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小子闯情关

青春校园

 

只想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的武当传人苏小白,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碰上了脸俏臀圆的峨眉大师姐林慧心,酒壮怂人胆,两人在一条人迹罕至的小胡同里发生了一段不能说的故事。六年之后,苏小白的身边多了一个五岁的女儿,这个小丫头所过之处,彪悍霸气,野兽伏首,正义爆棚……

 

推荐阅读:功夫小子闯情关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001章 隐于市
     陈旧的四合院祖屋,一棵粗壮的大槐树下,苏小白坐在光秃秃的树枝下抬头仰望着星空,这一年的寒假,天气格外得冷,但他依旧只是穿着一件单薄的棉质衫,腿上也仅仅是一条宽松的运动裤。
     寒冷的夜色中,他的身上却是蒸汽袅袅,整张脸上的毛孔都在喷着热气,。他的脸透着一股子稚嫩之气,毕竟他才是一名高中二年级的学生,但气质之中倒是透出几分的倔强之气,已然带着男儿式的风骨。
     严格说起来,他其实是武当传人,只不过和那些武当山正儿八经出来的弟子完全不同罢了,据他的师父所说,那些人已经变质了,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武当的传承了,剩下的只有铜臭气了,不要看他们占了武当的地盘,生活在名山秀景之中,但真正的武当弟子已经散落在民间了。
     大隐隐于市,在那风景秀丽之地,占着气势辉煌的地盘,那已经不能称之为武当了,只不过是一种商业运作的手法罢了,更多的是为了那块招牌,为了数不尽的利益,而不是为了传承,只有那些散落在民间的武当弟子,心中还在严守着古老的传承,无论是辈份还是传承都保存得相当完整。
     按照他师父说的,他现在是明字辈弟子,因为他是俗家弟子,所以师父还给他起了一个道名,叫做明枪,为此这还让他腹黑了几年,这个道号着实是不好听啊,弄得像是拦路打劫的莽夫似的。
     只是当时师父这样告诉他:你就知足吧,现在明字辈的弟子,已经比武当现任掌教清字辈的还要高出一个辈份了,算是武当弟子之中除了他之外辈份最高的人了。
     但在苏小白的眼中,却总觉得那个老头没有说实话,似乎有点忽悠人的意思,老头其实也不老,只不过六十多岁,外表看起来也是六十来岁的样子,没什么特别,也不显年轻,看起来武当传承并不能让人看起来比实际年纪年轻一些。
     老头长得瘦瘦小小,像一只猴子似的,而且苏小白总是能在他的身上找到一点猥琐的味道,单纯从外表看起来,他就特别得不正经。
     而且他干的那些事也很不正经,诸如故意用气功自身后吹起漂亮女人的裙子,那只是为了看清人家内裤的颜色。
     所以对于苏小白来说,这老头除了有点本事之外,人品还真是不行,但老头却是有另外一种说法,还为此振振有词:“明枪啊,你这个人就是太认真、太一本正经了,这一点你最不像我,按理说,我要找徒弟,那肯定得找一个对味口的。
     像是我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男人,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一个呆头呆脑的人?以后你得改啊,否则少不得受人欺负。唉,其实说起来,要不是你的资质比我高那么一点点,在武学上的天分甚至比我的师父也高那么一点点,我还真不会要你,这脾气完全不合啊。”
     苏小白当时刚上小学四年级,也才九岁,这让他有点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就忽悠吧,要是武当传承真像是你说得那么厉害,以后谁还敢欺负我?”
     “唉,这个世道,欺负你的往往都是你想对人家好的人,比如说吧,你将来的媳妇,你要是不学着花一点,那肯定就是吃亏的命。女人嘛,还是要靠骗的,连哄带骗,那样才能娶上媳妇,否则像你这样一本正经的就只能打光棍了。”
     老头颇有点过来人的味道,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一抹沧桑,眼角甚至还泛着几分的湿润,似乎已经哭了起来,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事情。
     苏小白却是依旧不明白这些话的意思,他继续呆头呆脑的晃着头说:“要是这么麻烦,那还找女人干嘛?我一个人过就行了,谁要是敢欺负我,我就打谁,反正我的目标就是成为天下第一的高手,和女人就没一丁点关系。”
     老头当时就没好气地狂揍了苏小白一顿,当时他的心里还相当的不服气,若不是因为打不过老头,他早就动手了,只不过七年之后的今天,他似乎有点明白了,男人似乎身边还是得有个女人。
     说得透彻一点,那就是他有点思春了,当然了,这个形容也不是很贴切,应当说他有点情窦初开了,这个年纪,已经十六岁了,总是有那么点明白男女之间的不同了,所以今晚他仰望星空,却就是想不明白他该怎么样才能像老头那样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虽说到现在他想到老头的第一印象,依旧是只有猥琐,但是老头的话却是很有道理。
     只是老头离开他已经一年多了,按照他所说的,能教的都教给他了,剩下的就是功力的问题了,还有就是,老头让他早点破了童子之身,那玩意现在已经没用了,因为他已经把那股子纯阳之气给完全练出来了,再练下去可就要出大事了,阴阳不调,可能就会走火入魔。
     长吁了口气,苏小白慢慢站起身来,接着高大的身影腾空而起,直接翻过了高高的院墙,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有如行云流水,带着太多的美感。
     这是一个安静的小镇,苏小白的家里算不得富有,在当地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和所有为了孩子的父母一样,他的父母总是希望他将来能够出人头地,成为了不得的大人物,为苏家的祖祖辈辈脸上争光。
     至于他拜师的事情,他父母却是并不知道,以苏小白和老头的能力,要想避开普通人的注意力,那也并不是一件如何困难的事情。
     身子轻轻地落地,苏小白沿着小镇平时最热闹的马路慢慢向前走着,晚上九点,马路上已经没有什么灯光了,只有一两家大排档还在开着,但卖的东西也都很简单,无非就是面条或者是羊肉汤之类取暖的东西。
     冬日的阴冷,对于小镇上的人来说,喝上一杯烈酒,就着一碗滚烫的羊肉汤,这就是华夏大多数北方普通老百姓的念想,有点类似于老婆孩子热炕头的韵味,个中的滋味需要细细品味。
     苏小白并没有任何的目的,在走路的时候他依旧抬头看着星空,只是刚刚经过一条小胡同的时候,前面的大排档门口却迎面走过来一个跌跌撞撞的人。

    推荐阅读:功夫小子闯情关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