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公交车

都市言情

深夜的末班车,你敢坐吗?万一,它是来自地府的冥车呢?一个普通的公交车司机,却陷入了无尽的圈套和黑暗挣扎之中,如何能够救人或是自救,看他在深夜里寻找光明。

 

推荐阅读:灵异公交车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生生死死无所依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周围是漫无边际的黑暗,你是谁,为什么要和我说话,我又是谁,该如何回答你。
    渐渐地,黑暗被光明替代,周围的事物在变得明朗,有一道声音温柔地回应,我知道那是我在说话,可为什么肯定是自己,谁知道呢?
    “哥哥,哥哥……”
    “都说了不许这样叫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真是我妹妹。”
    走在前面的男人忽然回过头揉了揉她的头顶。
    “可你就是比我大。”
    女孩继续无休止地说话,声音也如同她的长相一般天真烂漫,让人不禁想起课本里美妙的夜莺啼叫。
    男人继续往前走:“比你大也是你男朋友,该怎么叫我?”
    “喂,欧阳旭,你带我私奔吧,要不然我就住你那儿,爸妈知道咱俩的事儿,他们把我赶出来了。”她有些委屈。
    欧阳旭,欧阳旭……
    谁在叫我,我真的是欧阳旭吗?
    “啊!”
    又是这个梦,自从失业之后,这个梦隔三差五就跑到我脑海中开叫我不得安宁。
    可是我很确定,那仅仅是梦而已,女孩是谁我也不知道,看不清楚脸,声音很陌生无法辨别。
    “今日,我市一公交车在冰河路悬崖处被人发现,车上共有五名人员,除开公交车司机和售票员之外,还有三位老年人,医院已经证实,所有人都已失去生命特征。据悉,这辆公交车是12路环城深夜末班车……”
    狭小的出租屋里面,老旧电视不断放映着今日地新闻,这已经是金华市发生的第几起公交车事故了?
    我坐在矮凳上面,胡乱塞了一口饭菜,继续抬头看向电视屏幕,画面切到了车祸现场。
    只见陡峭的悬崖下面,乱石丛生,而公交车正以栽倒翻转的姿势躺在那里。
    尸体被医护人员抬了出来,镜头拉进,却发现每一具都已经面容模糊,可血肉之间,那惨白的眼珠子又十分突兀。
    那公交车司机更是惨烈,整个头都被撞得粉碎,身体呈扭曲的姿势僵硬着。
    正当我看得有些反胃,准备关电视――没办法,我住的地方在城市的老街里面,只有老式的天线,只能够看到这一个频道。
    不想这时候屏幕瞬间被大片雪花覆盖,那些车祸画面彻底被掩盖。
    “唉,这破天线,又出问题了,晚上回来修一修。”
    我无奈放下碗筷,把电视插头给拔掉,继续专心吃饭。
    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那么多人死去,可是谁知道他们真正的死因呢?
    就好比电视机里报道的各种“车祸”、“意外”,为什么偏偏是这个地点,是这个时间,是这辆车呢?
    没有人可以回答。
    胡乱吃了点东西,我就去卫生间打理了一番就出门找工作去,周围的人都知道我是个孤儿,小时候在孤儿院住过一段时间,后来被赶出来了就四处流浪,十八岁那年勉强考了个驾照,当了个公交车司机。
    其实我很清楚,当初能够得到这份工作是因为公交车公司看我可怜。
    可是我已经失业近两个月了,只是因为金华市公共服务改革,所有的公交车换上了新能源汽车。
    而不幸的是,我只会老式汽车的操作方法,无论如何尝试,都没办法适应新型汽车。
    那些老板都是一样,在面试的时候对我都表示十分欢迎,可是当我一坐上驾驶座发动汽车就会被人撵走。
    这让我感到很苦恼,自己已经二十三岁,身无所长,存折上面的数字是越来越小。
    今天,我决定再去试试运气,拿着昨晚楼脚无意捡到的报纸,上面不起眼的角落上,有个招聘广告,说是需要老式公交车的驾驶员。
    这不是天赐良机么?
    我想,再继续下去,大概都要放弃这项工作出去给人刷盘子了。
    然而占据报纸最大版面的还是一份关于车祸的报道――一高中生在公交车上被踩踏而死。
    这世界上,总是有那么多的意外发生,到底还是可惜了一条年轻的生命。
    走到楼下,我一如既往地同遇上的邻居打招呼,只是吃了太久的素,脸上的光彩有些黯淡。
    “小阳同志,你怎么了,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是不是还在为找工作犯愁呢?实在不行,你就到我们厂里面来做小工吧,总比现在一点收入没有的好。”
    住在一楼的老大妈热情说着,又顺手递给我一些零食,“这是我家孙子最喜欢吃的,他说要跟阳哥哥分享呢,你收着。”
    “这……不太好吧。”虽然我是真的挺想吃的,可也知道不受嗟来之食的道理。
    最终大妈硬把东西塞进我怀里,有些心疼地说:“小阳,大妈可没跟你开玩笑,你还是换个工作吧,先不说你现在不好找,就是找到了,这工作也太危险了。听说咱们市里又发生两起公交车意外呢,那个高中生意外猝死,公交车司机可是赔了钱的。”
    “放心吧覃大妈,我开车这么多年,不也没事儿么,只要能找到工作,这些都没问题。”
    我笑了笑,跟大妈挥手道别,“大妈您赶紧进屋吧,免得那混小子又到处找你。”
    混小子指的就是覃大妈的孙子,才三四岁,调皮捣蛋都能上天了,整天把覃大妈搞得焦头烂额。
    之所以坚持开车,我也不知道原因就是特别地热爱。
    到了公交车站,准备根据报纸上的坐车指南到嘉恒公交车公司去,身边的一位老大爷看见了我手里的报纸,忽然咯吱咯吱地笑起来。
    我心中警铃大作,刚好公交车已经到来。
    我迅速上车,可是那个老人却一直跟在我的身后,他的视线落在我的下半身。不,准确来说,是落在我手上的报纸上面。
    不行了,那样扭曲的笑容已经将我的大脑完全霸占。
    我心中生出了一股异样情绪,想要逃走的冲动。
    硬是压下去,又往后面挪了几个位置,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躲在几个人的身后。
    总算是没有再继续听到老人的笑声了,我松了口气,刚好有人下车,就顺势坐下,开始抱着报纸迷迷糊糊打瞌睡。

    推荐阅读:灵异公交车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