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是大灰狼

都市言情

一只小白免冒然闯进狼群,下场除了被吃得一干二净,还有其他结果吗? 落难时的相濡以沫、曾经的醉人缠绵, 在他们的爱情里,她注定是输家,只不过她自己输得心甘情愿。 她委屈求全的交付了身与心,甚至为他怀上不受期待的生命,然抛弃尊严换来的,却是更加无情的践踏! 明知不该高攀,不该等待,卻还是不住回首; 越接近他、觸摸他的內心,她越是无所适从, 明明应该是要恨着他的! 然而,还是漸漸滲入了信任、依賴。 当身陷无法自拔的泥沼裡、 当爱已绝望如渊,拥抱——是否只是妄想的奢…

 

推荐阅读:老公是大灰狼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节强吻

    “我们的对头东兴集团将在东区开设超市分店,这些日子公司收到投诉”

    “由明天始,我要做到0投诉。”杜悠杰打断了手机另一头的喋喋不休,“东区是高消费重点,我不想东兴来跟我抢占有率!”

    “可是”

    “我不想听理由,如果你做不到的话,我就让别人来做,包括你现在的职位”

    杜悠杰幽深如潭的黑眸,透出一丝犀利寒光,堪称英俊张扬的五官下一刻倏地染上一抹恐慌神色,只见一辆中型货车从转角处急速向他的车子这边驶来。

    尽管他已经第一时间摆动方向盘,险险与那货车擦身而过,没有撞个正着,但车子还是撞坏路中央的隔离栏后再冲向左边人行道上,将一消防栓撞断,之后车子仍然继续向前撞到一棵大树上才停下来。

    阵阵惊呼声四起!

    此时,杜悠杰已经神智不清,一注鲜血从他脑侧不断溢出,他伸手想向车外的人求救,手伸到半空,人就昏迷过去。

    朦胧间,听到周围的人大声叫嚷着:“快去叫救护车!

    十分钟后,救护车呼啸而来。他被抬上担架,送进车里。

    “前面好像发生车祸了。”张心洁好奇地看着不远处围成一圈的人群。

    “别看了,走吧,再不走就要迟到了。”王友岚伸手拦截了辆出租车,然后,率先坐进车内,“你再不上来,我可不等你了。”

    “来了。”张心洁连忙收回好奇的视线,也坐进车内。

    “你有没有看到,那辆出事的车,那是世界级限量版顶尖跑车,全球只有三十辆,而且,不是有钱就可以买到,一定要是会员才有资格申请。”

    当出租车驶过出事的地方,王友岚盯着那被撞得不成形的车子,双眼闪着雀跃的亮光。

    “不知何时我才能拥有一辆。”

    张心洁的目光却落到向着相反方向驶去的救护车,“车子被撞成这样,希望那人没事吧。”

    夕阳的余晖透过落地窗照在杜悠杰的脸上,俊秀的五官在晚霞的映衬之下,更显光华攒动,无比俊美。

    站在门口,看着他迷人的侧脸,张心洁不免一阵心荡神驰,难怪这男人被媒体评为最英俊总裁。

    注意到她的视线,杜悠杰转过身来,他的眸子在背光的幽暗下褶褶发亮,让她有种原来真的有人的眼睛亮如星晨辰的感慨。

    “你也是今天来应征的护士?”

    “是的,杜先生,我——”张心洁正想自我介绍,却被他截断了。

    “你可以回去了。一个连最基本的守时也做不到的人,我不认为你有能力可以胜任这职缺,我更不想花钱雇请一个花痴。”

    如果,他不说话,就这样坐在轮椅上时,就像一幅优美而带点缺憾美的名画的话,那么,他一开口就破坏了这种优美的画面。

    就好像一个人正兴致勃勃地拿起他最爱吃的食物,却让人把东西从嘴边拍掉一样,令人扫兴。

    张心洁用了好几秒的时间,才适应这其中的落差。

    她不卑不亢地回答,“如果,你能给这个机会,我会证明给你看,我会是一个称职的私家看护。至于迟到,是我不对,但我可以解释——”

    杜悠杰冰冷的眼眸扫视着她,

    “迟到就是迟到,别为自己找借口。想应征当我的私家看护的女人,少说也有十几个,你觉得我为什么要请你?不要跟我说你比她们美,或者身材比她们好之类的笑话。”

    对着他刻薄的嘴脸,张心洁一脸黑线。

    就算她长得不算国色天香,可也算清秀好不好,而且,她的胸也不小。

    再说,她是来应征工作,而不是他的情妇,凭什么她要站在这里,忍受的冷嘲热讽?

    这么一想,她突然感到燥热,很想要一拳打烂眼前这个男人的冲动。

    不过,她也只能在脑海中想像而已。

    不要中他的计,不能被他气走!

    握紧拳头,张心洁心道,她还要养家,弟弟的学费还要靠这份工作。

    张心洁挤出笑脸,“我不敢妄自尊大,说自己哪里比她们优胜,不过,凡是我所服务过的对象,对我的评价都很高,他们都很满意我的工作表现。”

    “你这话,只能表明你的运气好,遇到没要求的雇主,但我不一样。”杜悠杰轻轻一晒,眼睛盯着她。

    “我当然看得出来,你跟他们不一样。”你比他们难缠多了。

    杜悠杰怎会看不出她心中所思,低笑几声,脸上表情益发奸邪,更露着一分危险之意。

    “我渴了。”他高傲地命令道。

    张心洁漆黑温润的眼眸看了看他,然后走向桌旁,倒了杯开水,接着,恭敬地把水杯递到他面前。

    杜悠杰拿过杯子,喝了口,然后,危险地眯细眼眸,猛地把杯子摔落地上。

    “这么冷的水,你想我生病吗?”

    看着一地的水渍跟玻璃碎,再瞧了瞧他嘴角那抹笑容,怎么看看么像在嘲笑她。

    冷静!不要生气。

    比他可恶多的人,之前她也不是没见识过。

    出社会工作,总不免要受气的,尤其是做她这种工作,所服务的对象都是病人。一个人生病了,脾气总不会好哪里去的。

    来之前,她已经听护士长说过,之前,已经有好几个私家看护被他骂走了,她也有心理准备了。

    百忍成金!只要忍下这口气,以后就海阔天空了。

    “对不起,是我的疏忽,那请问杜先生,你是想要热的还是温的就行?”张心洁挤出一丝笑容。

    杜悠杰双手抱在胸前,目光里带着几分兴味,这女孩子跟之前那几个不同,被这样为难还能面带笑容,有趣。

    “现在,我不想喝水了,我的肩膀有些酸软,帮我按几下。”看着她重新倒了一杯温茶,他却没有接过去。

    “好的。”张心洁走到他背后,为他按摩起来,“这样的力度可以吗?”

    “不错,如果你不当护士,当按摩女郎也很有前途的。”杜悠杰吐出让她气结的评语。

    “你过奖了。”张心洁咬牙切齿地道:“不过,我还是觉得护士这份工作比较适合我。”

    “可以了,帮我按摩脚。”杜悠杰开口,态度高傲。

    “是的。”

    张心洁对着他的后脑吐了吐舌头,然后,来到他面前,蹲下身,把他的一只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细心地按摩起来。

    揉.搓着他的脚,看着他那双修长而笔直的腿,张心洁心想,这么漂亮的腿如果从此站不起来,就真的太可惜了。

    杜悠杰漆黑的眼眸中倏地掠过一道寒光,那么的阴鸷冰冷。

    这女人是在可怜他吗?

    “你也跟那些女人一样吧?”缓缓地,杜悠修嘴角扬了起来。

    张心洁手中的动作顿了顿,不明白他的意思。

    “你也像她们一样,以为当我的私家看护,然后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对吧?”

    杜悠杰修长手指抬高她的下巴,盯着她的目光锐利得扎人,却又邪魅得令人感到背后一阵寒意。

    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哆嗦,随即,怒上心来。

    “我没有。”

    他凭什么这样说她?

    没错,他是很帅,是很多女人想嫁的男人,可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用这种手段出人头地的。

    一双黑幽的眸子犀利地注视着她,然后,轻轻笑了,“其实,也不是不行,如果你真的能令我高兴的话”

    看着他惑人的笑靥,张心洁过了好几秒咀嚼出他的意思,他这是要她自动献身?

    张心洁不怒反笑,“就算你是有钱人,不代表你可以这样侮辱人,我只是来应征私家看护,而不是来让你任意侮辱,我才不稀罕你那些臭钱”

    她还想继续骂下去,想不到他忽然抓住她的手。

    他的手掌又大又热,一股无法言喻的感觉倏地迅速掠过她身体,令她仿佛被禁锢似的,动弹不行。

    下一刻,他抓着她的手臂用力一拉,将她拉进怀内。

    “你想做——”张心洁用力想推开他,他俊美的面孔忽然凑近,两片嘴唇用力地贴在了她的嘴唇上

    张心洁不由自主地睁大了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

    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吻了。

    “吻技太生涩,你这样可当不了称职的情妇的。”

    好一会儿,他才放开她,修长的手指,轻轻在她柔软的唇瓣摩挲,陌生的触觉,让她浑身泛起了一阵细微颤栗。

    杜悠的眼中闪烁着一抹嘲弄,使得捕捉到这一幕的张心洁心中一揪,完全清醒过来。

    “无耻!”她倏地用力推开他,然后,甩了他一巴掌。

    她用手背用力地抹着嘴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拿起一旁的水杯,不屑的把水泼到他的脸上。

    “你这个人渣、蟑螂,死色狼,你去死吧!”

    发泄了心中的怒火,她才气冲冲地走出去。

    亏她之前还同情心犯滥,同情他断了腿,还想过要用心照顾他,呸!这种以玩弄别人为乐的色狼,最好一辈子也站不起来。

    推荐阅读:老公是大灰狼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