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心妻负心汉

古代言情

 

诸葛太守家的女儿择婿订婚办喜事。 老佣人阿常负责挂满院子里的灯笼。 天微微亮的时候,他便起床了。 一圈、两圈……他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院子里的灯笼挂满。 每次的喜事都是他负责, 挂灯笼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做得得心应手。 可是这次却不同,开始还是满院子红彤彤的灯笼,似是一阵黑风吹过。 老阿常感觉自己睁不开眼睛了。 等到睁开眼睛的时候,见到了自己这毕生都没有见过的事情! 院子里的灯笼,一半变成了灰色,一半仍是红色。 他再偷偷观察发现小姐的脸上也有了阴郁之色……

 

推荐阅读:寒心妻负心汉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故事起源

    寒心妻负心汉(丁小乔)

    引子

    漫天烟花,草长莺飞,一派生机盎然的江南。一幅浓墨重彩的山水画。绿树掩映处一所高墙大院,院内喜气盈盈,似乎把这绿图染成红色。

    这是本城最有名的诸葛太守家办喜事。她的女儿今日择婿订婚。

    此时,正值四更时分,天有些微朦胧,暖风和煦。

    诸葛太守家的老佣人阿常在小姐定婚之日,负责挂满院子里的灯笼,清晨的时候,他起得很早。

    一圈、两圈……他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院子里的灯笼挂满。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做了,以前有个生日或者宴会或者一些喜事,这种事情都是他负责。

    他做的得心应手。

    可是这次却不同,开始还是满院子红彤彤的灯笼,似是一阵黑风吹过。老阿常感觉自己睁不开眼睛了。等到睁开眼睛的时候,见到了自己这毕生都没有见过的事情!

    院子里的灯笼,一半变成了灰色,一半仍是红色。

    老阿常隐瞒了这件事情。

    等他再偷偷观察小姐的脸色时,也有了新的发现。

    她的脸上似有阴云之气。

    为这种阴气老阿常终日阴郁,观察了好久,但具体又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气。

    老阿常又希望见到诸葛老夫人精挑万选的满意姑爷严公子。

    他终日等待,终日盘算,可是即使是大婚之日也没有见到那种特殊的东西,只残留有自家小姐脸上的阴气……

    这是一个美丽的小镇。美丽的小镇中新鲜的故事总是很多。

    阳光灿烂的暖春时日,河水碧波荡漾,水波中有着几只洁白的鸭鹅在嬉戏,花花绿绿的船只围着一条大船悠闲的往来,船中偶尔传来琴弦和少女们的嬉戏之声,偶尔还伴着吟诗和赋对子的附和声。

    水边杨柳花树掩映处,有座高墙大院。像是画卷里的一副美人宅。据说在水柳掩映处,经常要出美人。

    门口人头攒动,络绎不绝,互相推笑着,打听着,问着好。这座宅子的气氛渲染到了每一个人。

    这天是诸葛太守家的小姐诸葛景云十五岁的生日。也是诸葛家老太太允许提亲的日子。

    诸葛景云刚是少女的时候,聪慧美丽就已经传遍了这个小镇。

    从那个时候到太守家提亲的就踏破门槛、络绎不绝。

    诸葛老太太只能发话,提亲只在诸葛景云生日那天,其他的日子一概不谈这个问题,这不,大清早的就已经踏破了门槛。方圆几十里的大户人家的公子哥早就期待了这个日子。

    老仆人阿常大早晨的就在太守家的花园的中厅外用长竹竿挑起了红彤彤的灯笼。这是老太太昨天的吩咐,也是自己以前的提议。

    “老太太,在我们家乡啊,一般为了预示自己好的兆头,都点上红红的灯笼,尤其是喜事的时候,通宵达旦的几天红彤彤的亮着。”

    “阿常啊,你也照办,景云生日那天,大红灯笼我们也通宵达旦亮个几天。我们也要预示我们家小姐好的兆头。”

    “是!”阿常答应着老太太,并照着老太太的吩咐去做了。几天前就已经从集市上买回来大摞的灯笼。

    阿常起得很早,大清早的就来忙活自己的活。在人们还没有起床的时候把灯笼点上。

    轻巧巧的灯笼挂满了屋檐和树枝,他要预示着他家大小姐好的兆头。阿常黑夜中欣赏着自己刚刚挂上去的灯笼,并逐个的点上。

    几个灯笼就已经把院子照亮了,可是细心的阿常忽然灯笼里面有几个灰色的。

    “哇,不会吧?自己买的时候可是精挑细选的,难道老板给拿错了?红色的是喜事用的,这灰色可不是好的兆头啊……”老家丁阿常想到这里,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怎么着老太太对自己也不薄。大小姐景云也善待自己。

    自己不仅在这里几十年了,就是大小姐景云的一身功夫都是他传授的呢。称呼起来应该是恩师了,但是大家一般称呼他阿常,即使是景云也是这样称呼,也许是大家觉着直呼其名更亲切些。

    今天的出其不意的事情,一种不好的感觉袭上来。想到这里,老阿常快速的换下几个灰色的灯笼,并拿到无人的地方烧掉了。

    这件事情没有影响到太守家院子里的喜庆的气氛。只有老仆人阿常知道好像有点什么,他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情到死都是他的一块心病。

    这件事情就像是美玉上的一块瑕疵。院子里的喜庆的气氛美到无懈可击。

    其他的佣人们也都是忙里忙外,铺红叠花,院子里回荡着清脆的撞击声,与里里外外的出入的人的嘈杂声混在一起,那是杂乱却和谐的旋律。

    年轻的姑娘们一边调笑着,一边小心翼翼的往花瓶里插着新开的百合花,小姐酷爱百合,白的晶莹,白的剔透,清香淡雅,害的这些年轻的姑娘们趁着小姐不在家,调皮地吻个不停。

    有个新来的姑娘手里捧着大束的玫瑰,被老管家训得小脸红扑扑的,抱着那束鲜红的玫瑰,笑盈盈地东奔西走,找个合适的位置藏起来,因为大小姐素来不喜欢玫瑰。

    一个中年佣人,圆头圆脸,一面呵斥着年轻的女孩子们,一面自己展开那幅大大的丝绣的百花图。

    其他佣人们一面轻轻地将精致的礼器摆上桌,有的将精美的雕刻的木椅子放在大厅中间的八仙桌旁。

    八仙桌上的精致的碗器有规有矩地散放着,像丛丛绽开的花朵。

    墙边的典雅青花瓷花瓶里摆放着含珠带露的百合花,娇艳欲滴。

    旁边是一盘盘五颜六色的糖果,幽香逼人。

    再往前,八仙桌的两旁,精美的茶几上摆放着一幅幅的诗画。

    后厨房里,拼盘上摆放着龙凤呈祥的图案,色泽诱人的各类佳肴长长排列着,等待上席被客人们美味一顿。

    厨房里的当家厨师也是诸葛家的骄傲,人们叫他刘胖子,他手底下调出来的菜也是全镇闻名,很多这里大户人家的主人都以在诸葛家吃过他的美味而得意不已,诸葛家为了留住他,还专门给他娶了个媳妇。

    说到娶媳妇,指给家里的佣人娶媳妇,可真是诸葛老太太最擅长的,大小姐的家庭老师习老师,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一直得到诸葛家的喜爱,诸葛老太太为了留住他,把自己的贴身丫环阿英嫁给了她。

    这些人在这里都非常的安心,因为诸葛老太太以及诸葛家上下都很赏识他们,每次家里的盛宴或者大大小小的喜事,过后,诸葛老太太都要好好赏赐他们一番。家里一派祥和的景象。

    此时,刘厨师搭上有点污渍的白毛巾,光亮肥大的脑门上的汗兀自哗啦地滴下来,刘厨师只好忙里偷闲地用脖子里的毛巾偷摸一把,胸前罩着一条不甚干净的大围裙,

    “大家利索一点啊!”刘厨师大声的吆喝一声。手里还勺子、铲子的四下里忙活着,身上露出的肉一颤一颤的,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习老师也在院子里忙着摆弄一些诗画,并腾出来很多桌子,以便欣赏那些媒婆们送来求婚的诗作。习老师一副青衣书生打扮,忙里忙外,平日里古板的脸上此时喜气洋洋。

    大厅到院子里,一大卷饰有金色图案的大红地毯一路铺过去。

    庭院的水塘里,花花绿绿的金鱼在清澈的水里快乐地活蹦乱跳,美丽的尾巴在阳光下摆来摆去,磷光闪闪。

    池塘边上的笔墨纸砚摆放整齐和鱼儿一样在阳光下发着光。

    水面还有一些零碎的花朵,几只飞虫会从水面轻轻掠过。透明的翅膀被阳光一照,竟然有些姹紫嫣红。整个院子五颜六色、红红火火。

    这一切,几乎使阿常忘记了早晨发生的那一件沮丧的事情。

    “诸葛景云下船了。大家快看呢?”门外已经有人吆喝了。

    河中悠闲的船只这时候明显加快了速度,已经开始有人吟唱了,

    “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一间洁净典雅的书房里,雕刻彩漆的窗子半开半掩。这儿也被放上了红彤彤的灯笼。

    这间屋子里放满了书,所有的书都摆放整齐。

    早晨的阳光透过丝帘穿过来,屋子里的光线简洁而透明,近似褐色的家具显得层次分明,明暗有度。

    偶尔有微风进来,薄如蝉翼的窗纱会随风起舞。

    刚刚外出回来的诸葛景云直奔写字台前坐下,呼吸有点紧促。诸葛小姐爱好广泛,不仅喜欢读书,而且经常乔装外出。

    丫环春喜不仅陪着小姐读书,拳脚功夫也略知一二。有时候还陪小姐切磋。但是功夫还差的远,再切磋也只是陪练。小姐天资聪颖,不仅琴棋书画,就是拳脚功夫也是首肯的。由于她美丽的外表,大家都忘记了她还有着深厚的武功底子。

    今天是自己的好日子,也就是自己要挑夫婿的日子,可是她仍和春喜大清早的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回来的时候,正好是诸葛家来人最多的时候。大家早就在门外一一睹诸葛景云的芳容了。所以主仆二人回来的时候,自是麻烦。水路绕的急而匆忙。

    此时,两人都气喘吁吁。

    “春喜,她唤着丫环春喜的名字。”

    春喜前脚贴着小姐的后脚忙跟着走进来。虽然她练过几年拳脚功夫,此时这种卖力的绕,也颇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春喜是阿英的妹妹,阿英跟着诸葛老太太使唤,很得老太太的喜欢,还自己做媒把阿英嫁给了习老师。自阿英嫁给了习老师后,妹妹春喜也被换到了诸葛景云身边,和诸葛小姐亲如姐妹。

    “小姐,我这不是在吗?”春喜应声答着,嘴里也不停下。

    “以后,我们出门的时候不要到处嚷嚷,你看,绕了那么远的路,我们才拐回来。”诸葛景云说着。

    “小姐,这不能怨我,再说了,这伙公子可了不得,神通广大,他们咋就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出门呢?”春喜说着,“自打咱们出门,他们就跟着咱们了。小姐你命可真好,要是这里有一个看上我,我死也知足了。”

    景云没有理她。

    “小姐,你难道就没有看上的吗?再不看上我们出门更麻烦。你知道小城里现在流行一句什么唱词吗?”春喜,托着圆乎乎的小脸,对着窗外若有所思,看小姐没有说话,她继续说着。

    景云没有说话,只是把头转向了春喜,春喜感觉到不对劲,立即把脸转向景云。

    “只要哪天看见小城的王孙才子遍及大街小巷,诸葛家的小姐一定在不远处……”春喜说完,景云噗嗤一笑。

    “小姐,你高兴了?”春喜弯弯唇角,故意逗着她家的小姐。

    景云没有说话,此时的她,已换坐在梳妆台前。兀自摸着自己刚刚松下的长发。

    春喜看到这里,一下子感觉到了自己的失礼,快速地走到了小姐的身后。

    “小姐,对不起了,您的头发不用您拂来拂去,有春喜呢。”春喜说着,已经用一把精致的木梳轻柔而熟练地拢起景云的一头黑亮浓密的秀发。

    平日里,春喜虽然嘴巴不饶人,可是对小姐却是一百个满意。无论是小姐的举止还是言行,春喜都佩服的五体投地。

    今天是小姐的好日子,她决定帮小姐挽起一个可人的发型,每次帮小姐梳头的时候她都不忍心离开,她的视线不愿意离开那张脸。

    在椭圆形的镜子里,小姐的脸在镜子里映过来的阳光里,圆润柔美,那种美放光,在人群里一眼可以看出她来。

    春喜盯着小姐的脸出神,温婉的线条,珍珠般洁白细腻的皮肤,柔和小巧的嘴唇,晶莹的乌木般清澈莹黑的眼睛。她的心里也开始走火了,“怪不得初次见小姐的人,都视小姐为天人,这话一点都不过,因为实在没有好的词去形容她的小姐了。不只是男人心动,就是作为女人的她也为之动容。”

    婉约简单的发型经过春喜的巧手,一会就好了。

    景云满意地看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站起来走到琴旁,一连串的动作,春喜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

    那优美的姿态在琴旁坐下,她没有说话脸上带着笑只是轻抚了一下琴弦,粉红色丝绸衣服的宽袖口滑过手腕,腕上的玉镯叮叮作响。

    春喜已经猜出了小姐的心思,轻笑着走到小姐的琴旁微笑着说,“小姐,您真美。”一面说,一面在小姐的发髻上插了两支不同颜色的玉簪,然后用自己的嘴巴在小姐的头发上轻吻了一下。

    景云两颊飞过桃红,没说话。忽然像想起什么,说,“严家,今天来提亲了没有啊?”

    “小姐,就是来了,我们也不能就说是严家啊,这也的老太太商量、权衡一下啊。”春喜嘟嘟嘴巴说着,并担心地看着她家的小姐。

    “有道理。”景云说着,“春喜拿笔来。”

    景云说完,走到桌旁,春喜把什么都收拾好了,景云快速的画着。

    “小姐,您这是做什么啊?”丫环春喜在一边热闹似的看着小姐一连串优美的动作。

    只是片刻的功夫,纸上就跃然出现一个白衣男子的画像,画上的男子凤眸迷离,风度翩翩,如魔似仙,像极了她家小姐。

    “哇,真是天作之合,没想到世间还有如此美貌的男子。”春喜禁不住的赞叹道。

    景云笑笑。

    “小姐,你为什么老是画这一副图像啊?而且每次画完都撕掉。我都见了好几次了。”

    “你见了?”景云问完之后转过脸看着春喜怒道。

    “啊,没有。”春喜觉着自己说漏了嘴,连忙改口。

    “越来越聪明了。”景云笑道。

    “小姐,又夸人家。”春喜无奈的低下头,羞得满脸通红。

    “这次不是夸你,送下去,我就要这个……”景云把这幅画送给春喜,羞答答的转过身子,小姐一向大方,这个动作有点不习惯。

    “小姐,又想起那天的事了吧?”春喜拿着画,对着景云,戏谑似的的说着。

    景云娇羞一笑,春水映了桃花般娇娆。

    春喜拿着小姐画的画像下去的时候,正好两位诸葛公子都在,诸葛景雷、诸葛景峰都在。

    两人正在谈笑着,看着今天来提亲的诸家,好像在搜寻着什么。虽说老太守诸葛唐一生为官,但是他的二个儿子可没有一个像他的。

    大儿子诸葛景峰和和二儿子诸葛景雷都不喜爱读书,两人经营着整个碧水城的茶庄、布庄、粮庄还有一些酒楼。所以日子倒是比老爷做官的时候还排场。

    但是钱没有嫌多的,两个人正盘算着趁着自己的妹子选亲的时候,是不是再攀上一户高亲,最好是对自己有利的。

    两人在看着四周的提亲的人,正在商量着。正好春喜拿着那幅画进来。

    “春喜姑娘拿的什么呀?”在这个节骨眼上,诸葛景雷看着春喜问道。要是在平时他可能不一定看春喜一眼,此时正是节骨眼上,所以看见春喜手里的东西敏感的问道。

    “哦,二公子,这张画像是小姐画的,你们看看来提亲的人中有没有这个人?就以他?”春喜笑嘻嘻的说着。她很不好意思,而且也替小姐幸福,没想到这一次外出倒是有了意中人。

    二人接了画像。春喜没想别的,匆匆跑了回来。

    她悄悄地走进小姐的闺房的时候,小姐正坐在窗边出神呢。

    “小姐,还想那事呢?我都给你办了。”春喜悄悄地走到她的身后说道。

    “你个死丫头。”景云忽而不好意思起来。

    推荐阅读:寒心妻负心汉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