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美色

古代言情

将军如此傲娇,引无数女子尽折腰!他是大同街上无恶不作的小混混,也是戈壁场上骁勇善战的大将军。他生来俊美,天定花心,身边桃花无数,却偏偏孤独一生。在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又在错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一步错,步步错。他身负血海深仇,却不顾国仇对敌国的公主心慈手软,不顾家恨对仇人的女儿泥足深陷。当最后的真相揭开,满腔的抱负付诸东流,他情何以堪,又该何去何从?

 

推荐阅读:将军美色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太子选妃

    将军如此多娇(欧若)

    元丰二十五年,六十五岁的元丰帝自觉身体抱恙,遂命内阁大臣王钦为二十二岁的元昊。于是,被封为钦差大臣的王钦便立即通过内务府发出了选妃告示,凡是官宦之家待字闺中的女子,不论年龄大小,全都必须参加征选。

    十年前忽然一晚之间从苏州七品知县晋升为如今的正二品议政大臣的苏万城在朝中也算得上是响当当的人物,无奈虽然位居二品,却始终屈居丞相之下,许多时候不得不看丞相的脸色行事。而今,一个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可以让他一步登天,从此扬眉吐气,再也不用看人脸色度日了。

    既然是内务府发出的告示,那么他区区一个二品议政又怎能违反规定呢?顺水推舟将女儿送到内务府应选,太子妃的位置便十之八九了。思及此,苏万城满是横肉的脸不由自主地堆起了阴险的笑容。挥手喊来一名婢女:“小翠,你去把小姐叫来,说我有事要对她说。”这名叫小翠的婢女低着头应了一声,欠了欠身子后便退了出去。

    三月正值桃花盛开的时节,苏府后院内一片映红。院子里有一方石桌置于桃花林中,一个娉婷的身影正伏案而坐,及腰的青丝微微散落两旁,遮盖了半边美颜,手中紧握的画笔正在细细描绘着画纸上的桃花。

    “小姐!”忽听婢女一声轻唤,作画的身影便停下手中的动作,缓缓转过头,只见盈盈美眸似秋波,冰肌玉肤如凝脂,脂粉未施的脸霎时让满院的桃花逊色不少。此女便是名满京城,才貌双全的苏府千金苏毓晴。

    朱唇微起,贝齿轻露,苏毓晴莞尔一笑,“小翠,有什么事吗?”

    小翠虽然进苏府已有些时日了,但每次见到小姐这样的微笑,总是会不自觉地走了神。只因她出生以来,从来就没见过如此美若天仙的女子,小姐不但长得美,而且心地也善良,从来不对下人发脾气,能伺候这样美貌又善良的女子,亦是她小翠的福气。

    “老爷叫您过去,说是有事要跟您说。”

    “好,我这就去。”苏毓晴秋波微转,暗忖父亲此次叫她过去定然不会是好事。她虽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对外边的情况却并非一无所知。内务府发出告示征选太子妃,父亲岂能放过这样登天的机会。

    收起石桌上的画纸,苏毓晴转身缓缓朝前院走去。妖娆的身姿摆动,一阵轻风吹过,带起漫天的花瓣飞舞在空中,随后轻轻地在苏毓晴身后落下,待花瓣落地,她的身影正好消失在回廊的尽头。

    “爹,您找我?”苏毓晴踏进书房,朝苏万城欠了欠身子。这些作为女子的必备功课她从小便谨记心中,现在早已成了习惯。

    苏万城见到女儿,心中欣喜,高兴地迎了出来:“晴儿啊,爹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苏万城正在兴头上,根本没想到苏毓晴会突然开口打断他的话。

    “爹是想让女儿去征选太子妃是吗?女儿不会答应的。”聪明如她,早就猜到了父亲的目的,便也在心中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苏万城怔了怔,有些意外地看着苏毓晴,似乎没想到这个一向乖巧听话的女儿什么时候学会了反抗。

    “为何不答应?这是何等绝佳的机会,论貌美,论才学,放眼京城,有哪家的千金能与我儿相比。晴儿,只要你听爹的话去参加征选,太子妃的位置就非你莫属了。当今皇上年事已高,过不了多久,太子就会登基为帝,到时候太子妃就是名正言顺的皇后了。这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位置,你知道吗?”

    听了苏万城的话,苏毓晴眼波流动,神情淡然地转身,仿佛刚才的一席话全然没听进她的耳朵。“爹,不是所有女子都向往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所谓一入宫门深似海,皇宫再好,却始终避不了勾心斗角。女儿不想成为后宫争宠的牺牲品。”

    苏毓晴眼底的坚定与决绝,让苏万城烦躁地踱起步来。别家的女儿日夜盼望着有朝一日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他这个傻女儿却一心把机会拒于千里之外,上天赋予她如此的美貌和才华,难道就是让她这么浪费的吗?

    “女儿啊,只要你登上太子妃的宝座,以你的美貌与才智,爹相信后宫之中没有人能威胁到你的。”

    苏毓晴黛眉轻蹙,有些恼怒于父亲的固执。后宫之中危险重重,妃嫔竞相争宠之时,往往会发生意想不到的灾难。她自持聪明冷静,才智过人,她也相信凭自己的能力可在后宫立于不败之地,但是耍心机、玩权术并非她所好,皇宫亦不是她向往之地。她的心,早在十年前的那个秋天丢失了。

    那年深秋,得知唐家遭到灭门之灾后,她拖着柔弱的身子,不顾众人的阻拦,硬是闯进了那个已被官府查封的院子。看着满院飘落的红枫,才惊觉昔日欢声笑语的院子,如今早已物是人非,她再也见不到那孩子了。直至今时今日,她依然忘不掉心中的那个影子,始终不愿相信那孩子已经死了。

    “晴儿?”苏万城不解地举起五指在苏毓晴眼前晃了晃。

    苏毓晴回过神,轻叹一声:“总之,女儿绝不会答应征选,爹就死了这条心吧!”水袖轻轻一甩,苏毓晴转身移步离去。

    苏万城不甘地追出两步,看着女儿决然的背影,他只能暗自哀叹,看来他是真的不了解这个女儿。从小失去了母爱的苏毓晴乖巧听话得没有一点脾气,差点让人以为她是个没有思想的木偶人。直到此刻,他才真正见识到女儿的脾气,原来她并非没有思想,只是没有遇到值得她发脾气的事情而已。

    步入闺房后,苏毓晴随手将房门关起。轻移莲步来到梳妆台前,打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张画纸摊在梳妆台上,画中有两个十岁左右的孩子正在满园的红枫林中追逐玩耍。看着这幅画,时光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

    苏家跟唐家是世交,只因父亲和唐飞龙早年是同窗好友,父亲寒窗苦读中了举人,被派遣到苏州做了知县。而唐飞龙却是仕途不济,从而选择征战沙场,经过多年拼搏,终于功成名就。

    唐飞龙四十岁生辰时,父亲应邀来到京城参加宴会,那是苏毓晴第一次见到这片枫林,觉得异常的新奇,因为从来没想过有人会把枫树种在自家的院子里,整个院子在红枫映衬下别有一番景色。而就在这片火红的枫林中,她第一次见到了唐允翊,这个拥有俊秀样貌气质卓越的男孩深深地吸引了她,那年她八岁,唐允翊十岁。

    参加完宴会后,唐飞龙又邀父亲在京城多留些时日,于是她与唐允翊便理所当然地玩在了一起。后来偶然听到唐飞龙与父亲说起指腹为婚的事,当时得知这个消息时,她兴奋不已。只是好景不长,唐飞龙在一次战争中惨败而遭到了灭门之祸。

    父亲为了苏家的安全,决定明哲保身,离开京城。当时小小年纪的她不得不听从父亲的安排,离开前,她不顾一切地闯进那个已经被官府查封的院子,只是为了留住最后的一屡思念。

    一转眼十年过去了,想想她已到了论及婚嫁的年龄,京城里上门提亲的王公贵族络绎不绝,其中也不乏才高八斗的翩翩君子,但她却心心念念惦记着那个早已不在世上的唐允翊,始终不肯点头应允任何一家。

    父亲可以容忍她拒绝那些贵族子弟的提亲,但这回的对象换成了太子,他还会放过这个机会吗?与丞相的矛盾日益加剧,倘若她能成为太子妃,那么父亲就不必再忌惮丞相,从此高枕无忧了。可是,他当真要把唯一的女儿作为他高枕无忧的筹码吗?一丝愁容悄悄爬上苏毓晴的眉梢。

    这时,门外传来叩门声,“小姐。”是婢女小翠的声音。

    苏毓晴蹙起秀眉,缓缓折起画纸,小心翼翼地放回抽屉。

    “进来。”

    小翠轻轻推门而入,手中端着一盘新鲜的水晶梨,边走边道:“这是南边刚刚运来的贡梨,老爷知道小姐爱吃梨,特意留下了一些,让奴婢给送过来了。”

    苏毓晴秋波微转,视线落在那盘水晶梨上。色泽鲜亮,晶莹剔透,果真是上好的水晶梨,“放下吧!爹没有说些别的什么吗?”方才断然拒绝了父亲的意思,这会儿又让小翠送梨过来,她不难猜测其中另有目的。

    果不其然,只见小翠面露难色,结巴了半天才嘀咕了一句:“老爷交代奴婢寸步不离伺候小姐。”

    伺候?苏毓晴微微扯起嘴角,笑得绝美。她早知道父亲不会轻易罢休,这样做是为了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吗?只可惜她不是烈性女子,既没有出逃之心,更没有寻死之念。这种监视对她而言,根本是多此一举。

    好吧!就如父亲所愿,她乖乖待在府里便是,横竖离征选日子还远着呢!

    推荐阅读:将军美色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