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医神

都市热血

 

 

一手医术可活死人,一身武功深不可测,他是花花都市最耀眼的圣手,武道世界最可怕的天才,也是众多红颜祸水的冤家,且看叶少川如何在这花花都市,打败一个又一个敌人,俘获一个又一个美人。

 

推荐阅读:花都医神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001章 地下诊所

    破旧的房间,灯光昏暗。

    一个少年身上穿着件已经变成淡黄色的白大褂,手里或者捧着盆血水,或者拿着把剪子,忙碌的走进走出。

    “少川,端盆热水进来!”

    房间里传出一声清冷的声音。

    “来了!”

    少年匆忙的扔掉才抽了一半的香烟,端了盆热水走了进去。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正在手术台前操作着,动作娴熟,眼前的血腥场面在她眼中视若无睹。

    “好了,再给她注射半个量的麻药!”

    女人轻轻的嘘出口气,说道。

    “嗯!”

    叶少川点了点头,从旁边桌子上找出支针筒,忙活起来。

    女人脱去橡胶手套,洗掉手上的血迹,然后摘去了口罩,露出了一张绝美的脸庞,但是眉目间尽是冷意。

    “来,吕姐,先喝杯茶,休息一下!”

    叶少川给病人注射好麻药,连忙从旁边拿起杯早就泡好的茶,递到了女人的手上。

    然后走到她的身后,在背上轻轻按摩起来。

    “好了,不用这么拍马屁!”

    吕清雪冷冷的拒绝道,但是眉间的冷意却是消散了些。

    叶少川嘿嘿一笑,手上的动作虽然停了下来,但是身体却是没动,依然站在吕清雪的身后,偷眼瞄去,刚好可以从她的脖颈看下去。

    衣领的缝隙中隐隐可以看到黑色的胸罩吊带,以及饱满的雪白。

    吕姐的身材还是这般傲人!

    叶少川只感觉喉间干燥无比,不禁轻轻咽了下口水。

    见到吕清雪就要转过身来,叶少川连忙端正眼神,笑着道:“吕姐,最近诊所的生意越来越好了啊!”

    “有什么好高兴的,都是些来打胎的女孩子,都是那些负心男造的孽!”

    吕清雪淡淡的道,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她忽然抬起头,打量了下叶少川,似笑非笑的道:“你这身皮囊也不差,想必以前也祸害过不少女孩子吧?”

    她轻轻摆弄着手中那柄锋利之极的手术刀,寒光凛冽。

    这个少年是她半年前在诊所门口捡来的,当时身负重伤,把他救回来之后,就一直跟在她身边打杂帮忙,对于他的来历,她也问起过,但每次叶少川都是一笑了之,讳莫如深。

    叶少川闻言,又见到吕清雪手中的手术刀,连忙大声喊起屈来,“吕姐,我还是处男呢!”

    “滚!”

    吕清雪轻啐了一口。

    “不过你倒真有些医术的天赋,半年时间,现在甚至都能独立做一些小手术了,让你待在我这个地下小诊所可是有点屈才了!”

    吕清雪望了他一眼,叹道。

    叶少川听到吕清雪的话,脸上顿时变得严肃起来,道:“吕姐,我的命可以说是你给的,你这样说,莫非不要我了?”

    “你说呢?”

    吕清雪低头抿了口茶,白了他一眼,风情尽显。

    “嘿嘿……”

    叶少川立刻转怒为喜,乘吕清雪低头的瞬间,在她雪白的脖颈间轻轻的吻了一下。

    “叶少川,你放肆!”

    吕清雪噌的站了起来,柳眉横竖,脸上挂着一层薄霜,嗔怒道。

    “吕姐,我错了!”

    叶少川怪叫了一声,像只兔子一样朝外面跑去。

    吕清雪刚想去追,忽然手术台上传来一声轻声的呻吟,病人身上的麻药时间已经过去了。

    摇了摇头,朝手术台走去,但是脖颈上刚才被叶少川吻到的地方,却是慢慢的浮起了一层红晕。

    她忽然想起了当初捡到叶少川的时候,这个少年身上有三十多处刀伤,有几处深可见骨,甚至有一刀离心脏只要几毫米的距离,当时已经奄奄一息,躺在自家的诊所门口。

    出于同情的吕清雪将他搬到了手术台上,清洗处理了创口,她原本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这种重伤,换任何一个强壮的男人,都很难活下来,但是这个如同野草般倔强的少年,居然硬生生的撑了过来,而且只用了几周的时间,就直接恢复到了可以下床走路的程度。

    哪怕吕清雪自己是元洲医科大学的医学硕士,又在元洲市立医院临床多年,也没有见过这样强大的生命力。

    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来历?

    不过她却清楚叶少川的善良,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她才收留了叶少川,对于后者的来历,也并没有再多问。

    “这样的日子,也不错!”

    清洗了一番的叶少川坐在诊所里,想着吕清雪的娇美,心中一阵满足,时不时的傻笑不停。

    砰!

    突然,诊所的大门被猛地踹开,一个粗鲁蛮横的声音传了进来:“医生呢,快来给老子看看伤……”

    紧接着,便是一个流里流气,染着黄毛,肩膀上露着刺青的男子大步跨了进来,此刻那满是刺青的手臂上正汩汩流血,绽裂开一条狰狞的伤口。

    叶少川抬头看了过去。

    “看什么看,新来的?哼,快,吕清雪呢,让她出来,她男人受伤了。”男子冷哼一声,砰的坐在了椅子上。

    叶少川闻言脸色顿时一沉,一看对方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竟然还敢说是吕姐的男人,除非吕姐瞎了眼还差不多。

    “张力,又是你,这里不欢迎你,给我滚!”

    这时候,吕清雪从后面走了出来,精致绝美的脸上冷若冰霜,手中依旧拿锋利的手术刀,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嘿嘿……”

    张力怪笑了两声,也不站起来,贪婪的看着吕清雪,嘴里却道:“吕清雪,我现在可是病人,你让我走?难道你这小诊所是不打算开了?”

    “就算关了门,也不帮你看病,滚吧!”吕清雪眼中毫不掩饰的厌恶,冷声道:“叶少川,把他给我请出去!”

    那个请字,说的尤其用力,咬牙切齿。

    尽管非常好奇这叫张力的家伙以前是怎么惹得吕姐如此生气,但是听到吕清雪的吩咐,叶少川还是迅速的走了过来,朝张力道:“还不快滚?”

    “小子,你让我滚?”

    见叶少川也敢这么跟自己说话,张力脸上浮现出一抹狞笑,啪的一声从腰间抽出一柄雪亮的砍刀,迎着叶少川的目光,满脸凶狠:“信不信老子砍死你?”

    推荐阅读:花都医神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