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怪微信群

恐怖悬疑

 

衰神附体的销售陈默面临着被炒鱿鱼的风险,无意之中加入了地府红包群,抢到一张提运符,运气开始爆棚,从此生活浪的不行……约最美的鬼,揍最屌的人,屌丝陈默的炫酷人生跟吃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从红包群开始,陈默不自觉走上修真之路,甚至成为鬼差,看到真正的仙神世

 

 

推荐阅读:鬼怪微信群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哪里来的骚群
     陈默现在很苦恼,网恋数月的女网友想找他奔现,甚至还提出了想要亲亲抱抱举高高一起睡觉觉的要求,让陈默心里一阵痒痒,可是不能叫她来啊,只要小网友一来,他冒充富二代的谎言不就露馅了么。
     拒绝一次两次还好糊弄过去,可人家现在说了,要么见面,要么再见,是你侬我侬还是互删好友,让陈默自己好好考虑一下。
     “咱们已经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见一面怎么了?有那么难么?还是说你背着我有了其他的女人?”
     “可是我最近真的不在国内啊,你不是不知道我上次出差还没有回国,这次我爹要在澳洲开分公司,想我过去帮忙照看一下,我当然想见你啦,日思夜想,连做梦都在想,如果我真的有其他女人,何必跨着半个地球,跟你说我爱你呢?”
     敲下这段话后,陈默依靠着电线杆,将手中房屋出售的广告牌举了起来。
     是的,陈默是个卖房子的销售,而且是个即将被炒鱿鱼的销售。
     这个月完不成业绩,他就会卷铺盖走人,还剩下最后几天,而他一套房都没卖出去。
     整整一上午,无人问津,这是天要亡我么?陈默在心中呐喊。
     突然手机在兜里震动了起来。
     弹出了一条消息:玉腿微张老是催请求添加好友。
     这名字,贼你妈骚啊。
     陈默虚眯着双眼,点开了这老哥的头像,雪白的大腿微微张开,旗袍裙摆遮住了想让男人遐想的禁地,可以啊,不会是卖片的吧。
     一看个性签名,厉害了:你的灵车我飘逸,你的坟头我蹦迪!
     这老哥是个奇葩吧。
     陈默刚想放下手机不再理会这老哥的时候,系统再一次发出消息:
     玉腿微张老是催邀请你加入地府红包群。
     还容不得陈默吐槽着群的名字时,群里的消息让陈默应接不暇。
     老牛推车:老崔(坏笑),你又邀请新人啦,是妹子么?几品灵官?
     马踢仙人板板:啊,有妹子么,(色色表情)妹子爆照啊,爆照有红包。
     谁能奈我河:(色色)妹子,叔叔帮你检查检查身体,顺便传授你一点双休功法呀……
     见到此情此景,陈默表示深深的鄙视,这群里都是什么人,一群没见过妹子的牲口么,真他妈的闷骚。灵官是个什么鬼?还几品,玄幻小说看多了吧。
     一相惜红颜:万一人家是个抠脚大汉呢?
     谁能耐我河:(?)不会这么倒霉吧。
     叫我莎莎:(笑哭)红颜姐姐,我还真想看到河河帮大汉检查身体时候的表情呢。
     这个ID叫做我是莎莎的一出现,整个群瞬间炸了起来,牲口们一个比一个激动,一个比一个亢奋。
     老牛推车:莎莎!(玫瑰)
     马踢仙人板板:莎莎爆照,莎莎爆照!(玫瑰玫瑰爱心爱心)
     谁能奈我河:莎莎我好想你啊,你想我了么?
     甚至很多潜水的都冒泡了,一阵莎莎莎莎的叫唤着。
     叫我莎莎:爆照就爆照,但是要崔大大发红包。(坏笑)
     马踢仙人板板:老崔快发,别想潜水玉腿微张老是催。
     玉腿微张老是催:咳咳咳,为了欢迎新人哈,今天发个大红包,手快有手慢无。
     底下一片安静,半天没有人打字,陈默也凝视着手机屏幕,暴风雨前的宁静大家都懂,抢红包嘛,拼的就是专注,拼的就是手速。
     一道红色的闪光划过屏幕,单身二十年的手速此时提升到了极致,一个口令红包:小莎莎是老崔的!粘贴复制,一气呵成。
     红包这个功能简直是为陈默量身定制的,只要有陈默看到的红包,就没有他抢不着的,此时他正期待着这大红包有多少钱的时候,屏幕上弹出一道消息:
     恭喜你获得【一品提运符】
     这是个什么鬼?钱呢?老子要钱!
     陈默有些不爽,手指在屏幕上划了一下,只见提示说已领取提运符,时效三个小时。
     暗骂了一声搞什么鬼,他点开了红包看看别人抢了些啥
     莎莎手气最佳,抢了96阴德,马踢仙人板板抢到了老崔的假牙……
     阴德是个什么鬼,QQ群啥时候有阴德这个东西了?
     叫我莎莎:嘻嘻,(害羞)谢谢崔大大啦,啦啦。
     玉腿微张老是催:谁拿了老夫的假牙,我给发错了。
     马踢仙人板板:老崔你把假牙发到红包里是几个意思?害的我为了抢红包差点把屏幕戳穿。
     玉腿微张老是催:以下辱上,大不敬,你等着吃二十大板吧。(发怒)
     马踢仙人板板:老崔,我错了(大哭)你就原谅我吧。
     看着群里这群逗比,陈默忍不住笑出了声来,这是一群重度中二病患者吧,真可怕,本来有点想退群,但又觉得挺有意思的,无聊了看看也挺好的。
     突然一道尖酸的声音在陈默耳边响起:“哎哟,陈默,你乐啥呢?”
     陈默听到这声音,一个激灵,手机险些从手中落下,心里忍不住暗骂了一声,这母老虎怎么跑过来巡视了。
     “啊,方经理啊,我没乐啥呢。”说着他不着痕迹的把手机往兜里藏。
     “别藏了,睁着眼睛说瞎话是吧,你觉得我瞎吗?”看着方晴脸上那堪比防弹玻璃厚的镜片,陈默很想点头,却又不敢。
     “你看看你这个月的业绩,是真的想被炒鱿鱼么,人家一个月卖好几套,你呢?一套都卖不出去,在公司里混吃混喝等死吗?公司再大,也养不起闲人,你自己做好思想觉悟吧,我都懒得说你,烂泥扶不上墙……”四十多岁的大妈喷起人来都不带休息的,唾沫星子在陈默面前纷飞,而他只能沉默以对。
     骂了好一会儿,方晴吞了吞口水,“去给我买一瓶水来,渴死我了。”
     陈默赶忙哦了一声,逃似的寻找附近的商店。
     不是有这么一句话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陈默是只差跪在地上了。
     从商铺出来,陈默正寻思着怎么才能摆脱这烦人的婆娘时,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叫声,“琪琪,琪琪你别跑了!你快停下啊,这边车多!”
     陈默还没来得及朝身后看去,脚旁就突然窜出一条泰迪犬,朝着马路对岸冲过去。
     这是一条四车道的交通大道,车流不息,狗子要是一个猛子扎进去,指定出不来,身后已经传出来女子的绝望的尖叫声。
     也不知道陈默这小子哪里来的勇气,拔腿就朝着狗子追过去,此时狗子已经穿过路边的绿色隔离带,眼看着就要上马路了,而距离它不远处,一辆公交车正疯狂的按着喇叭。
     也不知道这老哥是打了鸡血还是怎么的,宛如百米跨栏般越过隔离带,朝着地上一滚,猛地把那发疯的泰迪搂在怀里。
     急刹车声,尖叫声,司机愤怒的叫骂声全都响了起来。
     而下车一看,没看到想象中的尸体,更别说是血了。
     “沃日……能不能朝前开点让我出来啊,算了算了,我自己爬出来。”
     只见陈默抱着狗子,灰头土脸的从公交车底下钻了出来,好在这辆公交是新式的充电式公交,底盘较高,而陈默这种穷的只能吃馒头的瘦子躺在地上刚好蹭头而过,免得一死。
     公交车徐徐开走,陈默又被骂的个狗血淋头,心里暗想今天他妈的什么运气,刚才不是还得了个什么一品运气符么,鸡毛个运气啊,老子差点就挂了。
     “啊,琪琪,我的琪琪你没事儿太好了。”
     一个人影冲上来,一把将狗子从陈默怀里夺了过去,陈默定睛一看,微微愣住了。
     首先吸引住他的,便是那傲人的双峰和盈盈可握的小蛮腰,这身材犯规啊。再看脸蛋,精致的五官好像是伟大的匠人精雕细琢一般分布在那白皙的脸蛋上,看的陈默险些迷醉。
     与他一同痴呆的,是那被吓傻了的泰迪狗子。
     “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家琪琪。你,你没受伤吧。”
     女子满怀歉意地看着陈默,陈默赶紧回过神来,“啊,没事儿没事儿,那没什么事儿,我先走了。”
     说着陈默就要离开,哪想到刚转身的时候,衣服突然被人拉住了。
     “你手上脚上都是血,我带你去包扎一下吧。”
     不说还真没注意到,刚才耍酷的时候单膝着地搓破了裤子和膝盖,疼的陈默嘶嘶直吸冷气,在女子生拉硬拽威逼利诱之下,陈默跟着她一同去了诊所。
     “我叫沈梦,再次谢谢你救了琪琪。”
     在诊所包扎的时候,陈默和沈梦攀谈了起来,这才知道沈梦带着狗子来附近看房子的,没想到琪琪怎么突然疯跑,才有了刚才这一幕。
     陈默有些尴尬了,不知道应不应该在诊所里推销自己的房子。
     “你是卖房子的吧,是华阳地产么,这片新开发的锦荣名家?”
     沈梦应该是看到了陈默制服上的铭牌了,陈默赶紧点头,有些小期待的看着沈梦。
     “我正好想在锦荣名家买房子呢,要不然,你带我看看?”
     沈梦说完,朝着陈默眨了眨眼。
     我去,老子的好运要来了么?

    推荐阅读:鬼怪微信群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