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你夫人又跑了

都市言情

“顾先生,我有个交易要跟你谈一谈。” 为了救父亲,许深深精心设计,主动把自己当做筹码。 一夜痴缠过后,她发现自己才是那个被设计的傻丫头。 她逃,他追。 她被他夜夜要求履行少将夫人的职责。 她一脚将他踹下床榻:“你,不行。” 他猛然将她压在身下,扼住她的下巴,嗓音沙哑:“再说一遍?” 然后,顾少帅用行动证明了自己。

推荐阅读:顾少,你夫人又跑了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顾先生也不怎么样!

    民国十二年,冬。

    飞雪将安城的监狱素裹得越发冰冷。

    许深深站在监狱外,目光清冷却焦灼。

    她紧了紧身上的大衣,冷风如刀子般凌迟着她的肌肤,更凌迟着她那颗急切的心。

    她在等一个男人。

    她等的男人非同一般。

    安城最年轻的少将——顾景渊。

    一个能够救父亲的男人。

    许深深的父亲是保和堂的大夫,一生救死扶伤无数,却在一个月前,医死了人。

    许深深不信!

    暗中调查才发现,是那宫家的二少爷做的手脚。

    宫家是仅次于顾家的大家族,财权显赫,许深深得罪不起。

    这宫家二少爷风流成性,早就对许深深有意思,多次向许父提亲,被许父拒绝,气恼之下使出这龌蹉的勾当想要逼许深深就范!

    许深深自然不从。

    重活一世,她不会再懦弱下去。

    上一世,她懦弱,无所事事,为了救父亲嫁给了宫家二少爷。

    婚后,发现那宫家二少爷都纳了十几个姨太太。

    那时候宫崎明明承诺过她,她是唯一,她才嫁的!

    她本该气愤,可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忍了下来。

    她以为只要自己做好妻子的本分,好好的待在宫崎身边就行,却没想他却将她给逼死!

    她永远都记得那些人怎么嘲讽她是个废物,什么都不会。

    如何将她掉在悬梁上,划肉剃骨!

    这一世,她不会重蹈覆辙,就算是赴汤蹈火,也要报仇!

    恰巧听说这顾景渊回城,便想到此法子。

    她宁愿将自己清白身子送给顾景渊,也不愿被那奸诈小人给玷污。

    雪越下越大,冻得许深深那巴掌大的小脸通红。

    娇小的身姿远远望去却如寒冬腊梅娇艳,冷傲。

    大概一个小时后,一辆黑色的福特驶了出来。

    车内有种天生使然的压迫感。

    副驾驶座的男人闭目而坐。

    一身藏蓝色细羊毛军装外套,衬的身躯挺拔又伟岸。

    肩章上金色的松枝和一颗金星熠熠生辉,气息冷肃又威严。

    尤其是那弧度分明,紧抿凌厉的唇线,让人连视线都无法逾越。

    听说顾景渊来监狱是会好友,许深深特意准备了一番过来等候。

    所幸消息属实!

    她欣喜上前,一双小手张开,毫不犹豫的冲上前挡在车前,迫使车辆骤停。

    车内,男人不可察觉的拧眉,眉间是明显的不悦。

    许深深不怕死,继续上前,并且直接打开车门,将驾驶座的司机给拉了下去,然后立马关上门,并且反锁,一切一气呵成。

    任由司机在外叫喊,她也无动于衷。

    因为车窗隔音!

    许深深早就想好一切。

    动作一定要快,要出其不意!这样才能得手!

    顾景渊很少单独出行,这是唯一的机会,她能够和顾景渊单独相处。

    这次要是没成功,下次恐怕……

    许深深面色穆然惨白,下一秒却挤出一抹苦笑,带着赴汤蹈火的决然,机会她一定要好好抓住。

    “顾先生,我有个交易想跟你谈谈。”她声音温柔,连盯着顾景渊的眼神都是那般柔情,撑着座椅皮垫的手却一紧。

    男人面色冷冽,深邃的瞳孔陡然睁开。

    车内气息骤降,浑然天成的压迫感让许深深面色闪过一怔,抓住座椅皮垫的手狠狠抖动了一下。

    下一秒,许深深勾唇,直接将大衣脱下,露出里面火红色的刺绣肚兜,身体倾近,一股冷香钻入男人的鼻腔。

    男人脸色一沉。

    这女人对他下药!

    有意思!

    “如今我父亲被人陷害入狱,只要顾先生你能够帮我查明真相!我做什么都可以!”

    许深深开门见山,笑的越发苦涩。

    她没有多少时间能够浪费。

    多浪费一秒,父亲在监狱还不知道受到何种惩罚!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顾景渊嘲讽勾唇。

    求他的人很多,但是敢直接下药,并且这么明目张胆的,这丫头是第一个!

    “我要想和顾先生面对面协商,肯定需要点手段,只能多有得罪!”

    许深深眼波流转,风情中带着稚嫩,继续道,“顾先生,要是少将强奸良家妇女,传出去会怎么样?”

    见顾景渊依然这般沉冷,她开始冷笑威胁。

    “你奈何不了我!”顾景琛勾唇,盯着许深深的眸光十分凌厉。

    “那可以试试!”

    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直接拉开顾景琛的大衣探了进去。

    许深深是第一次,根本不懂如何勾引男人。

    她只能强装镇定,假装技术娴熟的样子,在男人身上点火。

    却就是这种毫无章法的触碰,让顾景琛起了反应。

    她的指尖无意间触碰到了顾景渊的禁忌区,却毫无察觉。

    男人面色微变,大手抓住深深的肩膀将她压在身下,嗓音微哑,“让我舒服了,我就答应!”

    许深深下的情药正在发作。

    顾景渊显然不是一个愿意委屈自己的人。

    节骨分明的手指快速拉下她的肚兜。

    入目一片美好!

    顾景渊的眸光变得深邃而炙热。

    许深深突然有些怕了。

    小脸不可控制的变得绯红。

    她还是第一次!

    怎么的也会有点紧张!

    她怔了那么一秒看着眼前俊郎非凡的男人。

    却在下一秒,男人抓住她的小手。

    顾景渊邪佞一笑,盯着许深深,“怎么?现在给我装矜持?”

    装矜持?

    许深深苦笑。

    女子的矜持,哪里还有父亲的生死重要!

    她猛然闭上双眸,面色决然又凄惨,主动亲吻顾景渊的唇。

    这是唯一能够复仇的办法!

    她必须拿下顾景渊!

    生涩的吻技,彷如雨后的甘露般清甜,却如一计催情毒药!

    他再也忍不住直接将她压在身下。

    欢愉后已是黑夜。

    煤油打火机的声响划破了才停下的寂静。

    顾景渊点了一根雪茄,野性又英俊的面庞被细碎的光亮照的讳莫。

    许深深双腿软的颤抖,整个人瘫倒在车椅上,双手紧拽着衣裙。

    顾景渊盯着那抹血红,漆黑的眸顿时变得深沉。

    小丫头竟然是第一次。

    刚才那主动的模样他还以为……

    不过想起刚才许深深那略显生涩的动作,顾景渊一切了然。

    面色潮红还未褪去,许深深努力撑起身体,并且迅速穿戴整齐,同样盯着座椅皮垫上的那抹嫣红。

    她身体不易察觉的轻颤了一下,覆下的睫毛恰到好处的遮住了自己的情绪。

    前世,她那丈夫只是对她一时兴起。

    当她嫁进宫家发现丈夫已经娶了十几个姨太太的时候,她忍不住和丈夫大吵了一架,丈夫对她的兴趣骤减,连碰她都不碰。

    甚至当着宫家上上下下骂她是个荡妇,让人脱光了她的衣服,检查她是不是处。

    许深深虽然长得漂亮,但是在外名声却不怎么样。

    那时候的她有点大大咧咧,总是和一帮男孩子打成一片,直到后来父亲教导,她才意识到自己这样是不行的。

    可是在宫崎心里,或者在宫家这样的大家族的眼里,是容不得一点沙子的。

    所以前世她在宫家举步维艰!

    重生后她发誓要精彩高傲的重活一世!

    顾景渊有点刮目相看。

    像是平常人家的小姑娘,第一次就这么没了,再怎么也要伤心一下。

    许深深却没有。

    片刻之后,许深深看向顾景渊,眼底的情绪已经压下。

    她并不是什么扭扭捏捏的人。

    既然已经做了!那么就没有后退的路。

    她现在所有的重心都在父亲的案件上。

    顾景渊上半身全裸,胸前的八块腹肌性感又有力量。

    许深深面色一热,将视线移到顾景渊的脸上,“顾先生什么时候履行交易?”

    顾景渊吐出一个烟圈,笑的狂妄,“我答应你了?”

    “你刚才明明说你舒服了就答应!”许深深恼怒,可是下一秒却冷笑,声音嘲讽,“顾先生难道想要吃了不付账?”

    “你觉得你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子,技术娴熟到能够让男人欲仙欲死?”顾景渊毫不留情的嘲笑。

    许深深脸色煞白,手指深深的陷进掌心。

    她低声下气和他交易。

    失了身不说,还要被他嘲笑。

    这无疑是对她最大的屈辱。

    “顾先生技术也不怎么样!”

    她气的面色发白,直接打开车门,冷笑嘲讽道,“顾先生不要脸起来,我还真的没辙!”

    “你现在可以滚了!”顾景渊直接下了逐客令。

    许深深脸色又白了一分。

    推荐阅读:顾少,你夫人又跑了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