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先生

都市言情

我叫余飞,是一个阴阳先生。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些我们看不到的东西,而这种东西有可能是致命的,我们道上称这种东西为鬼区,我的故事就是从鬼区始……

 

推荐阅读:风水先生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红喜事鬼
     我叫余飞,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山村,出生的时候就很奇怪,一天一宿没哭过,当时基本没有医疗设备,接生都是叫的稳婆,别人以为我是哑巴,不少人怂恿我妈把我给扔了。
     可是怀胎十月,哪个妈不心疼自己的娃?硬是顶着闲言把我给要了下来,这还别说,一天一过,我就出声了,不过这一哭可不得了,据说当时可整整哭了一个月没停过!
     后来我听我妈说,我连喝奶都在哭,只有睡觉的时候会安静下来,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个月,邻里街坊都说我是怪胎,我家附近都搬空了,不敢住在旁边,直到我妈生我后第一次回娘家,我才没哭。
     在这里就要说一下我的外公了,他是一名土医生,曾经也当过兵,不过是逃兵,有点能耐,在我们村上挺有名望的。
     当初我一个月的时候,外公一见我就知道我有什么怪病,给我熬了点中药一吃,果然好了,也很少哭了,只是从那以后,我就一药罐子,一直不停的喝外公的中药。
     后来爸妈去广东打工了,我也就一直跟着外公。
     说来也奇怪,一般来说药罐子都是体弱多病的,而我从小到大除了出生时的怪病外,几乎没有生过病,最多就一点小感冒。
     这事我后来才知道,这其中其实有很多玄机的,这事要从一个骇人听闻的事情讲起,说起来大家或许不敢信,但事实就是这样,我没办法改变。
     那年我十岁,早上如往常一样喝了一罐子中药,就背着书包去上学了,以前和我一起上学的还有一个玩得好的伙伴,名字叫啥我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只想起姓蒋,因为瘦小,我们都叫他象鱼(也就是鳝鱼)。
     我赶到他家,抬起一嗓子就喊了一句“象鱼,走了。”
     然后堂屋里的他就应了一句,拿着布袋跟我走,这时候我才发现他外公正坐在大门口哩,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穿着一身红艳艳的华服,而且那衣服好像纸做的一样,拖得老长。
     除此之外,他满是皱纹的两边脸颊还涂抹着两个大大的红点,好像唱戏的一样。
     我一看蒋家姥爷,就觉得背脊发凉,那时候啥都不知道,出于礼貌之下和蒋家姥爷打了声招呼,蒋家姥爷也笑了笑,只不过那笑容我怎么看都觉得?人,就好像是有两只手捏住他的嘴,逼他笑一样,笑得特坚硬。
     我当时心里挺害怕的,忙拉着象鱼就跑,后来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跑,就像是一种本能一样。
     到了学校后我也没啥心思听课,脑子里全是蒋家姥爷那红艳艳的一身,想要问象鱼又不敢问,还是后来象鱼在课余时间拉我去玩儿,我才忘掉这事,毕竟是小孩子,忘得快。
     学校就在我们村上,是附近村子联合修建的,抽签的时候就抽在我们村里,离外公家也不远,所以中午我们都是回家吃饭的。
     中午我回家后,就发现不对劲了。
     首先就是象鱼家门口上竟然挂着两个大大的白色纸花,门中间贴着一张白纸,白纸上一个大大的“奠”字,堂屋里的对联也全部换成了白色的,同时里面还有不少哭丧的声音!
     我扭头一看,发现堂屋里摆着一口大红棺材,棺材还没有上盖,但是遗照已经准备好了,摆在棺材前的祭桌上,不是蒋家姥爷还是谁?
     我看到这一幕,差点吓得尿裤子,待在原地一动不敢动,浑身冒虚汗,脑子里全是蒋家姥爷的遗照。
     好在我外公家和他家离开不远,都在一条通达的街上,那时外公及时了叫醒了我,我才慌慌张张的跑回家里,把书包一丢就躲在桌子下瑟瑟发抖。
     那时候我心里有多怕,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腿肚子发软!
     外公见我行为异常,脸色也不太好看,就问道:“小飞,你怎么了?”
     我躲在桌子下不敢说话,脑袋埋在裤管里,露出一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外面,脑袋一片混沌,也没听见外公说话。
     我外公脸色变得彻底难看起来,他急忙跑到灶台边抓起一把炉灰,在我身前一撒,然后我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动作,我只感觉眼前一清,浑身似乎变得轻松不少,那种冰冷的感觉消失得无影无踪。
     半晌后我才恢复过来,弱弱的问外公:“外、外公,蒋家姥爷什么时候过的?”
     外公把我拉出来,搂在怀里,轻轻的说:“昨晚上半夜的时候过的,好像听说是心脏病死的,那狗日的跳皮鬼不敢开门,耽误了救治时间,后来转到你小姑婆家去,却已经来不及了,唉,真是造孽啊!”
     跳皮鬼是我们村上唯一一个西医,但是为人太过小气寒碜,所以被取了这么一个小名,而我小姑婆也在隔壁村开了一个小诊所,离这里不近,如果是心脏病发作的话,转移到那里去肯定是没得救了,要知道九几年那个时候,我们村里连电灯都没通,别说医疗设备了。
     可是我当时听了之后,脑海里完全没有其他的,只感觉“轰”的一炸,脑门立马又开始冒冷汗了!
     昨晚上死的,也就是我那时候早晨看到的蒋家姥爷只是一个鬼,我还跟他打了招呼!
     一想到这,我只觉得魂儿都丢了。
     而且村里还有一个传说,是说喜事分两种,一种是红喜事,一种是白喜事,大家也都知道这些代表着什么,可关键不在这,民间传说里,不管是红喜事还是白喜事,都会有两种鬼找上门来。
     一种是红喜事鬼,一种是白喜事鬼,如果红喜事鬼出现在红喜事宴席上,白鬼出现在白喜事上,那就没有什么,一切照旧,可如果两种鬼反过来出现了,那就会出现天大的事儿!
     具体会怎样我不知道,可我却明白,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我外公见我又开始发抖,当即觉得这事肯定不简单,连忙追问,我才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外公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似的,差点都站不稳,也吓得我更加不敢说话,甚至连呼吸都不敢了!
     过了好久,外公才问我:“你跟他说话了?”
     那个他我当然知道指的是谁,不就是那个红鬼吗!
     我木然的点点头,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止都止不住,开始大声的哭泣,直到外公一双温暖的大手帮我擦眼泪,我才渐渐停止哭泣。
     “孩子别哭,有我呢。”外公面带微笑的说,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有点牵强,然后他说:“你听我说,现在马上去床上躲着,用被子捂着脑袋,不管谁叫你,千万不要答应,也不要伸出脑袋,就算是我叫你你也不能答应,听到了吗?”
     外公最后一句话突然加大声音,吓了我一跳,但是我也听得明明白白了,狠狠的一点头,鼓起勇气就跑到床上,鞋子都来不及脱就用被子捂住自己。
     那时我感觉世界一下子就安静下来,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就像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了自己,那种感觉就如同黑暗要渐渐把我吞噬一样,同样我吓得要命,当时我特别想一觉睡过去,可是我总感觉蚊帐外面有一个人在直勾勾的盯着我,吓得我毛骨悚然,浑身冒汗,哪里睡得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我迷迷糊糊想要睡觉的时候,那种被人盯着看的感觉突然消失了,可是我妈的声音突然响起来了!
     对于我这种留守儿童而言,从小和父母聚少离多,一年难得有几天在一起的时间,一下子听到妈妈呼唤自己,尤其是在这种极其无助的情况下,当然是要下意识的就去答应了。
     我同样是这样,心里大喜过望,刚想张口答应,脑海里突然浮现外公苍老的面孔,跟着心脏都好像漏跳一拍一样,脑门一下子就冒出了大量的冷汗。
     “好险。”我暗暗呼了一声,关键时刻想起了外公的叮嘱,硬生生按捺住,没有去答应那个声音。
     “小飞,妈妈回来了,快点出来给我好好看看啊。”妈妈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我能感觉到那人就站在床边,我甚至能听到他轻微的喘气声,吓得我噤若寒蝉,连呼吸都不会了!
     但同时我心里也非常气愤,恨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竟然冒充我妈妈,如果我有本事的话,一定打得他妈都不认识!
     那时候我只能心里暗暗想,也不敢真的去和他打。
     就这样,我和那个鬼也不知道坚持了多久,期间他冒充过很多人,有爷爷、有爸爸、有外公,有很多我熟悉的小伙伴,越往后我就越不害怕,直到最后那鬼放弃了,外公也赶了回来,把我搂起来。
     外公去而复还,但看起来老了许多,本来只有六十岁的他,只是出去了一趟,竟然仿佛老了二十年,有了八十岁的年龄!
     而且外公的神色无比疲惫,眼皮耸拉着,眼神都变得浑浊,他搂着我走出了堂屋后放我下来,然后拉着向蒋家姥爷家走去,嘴里念念叨叨,我隐约听到是“没事了没事了。”
     我看着外公这副样子,知道都是因为我,心里非常自责,可是看见是去蒋家姥爷家里,又吓得心惊胆颤,死活不愿去。
     后来还是外公好说歹说,甚至吓唬我,我才提着胆子跟着他去了蒋家姥爷家,可是一到灵堂里,没过多久又发生了一起令我完全想不到的事情。

    推荐阅读:风水先生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