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婚蜜爱:老公半夜别敲门

都市言情
赫月眯了眯眼睛,有些看不懂他。这个男人与她笼总不过见了几次面,所谓的情人她本以为他只是说说罢了。 毕竟,他这样一个样样俱佳的人,怎么会看上她? 爱么?不可能! 而如今他却想也不想的带她来民政局扯了证,还用赫氏来威胁她。 靳席俨,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干什么?越想心中就越是惶恐。 见她面露紧张,靳席俨扯了扯唇角,将手中的合同扔到她面前,声调依旧低沉:“签吧。” 并未问出自己的疑惑,赫月拿起合同看了看——她嫁给他,他帮赫氏重振辉煌。 看着已经签了字的证书,靳席俨嘴角的弧度未变,“很快,你就会发现当靳太太的好处了。”
推荐阅读:惊婚蜜爱:老公半夜别敲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技术’太差

    江城皇廷酒店内,1303房。

    暧昧的呻吟声从房内接连逸出,让人浮想翩翩。

    门端口,笔直的站着一名身着黑色职业装的女人。

    赫月抬眼望向床上全身毫无遮掩,且忘我的做着原始运动的两人。

    赫月嘴角露出一丝讥讽的笑,万万没想到她赫月,竟然也有来酒店抓奸的那一天。

    说起来,还真是好笑!

    抓奸的对象,一个是她那表面上温文尔雅的未婚夫许恒一,一个是差点就成了她继母,年纪不小却仍旧妩媚妖艳的继母韩梦娇。

    待耳边暧昧的呻吟声缓缓消散,站在门端的赫月便朝里走去,直至床沿边站立:“技术太差,一分五十三秒就泻了。”

    床上的男人身子一震,一抬头就看到赫月,眼底闪过一抹惊愕后便是轻蔑,“赫月。”

    “许恒一,求投资需要你做鸭来伺候吗?”赫月冷笑的看了一眼瘫软在床无力说话的韩梦娇。

    这老女人果然有一套,在床上娇喘的样子,是个男人都恨不得死在她身上吧。

    许恒一脸上轻蔑的表情不变,反而不要脸的邀请,“要不,一起?”

    果然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赫月心里冷笑,面上却露出笑容,伸手抬起手里的矿泉水瓶子往许恒一的面前靠近,“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毁容毁皮毁命根最佳利器——硫酸!”

    许恒一蓦然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时,赫月却依旧拧开瓶盖,直直的对准他一泼,“和你小兄弟说再见,不,应该是再也不见!”

    话毕,赫月便拿起手机对着已经吓得四处乱窜的许恒一道:“刚才你们的高清无码视频我已拍下,等哪天我心情不好,一定让大众欣赏。”

    “赫月,你……”许恒一惊叫,可他更在意此时自己最脆弱传来的灼热感,于是便死命的爬下床,朝着卫生间跑去。

    赫月笑,她娇艳欲滴的脸庞,让人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冷艳。

    下一秒,她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若不是怕犯法,她泼在许恒一身上的绝对是硫酸,而不是不到一百度的开水。

    赫月走出酒店,才松出一大口气,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您好,请问是赫月小姐吗?”

    “对,我是。”

    “我是林成公司胡总秘书kairi,胡总让我通知你,想和林成合作,今晚六点就来城南会所。”

    对方说完后,不等赫月回答,电话就传来一阵忙音。

    看着通话结束的屏幕,赫月紧握着手机的手指微微泛白。

    胡江,一个色欲心虚的男人,可偏偏这个男人有权有钱,不知道祸害多少女人。

    先前他几次让她去酒会、宴会等场所她都拒绝了,可这一次她就是想拒绝,也无法拒绝了。

    胡江就是知道她的境遇,所以才……

    赫月站在路旁,心前所未有的感到一丝悲凉。

    可现在的她能如何?

    不去的话,最后一丝希望也会被破灭吧。

    若去的话,胡江肯定没安好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赫月心里的挣扎却一直不能平静,可最终,她还在站到可以拦车的道口。

    罢了,为了赫氏,就算知道有陷阱她也要去试一试。

    寒风刺骨。

    赫月只穿了条短裙,这会冷得直打哆嗦。

    这个地段很难打到车,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眼看就要六点,赫月便顾不得太多,直接迈开步伐朝着路道跑去。

    这时,酒店地下车库快速冲出来一辆宾利。

    “哧——”

    下一秒,车子紧急刹住,赫月看着只离自己不到五厘米的车头,脸色刷白。

    她抬头,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冷俊的脸,紧接着便是一双深不见底的瞳仁,再来便是笔挺、有型的私人定制休闲服。

    久经商场的赫月,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反应是:这个男人不简单,还是少招惹为妙。

    是以,在开车司机下车急忙道歉时,赫月苍白的脸色微微缓和,笑着摇头:“对不起,是我走得急,没有看到车。”

    司机听到赫月的话微微一愣,而后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小姐,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您出现任何问题,您可以打电话给我。”

    “谢谢。”赫月接过名片,礼貌道谢后便退后几步。

    车上的男人果然不简单,连一个司机都能这么彬彬有礼。

    司机见此,便转身上车,“靳少,对不起,让您受惊了。”

    靳席俨的目光却在退到道口旁的赫月身上,刚刚他看到这个女人在看到他时一闪而过的光亮眼神时,他还以为这个女人或许会和那些女人一样,至少趁机要求上车才是。

    可是,她的行为却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将一切的责任推在她自己身上,最后却接下他司机的名片。

    不得不说,她是个聪明而且进退有度的女人。

    “改道去城南会所。”收回目光,靳席俨突然说道。

    推荐阅读:惊婚蜜爱:老公半夜别敲门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