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请自重!

古代言情

 

 

穿越是个丢弃的皇后,弱肉强食的封建社会,弱弱的皇上都作不主,我这个皇后当得一点尊严也没有,让人随便丢到不知名的地方去。 强悍的王爷夺了权,顺便还把我这个前朝皇后给娶了。

 

推荐阅读:皇上,请自重!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穿越

    我觉得我一直很好运,吃什么都不会白吃,肉往身上长,走出去,回头也有点率,虽然眼神里,带着那么点点的嘲笑。

    然后考试吧,也有点名次,我承认,我有点走神,所以考不到第一,也不是最后,最起码保持着最后第二的风景。

    再然后工作吧,做事最多,工资最少,也不介意的啦,公司很多帅哥,做得身心欢喜的,虽然他们都不把我放有眼里,没有我,却不行。公司所有打杂的,也顺便归我了。

    住廉价的出租屋,挤公车,天天上班,加班,为了三餐而奋斗。

    虽然累,我还是很快乐。

    很多人都说我有点傻,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一天笑眯眯的。

    其实,没有人了解我。

    这个世上啊,能吃能睡能开心能健健康康,就是一件很幸运的事了。

    笑也一天,忧也一天,想想抗战之艰难,想想四川大地震,还有什么比活得平安,更好的。

    我想,我不是傻,我是能看得开,想得开,在繁碌的都市里,还能找到开心,还有笑容。

    我活得很平凡,和每一个追梦的女孩子一样,有空就YY美男一番,眼睛将公司里的帅哥,从头到脚都打个分数,也腐女过,也奋斗过,也放弃过,也幻想过有个美男子,开着他的宝马,来接我。

    公车卡的一声就停下,宝马梦醒了,再不上车,连坐的位也没有。

    手机却忽然响起,小职员是没有权力不接电话的,期待吧,是一个帅哥打来的。

    “我是季梦琳,早上好。”

    “好个头啊,你听着,马上到东区去给我买一份巧克力奶茶,还有一份A餐,再到西区去给老板买一份草莓蛋糕,还有啊……。”鸭公声还在绞尽脑汁地想着那些美女喜欢吃的早餐。

    我无语地看着公车走远,还是笑眯眯地说:“主任啊,我看不如直接买午餐好不好?”东区西区再加上兜跑的半岛,我看主任是想放我假,让我来个半城一日游。

    “季梦琳。”声音提高了二倍。

    我手机离得远一点,装腔作势地叫:“啊,你叫什么?主任,我听不清楚啊,我信号不好啊,我回公司再说。”啪,潇洒地合上电话。

    不是帅哥,还想要我甩他,好难啊。

    再打来,我用着一级甜美的声音说:“你好,你所拔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真好,有半天假期,我也想东区那家名店的奶茶啊,不是一般的好喝。

    呵呵,就去买一杯,再打包一杯回去就好了。

    今天是情人节啊,唉,怪不得小气鬼会变得大方起来,要请美女吃早餐。

    有些难过,又是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啊,我也想有人给我送花啊。

    正想着,一束鲜红的玫瑰就递到我的面前,鲜艳的玫瑰,还沾着露水,清新美丽得让人想入非非,帅得一塌糊涂的帅哥,一身西装革覆,吹得有型的发,让他看起来精神特好,立体的五官,就像雕塑一样。

    真帅啊,送我玫瑰,我的小心肝都要跳到喉尖上了。我好感动啊,终于有人送玫瑰给我,还是个帅哥,我整整发,让自已看起来好看一些,万分娇羞地看着他。

    就不知道这帅哥,什么时候迷上我的。

    我好感动,我一定会收下的,给他送去一颗秋天的菠菜:“呵呵,真漂亮。”

    他也帅气地一笑:“小姐,给自已买一束玫瑰,一颗五十,一束十朵。送给自已做情人节的礼物,下一个情人节,就不会一个人过了。”

    切,我一甩头,捂紧了小钱包。

    这年头,卖玫瑰的还长那么帅,没天理。

    玫瑰再递了过来,帅哥不断地给我送菠菜:“小姐,这玫瑰,很配你。”

    “你说我是花痴吗?”哼,虽然是有点,可是为什么要告诉陌生人啊。

    他还往前蹭,定要我买下高价玫瑰。这年头,卖东西的是一个比一个强悍了,我往后退,不知踩到什么,往后就一倒。恐惧让我双手乱抓,抓到的是艳红的花瓣,跟着我往后倒,而飘落。

    耳边是汽车的急刹车,连车灯都亮了,刷地将我的瞳孔映得雪白一片,在一片惊呼之中,迷失在雪白的光华中,瓣瓣的红玫瑰,也成了脱色的灰白,飘啊飘的落下。

    含恨着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帅哥你卖花就卖花,你害死我了。

    有点鸵鸟地不敢睁开眼睛,怕是看到牛头马面的可怕门面。

    似乎有人在推我,轻唤着:“皇后娘娘,已经回到宫里了。”

    穿越,又见穿越。

    轻轻地睁开一只眼睛,先从上面看起,大红色的帐子,不是现代有的,再看跪在地上的人,呃呃,其实有些雕梁更想好好看,但人是不可忽略的。

    一个十多岁的绿衣小姑娘正跪在床前,双手过头,端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头发还梳着很古代的发鬓头,二侧看到的是低头而立的女子,但却是一身灰色的衣裙。

    宫剧小说没看,电视更是没完没了地放,我兴奋地伸出一只手,掐掐我的脸,会痛啊。

    我没死,我穿越了。

    “皇后娘娘,该喝药了。”软软的声音,挺好听的。

    不会吧,我是不是听错了,叫我皇后娘娘。

    我,我一个兴奋啊,转过头看着她,她吓得手都颤抖了,却不敢让药汗溅出半分:“皇后娘娘,吃药的时辰,到了。”

    如果不是有人在,我一定会跳起来,想我季梦琳,草根了二十二年,居然现在有人叫我皇后,这官可不是一般的大啊。

    我脑子开始犯糊涂了,想着电视里,那三宫六院,都朝我叩拜的样子,我就冒虚汗。

    凭白一穿越,就给个皇后做,这官,是不是太大了点,我可以从宫女开始发奋,一步一步往上爬的。

    唉,我是吃过苦的孩子啊。

    “娘娘,该用药了。”咚地,那些女孩都跪了下去,惧怕地颤抖着身子。

    药?吃个药,没必要大家都害怕吧,我撑起身,一边的少女赶紧过来,扶着我,往背后塞上几个软枕:“皇后娘娘,这样好吗?”

    我想,万万不能露出马脚了,不然的话,会引起怀疑,我也很快就玩完了。

    我不吭声地看着,然后宫女站起,端前药给我喝。

    一入喉,苦涩得我想吐出来。

    看着她们殷切相望的眼神,就算是毒药,我也会吞下去。

    一喝完,一个宫女马上就接着碗,然后又一个端着一个碗上来。我哀怨地想,是不是不想给我饭吃啊,怎么一直都是水的。还是接过,微酸带着些许的甜味。

    这个还好喝,还没有喝下去,一个宫女又捧着一个漂亮的小盆子到我的前面。

    我觉得我反应特机警,将吞剩一半的水吐在玉盆里,再喝一口,再吐,免得别人发现我喝下去了。

    然后接着,还有话梅。

    一重重地过来,我都慢慢来,怕是做错了,喝完一碗药,我觉得一天不用吃怕了,特别饱。

    倒也没有吃上什么,就是规矩特别的多,这个那个漱漱,再吃吃,我肚子都饱了。

    饱暖思淫欲,汗,我的小色思想不能带这来,这是男尊女卑的世道。

    可是我怕皇上会来和我XXOO啊,这个怎么办,没有人告的我皇后是怎么反应的。

    而且才来第一天,就来这样刺激的事,会不会太让我难为情了。如果是个帅哥的话,倒是没有什么了,哦,对了,我得看看我这年纪,是不是占了便宜,是不是如花似玉。

    招招手,一个宫女恭敬地说:“娘娘请吩咐。”

    “镜子。”

    怎么说,也得看看这身体长成啥样。

    每每穿越的女主,个个都是美若天仙,迷得那些帅哥乱七八糟,甚至还可以一女N男,原谅我太兴奋了。

    我是皇后,不可以有这样龌龊的想法,其实,皇上很帅就好了。往往小说里的皇上,个个还不是玉树临风。个个妃子都漂亮,生出的小孩,哪个遗传不好。除非是近亲结婚,才会不小心生个白痴,这样的人,是不能为皇上的。

    镜子一拿来,我凑上脸去照,感觉有些失望,其实和我以前的脸差不多,而且身体也是。

    唉,有些叹气,为什么没有变成天仙美女啊。

    这一叹气,倒是吓得宫女有些哆嗦地跪了下去:“皇后娘娘莫要生气,十五很快就到了。”

    啊,十五到了干什么,烧香吗?

    我淡瞧那唯一绿色宫装的宫女:“今儿个多少号了?”

    “回娘娘的话,今天是十八。”她很害怕,说话都有些颤抖。

    我点点头:“十五,不是刚过去吗?”

    她跪在地上,手都颤抖了,别的女人,也吓得大气不敢出。

    “是的,娘娘莫要生气,因为娘娘去上香回来,境到头了,皇上才没有到来看皇后娘娘,下个月十五,皇上一准会说的。”她都快哭出来了。

    我听得一头雾水,为什么要十五才来啊。

    “那就是,还要等一个月?”我微挑眉,平静地问。

    二边的宫女,又都扑嗵地跪了下去,绿衣宫女气喘地说:“皇后娘娘请息怒啊,皇上说不定也会到凤仪宫来看娘娘。”

    推荐阅读:皇上,请自重!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