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伤难愈

都市言情

 

问题出展伟身上可我从来都是隐瞒他,每一次都是我带着他的精子拿去化验,对于他来说,去看不孕科是男人的耻辱,所以,在他面前,我谎称是我子宫太寒,不容易受孕。为此好友董丽总是骂我没出息,总是惯着男人。也只有我知道展伟的自尊心有多强,如果他知道生不出孩子是他的原因,他肯定受不了。

 

推荐阅读:旧伤难愈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记忆中北方的冬天总是很冷,今年更是,天阴沉沉的,不过此刻我的心里却像是点燃一堆篝火,一阵狂喜。我把两只手放在砰砰狂跳的胸口,有点不相信医生刚才说的话。于是重新展开化验单,那一行显然的早早孕筛查试验结果后面确确实实写着阳性。

    小心翼翼的把化验单放进背包我掏出手机给展伟打电话,“喂,老公,今晚回家吃饭吧,我有事和你说。”声音细腻柔弱,真想立刻告诉展伟他可以做爸爸了,可我想给展伟一个惊喜,所以我尽量克制兴奋地情绪。

    “可以。”展伟的语气淡淡的,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展伟的话令我有些悻悻然,不过很快就又沉浸在即将做妈妈的幸福里。眼前的钢筋水泥土大楼都变得格外亲切,我裹紧羽绒服,顺势还忍不住隔着衣服触摸了一下自己的肚皮,看看来来往往的行人,我差点都笑出声来。

    四年了,我和展伟结婚整整四年了,我们多么想生一个自己的孩子,尤其是展伟,他总在他妈妈给他打电话后黯然神伤。他的老家在农村,无后便是不孝的理论是从小听着长大的。四年中花了很多钱去全国各大医院去看病,很多医院的鉴定结果是一样的,就是展伟的精子活跃程度低,这就代表我们可以生孩子,只是要等,要有足够的耐心等待。

    问题出展伟身上我从来都是隐瞒他,每一次都是我带着他的精子拿去化验,对于他来说,去看不孕科是男人的耻辱,所以,在他面前,我谎称是我子宫太寒,不容易受孕。为此好友董丽总是骂我没出息,总是惯着男人。也只有我知道展伟的自尊心有多强,如果他知道生不出孩子是他的原因,他肯定受不了。

    就在刚才,我听到医生恭喜我怀孕的时候,我差点高兴地蹦起来,医生说别激动小心孩子,我还是忍不住抓住了笑容可掬的医生大姐的手,就差亲医生大姐一口了。

    打了辆车,坐在后座上我又忍不住拿出化验单看了又看,就连司机师傅都问我有什么高兴的事,我突然注意到化验单上的日期,十一月二十号,明天不正好是我和展伟结婚四周年的纪念日吗?一种莫名的感动突然涌上心头,眼泪立刻模糊了双眼,激动过后我告诉司机调转方向去菜市场,今晚我要做一顿丰盛的晚餐,庆祝这个特别的时刻。

    路过小区门口的蛋糕店,我定了一个蛋糕,做蛋糕的阿姨已经很熟了,她笑着对我说:“我还以为你们搬走了呢,好久不见李先生给你来买草莓蛋糕了。这都到结婚纪念日了也没见来定蛋糕,我心里都嘀咕好几天了。”

    “没忘,怎么会忘呢?我老公啊,他太忙了。”

    之前的结婚纪念日都是我和展伟手挽着手一起来定做蛋糕,展伟还叮嘱阿姨蛋糕做得漂亮点,说我什么东西都喜欢好看的。平时,他隔三差五就给我买我喜欢吃的草莓蛋糕,还真是好久没吃过展伟买的蛋糕了,最近他总是很忙。

    展伟的老家是四川,他平时喜欢吃辣,我受他的影响,也是无辣不欢。做了几个拿手川菜,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从爸爸那里偷来的红酒,爸爸总说女孩子家不许喝酒,所以,尽管他有那么多好喝的红酒也从来不给我喝,我表面上从来不拧着爸爸,背后像这些无伤大雅的事,就随心所欲了。

    饭菜做好后,已经是晚上八点钟,展伟还没回来,索性就进浴室先去洗澡,手不自觉地抚摸着光滑的小腹,想着我和展伟的孩子正在我身体里孕育,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推开浴室门走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展伟在换鞋。

    “老公,你回来了?”包好头,我连忙走出浴室。

    展伟没说话,他径直走进卫生间,当他回到餐桌看到满桌子饭菜时,嘴角向上扬了一下,淡淡地说:“这么丰盛啊。”

    他坐在我对面,我把红酒推到他面前,深情款款地看着他说:“老公,把酒打开,喝两杯吧。”

    他疑惑地看着我,然后拿起起子打开酒瓶,暗红色的液体装满两只高脚杯,我幸福的看着展伟笑,突然发现,展伟的神色有些不对,他眉心紧蹙,双眸飘忽不定,一副心不在焉地样子。

    “展伟,你不舒服吗?”我走过去,下意识摸了摸他的额头,他把我的手轻轻推开,示意我坐回去,然后抬起头喃喃地说:“冉冉,我有话对你说。”

    我被展伟严肃的表情感染到,除了重重的点头,一句话都不说,只是不错眼球地盯着他的脸,他两只手自下而上从他的脸庞划过,头发也跟着凌乱起来,放下手,他认真地看着我,嘴唇微微翕动,“冉冉,我们离婚吧。”

    吃鱼,吃鱼。我满心高兴的夹了一块他最爱吃的红烧鱼,可是就在放进他碗里的同时,我慕然明白了他说的是什么,手停在半空中动弹不得。

    我把夹给他的鱼,囫囫囵囵的塞进自己口里,囫囫囵囵的嚼着,囫囫囵囵地说着:为什么?

    鱼刺卡进了嗓子眼里,我猛烈地咳嗽起来,早孕反应又迫使我捂了嘴,急急地向卫生间跑去。

    片刻之后,我回来端端正正的坐下,望着我的丈夫展伟,问他:你刚才说什么?我激动得站起身,死死盯住展伟的脸,“什么?你说什么?”

    展伟目不转睛地看着我,逐字逐句重复刚才的话,“冉冉,我们离婚吧。”

    泪水在展伟说完这句话终于滚过下来,我迅速用袖子莫干,嘴唇紧紧闭合。

    “为什么?”我瞪大眼睛无辜的看着展伟,我像是从来不认识眼前的男人一样,我目光呆滞地看他的眼睛,眼泪顿时模糊了双眼,只要我一眨眼,泪水就会顷刻而下。

    推荐阅读:旧伤难愈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