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爱为牢:陆少的心宠

都市言情

叶澜清这辈子做的最傻也是最好的一件事,就是,在错的时间爱上陆博言,还偷偷生了他孩子。再相逢,她醉酒之下和他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事后,陆博言开支票打发她。叶澜清很没骨气的想着,这笔钱当是给儿子的留学费用,于是她收下,还去兑现这笔巨款。自此,被陆博言盯上……从此走肾又走心。

 

 

推荐阅读:画爱为牢:陆少的心宠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把她当成那种女人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S市有名的苏荷会所里,女洗手间内,叶澜清有些无力的拧开水龙头,双手掬水往脸上泼,洗脸,也漱口。

    她刚刚吐完,胃酸胀难受,嘴里充斥着苦涩的味道,就像此刻的心,晦涩难当。

    抬头看着镜子里一脸狼狈的自己,叶澜清有些恍惚,脑海中回想着上午主编对她说的话,不由苦笑。

    “你这次的采访任务就是他,盛世集团总裁,陆博言,我们这几期的主题是财经专题,听说这个陆博言在华尔街是出了名的金融才子,从他开始做专访,相信会有个好的效果,你去准备一下,这几期都由你负责!”

    呵,采访陆博言么?

    她怎么可能敢再出现在他面前?

    步履踉跄的往门外走去,澜清觉得眼前的景象在不断旋转着,看的她头晕眼花。

    路过转角,步履踉跄的澜清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

    她脚下一崴,险些站不住,双手本能的抓住了男人的衣服,与此同时,抬起头来……

    视线里的男人,身材高大,一身黑色的西装衬得他英挺不凡,冷峻的脸庞上,那双深邃如海的眼眸正沉沉的盯着她看。

    这张脸……好像。

    “你好面熟。”

    好像陆博言……

    话落之时,澜清仿佛是被脑海中某个念头给惊到了,脚下一软,差点跌倒下去,抓着男人衣服的手不自觉的抓紧。

    男人眉头微蹙,薄唇轻启,冷漠的声音轻巧的砸在地上。“放手!”

    想攀上他,爬上他床的女人多的是,用这种方式半路杀出来的倒是第一个。

    “好难受……”澜清轻轻的喊了一声,声音很低,酒精的作用越来越强烈,她捂着自己的头显得极为痛苦。

    但是陆博言也没心思去深究她说什么,他冷着脸,毫不犹豫的掰开她的手,将她推开。

    谁曾想到,澜清却紧紧拽着他的西服衣领,怎么都不肯撒手,感觉到他在掰自己手指头,她竟然泫然欲泣的哀求起来。

    “不要推开我……我不要回去,他们要灌我酒,我不要回去……我难受,你救救我好不好?”

    闻言,陆博言似是来的兴致,唇角勾勒出一抹冷酷的弧度,“为什么要救你?”

    他伸手挑起她的下巴,鹰眸里略显犀利的目光落在澜清的脸上,那眼神仿佛要将她看穿似的。

    陆博言眯了眯眼,竟有些情不自禁的靠近。

    恰巧这时候澜清睁开眼来,水光潋滟的眸子带着几分哀求的看着陆博言。

    “谁派你来的!”陆博言沉下脸来,就连说话声音都冷冽来几分。

    澜清好像被他摄人的气势吓到了,身子微微颤了颤,但却不受控制的将脸凑近他,“我难受……帮帮我……”

    说完,澜清便闭了眼,好似耍赖一样的把脸埋进陆博言的怀里,小手还紧紧拽着胸口的衣领,小脸不自觉的往他的颈窝上蹭。

    见状,陆博言唇角的笑意更浓,眼里迸射出的眸光,却越发冷冽。

    女人,你自找的!

    翌日,丽金酒店

    还未睁眼,便感觉到脑袋钝痛无比,紧接着是腰身和腿心处传来的酸软,这感觉……

    啊!澜清猛的坐起身来,万分惊恐的看着自己所处的环境,心中惊起惊涛骇浪。

    这是……酒店!

    这光景,分明就是……

    天呐!

    澜清无法接受,捂着脑袋,一脸惊恐,难以接受事实。

    叶澜清,看看你都干了什么?!

    都当妈的人了,竟然私生活还这么不检点!

    怔愣中听到有哗哗水声传来,扭头一看,投过磨砂的玻璃,隐约可见在里面淋雨的男人,那高大的身影若隐若现。

    想来应该是昨晚那个男人!

    要命的是,澜清都想不起来昨晚遇见了谁,她以为是自己做梦呢,梦见了陆博言,在梦里她还第一次主动去吻他……

    可是……那是陆博言吗?!

    慌乱之中,澜清赶紧下床,找到自己的衣服,迅速穿上,准备逃离现场。

    可她刚穿好衣服,转身要走的那一刹,洗手间的门却咔嚓一声开了。

    紧接着,便见到男人高大的身影缓缓而来。

    澜清僵硬的站在那儿,视线从地面缓缓移到那个男人的脚上,往上便是白色浴巾,狭窄精壮的腰,健壮的胸膛,再往上是男人倨傲的下巴,最后是脸。

    看清那张脸,澜清不自觉的倒吸一口凉气,她低呼一声,脚上一软,跌在了地上。

    “陆博言……”

    昨晚的男人竟然是……陆博言!

    听到她那一声极其惊讶的惊呼,陆博言眯起眼睛,果然是别有动机!

    他冷着脸,居高临下的腻着澜清,见澜清一幅见了鬼的表情,冷笑,“醒了就想走?”

    “你……”澜清结结巴巴了半天才吐出一句完整的话,“昨晚……是你?”

    陆博言冷冷一笑,不动声色的靠近澜清,“不然你以为是谁?”

    澜清:“……”

    完了!叶澜清,你完了!

    澜清心中哀呼,呆呆看着陆博言,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怎么会呢,怎么会碰到陆博言?

    她努力回忆着昨晚的零星片段,却只记得自己被同事灌了很多酒,跑到洗手间吐完之后,再出来时,好像是遇到了一个人,一个像陆博言的人……

    可是面前半蹲着看着自己的人分明就是陆博言!尽管过了几年没见他,她也依旧认得出来!

    是他!

    就在澜清内心兵荒马乱的时候,陆博言抛出了一个让她更为慌乱的问题。

    “说吧,谁派你来的?!”

    谁派你来的?

    这个问题,澜清呆呆的看着他,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什么意思?以为自己是谁派来勾一引他的女人?

    他……把她当成那种女人了?

    推荐阅读:画爱为牢:陆少的心宠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