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要翘婚

都市言情

修真界天才楼小妖因缘际会到了现代,不仅没有被穿越的“后遗症”击倒,而且还得遇“良人”。难道现在流行救人一命就要以身相许吗?拜托他是男的好不好?“老婆,这是我们全部家当,你收好。”魏延一脸宠溺的看着楼小妖。后者,难道他又想双修吗?魏延:“老婆,我真的很爱你,你知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楼小妖:“知道,我也喜欢你”送来的玉石!

 

推荐阅读:夫人要翘婚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总裁老婆不易做(歌舒笑)

    在修真界只要提到怪老头,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修为高强、法力无边、所向睥睨、无人能敌,什么世外高人大罗散仙这些陈腔滥调楼小妖不知道听了多少遍,听得都腻了,恶心的都要吐了,就差做噩梦一字一句的给背出来。

    什么臻于化境不食人间烟火,全都是臭狗屁,怪老头就是怪老头,你难道因为他作风怪异引领潮流就符合“世外高人”萧傻的形象,见到庙门前的老乞丐就叫大师,见到穿着另类的就叫高人,这样的人随随便便能在乡间找一大堆。这个怪老头偏偏有本事把衣着光鲜头大腰圆的“高衙门子弟”忽悠的个个点头哈腰,围在他老人家后面团团转。

    至于我,我叫楼小妖,是老头子在一座高塔面前给捡回来的,据怪老头说他把我拎回来的时候甚至还没有出生的小猫崽大,谁知道能蹦跶这么大,真是“得天独厚”。事实上我很怀疑五岁以前他是怎么活下来的,至于五岁后咱基本已经能自给自足了。楼小妖这个名字也是怪老头给起的,跟了怪老头这么多年愣是没从老头子嘴里翘出老头子名头来,肯定是老头子整日混吃混喝在外仇家太多怕别人追杀或者是要债什么的。嗯,肯定是。

    好歹怪老头在修真界也混出了名号,怎么起名字的功力这么差捏?记得他五岁已经从农民直接翻身成地主的时候也是这么问的,师父好歹咱们也是修仙的,怎么你宝贝徒弟我的名字活像修道的道爷拂尘下的精怪?

    小妖,小妖,怎么听都是妖怪名字?再说别人的姓氏怎么能随便来决定。那是怪老头手里抓着一双鸡翅膀,而他手里正抓着大鸡腿猛啃,现在想起来,吸……油水,怪老头手里架着两只鸡翅膀就在天真无知的我面前耀武扬威,想当年枪挑魔域四杰,脚踹怪中老叟,结果一脚把人家坟头踹歪了,事后还是他把“人家”房子又给搭建起来的,前提是没有被鬼大佬拿利剑在后面比量着。

    没错,怪老头没隔三差五没钱了就带他到坟地里“打打牙祭”,在喝两口小酒。

    “啧啧啧……美。坟头上的东西就是好,从来都不少斤缺两。”怪老头满足的直打饱嗝。

    哎,要是被别人看见了,我绝对会当作不认识他,丢人呀!

    “怎么?还嫌名字不好听啊?卤蛋、驴蛋、铁蛋、二狗、瘪犊子任你挑呀!”拿着鸡肋悠闲的剔牙,胡子邋遢,补的花花绿绿早已看不出本来面目的袍子,满面油光,蓬头散发,咦……楼小妖看着不由的打了个寒颤,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觉得怪老头给他取的名字是修真界,不,是无上界面上最动听、最好听的。

    “其实吧,嗯……你是我在一座高塔边上捡的,这塔你也知道的。”很严肃、很认真,这是楼小妖记忆力怪老头唯一一次正正经经和他对话,虽然那时他才五岁,一般的孩童五岁能记得个屁呀!谁叫他楼小妖是天才呢?

    “不会是镇妖塔吧?”不确定的问。

    镇妖塔是修真界类似于监狱的地方,里面囚禁的都是混世的妖孽,一入镇妖塔死都不要想再出来。所以这就是修真界为什么一直平稳、安逸没有阶级斗争的原因,小样儿,敢当大头,小心我们合力把你送进镇妖塔!现在一般都用来吓吓不听话的小孩子的,非常之有用。塔里有怪物啊……

    “所以嘛,就地取材,你总不能叫镇妖塔吧?哎,你猜怎么着?反正塔和楼是一样一样的,总不能叫楼妖塔吧?楼要塌,多不吉利。人家都说小孩子取贱名好养活,反正你长的像只刚下出来的小鸡仔……”好酒,一口闷进去,糟糕!酒后吐真言!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不再叫他师父,开始叫他老头子,因为老疯子有点影响“生意”,那是很重要的。

    “小师傅,小师傅……家师请你过去……”某家家丁。

    在修真界到了一定修为基本都能保持壮年风貌,所以楼小妖也懒得记他今年到底有多少岁,反正他那张脸到哪里都被人叫小师傅,弟弟,靠着这脸混吃混喝老人疼姐姐爱的多好!

    奥,对了,今天适合怪老头到“肥猪”家,不,应该是财主家派仙丹的,满不在乎的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多好,阳光明媚,花红柳绿,鸟雀啼鸣,什么府里泛阴气?肯定是亏心事做多了,要么就是脑满肠肥“撑”出来的毛病。

    想到今天能狠宰一笔,楼小妖窃笑!

    “家中可有美玉古器?”低亢有力的声音传来。

    切!老头子能不能换套说辞。

    “大师,高徒来了。”家丁转眼就不见了。

    动作真快!

    “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已经查过,有外气从东口袭进,黄气外漏,岌岌可危。”楼小妖装模作样的比划了一番。

    “你这里有妖人作祟,速速把家里所有玉器和古器全部集中到大厅里,我要开始做法了。”

    “啊……”财主一听,懵了。这么严重。

    “大师,古器?”

    “古董。”楼小妖适时在耳边提醒。

    “啊,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暗大师吩咐的办。”

    客厅里顿时一阵兵荒马乱。

    “怪老头,别太过,清减清减就行了,别刮太狠,留点休养生息,下次再来。”

    楼小妖的话理所当然的又被怪老头无视了。

    这财主还真有“货”,光是美玉就堆了半个屋子,古器甚至都摆到了大厅外,有多肉厚的!

    “你们且退后,看我来揪出幕后元凶。”怪老头一阵上蹿下跳。

    楼小妖一把揪住往后撤退的其中一个家丁,一挥手就把人给扔大厅里去了,紧接着怪老头一窜,也进去了,大厅门咣当一声,自行闭合。

    “大家往后退,往后退,那个家丁就是你们府上作孽的妖人,我师父正在和他在里面殊死搏斗。”

    一听到楼小妖说“殊死搏斗”,比什么话都管用,齐齐往后撤,生怕猛虎咬了臀。

    屋里噼啪一通作响,紧接着浑身“浴血”的怪老头出来了,往大厅一看,空无一物。

    “哎呀,师父……你怎么啦?你说话呀?”抱头痛哭,闻着伤心听者流泪。

    “我师父为了你们性命都搭进去啦……”悲痛万分。

    死人了,财主本想质问满屋子的财宝呢?话到嘴边又给“抽”回去了。兀自解下脖颈上家传血雨塞到楼小妖手里。

    “没什么好报答大师的,家传的血玉算是给你的补偿。”刚塞到手里救后悔了,想从楼小妖手里再给抠出来,糊涂了?怎么就把脖子上的传家宝塞到那小子手里了。

    楼小妖死死的攥着,财主硬是没抠出来。

    “我要把师父带回大雪山安葬,有时间再回来找你要作法的费用。”楼小妖的“铁臂”已经拖着怪老头到了门口,招来飞剑在不只是欢送还是气的跳脚的姿势中一飞冲天。

    “老是忽悠人怎么着也得换换新意,怎么样?要别人双手奉上,最后还谢谢你,是不是特有成就感?”

    怪老头跐溜又是活龙一条,浑身血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已经一滴不剩,中气十足还能调侃调侃徒弟!

    “拿来,分赃。”楼小妖怒目相视。

    哼,死老头,臭老头,你个老不死的,等你升天了到最后家底还不是要留给他的,楼小妖嘴里嘟嘟囔囔的,手里动作也没停下,一根大树杈七拐八拐,在地上一通比划,咯,满足的打了个饱嗝,边道,昨天吃的那顿真痛快呀!

    “成了。”看我楼式发明最新传送阵,长时间待在修真界里,日子过得是稀里糊涂,这怎么可以,人除了修炼,在修炼难道就没有别的事情了吗?在楼小妖的大力推崇下,当然还有臭老头的纵容下,本来已摒弃口腹之欲的师徒二人,时时会大打牙祭,楼小妖甚至在臭老头的翘首期盼下胡乱篡改修炼心法,一来二去,还真撞对了南墙,总算是没出什么岔子,好好的剑修,练着练着剑没了,直接凌空飞行,叫其他修真者直喊呜呼,偏偏还跑去丹修那里学人制丹,倒最后丹成了,丹修们疯了,抄起丹药直当弹丸,把楼小妖弹出十万八千里,有如此勤奋好学的徒弟,剑修的名声毁了,曾经被满世界的白胡子老头拿剑在后面捅臀。搞得最后两师徒无家可归,凑合凑合镇妖塔门房空了好些年,将就着吧!

    “臭老头,我好了,快出来看修真界最伟大的发明,名字我都起好了,传送阵,绝对牛叉。”楼小妖牛气冲天的朝镇妖塔的方向喊。

    没办法,谁叫臭老头在里面炼化昨天敛来的玉器呢,切,小气鬼,喝凉水。耶……才不理你,朝着镇妖塔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背过身去从储物戒中拿出一湛蓝包袱。

    湛蓝包袱被打开,赫然是形状完好的灵玉,足足有八块。不容易啊,攒了多少年了都,臭老头一向都不准他碰太多的玉器,身上除了储物戒指和几样法宝是玉石制造外,可谓两袖清的风,都能穿堂了。

    小心翼翼的拿出灵石,八枚灵石被摆在不同的方位,各占据一脚,刚好把八个菱角的位置摆齐。

    御剑对他们剑修来说,是一种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每当冷风嗖嗖寒刺骨的时候,他就在想,为什么一定要为了面子站在一把破剑上招摇?他一定要发明一种交通工具,眨眼就能到,不能太浪费体力的交通工具。

    经过无数次的改良,成果就在眼前,他发现空气中流动的气流,都有它独特的规律,天地间不止隔着就是白茫茫的空气,是时间,是看不到,也摸不到的时间,在研究的过程中他同时又发现了空气中存在的元素物质,及其微妙的掌握着空间的规则,有点类似于炼器时炼制的空间戒指,当时他就想,既然能另辟空间,为什么就不能改变空间的运作状态呢,就像把臭老头的酒葫芦放在眼前,下一秒却能出现在千里之外呢?

    总之,经历过无数次的大中小规模的实验,终于能窥探一二。

    趁臭老头不在,嘻嘻。

    元力自身体导出,借助八枚灵玉之力,楼小妖双眼睁开:“镇妖塔中。”

    空气中出现一巨大漩涡,楼小妖周围清晰可见空间被扭曲,排山倒海的其实在传送阵中剧烈撞击,哈哈哈……楼小妖在阵中狂笑,成功啦,成功啦,双目大开,见证奇迹的降临。

    “咚……”剧烈的爆炸声,楼小妖没见证打奇迹的降临,到先被爆炸声给吓到了,等真正意识到危险的时候,已经为时晚矣。

    我给老头子留的鸡腿啊……早知道就不留了。天下哪里会有事早知道,早知道看他还能昧着他师父留私房。

    因空气挤压传送阵周围形成了一股不小的气流,自楼小妖消失后,一阵强风刮过,地下哪里还有一点痕迹。

    “臭小子,刚才还叫的那么大声,现在怎么连个鬼影都瞧不见。”臭老头看门外连个影子都没见,骂了几声又回屋修炼了。

    “啊……啊啊啊啊,救命,救命……”可怜的楼小妖一直在空间裂缝使劲跑,使劲挠,连狗爬式都用上了,周围入眼是无尽的黑暗,“臭老头……救命啊,快来救我啊……哎哎,我这是往哪里掉啊,臭老头……无底洞啊……”

    21世纪香港九龙湾,夜。

    “咚……”一声巨响,惊奇野鸳鸯无数。

    “去,派两个人去看看。”一声巨响,香港最高级私人俱乐部的游泳池里浮上来一具“尸体”。

    “死人啦……”吓得周围名流巨贾政界要员,扔下怀里的女人光着臀往外跑,死人事小,曝光可不得了哇!

    保镖们七手八脚的把人捞上来,顶级私人会所的员工展现了专业的素质,面不改色有条不紊的把“死尸”扔上岸。

    保镖头目踢了踢脚下的人,非得在他当值的时候出事,脚下运足了劲踹过去,一脚一脚不分地方的就踹过去,直到解恨才命人查死尸的底细。

    “抬走,客人喝多了掉游泳池里了,被我们及时救出来,没什么大事,明白吗?”保镖头目厉眼扫过去,众保镖点头应和。

    泳池边又恢复酒色淫靡。

    “咳咳咳……”

    “还活着,好狗运,抬走。”保镖头目一声令下,楼小妖被保镖齐聚上来拖走。

    这里是哪里啊,头好晕,楼小妖在空间裂缝里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一直跑,一直跑,接着就想漏斗一样,一直在往下掉,一直也没有尽头,现在浑身乏力头晕脑胀,一阵阵犹如刮骨的疼痛从皮上传来,他皮疼。

    “查不到这个人。”保镖头目一把扯过楼小妖的头发,瞧小样,还长的不赖。

    他是谁呀?声音这么难听,头上传来剧痛,放开,楼小妖疼的开始挣扎,他微小的挣扎在十几个保镖看来挠痒痒都不痛快。

    “头,你看……哥几个……嘿嘿……”旁边的人已经露骨的盯着楼小妖露在外面雪白纤细的上半身上。

    “嘿嘿,没看出来,还是个小美人……”周围的保镖开始起哄。

    “美人倒是个美人……”保镖头目就着揪着楼小妖头发的动作,把他整个人都拎起来,右手摸着楼小妖苍白的脸蛋,动作隐隐有向下延伸的趋势。

    看头目开始动手,手下的人跟着开始放肆起来。楼小妖的长袍被直接撕成碎片,十几双手在楼小妖身上上下不停的动作着。

    楼小妖的第一感觉是疼死了,太疼了,这些人要干什么,放手,再不放手别怪他向普通人动手。

    “放手,你揪疼我了。”即使在身体虚弱,意识混乱的时候,修真者仍旧是修真者,凡人怎么能是对手呢?

    楼小妖动用他可怜的那点真气,一把抓住揪住他头发的罪魁祸首,定睛一看,他妈是一秃子,叫他怎么以牙还牙。手下一用力,直接把这人手腕给捏碎了。

    碎了,还是粉碎,估计这老大以后筷子都拿不动了。

    周围人一看老大被制住了全都往上冲,知道听到清晰的碾压骨头声,咔咔咔咔咔……顿时停住脚步,汗毛直竖,冷汗瞬间湿透全身。

    楼小妖刚扔下疼晕过去的光头,刚想起身去追他们,如潮水般的疼痛又从每一寸皮肤上传来,简直就像凌迟一样。

    糟糕,头晕。

    楼小妖不敢耽搁,从储物戒中叫出飞剑,破窗而出。

    保镖们已经石化,胆小的甚至已经尿裤子,这是八十五楼啊。

    鬼啊……

    推荐阅读:夫人要翘婚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