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你我的空间

都市言情

 

他是一位洒脱不羁的富二代,人如其名又高又帅。   她是一个活波可爱的小女生,和唐朝的文成公主同名不同姓。   二人在火车站相遇,在大学毕业后的第一家公司相爱了。   高爸爸望着高帅子承父业,壮大自己的公司,   而高帅却有自己追求的梦想;   高爸爸指定高帅和官二代丁盛花结婚,门当户对,   而高帅却一直对远在他方的平凡又简单的文成念念不忘。   面对家人的强势反对,   他们依然守候彼此的约定,   记得曾经一起浪漫的桥段。   但他们又该如何携手走下去?

 

推荐阅读:隔离你我的空间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樱花树下

    落单恋人(书香文气)

    这个季节,莫看樱花,因为连空气,都充满了离别的愁绪。

    “湮儿,自从我认识你的那一刻开始,你就一直住在了我的心中,从不遗忘,始终铭记。”

    ,五月时分。月色溶溶,晚风柔柔。四周一片宁静温和,静的只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一个男生对着身前三尺远的女孩说完这句话后,彼此看着对方的眼睛,看到了自己的样子。女孩早已被这种力量充斥的泪流满面,但不知道说些什么。男生越走越近,双手抹去女孩脸颊的两行泪水。嘴唇亲吻到了女孩的额头,他的眼眶也已被打湿了。

    依然是漫天星星的夜晚,依然是在这个曾经相约的地点。

    只见一个女孩仰望着广阔无垠的天空,回忆起当初和男生的别离,又忍不住泪流。她的眼睛装载着幸福的水珠,她的神情充满了希望的守候。然后美美的展露出荷花般的笑颜,看着一平如境的湖面。站在亭子中的她试着伸手去触摸那水花,可始终是沾不到半滴水珠。

    她的手缩了回来,看上去是那么的纤细。月光洒在她的身上,羞涩了旁边的樱花。小小的嘴角美不可言,乌黑的发丝散发出阵阵的芬芳,皮肤皓白似雪,生的如花似玉,亭亭玉立的合中身材。衣角随着微风摇摆,背影渐行渐远。

    两个月前。

    距离大学毕业就仅仅剩下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即将离开母校的大四学哥学姐此时都在马不停蹄地开始准备着自己的毕业设计。

    湮儿学得是英语专业,从大一到大四每个学期都是全专业的第一名,无一另外。每年各种各样的奖金就已经让她从没有向家里要一分钱读完整个大学,甚至和同学一起利用空余时间做点小买卖,所赚到的钱都交给了家中含辛茹苦的爸爸妈妈。她的勤奋刻苦,知情达理,让每个人都羡慕并嫉妒着。

    旭日东升,清晨的阳光大学到处都是鸟语花香的气息,格外的祥和。湮儿背着书包走在图书馆的路上,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满满的都是幸福感。

    此时此刻校园的道路上行走的路人寥寥无几,或见几个睡眼惺惺的男生有气无力的从大门口进来,看上去很疲惫,应该是从网吧通宵回来的;或见一对刚刚恋爱的恋人在这个浪漫的季节里,迫不及待的相约在某个角落暗昧着。

    湮儿一如既往,径直走向她每次都坐的那个位子,一个最偏僻的角落。因为她不太喜欢在学习的时候那么拥挤,只为安静。然而一眼瞧去,令她始料未及的是那个座位居然会有人安稳的坐着。

    是一个男生,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那张脸生的非常清秀,尖尖的长长的,眼神充满色彩,犹如一个漫画里的帅小伙子。

    湮儿见他正专心的在看着书,心中疑问这个人居然来得这么早,这么巧坐在自己最爱的座位,以前却没怎么见过他。一眼过后,便立刻在旁边坐了下来。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正全神贯注的做着毕业设计的湮儿突然感觉到有人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不好意思啊,打扰一下同学,我的笔已经没有墨水了,你还有没有多余的笔借给我用一下?”正是旁边的那个男生对她说话,满脸的尴尬和羞涩。

    湮儿这才真正看清楚原来他有张如此娇俏的脸和鼻梁,回了一个灿烂的笑窝,“好的,嗯,这支笔给你用吧。呵呵,不过已经很旧啦!”

    那男生接过她递过来的笔,即刻微笑道:“没事的,能写字,这就够了,与新旧无关,谢谢你啊!”

    “不必客气。”湮儿说完,然后继续低头写字。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渐渐的过去了。

    湮儿看了看手表,已经快十二点了,以前都是大概十一点半就去食堂吃饭的。然后她看了看整个自习室,人群络绎不绝的离开了。她本想叫旁边的他一起去吃饭的,也许交个朋友也不错的。但是他借了她的笔,他看上去还是那么的专心,仿佛已经忘记了吃饭的时间到了。湮儿不想被误会,也不想打扰他,就一个人独自的走了。

    第二天,那男生居然又比她早到,依然还是占据了那个座位。

    第三天,还是那样。

    他们并不认识,他们没有约好,可每次的巧合又怎么算?

    连续七天都是如此,湮儿心中暗生疑窦,这人是不是已经废寝忘食了?走的时候不见他走,来的时候不见他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这七天七夜没有离开过。

    大概是脖子酸了,男生下意识的抬起头,见湮儿就要坐下,陡然之间想起了什么,轻声的说道:“同学,你好,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

    “呵呵,怎么会呢?这段时间最忙啦,我基本上每天都要来做毕业设计的啊!怎么了?你找我有事吗?”湮儿好奇的问。

    男生应道:“哦,是这样的,难道你忘了吗?我好像好早之前有借过你一支笔吧,那笔已经被我用完了。不好意思啊,我一下子没注意,就把它当成我自己的来用了。”

    湮儿忍不住笑道:“没事没事,只是一支笔而已,何必一直放在心上,你不说我真的已经忘了。原来我的笔发挥到了那么大的价值,我替它高兴呢!”

    “话虽如此,但是借了别人的东西就一定要还的,这是原则性的问题。所以我昨天特意在校园超市买了一支笔还给你的,我也不记得你的笔是什么样子,给,希望你不要介意。”男生郑重其事的把笔递到她手边。

    湮儿见他盛意浓浓,接过笔道:“真是让你费心了,好吧,我收下啦!你这支笔的价格高过我那支笔的好几倍呢,我喜欢还来不及,怎么会介意呢!我以为你除了读书之外,什么都不做呢,想不到心思挺细腻的。”

    那男生道:“是嘛,呵呵,你不要误会,我在大学蹉跎了四年,说起读书,真是惭愧。很多事情,看表面是看不出来的。”

    “喔,是这样的啊!”湮儿点了点头。

    夜幕降临,黑压压的云朵白天的时候就已在空中飘浮着,此时此刻,雨水不在蠢蠢欲动,而是在图书馆外尽情的洒落。

    自习室的人群又一次散散落落的离去,可是议论声不绝于耳。

    男生从书中回过神来,抬头看向窗外,雨水一条条的下来,没带伞的他,表情变得有些焦虑无奈。

    湮儿见他一脸愁容,热情的说道:“同学,是不是没带伞啊?粗心大意了吧。”

    男生摸了摸后脑勺儿,“是啊,最近忙得忘了关注天气。”

    “没事,若是你不介意的话,我的伞比较大,我们一起撑回去。现在雨势越来越大,到宿舍可要十来分钟,这样淋过去非生病不可,到时候可真要糟了。”湮儿大大方方的看着他。

    “我……我怎么会介意呢,嘿嘿,还得好好谢谢你呀!又要麻烦你一次了,帮我这么多,都不知道怎么还你?”男生欣然笑道。

    “没什么啦,相互帮助本来就是应该的,不必客气。倘若我们的处境对换,相信你也会热心的帮助我的。不早了,我们走吧!”湮儿道。

    “嗯,以后不管你遇到什么麻烦,只要和我说,我一定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帮你,即便是没有成功。”男生一贯的羞涩似乎突然间隐藏了起来,不再拘谨,不要尴尬,显得尤为自然。

    “那我先谢谢你的好意了,看来你本事大得很啊。好吧,以后我有烦恼,就告诉你。”湮儿见他这么诚恳热心,不知道为什么,内心瞬间流过一丝感动。

    两人走到了图书馆门口,熙熙攘攘的都是刚刚从图书馆出来的人,成群结队议论纷纷。有的是在讲刚刚未解析出来的难题,有的是在聊期末考的重点在哪,有的是在倾诉考研的艰辛历程,有的是在抱怨毕业设计的苦恼。

    “这该死的天气,不但下大雨,还刮大风呢!”湮儿叹息着。

    男生道:“我看还是算了吧,你的伞也不是很大,就怕到时候我们两个都要淋的面目全非了。我还是打电话给我室友,叫他来接我,你自己先回去。”

    湮儿摇摇头,认真的看着他说:“这怎么可以呢?刚刚我们可是说好的啊!难道前一分钟说把我当朋友,这一秒你就反悔了么?”

    “当然没有啊!我是想与其两个人被风吹雨打,不如我一个人扛。毕竟我是男生,到底你是女孩子嘛。”男生忙解释道。

    湮儿见他说得真真切切,但是依然坚持说:“既然是朋友,那就有苦一起受,有梦一起追。你见我弱不禁风的瘦小模样,是不是看不起我?”

    男生被湮儿这么激将,又见她这么执着,激动道:“刚刚是我错了,那好吧,我们一起风雨同舟,向前行,走吧,我来撑伞。”

    “嗯,谢谢!”湮儿道。“清明节来了,这雨纷纷的天气可要持续好一段时间,以后可要时常提醒自己记得带伞噢!不然可要淋成落汤鸡啦。”

    “我不怕,反正有你在。”男生道:“又是清明时节,校园的樱花又要开了,有时间一起去看樱花吗?”

    “好啊!我往年总是会去静静享受樱花的美丽。”湮儿一副很享受的表情。

    两个人在路上有说有笑,满脸堆欢。仿佛忘记了自己身在狂风暴雨之中,而是在另一个人的心中。

    一个一个笑窝,一句一句话语。从聊天中湮儿得知身边的这位秀气的男生叫做古文昊,之所以突然间这么努力的看书,天天跑图书馆,原来和她一样的是他也是大四毕业生,但不一样的是他每天在苦读英语,因为他正准备去英国留学。至于什么时候去,却没有追问,或许是不想问。湮儿还好奇问他怎么总是喜欢坐在她以前一直坐的座位,男生和她说自己也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爱上独自呆在一个角落的习惯,并不是特意要抢占她的座位。

    湮儿告诉文昊没有男朋友,当他问为什么没有处对象时,她却以班上尽是女生为由,学习生活繁忙,没时间考虑这感情的事。文昊说自己也没有女朋友,他却如实告诉她一来班上女孩子少,二来自己沉迷游戏,三来交际不好,嘴巴笨拙,讨不到别人的喜欢。

    一路走来,他们聊过去的往事,谈现在的心情,说未来的梦想,很多很多,这十分钟倾诉了各自所有的人生。

    文昊第一次这么敞开心扉,湮儿第一次这么内心澎湃。

    “对了,和你聊了这么久,都忘了问你的芳名?”文昊问道。

    “好的,现在自我介绍啦,我姓赵,叫湮儿,湮没的湮。”湮儿道。

    文昊赞道:“赵湮儿,有个性喔,很像古代女子的名字。难怪你看起来像水做的一样,人如其名。”

    湮儿解释道:“呵呵,我是一个湮没在泪水中的女孩。我天生就喜欢哭,我的泪水仿佛很廉价的,所以呢,我爸爸就给我取了这么一个矫情的名字。不像你的名字,再配上你这副文质彬彬的书生气,我到觉得你有做大艺术家的潜质哦,加油啦!”

    “大艺术家?我可不敢当啊,他们可都是一副深沉严肃的样子,还有满脸的胡须哦!”文昊开玩笑道。

    湮儿听了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那一朵荷花般的容颜在脸上久久停留着,“你干嘛这么一直盯着我看?是不是我被雨淋的很狼狈啊?丑死了吧?”

    文昊应道:“哦,不是的,不好意思。我……我只是觉得其实你长的十分好看,真的。只是你不像其他女孩子一样会化妆,会穿名牌衣裤鞋袜打扮自己而已。但是你朴素中透露了一份别的女孩没有的气质。”

    湮儿顿时一脸飞红,“谢谢夸赞咯!”

    两人听到了对方的心跳声,却不知对彼此已经产生了情愫。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两人总是一起约好去图书馆,在湮儿的帮助下,文昊的英语突飞猛进。然后还一起吃饭,散步,看樱花,甚至在周末的时候同去市区逛街看电影,放松身心。

    文昊给湮儿买了她最喜欢的衣服、零食、化妆品、首饰,这些都是湮儿一直想买给自己却又从不舍得买的礼物。

    因为湮儿心中喜欢,文昊就自然去买给她,只要湮儿开心就好。又因为文昊愿意,湮儿便欣然接受,没有假装拒绝。

    短短的一个月,大学最后一个四月,也是两个人在大学里最幸福浪漫的一个月。没有浮躁,没有无奈,有的都是十指相扣的画面,非常美好,非常甜蜜。

    5月7号。

    阳光明媚,惠风和畅。春末夏初,气温柔和。不冷不热,不痛不痒。

    “湮儿,明天我就要去伦敦了,上午十点的机票。”文昊淡淡地忧伤。

    听到这话,犹如晴天霹雳般巨响在湮儿的脑海中爆炸,心伤,不舍,无奈。

    “是吗?那……很好啊!加油哦!在伦敦好好的生活,好好的学习,等到假以时日,相信你一定学业有成,能够有一番锦绣前程的,全心全意去追逐自己的梦想吧。”湮儿故作坚强平静,忍住泪水,保持微笑,“我永远会祝福你的,一定要记得好好照顾好自己。”

    文昊道:“谢谢湮儿的祝福,你的支持是我最大的信念。你也是啊,照顾好自己。晚上不要熬夜到太晚,要适当的劳逸结合,累了就休息。不要太节俭了,自己喜欢吃得,喜欢穿得,就买回来。我不在了,没时间提醒你吃饭,没机会监督你十二点之前睡觉,你一定要对自己好点。等我回来的时候,我不希望看到一个瘦小弱弱的湮儿。知不知道?”

    湮儿连连点头,却不敢说话,怕一说话就暴露出自己哽咽哭诉的声音,然后就匆匆背身离去。

    文昊欲言又止,一脸的不知所措。本想追过去,却发现湮儿已经没在自己的视线里。

    泪水终于在湮儿转身的那一刹那,不由自主的流满脸颊。她的内心是很苦楚的,“明天你就要走了,你知道吗?我是多么的不舍得你离开。这一个多月的时光,是我一直以来最珍惜最幸福的。我会等你回来的,我不希望这一别成永远。我现在不能强留你,因为你的梦想在远方。我不能那么自私,因为我而影响到你的未来,因为我丢弃自己想做的事。我不能成为你的绊脚石,我要看着你强大起来,我也要学会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我会把自己照顾好,希望你也能够好好照顾自己。等到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那个时候你心里还有我的话,如果你还是一个人,我会在阳光市一直等待着你。虽然你没有对我表白过,但是你的心思我都知道。未来世界多么美好,我们的梦想,开始起跑,相信能够越飞越高。”

    “湮儿,今晚在,不见不散。”湮儿拿出手机一看,正是文昊发来的短信。

    晚上七点半。

    湮儿穿得非常漂亮,这身花格子短裙是文昊买给她的,还有那双崭新的高跟鞋,这是她第一次舍得穿出来,第一次化淡淡的妆,第一次戴上了文昊送给她的镯子。

    文昊痴痴的看着湮儿,看得呆了。

    湮儿嫣然一笑,“喂,傻乎乎的,不认识我了么?”

    文昊激动道:“湮儿,你比我想象之中的还要美,你好美啊!”

    湮儿开玩笑道:“那你的意思是在你想象中原来我是不美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这人不会说话,对不起啊湮儿。”文昊忙解释道,非常珍惜剩下的一分一秒,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

    湮儿道:“我说笑的,你别紧张啊!叫我来只是看樱花吗?”

    “当然不是了,我是想在这次离别的最后一个晚上,对你说出我一直想对你说的话。”文昊认真的看着她。

    湮儿道:“你要说的,都早已在我的心里。所谓等候,都是浪漫的蹉跎;所谓承诺,全是心里的枷锁;所谓相思,尽是旅途的寂寞。所谓辜负,那是无缘的后果。但是所谓真爱,就是我们的心永远都融合在一起。爱是没有什么不可以,只要我们一起努力,携手就可以创造爱情的奇迹。等你回来之后,再对我说你今晚想说的话,我不想要你带着包袱去英国。”

    “湮儿,永远在我心里。从这一刻开始,我心中有个梦想就不会遗忘,那就是让你成为最美丽的新娘,等我回来。”文昊深深的说道。

    “一年,两年,十年,我都会等你。”湮儿紧紧的抱着文昊,多么希望时间在这一刻停止,这样她就可以永远依靠在他的怀里。

    推荐阅读:隔离你我的空间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