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老公找上门

都市言情

看着化妆师给我化了那种,大红唇中式古典的妆容。  我疑惑的问她,“为什么化的是古代出嫁的妆容?难道不是拍现代的婚戏么?”  化妆师听到我的问话,有些惊讶的说:“导演没跟你说么?这次要拍的戏,是跟一个死去的大少爷冥婚的剧情。”  “什么,要我拍的是冥婚戏?”  我突然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虽然我平时演过死尸,演过女鬼,各种各样的龙套都演过,但这次要拍冥婚这种恐怖电影,还是第一次,隐隐约约的总感觉那里不对劲。

 

 

推荐阅读:腹黑老公找上门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 接替身戏

    我是一名群众和替身演员,昨天晚上接到一个某大牌明星的替身片子,是导演亲自打电话来的,说是那大牌明星身体不舒服,不能来片场,要我去做她的替身,就拍婚礼那部分的戏份就行,拍完之后会有五万块片酬给我。

    我当时心里就有疑惑,就算是大牌明星也不会有那么高的片酬,我拿过最高的片酬也就一万块,还因为是高危险拍摄场景,所以才会给那么高的片酬。

    五万块也算是很高的片酬了,因为在剧组做龙套演员也就一两百块甚至有时候二三十块都有,每个月拿到的片酬,也只能够我的伙食费而已。

    这个剧组,我之前有去做过群演,既然导演也没说有什么别的要求,所以就冲着这五万块,我也就答应了。

    第二天晚上七点,吃过晚饭后,我就出门打了个出租车去了拍摄场地。

    由于路上有点塞车,我赶到现场的时候都快八点了,化妆师一见到我,就急忙的把我拉到化妆间给我化妆。

    看着化妆师给我化了那种,大红唇中式古典的妆容。

    我疑惑的问她,“为什么化的是古代出嫁的妆容?难道不是拍现代的婚戏么?”

    化妆师听到我的问话,有些惊讶的说:“导演没跟你说么?这次要拍的戏,是跟一个死去的大少爷冥婚的剧情。”

    “什么,要我拍的是冥婚戏?”

    我突然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虽然我平时演过死尸,演过女鬼,各种各样的龙套都演过,但这次要拍冥婚这种恐怖电影,还是第一次,隐隐约约的总感觉那里不对劲。

    化妆师看我愣在那里发呆,可能以为我是害怕了,就伸手拍了拍我肩膀,安慰我说:“别担心,这次拍的电影投资方可是个有钱人,连请来扮演死尸都是特别专业,而且长得还特别帅呢,再说了,你等一下只要拜下堂,入了洞房就可以了”。

    我正想开口说话,就看见服装组的人急匆匆的拿着一套大红色的襟大袖衫+凤冠霞帔进来叫我赶紧换上,说全都准备好了,就差我了。

    我看着她手上的大红色嫁衣,竟然情不自禁接过来就走去试衣间换上了。

    换完出来,我走到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穿着大红色的嫁衣,配着这大红唇的古妆,感到很熟悉,好像自己曾经穿过这嫁衣似的。

    因为时间紧急,等待化妆师帮我戴上凤冠之后我就匆忙的赶去拍摄现场准备拍戏了。

    来到了拍摄现场,我看见拍摄场景的灵堂挂着红白相间的幔布,灵堂的中央摆着一副水晶棺,尸体被白菊簇拥着,我像着了魔一样走过去。

    化妆师说的没错,这男演员可真心帅啊,演的很逼真,躺在棺材里就像真的死了一样。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他连胸口心跳的起伏都看不到,我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吐槽,有些人啊偏偏可以靠脸吃饭偏要靠实力,让我有脸没才华的人情何以堪呐。

    我走到导演面前说,“我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吗?”

    当导演听到我声音,看向我的时候,我感觉到导演看我的眼神有点奇怪。

    于是我试探性的问了一下导演,“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导演勉强的笑了笑说:“没问题。”

    然后就跟我说了些要注意的事情就要开始开拍了,说什么不要耽误了吉时。

    眼看着要开拍了,我赶紧把手里的红盖头盖上。

    “准备,action。”

    我盖着红盖头坐在屋子里,从门外传来了请新娘的声音。

    接着有一个人进来把我扶出去,因为我盖着红盖头看不见路,只能小步小步的走着。

    我被带到灵堂中央,手里拿着一截红绸,红绸中央是一朵红白相间的花绸子,再过去新郎那一端是白色绸缎,攥紧在抱着灵位的老演员手里,他看起来年纪跟我爸差不多一样大。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前两拜都没问题,刚拜完第三拜,耳边隐隐约约有一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老婆,晚上等我!”

    我顿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会的不会的,不就是拍个戏嘛,是自己太紧张了,产生幻听了。”

    我就这样安慰着自己,然后哪位老演员过来把灵位放我手里后,我就被别人扶着回房间里了。

    “过!”

    导演这大声一喊让我清醒了很多,我把盖头拿下来回到化妆室就赶紧把这大红色的嫁衣换下来,穿在身上老感觉阴森森的。

    刚换完衣服出来,就有一个助理走过来跟我说:“片酬已经给你打到卡上了,你可以走了。”

    我赶紧掏出出手机看了下短信,五万块钱刚刚到账的。

    这刚演完就这么快赶我走,感觉些人怎么都怪怪的呢。

    不过想想,卡上多出的五万块钱,这个月的房租终于有着落了,不用舔着脸跟朋友借钱了,心里美滋滋的。

    回到家已经是十二点了,我去洗了个澡,就睡觉去了。

    不过关灯睡觉后不久,洗澡房里忽然传来了水声,我以为是喷头出了问题,就起床走了过去。

    可是走到洗澡房门口前,水声又就没了,我进去看了一下,喷头好好的,也没有其它地方漏水,奇怪的是地板上水很多,里面也是蒸汽腾腾的,像是刚刚有人洗完澡。

    看来这喷头应该是那里坏了,明天得找人来帮我修。

    就在我想着的时候,客厅里的电视机突然打开,声音很大,吓了我一跳。

    此刻,我突然想到了晚上拍戏时耳边响起的声音。

    我双腿有些发抖着慢慢的走到客厅,发现客厅里面根本没东西,顿时松了一口气,自己吓自己而已,世界上哪里有鬼。

    就是这些无良商家,我这电视机才买还不到一个月就坏了,心里想着明天一定要找这商场算账去,然后去把插头拔了就睡觉去了。

    没过多久我就睡着了。

    可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吧,我迷迷糊糊的感觉旁边有人摸我,先是摸上面,然后是大腿,最后又从我后背抱着我,整个人贴在我背后。

    然后耳畔传来男人的声音,有点低哑的,却带着说不出魅惑,“过了今晚,你以后就是我的老婆了。”

    听到这声音,我猛的惊醒了,睡意全无,因为这声音就是拍戏时在我耳边响起的那个声音。

    我转过身一看,妈呀,这还真是拍戏时扮演死尸的那个男的,他是怎么进来的,不对,这一定是个梦。

    我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试图把自己弄醒,“我艹,痛死我了。”

    抬起头,再看向那个男人时,看到他就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笑。

    我猛的把头埋在他的胸口,没有温度,没有心跳。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

    我被吓的钻进被子里捂着眼睛,失声尖叫,“啊啊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我长这么大,以前从来不相信世界上有鬼这些东西,可是在这一刻我被吓傻了,只能唔在被子里,不敢发出声音,瑟瑟发抖着。

    就在我快要把自己给憋死时,那男鬼掀起被子,一把扔到地上,而我就这样赤裸裸的出现在他面前。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男鬼冰凉的手从我的大腿处伸进来,被他触碰过的每一寸皮肤都起鸡皮疙瘩了,我只能死死的闭着眼睛,不敢睁开眼,我怕我会活生生的被他给吓死。

    他轻轻的一用力掰开我唔着眼睛的手,诡异阴沉的声线传来,“睁开。”

    我直摇头,心想,现在心都快要被你吓停止了,我要是再睁开眼睛,我爸妈明天就直接来给我收尸得了。

    那只鬼见我摇头,整个身子直接压我身上来了,我这辈子连接吻都没感受过,更别说现在被一个男鬼压身上了,我只能僵硬着身子,闭着眼睛颤抖着。

    推荐阅读:腹黑老公找上门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