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全才

都市言情

 

一颗后悔药, 重生回学校。 美女校花,成熟教师……慢慢来……

 

推荐阅读:绝品全才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办-证
    “喂,么西么西,IamJack思密达。”
    李泽坤把嘴里烧到过滤嘴的烟屁股一吐,贱兮兮的兜头就是一句四国混杂鸟语,让电话那边的人一愣。
    “呃……李泽坤,下午三点钟到F楼集合,今天集体发毕业证……”
    美女班长的话还未说完,李泽坤开口打断了她,“班长大人,我还差四十几个学分没拿到,领哪门子的毕业证啊?”
    李泽坤这句带着些许情绪的话让班长再次沉默了一下,然后才以略带着歉意的口气回了一句:“对不起,我不知道情况,不过你还是要过来一趟,领了毕业证之后,班上还要去聚餐,所以……”
    李泽坤直接挂断了电话。
    时至中午,往食堂去的路上人流熙攘,李泽坤忽然没了吃饭的兴致。从烟盒里面又摸出来一支烟点上,信步往学校外面走去。
    他是这所三流大学的学生,诚如前文所言,眼瞅着大四要毕业了,他还欠着四十几个学分没有修过,留级或者就这么拿不到毕业证回去,他只有这两个选择了。
    “MB的早知道前面多去上两节课好了,蛋疼!”
    老实说,这个破大学破专业的毕业证还真没什么用,但是,老爹辛苦赚钱供他读这四年,要是什么东西都拿不回去的话,那指定打断他的狗腿,绝无二话。
    蛋疼的走着,李泽坤忽然停下脚步,直直往身旁的一颗树上看去。一张标准的狗皮膏药式小传单,因为张贴的人粗心的缘故,下面没粘紧,被风一吹,眼瞅着就要卷下来了。
    李泽坤自然没有帮他重新粘紧的兴致,他停下来的原因是小传单上鲜明的两个大字――办-证!
    “代办大学英语四六级、计算机专业等级、会计师等各类证件,详询:13838838388。联系人:李老师。”
    小传单上黑色加粗楷体打印着这么一句话,而李泽坤最关注的“毕业证”三个字则是红色笔迹在英语四六级和计算机等级之间打了个叉,加进去的。很明显这是个长期办证的传单,看见最近到了毕业时候了,为了招揽李泽坤之类的客户临时加上去的。
    对!看到这张传单的时候,李泽坤就决定了,办证!
    抬手照着传单上的电话拨了过去,那边传了一个奸猾精明的男子声音,还带着很重的不知道哪个地方的口音。
    “喂,李老师么?”从来只是调皮捣蛋但没干过正经违法事儿的李泽坤小心翼翼的带着颤音问道。
    “嗯,似饿(是我)。你似?”
    对面传来的声音似乎更加小心翼翼,一点儿都不开门见山。
    斟酌了一下钓鱼执法的可能性之后,李泽坤还是决定赌一把,一咬牙,“我要办个毕业证,你开个价吧。”
    “人民公园门口见面详谈。”
    日,这货还真是……
    “我到了那里怎么找你?”
    “我在这里有个门市,做些车辆维护保养的业务,到这里你就能看见。”
    李泽坤心里有些虚的慌,这货竟然是兼职!
    还想问些什么,不过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李泽坤只好硬着头皮往人民公园赶去。
    到了公园门口之后,李泽坤开始寻找做车辆维护保养的门店。
    应该是个什么牌子汽车的售后服务站之类的吧……左边一排没找到,右边一排还没有找到。
    “麻痹的,被人消遣了!”
    李泽坤嘬着牙花子叉着腰站到公园的正门口,点上一支烟,仰天长叹。
    抱着最后一丝侥幸,李泽坤又拨通了小传单上的那个电话。
    “嘟……嘟……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候再拨……”
    “法克!算老子倒霉!”
    狠狠的把嘴里才抽了小半截的烟卷往地上一甩,李泽坤准备打道回府再想别的办法去。不料一转身看到个摆地摊儿算卦的老头,正在给一中年男人算命。这可是个稀罕事儿,左右无事,李泽坤决定上去看看。
    “李耳转世,吕祖重生,铁口直断,不准不要钱!”
    尽管算卦老头尖嘴猴腮、一口大黄牙的面容没给人啥信任感,但是木制招牌上的口气却大的惊人。
    “不知道小兄弟你要算些什么?”道冠道袍的老头儿捋着胡须,一副神棍姿态开口问道。
    中年男人笑嘻嘻的说:“你算算我有几个孩子吧。”
    有好戏看了!算卦哪有算这个的?这中年男人分明是在刁难这算卦老头。
    谁知那算卦老头还真要算,捏指掐诀,怔怔的盯了中年男人老半天之后,比出两个手指:“贫道以为你有两个孩子。”
    中年人哈哈大笑,眼睛里面尽是揭穿了骗子把戏的快感:“那是你以为!我其实有三个孩子!”
    谁料老神棍一点没有惊慌,反而眉梢一挑,轻蔑的回了一句:“那是你以为!”
    中年人闻言一鄂,继而面色大变,丢下来十块钱,转身快步离去……
    李泽坤差点没忍住笑,揉*搓着腮帮子半天之后,拍拍屁股准备走人。
    “小朋友,请留步……”
    这个洋溢着后现代青春气息的称呼,让李泽坤瞬间想到了三个字……
    “李老师?”
    “似饿。”
    老神棍捋须矜持而笑。
    李泽坤的心里升腾起来一股受骗的不祥感觉。
    “你不是说有个门市,还做些车辆维护保养业务么?”
    这句话带着强烈的质问语气。不过面前的这个“李老师”丝毫没有被人指责的愧疚感,反而是指着地上摆着的小摊淡然说道:“这就是俺的门市。”
    日!你狠!
    “那你做什么车辆的保养维护业务啊?”
    刚才那一句是质问,这一句的语气变成了嘲讽。看你这老流氓会不会脸红!李泽坤胜券在握。
    “哦。”
    老流氓漫不经心的哼唧一声,把身上的道袍道冠一扯,从身后的角落摸出来一个打气筒,再把算卦的木招牌换个面之后,笑眯眯的看着李泽坤。
    李泽坤低头一看,招牌的另一面上八个潦草大字――“打气一元,质量保证!”
    ……
    “能打气,还能算命,这么说你这木招牌还能办-证喽?”李泽坤脸上带着调侃的笑。
    原本只是随口的玩笑话,谁料老神棍一听,瞬间脸色就垮了下去,赔着笑道:“原本是能办的,不过昨天刚被条子抄了老窝,俺人激灵跑的快,不过办-证的工具却是被抄了去……”
    李泽坤无语凝噎,掉头便走。
    “小兄弟,别介啊,不能办-证,咱还可以做些别的生意嘛。”
    老神棍显然不愿意放弃这上门的生意,跳着脚大呼:“印章要不要?发票要不要?充气娃娃(?)?……”
    李泽坤压根儿没理会他,一直走到街角就要消失的时候,老神棍最后的一声大呼让事情有了峰回路转的变化……
    老神棍是这么喊的:“后悔药要不要?!”
    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怎么能调戏了哥的人格之后再侮辱哥的智商呢?
    李泽坤带着杀气转回头,重又回到老神棍的身旁。不过老神棍贱兮兮的气场完全无视李泽坤的杀气,兀自摸出来一颗大黑药丸推销起来:“这药丸采用天庭先进配方,人间绝味药材,珍惜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它从视觉价值上是送礼佳品,从药理价值上是治愈后悔良方,从外观价值上,似乎当个女性性用品也不错(?)……总之,这绝不仅仅只是一颗药丸!现在破盘价只要……”
    说到这里,老流氓声音一顿,李泽坤试探着问道:“九九八?”
    “嘿嘿,现价只要一盒软白沙……”
    这有些非主流的回答让刚刚在旁边小卖铺买了一包软白沙还没拆封的李泽坤产生了那么一点尝试的兴趣,然后老流氓又一句话让李泽坤打定了主意。
    他是这么说的:“那边的小卖铺里卖的都是假烟!”
    “就当四块五买了个山楂丸!”
    李泽坤掏出兜里的假白沙,接过老流氓手里的黑药丸……
    然后,提着行李站在自己学校门前,看着一条条迎接新生入校横幅的李泽坤傻眼了,重新来一遍大学生活?这就是后悔药?

    推荐阅读:绝品全才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