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情总裁的柔情前妻

都市言情

 

“我们,离婚吧!”   “好。”   一来一回间,结束了绯恋颖长达4年的坚持。   不是不想爱,而是不能爱。   爱情是什么?   绯恋颖说:爱情本是甜蜜的负担。   可是如果当爱成了对方的负累,   那么就只能放手让你去飞。   关宇桀说:只选对的人爱。   显然,害死他心爱之人,和他结婚四年的妻子,不是那个对的人。   面对寺丞封的质问:既然不爱,当初为什么要娶她?   既然不爱,为什么要碰她?让她怀了你的孩子?   关宇桀面无表情地回答:娶她非我所愿。   当初是她的家族,乘人之危将她硬塞给我的。   碰她也非我本意,只是因为那天喝醉了。   只是,真的不爱吗?   那为什么?听到她所乘坐的飞机失事的消息时,   内心深处传来一阵痛到痉挛的感觉?

 

推荐阅读:恨情总裁的柔情前妻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流产

    恨情总裁的柔情前妻(雨晨魅影)

    医院,手术室门口。

    寺丞封背倚在洁白的墙上,半张脸被鹰型面具罩住,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不过,从他紧闭着的双眼,紧抿着的唇以及双手握拳垂于身体的两侧的情况来看,不难猜出,他此时的隐忍。

    “丞封,你……”继清雪柔软的小手悄悄握上了寺丞封紧握着的拳头。

    “滚开。”寺丞封骤然睁开紧闭着的银眸,狠狠的甩开了那双小手,同时眼中迸射出令人畏惧的恨意。

    继清雪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踉跄了好几步,忙伸手扶住墙面,稳住自己的身体,抬起有些苍白的脸孔看了寺丞封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悲凉,“寺丞封,你疯了么?”强迫自己用愤怒的声音朝着眼前的男人吼道。

    寺丞封冷冷的看了继清雪一眼,接着又重新闭起眼睛,眼不见为净,这个女人,他并不想面对,如今,让他挂心的那个人儿,正躺在手术室里,生死未卜。

    “呵……”继清雪看着他的反应,心中的悲哀更加的深沉了,嘴角微微勾起,扯出一抹讽刺的笑弧,道:“怎么?不想看到我?可惜啊……不要忘了,我们可是有过协议的,你得娶我,所以,我可是你要面对一辈子的人呢!”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得意,然而真实的感受却只有她自己知道,用这种逼迫式的手段得到陪在他身边的机会,实非她所愿。

    寺丞封在听到继清雪所说的事实后,身子一僵,再次睁开紧闭着的双眼,冷冷的道:“说完了么?说完了就可以滚了。”对于不在意的人,寺丞封向来不会顾及他们的感受,什么样的处理方式可以让自己快速的摆脱对方的缠绕,他就用什么样的方式解决。

    “寺丞封,你……”继清雪再次被他毫不留情的话语所伤,眼里闪着一抹泪光,这个男人,真懂得如何伤她最深,有时候不禁会想,她继清雪又不是没人追,没人爱,可是为什么却偏偏要留在这个心有所属的男人的身边,任他糟蹋?不是没想过要离开他的,可是,她是个固执的人,固执到一旦认定了,那么便是一生一世的事情。

    “丞封……”医院的回廊上,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接着就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扶着一个中年美妇急冲冲的朝着他的方向走来。

    寺丞封赶忙迎了上去,中年美妇满脸的泪水,挣开中年男子的扶助,伸手抓住寺丞封的两臂,急道:“恋儿,恋儿怎么样了?”眼里有着不可磨灭的慌乱。

    “伯母,我……”寺丞封眼里闪过一丝伤痛,道:“恋儿在手术室里,现在还不知道情况。”

    “恋儿,我可怜的孩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中年美妇在听到寺丞封的回答后,有些失神的险些摔倒在地。

    “蕊儿……”中年男子赶忙伸手扶住她倒下的身子,将她揽进怀里,“恋儿是我们的孩子,一定会没事的,不要担心。”绯劲天柔声的安抚着怀中泣不成声的妻子。

    “伯母,您别难过了,相信恋儿一定会吉人自有天相的。”一旁的继清雪看到这个情形,也忍不住出声安慰道,其实她挺羡慕绯恋颖的,有这么多人关心爱护着她,不像她,努力的追逐之后,还是孑然一身。

    “雪儿,你也来了。”绯劲天显然是这会才注意到继清雪的,朝她点了点头。

    “咔……”正在这时,手术室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寺丞封他们见状,赶忙迎了上去,“医生,我,我的女儿怎么样了?”戚蕊有些激动的问道。

    “病人腹中胎儿已然成型,不过,由于她之前受到的外力作用,导致胎死腹中,现在情况有些危急,我们必须马上为她做引产手术,这是手术同意书,请问,孩子的父亲在哪?我们需要他签字。”医生将一份手术风险同意书递了过来。

    可是,孩子的父亲,戚蕊脸色更加苍白了,紧紧的抓着丈夫的手,道:“关宇桀呢?他为什么没来?”按理说,妻子了,他这个最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怎么都这节骨眼了还不见踪影?

    “伯母,对不起,我联系过了,可是,他的手机关机了。”寺丞封眼里闪过一丝愤怒。

    “关机?”戚蕊无意识的低喃了一句,呵……她女儿究竟嫁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啊?无声的更加靠紧绯劲天,而绯劲天也在听到寺丞封的话后,身体蓦然僵直着,眼里闪过一丝厉色。这就是女儿当初非嫁不可的男人?

    眼见着事情进入死局,寺丞封眼中光芒一闪,抢过医生手中的纸和笔,迅速的签上自己的大名,接着递给医生道:“医生,麻烦您快点,替病人做引产手术吧!”如若一定要有人来承担这份风险,那么就让他来吧,他只希望,一切顺利。

    医生接过寺丞封递过来的协议,也不多说什么,直接进了手术室,随着手术室的门缓缓的关上,门外的人的心情也随着沉重了起来。“丞封,你……”戚蕊缓了一会儿神之后,看着寺丞封,眼里闪过丝丝不忍。

    “伯母……”寺丞封知道戚蕊的意思,开口打断她道:“如今我只希望恋儿平安,其他的,我不想管太多。”声音里有着浓浓的担忧。

    “丞封,是我们,对不起你,呜……”戚蕊克制不住,呜咽出声,如果当初他们不是将身家背景看的那么重,让恋儿嫁给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今天的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绯劲天沉重的叹了口气,将妻子搂得更紧了,伸手拍了拍寺丞封的肩,这个孩子,或许他的身家不如关宇桀清白,但是却是值得托付一生的好人选。只是可惜啊,他家女儿没福气。目光不由得落在了紧闭着的手术室门上,眼里闪过一丝泪光,他在商场上叱咤风云了一辈子,如今算是了解了,儿女们的安康才是他最大的福报。

    继清雪背靠在墙上,脸色苍白的看着他们的互动,她的心,好痛,尤其是在看到寺丞封毫不犹豫的抢过医生手中的协议书时,那痛就像是要将她整个人淹没了一般,也是在那一瞬间,她突然有种感觉,或许终其一生,她也走不进那个男人的心里。

    推荐阅读:恨情总裁的柔情前妻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