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总裁请放手

总裁豪门

“夏若曦,你让我觉得恶心!”  一夜之间,夏若曦的生活天塌地陷。  亲人的利用,男友的背叛,爱人的误解……  从此,这人间似炼狱,独希望他待我以温暖!

推荐阅读:豪门总裁请放手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不是故意是有意

    天色渐晚,静谧昏暗的房间,最后一抹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射进来。将房间分为一半黑暗。一半昏黄。

    在那黑暗之中。洁白的婚纱沿着大红的床沿铺展而开,在昏暗中,似乎都能够看到那上面精致纷繁的纹路。而视线慢慢上移,婚纱的主人夏若曦此刻双眸无神而又呆滞。原本精致的妆容经过一天一夜后。如今是发丝散乱,妆容带了这么久。已经显得有些狼狈,双唇干涩起皮。

    即便这样,还是能够看出来这个女人的美丽。这样狼狈的一切。却似乎给她带上了一种狼狈而又颓废的美感。

    随着最后一抹余晖也消失在地平线上,整个房间陷入黑暗,良久之后。响起一声沉重而又带着微颤的叹息声,夏若曦的眸子微微一动。干涩的眼眸中立刻眼泪直流,却不知道是难过还是只因为生理反应。

    好歹。生活还得继续啊……

    想要握一握双手给自己一点力气,却发现双手无力。酥麻和无力的感觉传遍全身,整个身体似乎似乎被抽完了精气神一样。

    “咔嚓”一声。从外面传来的一道声音,像是一根针刺在了后背。让夏若曦身子忽的一颤,眸子一紧,似蝶翼似的睫毛轻轻颤着有些措手不及。

    “嘭!”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房间的门被粗暴的打开,外面刺眼的灯光争先恐后的涌了进来,让原本黑暗的房间带上了一点亮意。

    那人就像是地狱归来的使者一样,颀长的身姿缓缓而来,每一个节点都像是踩在夏若曦的心上,他的眉峰紧紧皱着,眸光漆黑而又深邃,似乎隐藏着巨大的洪涛,下一刻就能翻起巨大的浪花,那双薄唇紧紧的抿着,似乎只要他开口,朝夕之间,便能够决定自己的生死。

    司灏深缓缓而来,周身带着阴冷的寒意,在距离夏若曦两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

    谁都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在微微有点光亮的房间中缓缓对上,看到那个眼神的时候,夏若曦的心脏狠狠一颤,竟是一个激灵,从床沿下滑了下来。

    司灏深眸色未变,只是冷冷的看着跌倒在地上的夏若曦,那双眸子里,是满满的嫌弃和厌恶。

    两道目光在空气中相交融,对在一起,他的眼神像是带着利剑一样在刺在夏若曦眼前。

    “夏若曦,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是这样肮脏的女人。”

    良久,司灏深忽的开口说话,冰凉入骨的话语。

    “是不是很后悔,没有早一点知道我的身份,这样你就可以早一点试试你的计划,早一点进入豪门?”

    那张原本没有表情的脸上,忽的邪魅一笑,像是撒旦一般。

    “司灏深……我没有……我不知道……”

    夏若曦缓缓开口,喉间一片火热,似乎要将她撕裂一般,沙哑的让她无力反驳。

    “哼,是吗!那这是怎么回事!”

    司灏深忽的怒吼一声,将一个平板扔在了夏若曦面前,而亮着的屏幕上,正好是一份邮件,邮件内容,正好是司灏深的所有信息。

    “不是我……不是我……司灏深……不是我……”

    看到那上面的内容,夏若曦脸色一变,震惊过后狠狠的摇着头,双眼中含着水光看着司灏深。

    司灏深见过的夏若曦,向来沉稳安静从不示弱,如今的她,却让他恶心。

    “夏若曦,你让我觉得恶心。”

    司灏深说这句话的时候,冷淡的眸光中带着厌恶,那张脸让夏若曦仿佛回到了当初,那个人离开的时候,司灏深脸上,也是这样的表情。

    厌恶,嘲讽,恶心,决然,却唯独没有心疼。

    司灏深说完这句话,转过身就要离开,夏若曦看着那个背影,心里一紧,仿佛他这一走,两个人十几年来的感情,就真的是付之一炬,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司灏深,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忽的直起身子,夏若曦向前扑去,两只手拽住了司灏深的后衣角,向来坚强的女子,此刻眼泪再也控制不住。

    “不是有意,那就是是故意!”

    背对着她的司灏深眼眸一紧,像是上帝刻意雕刻过的那张脸庞,此刻俊逸而又带着浓浓的怒气,两侧的拳头紧紧握住,他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狠狠的一甩胳膊,用了全力的拳头扫过夏若曦的右脸,身子也是被他这重重一甩,甩到了一旁的柜子上。

    额头感觉到尖锐的疼痛,踝骨重重的一磕,痛意一瞬间传到太阳穴的位置,让她眼前一黑,眼前已经感觉到什么温热的东西流了下来。

    司灏深已经抬起脚要踏出去,却在听到那一声碰撞声的时候背影一僵停了下来,眉头微皱却没有回头。

    连续两天没有吃喝,此刻的夏若曦因为这一甩,最后的一点力气都消失殆尽,眼睛缓缓闭上的时候,最后映入眼帘的,是司灏深带着嘲讽的眼神,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夏若曦是被针头拔出手背的刺痛疼醒的。

    睁开眼睛的时候护士正推着医疗车走出去,额角感到微微的疼,抬起手来去触摸的时候才发现被胶带缠着,微微皱了皱眉,两手撑着坐起来想要下床。

    双脚接触地面的时候左脚踝骨处传来的疼痛让她一个无力跌坐在床上。

    这才想起来司灏深那一甩,自己的踝骨是被磕到了。

    抬起手来微微摸了摸脸,微微的疼,不敢开口。

    再次调整过后她站起来,力气全部聚集在右脚,扶着墙壁一瘸一拐的向门口走去。

    移动到门口,刚打开门,夏若曦就双眸一紧,下一刻赶紧就要将门关上,但已经没有机会了。

    等在门口的记者们全部纷涌而至,手中的录音笔和话筒齐齐堵在她的眼前,让她连连向后退去,左脚用力站在地上传来的疼痛让她冷汗一阵冷汗骤起。

    “夏小姐,请问对于有人说是您勾引司先生这件事,你怎么看?“

    “夏小姐,据我所知你是有男朋友的,那为什么还要嫁给司先生?“

    “夏小姐,请就这件事发表您的看法……“

    一个个问题像是小型炸弹一样向她抛来,夏若曦愣在原地,双眸无神,紧紧咬着下唇,双拳紧握着,身体微微颤抖。

    “夏小姐,关于这件事,司先生可有什么说法?“

    “夏小姐,据我所知,司先生很讨厌被算计,听说你是故意勾引他的,他为什么还会跟你结婚?“

    “夏小姐,究竟是你勾引司先生,还是司先生算计了你?“

    记者的问题一个个的接踵而来,让夏若曦无处可逃,身体的颤抖越发的严重。

    她要说什么,什么都不能说,不能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不能说自己只是被利用被设计,什么都不能……

    “夏小姐,请你说两句吧。“一直得不到夏若曦的回应,记者们更加的向前拥挤,夏若曦此刻禁锢在他们形成的包围圈内,像是个物品一样被打量和询问着。

    “你们干什么!这里是医院!“

    就在夏若曦已经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忽的一道怒意满满的声音传来,让她忽的就抬起头来,顺着缝隙看过去。

    宁泽阳眉头紧皱,一脸的怒意看着记者,长腿一迈走进来,声音中带着严厉的怒气。

    “小张!医院安保都是白干的吗!把这些人赶出去!“

    看着她被包围着,脸色苍白,额头还是受伤的,看起来岌岌可危的像是下一秒就会倒下去一样,宁泽阳原本满腔的质问都化作心疼,眉峰一转朝着身后的人大声说到。

    推荐阅读:豪门总裁请放手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