黑。如果放大了看,赫然是一口棺木。

    “爸,这不会就是你保存了大半辈子的传家宝吧?”袁朗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中年人。

    袁志华从口袋里掏出烟点上,深吸了一口,目光变得有些迷离。

    “是不是传家宝我不知道,你爷爷当年就是这么跟我说的,不过现在我也拿不准,这么多年我找了不少人看过,甚至也拿到央视的寻宝上去了……”

    “那后来呢?是真的么?”袁朗忍不住出声问道。

    “他们说是假的,从来就没有发现过有相关方面的历史记载!”袁志华的声音有些低沉。

    作为一个三口之家,原本的生活虽然不算富裕,可是一家人也生活的很好。然而就在一周前,妻子王慧下班回家出了车祸,车主肇事逃逸。

    虽然最后也被抓到了,可对方家里比自己的家庭还不如,甚至连医药费都出不起。

    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在妻子治疗的期间,又查出了妻子患有白血病,对于这个老实耿直的汉子来说,白血病不是什么新鲜的词,可是对于白血病的了解却也不多。

    但是血癌,让袁志华彻底慌了神,医院给的治疗方案是骨髓移植,趁着现在发现的及时,不然等到后期,就是进行骨髓移植也只能听天由命。

    家里的钱已经花的七七八八了,本来不打算通知在外地上学的儿子,可是现在家里真的拿不出那么多钱了。

    “爸,我去打工吧,咱们把老房子抵押给银行,先给妈治病!”袁朗低声说着。

    袁志华不停的抽着烟,刚过四十的一个人,现在却如同六十岁的老头,整个人身上充满了疲惫感。

    “家里的房子是不会卖的,你妈也绝对不会同意,明天你就去上学。钱的事我来想办法,实在不行就去找你舅舅借!”

    袁志华眼神复杂的看着桌子上的迷你棺木,这的确是袁朗的爷爷留给他的,也是唯一的一个物件。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袁志华绝对不会有卖掉的想法。

    可是现在就怕拿出去也没有人愿意要。

    “爸!”袁朗站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农行的储蓄卡,“这是我这两年勤工俭学存的,不多,您先拿着用,妈的病一定会好的,医院不是说了么,已经找到了合适的源体!”

    袁志华眼神复杂的看着袁朗,“儿子,爸对不起你,钱算我借你的。明天你回学校吧,家里有我照顾!”

    “爸,我可以出去工作的!”袁朗轻声说道。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一道佝偻的背影,“你在家呆着,我去医院,你妈那里不能没人看着!”

    因为医院方面的限制,现在王梅的情况比较特殊,不允许家人探望,即便是亲属最多只能一个人留下。

    袁朗回来也只不过见了母亲一次。

    颓然的坐在沙发上,突然袁朗的目光停留在了桌子上,老爸走了,但是传家宝并没有带走。

    把玩着手里的迷你型棺材,袁朗的眉头拧成了一团。

    他不是历史系的,但是对于历史多多少少有些了解,尤其是宿舍里的老三,家里更是倒腾古玩的,想到老三,袁朗连忙拿出手机,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无力地把手机丢在一边,袁朗再次把玩起了手里的东西。

    乌黑的表面,却没有金属的光泽。沉甸甸的,入手冰凉,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弯弯曲曲的线条,似乎经过了太久的时光侵蚀,线条并不是那么明显,有些地方甚至都磨平了。

    盯着手里的棺材看了良久,袁朗终于下定了决心。

    从沙发上起身,翻箱倒柜找出工具箱,“妈的,是死是活就看着一下了!”

    把棺材放在一块铁块上面,一只手拿着锤子,咬牙砸了下去。

    咔嚓!

    黑色的棺材,在铁锤的敲击下,瞬间炸裂,一块块碎片如同玻璃渣一样向四周飞溅。

    “我草!”

    看着一地碎片,袁朗的神经再大条也忍不住骂了出来。

    这哪里是传家宝,分明就是一个黑色的玻璃制品。随便哪个工艺品店都能找出一堆来,太坑了吧!

    就在这时,地面上的黑色碎片发出淡淡的荧光,紧接着一股苍凉的气息扑面而来,金戈铁马,沙场百战死,将军何时归?

    大量的信息一股脑儿的进入袁朗的脑海里,刺痛感充斥着每一根神经,突然袁朗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晕过去之前,袁朗清晰地记得他似乎看到了一名身穿华服的英俊男子。

    男子身着金丝玉袍,腰间系着一条金丝龙纹带,乌黑的长发高高束起,用以镶碧鎏金冠固定。

    修长的身体挺得笔直,虽然看不太清面容,但是男子身上透露出来的高贵,却让人望而却步,仿佛在男子面前一切都低至尘埃。

    而此时的男子正面对百万雄师之军,手握一杆方天画戟,随着战鼓声响起,男子只身杀入敌营。

    画面一转,来到了朝堂之上。

    一名身穿龙袍,头顶金龙琉璃冠,脚踩镶金彩云靴的男子负手而立,在他对面,则是那名华服男子。

    华服男子似乎说了什么,然后就看到龙袍男子不停的摇着头,最后华服男子一声怒吼,从背后抽出方天画戟,直指龙袍男子。

    此时的袁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发生的一切,却什么都听不到,什么也都说不出来。

    朝堂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名长相清秀的男子走了进来,他似乎对眼前的情况视而不见,只是走到华服男子身后微微躬身,说了些什么,然后就看到华服男子手持方天画戟愤怒的冲出了朝堂。

    画面一转,再次来到了战场之上,华服男子已经换上了一身战袍,他身后一名清秀男子,手里捧着一杆方天画戟。

    战争开始,华服男子脱离了原本的队伍,直接冲在了在前面。

    一路势如破竹,敌人如同土鸡瓦狗一般,不堪一击。

    就在华服男子快要冲入敌方营地的时候,受到了阻拦,一名头顶牛角的男子与华服男子交手一起。

    然而不过片刻功夫,牛角男子被华服男子一戟斩断了头顶的牛角,瞬间身亡。

    牛角男子的死亡似乎引起了敌军的暴乱,敌军快速的后退着。

    华服男子飞身而起,就这么静立在半空中,冷眼看着下面的战场。

    突兀的,男子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从半空中跌落……

    画面再次变换,袁朗看到了一口棺材,一口长数十丈,高数仗的棺材,棺材通体乌黑,上面画满了密密麻麻的符文。

    数百名头顶牛角的男子拉着棺材,最前面是一名身穿龙袍的男子,在他手里捧着一杆方天画戟。

    就在这时,袁朗感觉胸口一阵窒息,猛然惊醒,不过还是慢了一步。

    “噗嗤!”

    吐出一口鲜血,袁朗感觉瞬间好了许多,这时他才感觉自己的脑海中多了很多东西,“吾袁天罡,受唐王之命,乃为国师……”

    “今且留下血脉传承,天纲相术,留与后人……我辈子孙若日后得难,可寻至洛阳,寻李氏后人,唐王虽不在,李氏后人亦当辅佐明主!”

    “袁天罡?袁氏?后人?”半天过去,袁朗还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滩鲜血,地上的碎片早已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尤其是后面的几句,看的袁朗大汗淋淋,冷汗湿透衣背。

    李氏后人亦当辅佐明主?

    谁是明主?还有现在的社会,辅佐明主干嘛?

    甩了甩脑袋,不让自己胡思乱想,袁朗开始集中精神,观看脑海中的《天纲相术》。

    《天纲相术》是袁天罡一生的心血之作,总共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为《天纲》,主要讲述洞察天机之术,李淳风当初之所以能够著出《推背图》正是因为袁天罡当初把《天纲》一册传给了他。

    而下册的《相术》,相术,俗称相人术,通俗的就是以人的面相,骨骼,气色,体态等推荐一个人的吉凶祸福,贫贱夭寿之术。

    虽然袁朗没有研究过相术,但是也知道麻衣相术的存在,据说那是宋朝的某位麻衣派祖师所创,不过比较唐朝的袁天罡,还是晚了几百年。

    伴随着天纲相术,还有着一门修炼心法《天辰星术》,虽不是修真心法,也差不多,主要就是练气。

    袁天罡在天纲相术中讲述的很清楚,窥天机,勘天命,改运理,逆生死……这些都是要遭受天谴的,而一个人的身体越是虚弱,越不能抵抗天谴。

    袁朗眼神微眯,如果他没有猜错,他先前所看到的,那个华服男子就是袁天罡,而龙袍男子便是唐王,那名玉面书生,正是袁天罡的弟子,李淳风。

    而最后袁天罡吐血,再联想到,大殿之上袁天罡和唐王的刀锋相见,想必一定是袁天罡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才导致了天谴。按照袁天罡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这天谴的威力可见一斑。

    想到自己的先祖竟然是死在天谴之下,袁朗忍不住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从地上站起来,找来抹布拖把,把地上的鲜血擦拭干净,然后直接一头扎进了卧室,盘腿坐在床上,整个人沉浸在《天纲相术》之中。

    推荐阅读:风水帝师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