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色生香

都市言情

她贵为当朝皇后,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至亲被最爱扔进狮笼,重生后,她步步为谋,不再相信爱情,只为手刃仇人,保护自己的至亲!可是那个男人却强势的闯进她的生命中,遍体鳞伤之后,她真的还能再相信爱情么?

 

推荐阅读:娇色生香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1章 嗜血危情

    “吼——”

    大殿中央的玄铁巨笼里传出兽吼,被围困在里面的狮子胡须上还滴着未干的血迹,空气中尽是让人作呕的血腥味,更别说笼子里还躺着的一具森然的白骨!

    “啊——”林雪寒被铁链紧锁在笼子不远处的柱子上,披头散发,消瘦苍白的脸上早已经面目全非,一双溢满鲜血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着高位上的男子,“司律政!我哥哥天生痴傻,你还如此对他,我杀了你!”

    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回荡在大殿里面,与大殿外战火硝烟的嘶吼声相得益彰,凄厉的不禁让人毛骨悚然,可是坐在高位上身着锦皇龙袍的男子,却嘴角含笑的拨弄着手中的茶杯,那笑容里却有藏不住的阴狠。

    “死的左右不过是一个傻子,皇后这就受不了了?”

    茶杯被捏碎,男子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林雪寒的跟前,顺带“好心”的踢走她脚旁早已被撕咬的血肉模糊的半截手臂,表情尽是嫌恶。

    “司律政!你不得好死!”林雪寒咬牙一字一字的说出,滔天的恨意让她浑身止不住的发抖,恨不得化身成为笼中的畜生,将面前这个无耻的男人撕成碎片!

    下颌猛地被捏住,刚凝结的伤口再次崩出血来,听着门外越来越近的战火声,面前的男子突然面目狰狞起来。

    “不得好死?你联合门外的姘头毁了朕的天下,要说不得好死,只能是你这个淫 贱的女人!”

    “呸!”林雪寒一口血沫子吐在面前男人的脸上,脸上尽是嘲讽的笑意:“你弑父夺位,我林家满门忠烈,一心为国,上下一百零三口却被你冠上通敌叛国的罪名枉死,你信奸佞行暴政,今日就算不是景王,也会是其他人来推翻你!”

    “你想死!”司律政一把掐住她的喉咙,手上的力道渐渐加大,看到她涨红了脸,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才猛地松开!

    林雪寒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她不怕死,更不怕下地狱,可是,她怕面前的男人不能跟着她一起下地狱!

    “你明明有机会逃走,可是为了帮那个逆贼争取战机,却故意落到我的手中,七年夫妻,朕却想不到你竟是个情种!怎么,等着外面那个男人来救你?”

    司律政的声音突然阴阳怪气的,他嘴角挂着势在必得笑容,慢慢靠近她,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到的声音开口。

    “你派了数十高手保护你那痴傻的哥哥,却还是被我抓了,想知道为什么?”

    林雪寒震惊抬头,心中渐渐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只见男人后退一步,轻拍手掌,就有侍卫压着一个怀抱着四五岁孩子的女子走了上来!

    “姐姐。”女子的声音楚楚动人,抱紧手中的孩子,那神态,更激起想要保护她的欲望!

    “雨彤?”林雪寒震惊的看着被压上来的亲生儿子和妹妹,浑身止不住地发抖,瞪向一旁的男子,“司律政,你冲着我来,放了我的妹妹和儿子!”

    “呵呵。”面前男子突然间诡异的笑出了声来,挥手驱开旁边的侍卫,只见他一把将女子搂入怀中,嘴角的笑容不断扩大,“皇后,朕看你是还没有明白!”

    “皇上,你好坏,奴家还没有演够呢!”女子抿唇轻笑,媚眼如丝,哪里还有刚刚的惊恐之相!

    一瞬间,林雪寒如遭电击,要是现在她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真的是傻了。

    那个男人早就提醒过她,可是,她却仍傻得想要相信亲情!她的哥哥,是被她亲手害死的!

    泪,混着脸上的血水留下来,心,如万剑齐穿,痛的无法呼吸!

    “姐姐,你快看,这小皇子真是乖巧,一直不哭不闹呢!”女子信步走到她的跟前,捏住孩子的脸转到她的眼前。

    林雪寒瞬间变了脸,只见她的亲生骨肉此时却面色发紫,安静的……就像是死去了一般。铁链被她拽的“哗哗”作响,锁扣陷进肌肤,林雪寒手上蹦出青筋!

    司律政却无视她的痛苦,笑容邪狞,一把提起孩子的衣领挥手抬到狮笼边缘,笼中的狮子像是知道自己美味佳肴来了,突然暴动起来,猛烈地撞击笼子,去够距离几公分的“食物”,看的她心惊肉跳!

    “司律政,那可是你的亲生骨肉,你怎么,怎么忍心!””

    “呵,这个孽种,早在雨彤告诉朕你与景王私通的时候,朕就想这么做了。”说着司律政将手又往前送了几分,林雪寒瞬间屏住了呼吸。

    “皇后你说,等下朕的好王弟冲进来的时候,是救这个孽种?还是……你?”司律政突然表情变的癫狂。

    “求你,不要!”原本愤恨的骨气,瞬间变成了卑微的祈求,现在,她是一个愿意为了自己孩子放弃所有尊严的母亲。

    耳畔是女子银铃般的笑声,看着男人嘴角恶毒的笑容和不断伸向笼子里的手,林雪寒惊恐的张大了双眼,疯狂的摇着头!

    “轰”一声,大殿的门被外力推倒,林雪寒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盔甲的男子逆光而立。

    是他?她就知道,她没有信错人!

    林雪寒的嘴角还未上扬,就听见一个凄厉稚嫩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母后,救我!”

    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惊醒了,不断向她挥舞着的小手猛地被狮子叼住,拖向笼中!哥哥惨死前的画面不断在她眼前回闪。

    “浩儿!”

    弓弩上弦,箭声划破空气,铮的一声,原本正待再次下嘴的狮子猛地崩开了脑浆,箭未停,直直射向司律政!

    眼看着箭尖就在眼前,男子步步后退,一把抓过身边女子到自己的跟前,一箭封喉,林雨彤到死都不敢相信自己一直倾心帮助的男子,竟会如此对自己!

    “司律灏,快救浩儿!”

    被称作司律灏的男子逆光走出,只见他一身银灰色战甲,面容冷峻,身后有大批侍卫涌进,将孩子从笼中救出!

    “司律政,你连自己的女人都杀,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司律灏看了一眼林雪寒饿方向,抽出腰间的佩剑,直指向司律政!

    “哈哈哈,是么?”司律政快步走到林雪寒的跟前,抽出手中的匕首抵在她的颈间,“皇弟,这江山美人你选一样吧,哦对了,还有那个孽种,我给他喂了蚀骨散,听说你从小试遍百药,药毒不侵,若是用你的心做药引,说不定还能有的一治!”

    “卑鄙!”林雪寒咬碎了银牙心,看向司律灏那个如神抵一般的男子!

    “司律政,你觉得到如今,本王还会在乎什么呢;”司律灏嘴角笑容邪肆,一副为了皇位可以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司律政一下慌了神,手中的匕首不禁都在抖,林雪寒却淡然的笑了,这一世,他帮助两个男人夺帝位,到如今看来,却都付错了真心!

    “司律灏,今后请看在我如今帮你的份上,请善待我的儿子!”说完,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猛地挺向前,颈间微凉,紧接着她感觉有温热流出,在面前男人震惊的目光中,她缓缓的低下了头!

    “雪寒!”

    “娘亲!”

    失去意识前,这是她最后听到的声音!

    看着在自己面前失去气息的女子,司律灏瞬间进入疯狂,趁着司律政呆愣的瞬间,染血的剑尖直直刺进胸进他的胸膛?!

    推荐阅读:娇色生香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