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寤梦

古代言情
大晋长公主本因一年前意外病逝,一年之后竟出现在当朝尚书大人的喜宴上。面对假死的种种疑团,面对权臣尽散的困境,她将如何走下去? 正阳纵火,丹雀之约,少年昭玠,雾阁之主,每个人是否都被困在这盘棋里? 谁才是她真正可以依靠的臂膀?
推荐阅读:将寤梦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没有光,没有风,没有气息,黑暗里恍若寂地,却又带着一种无与伦比的厚重。阳陵外俱是苍茫,杳无人迹,它就矗立在其中,伴着窒息感和沉沉的天色,仿佛难以触碰。

    阳陵是新建的皇陵,本是被给耄耋之年的皇太后,只是没想到第一个住进的人竟然是大晋长公主,汝璧。这个生来便惊才绝艳,聪慧过人的女子。

    汝璧,吾国之璧也。熟悉成昭帝的人都知道,他十分疼爱这个唯一的妹妹。长公主所谏,上无不听。所以民间流传这一句话:“左有汝璧,右有仲虞,辅弼帝王,佑大晋清平。”

    只是在去年冬天的夜里,长公主猝死府中。传闻是染上恶疾,皇帝召集各地名医都无济于事。长公主只缠绵病榻数日,便撒手而去。

    这一去,举国哀悼。

    一年过去,这位集才情与美貌于一身的长公主已经很少在市井中被人提起。

    陵墓深深,外室连绵的长信宫灯突然晃了晃,死寂的室内传出一声巨响。随之墙角下钻出一个人,伴随着轻微的喘息。

    “越过曲江往北这里,究竟是后秦还是大晋境内?”低沉的人声顿了一顿,那人忽然直立了身子,定定的看着室内那具绕以浮雕镶以白玉的棺材,上面似坐了个人影,但绰绰约约看不真切。

    “凤兮频相许,神交托此心。春风迷紫陌,夜月查青岑。旧榻琴声冷,新楼奏云铮。凄凉掩宜墨,援笔有哀吟。”人影从棺盖上一跃而下,声音有些微的沙哑,“庶民,这是太史令写给本宫的铭文,你看如何?”

    久久不见回应,她又一声轻笑,煞白的脸庞和乌紫的双唇在宫灯下看起来有种莫名的丽色,还伴随着一丝丝冷煞。她向人影逼近几步,那人猝然惊醒,身子紧紧抵着墙壁,惊悚的盯着她。

    “诈诈尸!”

    接着又是一声颤抖的低呼,那人跌坐在地上,死死地闭着眼,面无人色,冷汗涔涔。

    女子抱臂冷冷看了他半响,突然弯下腰,右手勒住他的衣襟,嗤道:“你看清楚些,本宫是鬼吗?”

    看那人颤抖得更加剧烈,她眸光一冷,顿时站直了身子,娇小的身形里仿佛蕴含了万钧的威严,“不敢看吗?我乃当今大晋王朝的长公主,汝璧!”

    虽是身处黑暗,但她却有一股与生俱来的万方仪态,让人不能直视。

    那人终于停止了颤抖,低声问道:“汝璧长公主,不是在一年前因病猝死了吗?”

    女子一声冷哼,声音里带了一丝怒气和复杂情绪:“你信?深宫朝野,暗箱操作者不在少数,想让本宫诈死也不无可能。”

    那人沉默半响,“如此”

    “如此便杀了本宫灭口?”

    他一怔,缓缓抬起头注视着女子的眼睛,“非也。”

    “我不过被人追杀躲进一处隧道,没想到这隧道竟通向这陵墓里头贱命自尚不保,何故杀人?”

    “谁追杀你?”

    见他不肯多说,汝璧笑了笑,“所言可信?竟然你被人追杀,不如投靠本宫。将本宫护送至京城后,必保你无虞。”

    宫灯低垂着,两人交错的身影覆在黑暗中,犹如一团泼墨。

    “好。”那人的足尖向后缩了一缩,靠着墙站起来,拨开墙角的细碎土石,低声道:“长公主随我来。”

    听到身后毫不犹豫的脚步声,他躬下身子,探入洞中探路。

    洞中狭窄,只能容下一人而过,他骨架偏大,只得缩着身子,将脚步放轻,免有沙石砸到她。

    动作轻微,身后的汝璧却看得真切,不由轻声问:“你有无不适?”

    “无碍。长公主可嫌狭隘?”

    半晌未听到她的答话,他疑惑的扭头,却见她垂着头若有所思。

    那人回过头继续带路,不再说什么。

    推荐阅读:将寤梦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