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凤舞天下

古代言情

 

他们六个沿着命运的轨迹相遇, 一起闯荡天下,经历种种磨练。 溢湖畔不醒的迷梦, 早已逝去的泥族, 死亡之土开出又一季的梦幻花。 他们走遍了魔界, 最初的方向早已遗失, 谁也不知道命运正牵引他们走向哪里。 回首,恍惚间觉得,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梦境。

 

推荐阅读: 鸾凤舞天下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媒介城相遇

    鸾凤舞天下(葵嫣)

    楔子 空寂

    多年以后,凌云自沉极域寒镜,与他一起冰封的,还有那从未说出口的爱恋。他和他缄默的爱一起在七千年化境一次的极域寒镜里灰飞烟灭。他说:“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现在,我把它还给你。也许,命中注定了我无法在你生命中刻下什么印记,但我并不后悔。”

    第一次幻化成人形,凌云坐在凌水边,湿淋淋的身子,蓝色的长发如水草般搭在肩头。他以为,她会来。然而来的只有师傅。

    他对师傅说:“师傅,您别告诉师姐我便是那条鱼。”

    尽管师傅有点不解,但他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

    以至于,她并不知道凌云便是那尾青鱼。正如,多年以后,他为救她自沉极域寒镜,她亦并不知晓。或许,她从未在意过,她的生命里有过那么一个人静静地深深地爱着她。

    “师傅,师姐为什么还没有回来?”那是幻化成人形后不久的事。她在百花岛,迟迟未归。

    “唔……该是见到那个人了吧!”师傅的话有些深奥。

    “那个人?”凌云的俊眉皱了一下,师傅的语焉不详令他有些不安。

    “天机不可泄露。”师傅闭目养神,又过了许久,他才又说,“既然好奇,就去看看吧!百花岛,她去得,你也去得。”

    那时的凌云并不晓得,百花岛外布下的迷阵,足以令千万个他丧生。也惟有那一次,他安然地去了百花岛。

    他在岛边的湖中浮着,看到了她和师傅口中的“那个人”,黑发黑眸,明明是男孩却穿着女装。凌云看着他们一起在岛上嬉戏,忽然觉得,他们才是一个世界的。而他,只是一个局外人,怎么也闯不进他们的世界。

    然后,他独自离开了百花岛,从此再末涉足此地?

    细雨缠绵,入水无痕。

    凌云坐在云舟舟尾。舟轻轻地漂在凌水之上。雨中的凌云依然保持着平日里的俊秀,蓝色的长发衬着他俊朗的脸庞倒映在水中,淡漠的表情却掺着隐约的暖意。凌云垂下修长的手。指尖轻点水面,倒影模糊了,一群小鱼围了过来,吃着他洒下的鱼食。

    他侧头听鱼说话,然后,轻轻地应了一句:“不用谢。”鱼儿们吃饱了,围着他,不肯散去。他微蹙眉,挥了挥手说:“去吧!让我清静一下。”鱼儿们似乎又咕哝了几句,然后,散开去了。凌云又一次微蹙了一下眉,他抬头望向雨雾之后的青闺。远远地,有琴声传来。他不懂音律,觉得甚是好听。可是,那天,他听见师傅对她说:“你的琴音没有感情。”

    那天,她的棕色长发被绾起,稚气未脱的脸不服气地仰着,嘟着嘴。她的怀中抱着王御赐的白玉琴。师傅并未再说什么,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过了许久,才说:“等你长大了就会懂的。”

    长大是多久的事?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在众人的企盼中,天真地仰着脸。

    多年以后,当她被驱离圣域,凌云听见师傅的叹息。那一刻,他惊讶地发现,多少年来从不显老的师傅忽然间苍老了许多。

    之后,也不知是哪一个日子,凌云无意间到了墨香阁,不知不觉中,推开门走了进去,墨香阁里一排排书架,摆满了书。正对着门是一张临窗的书桌。小师妹暮雨趴在书桌上睡着了。地上落了一本书。

    凌云走进去,捡起那本书,翻开的那页上写着一段字:“在圣域的日子,她单纯得仿佛是一张白纸,她真正的生命开始于人界,开始于那一声清脆的啼哭。”

    凌云知道暮雨在写她。那个在遥远的人界重生的她。他抬头,从窗子眺望出去,凌水环绕墨香阁,经青闺,通向远山。凌水上,他的云舟漂浮着。他茫然而空洞的眸子,看不到过去和未来,只有她的脸,在他心中日渐清晰。

    青焰捧着一盘鱼食坐在凌水岸边,光着的脚丫在水里轻轻地荡着,她洒了几粒鱼食,一群小鱼围了过来,抢着吃。“别急啊!还有的呢!”她笑着。明亮的眼睛一眨一眨地,甚是好看。

    “可是……云去哪里了呢?好久没有看到它了。”一手支着下巴,不解地歪着头。云舟远远地漾着,一个藏青色的身影从舟尾闪进了舱内,青焰并没有看到。她正快乐地和鱼儿们嬉闹。

    一尾很大的藏青色的鱼慢慢地游了过来。小鱼儿们都退了开去。青焰眨了眨眼,笑了:“云,你来啦?”说着,又洒了一把鱼食。

    没有鱼会来抢,只有云慢慢地优雅地吃着。俨然一副鱼中之王的模样。

    青焰趴在岸边,手伸在水中,拨起一圈圈涟漪,云用力地甩了一下尾巴,激起了水花溅开在青焰脸上,青焰“咯咯”地笑了。

    “师兄……”耳边传来暮雨怯怯的声音。凌云收回目光,回过神,把书合拢,放在书桌上,淡淡地说:“师傅让我来对你说声辛苦了。”

    “不辛苦的。”依然是怯怯的。

    凌云略转身,说:“那我走了。你闲时也到外面走走,闷在这儿会闷坏的。”

    “嗯。”

    凌云转身离开了墨香阁。他没有看到,暮雨沉思地望着他的背影,然后,翻开他捡起来的书,在书的最后补上:“或许,他今生与她无缘。然而,有心者都敬佩他对她的缄默的爱。”

    很爱很爱,然而她什么都不知道。

    青闺,人去楼空。

    凌云从云舟上远眺,她离开以后,圣域都孤寂了吧!他不由得叹息。空荡荡的湖面上,他的叹息声显得那么清晰,惊飞了岸边的孤鹜。

    这是凌云最后一次眺望青闺。

    静静地站了很久,凌云忽然对湖中望着他不语的鱼儿们说:“我会不会太傻了?”

    鱼儿们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回答。

    凌云自顾自地摇了摇头:“我都没有和她说过话……”

    时光交错,曾经多少次擦肩而过,他不语,她未认出他。

    注定了错过。

    “归来吧!”鱼儿们的呼唤在风中响起。

    凌云摇了摇头,已经回不去了,走到这一步,一切都太迟了。

    然后,他离开了……

    媒介城位于天人魔灵四界的交界处附近,是各界进入人界的必经之路。这里汇聚着四界的生灵。

    其实,清也并非普通人,因为她有媒介石。这是一块七彩的不规则的小石块,与琥珀一样的半透明色,通过这块石块,她就能和它们沟通。他们是魔、精灵和天使。除了他们各自和清外,没有第三个生灵知道他们非人类。

    这里有一所学校,学校里大部分是非人生灵,清是这些生灵的中心。也因此,清当上了校长。

    对了,这座城市的周围还布有结界,这是清让一个天使去布的。

    又到开学的日子了,清一大早便到了学校,因为今天一定会有很多新学生来这所学校的。而她,是与他们沟通、了解情况的人。

    清独自坐在校长室里,这儿是她的“乐土”,闲着无聊,就抓起电话给最要好的朋友——一个精灵,他也是学校的学生,而且是清的同班同学——拨完号,电话通了,“喂!谁?这么早,打扰人家的美梦?”电话那头传来溪刚睡醒时不耐烦的声音。

    “哇!好啊!你这懒鬼还在睡呀!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忘啦?”

    听见清这大惊小怪的话,电话那头“窸窸窣窣”的声音,想必是他在穿衣起床找日历吧!

    “今天……嗯……”沉默了良久,他终于开口了,“什么?”但是只传来了一声尖叫。

    “嘟……嘟……”电话里一阵盲音,不知是他故意挂掉的还是不小心的。

    就在清考虑要不要再打过去看看时,门外传来了叩门声,“进来吧!”随着挂在门口的风铃传出的清脆铃声,门“咔嚓”一声开了。

    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个和清年龄相仿的男孩,他看到她有些惊讶。

    清起身为他搬了一把椅子:“坐下吧!”

    等他坐定,清也回到了桌边的椅子上,拿起了学生登记手册,翻到新的一页,然后,抬起头看着这个有些内向的男孩。

    “你叫什么名字?”如果清不问,看来是不会有人打破沉寂的。

    “林。”男孩也抬起头看着清。

    “林?”

    “嗯……”

    清在纸上的姓名一栏写上“林”,接着又问:“你几岁?哪里来的?”

    “嗯……”他发出迟疑的声音。

    听到这儿,清拾起本来不认真的心,抬头注视着林,他仍低着头。并没有注意到她在看他。

    “林!”他一怔。

    “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清带着命令的口吻对林说。

    他缓缓抬起头来,注视着她的眼睛,在与她的目光接触的一刹那,她看到他目光中流露出的胆怯,随后由好奇占据了他黑亮的眼眸。

    清慢慢地闭上眼睛,但心灵更管用的眼睛却透过眼睑窥视着他的心。但是,果如她所料,有一层朦胧的雾,把他的心罩住了,他果然不是人类,因为他有抵抗清偷窥他的心的能力。

    清承认,这之前,她还把他单做普通人来看待,看来,休息两个月的暑假,使她的洞察力减弱了。

    同时,她坚信在这之前,没有让他看破自己的身份,不过,这之后,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此时他眼中露着不可思议的神情。

    “好了。你和我年纪一样,也就和我一起上课吧,怎么样?可以吗?”

    他有些木然地点了点头。

    刚登记完他的资料,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

    “嗨,我来了!”随着风铃声和开门声的双重伴奏传来了溪脆脆的声音。

    “还好你没忘今天是什么日子!”清招呼他坐在一把椅子上。

    “嘿!那还多亏你提醒,要不我睡到中午也不见得会想起开学了。”他把书包放在另一只椅子上,一下子坐上椅子,便又说了起来。

    “对了,你们俩在一个班,那就一起去吧。”说到这,清望了望林,他低着头,似乎没有听见什么。

    清从大椅子上下来,走到林和溪中间,“介绍一下吧!这是新学生林,这位是我的朋友,溪。”

    这时,林才抬起头,看看清又看看溪。溪对他友好的笑着,他没有反应。

    还好溪并不介意林对他的淡漠。可是,他们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呵!我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清,也和你们一个班,好了!同学们应该都快到了,你们也去班里吧!”

    “好啊!”溪说着就抓起书包,拉着林出去了。

    望着溪出去时带上的门,清默默思考着林的身份,以及他不对她说的原因。以前,这样的事也遇见过,但那些生灵都比较健谈,有时,不小心就被她问出来了。可是,林那么内向……

    这次新学生并不太多。没办法,这里与外界很少有联系嘛!

    登记完毕新生,清来到我的教室。里面一片闹哄哄。溪帮她留好了位置。后面是林,林旁边是溪。

    这时,老师来了。

    然后,就是单调的开学典礼。

    一天就这么过去的。

    “林,等一下,你还没有住处吧!”清叫住了林。

    林转过身诧异地望着清。

    清微微一笑,“因为这座城市的居民住房也是由我亲手安排的,所以,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是早晨到这座城市,然后直接到了学校,对吧?”

    林更惊讶了。

    “我家隔壁的邻居刚搬走,你就住那儿吧!”

    林跟着清来到了城中心的花园住宅区,靠近花园后面的那一处空地上,孤单地立着两幢房子,两层楼的建筑,都有一个小花园。左边那个是清家,右边那个则是留给林的。

    清上楼取了钥匙,交给了林。

    林接过钥匙走了。

    看到林进去了,清也转身进了家门。

    忘了什么时候起,这座城市像是清手中的玩具。也许,这只是一个奇怪的梦。也许梦醒了,清就会变成普普通通的人类。却怎知道,一切才刚刚开了个头。

    到了该吃饭的时间了,清怕林不会做饭,就想让保姆去给他送饭,但转念一想,他既然自己一个人来了,总会照顾自己的。

    虽然成为了邻居,但清还是没有机会去和林交谈。

    时间很快地过着。已经到十月了,林的身份还是一个迷。清不免开始怀疑我自己的办事能力了。

    十月的天,还处于秋天,秋高气爽,夜晚的星星特别亮。那天晚上,清实在睡不着,就多穿了一件衣服,到小阳台上看星星来了。

    秋风送来阵阵凉意,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突然,她看见有个黑衣人爬上了邻家的阳台,并打开门,溜进了林的房间。

    接着,传来了翻箱倒柜的声音,他似乎在找什么。

    清突然想到声音那么大,说明林要么出事了,要么是不在房间里。

    她想冲进去,这儿和那儿看起来相隔并不远,但等她找到备用钥匙冲到楼下,恐怕黑衣人早溜走了吧!再说,林非平凡人,他一定能对付那个黑衣人吧!

    很快,声音没有了,阳台的那扇门又开了,黑衣人溜了出来,匆匆关上门,他爬下了阳台。刚落地,他就吹了一声口哨。这时,远方天际一团乌云快速飘过来,其中还夹杂了乌鸦的叫声。

    等它飘近了,清才发现,这是由黑压压的一群乌鸦组成的。

    这么多的乌鸦一定没好事。

    这时,清一直从不离身的媒介石突然发出耀眼的光,光到处,乌鸦化为乌有,烟消云散。

    而趁此混乱,黑衣人也已经逃走了。

    周末,清在家没事做,还在想关于昨晚那黑衣人的事,也没见林,不知他怎么样了。她早上去过他房间了。东西没弄乱,也没有见到他。

    这会儿门铃响了,猜想着可能是他吧!保姆开了门,她在房间里只听见有人和保姆说了几句话,保姆就高声说:“清小姐,有客人来了,想找你商量事情。”

    “让他在客厅等着。”清高声回着。

    她也很快到了客厅。

    在客厅中的大沙发上,以为老爷爷正坐在上面闭目养神,他身边,两个像是保镖的中年男子一左一右严肃地站着。

    清走向沙发对面的那把大椅子,坐在了上面。

    刚坐好,老爷爷就突然睁开眼睛,直直地盯着清。

    “您找我什么事?”清略感不安地问。

    “哦!我们是想在这儿游玩,找不到住处,只好来找你了。”老爷爷的声音有些沙哑,也有些深沉。

    “你们不是人类吧!”不用隐瞒,媒介石的强烈反应告诉了清他们的身份。

    “没错。”老爷爷左边的中年男子说,“在你面前的,就是魔王陛下。”

    清曾听那些魔们谈到过他,说他很凶狠。此时却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反而让人觉得他很和蔼。

    “那你们想住哪儿?”

    “就你隔壁那个房子。”右边的那位说。

    “不行啊!那儿已经有人住了。”想到要把林赶出那个房子,清真的有点不忍心。

    “没关系,我们和他谈谈。”右边那位又说。

    “不行!我让他住在那儿,谁也不能赶走他。”清突然感到有些心烦。

    “那我们来商量商量,如果你让我们住那儿,我们可以给你魔法或者金钱。”这次换成了左边那位。

    “才不要呢!”清挥了挥手,“其他事情好说,唯独这事不行。”

    “那,让我们见见那位房客,这样总可以吧?”魔王问。

    清不耐烦地抓起电话,拨通了林房间的电话,可是没有人接。

    “他还没回来呢!这样吧,西街上的紫风公寓还有一套空房,你们要不就住那吧!”

    “好,不过,你还得告诉我们,什么时候见那个房客啊?”魔王的声音并不洪亮,却很有威力。

    “星期一吧!我估计上学他还是会去的,你们星期一到学校来吧。”

    送走魔王,清还是想不通,林这会儿去哪儿了啊?

    周一到了,该上学了。

    刚到学校,清就觉得不对劲,溪和林的座位依然空着。

    如果只有溪没来,她也不用担心,他这家伙别的不会,最会睡懒觉。但林往常都比她早啊,怎么他也还没到呢?会不会是他真的出了什么事?

    “清!早安!”身后传来溪清脆的声音。

    清转过头去正想给他一拳,却发现林正睡眼惺忪地看着她。他面前是满脸兴奋表情的溪。

    “你们搞什么呢?”清极友好地瞪了溪一眼。

    “是这样的,上周星期五,林找到我,说他觉得有人要暗杀他,所以他就决定在我家躲一阵子。结果——”溪突然不说话了。一是因为林已经瞪了他很久了,二是因为他喜欢给人想象的余地。

    清的确能够想象出林被溪逼着听他说天道地通宵达旦不罢休的情形。唉!林躲到溪家算他倒霉,哪天溪高兴起来,一年不睡也行啊!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溪说林怕有人暗杀他,那会不会和那晚的黑衣人有关呢?清决定这次一定要把事情问清楚。

    不过,出乎清意料的事,林主动和她讲了他的事,他说话断断续续,经过她的整理,基本就是——

    他是魔王最小的儿子,在那儿拿了一件东西——他不肯说出是什么东西——为了这,魔王要抓他,他在魔界待不下去,只得到人界来。可是,不久,他就发现他们也跟来了。

    听了林的话,清突然意识到我做了多么蠢的事。她立刻拉着林往门口冲,一边跑还一边喊:“不好了!林,快走!”

    头顶上却传来洪亮的喝声:“太迟了!”

    清猛地收住脚,林撞在她身上,她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没错,他们就是魔王身边的那两位。

    林的脸一阵白一阵青,低着头,清也感到很对不起他,毕竟是她告诉了他们林的踪迹。

    果然,魔王从那两位中年男子中间走出来:“林儿,别跟父亲玩捉迷藏游戏了,快和我回去吧!”用“父亲”大概是因为怕被其他同学发现身份吧!

    “不!我不回去!”林抬起头,怯怯地望着魔王。

    “你当真?”说话间,魔王又向前迈了一步。

    “当真!”林又转为愤愤的目光。

    眼看着魔王随从像老鹰抓小鸡般向林靠拢,清他们却束手无策。

    就在这时,教室的某个角落发出轻轻的咒语声,渐渐又越来越清晰。

    当最后一个字念完,魔王和他的随从都被一阵怪风卷走了。

    “尤华!”清高兴地叫着。

    尤华是一名天使,他最厉害的就是封印和结界,但当着众人的面还是第一次。尤华有着天使们传统的金色长发,个子很高。

    清微笑着走到他面前:“尤华,怎么样?你的身份暴光了。”

    “我无所谓。不过,林,你还要隐瞒我们吗?”

    林走到清的面前,然后又转身面对同学们:“我……不隐瞒大家了,我是魔王的小儿子,刚才来的那个老人就是我父王。”

    “就这些吗?你还没说你为什么不肯回魔界呢!”尤华感到意犹未尽。

    “我……这事,我想只告诉一个人。”林看看清,看看尤华,又看看溪。

    “你刚才说想只告诉一个人,也就是不包括我喽!”尤华假装很不高兴地说。

    “不,不是这样的……”林急忙解释着。

    “别急,我看,你还是对清说吧,她帮我隐瞒身份也从来不泄露半点。”听到尤华谈到自己,清冲他们笑笑。

    “好吧!清,我们出去说。”林向清走来。

    他们一起在校园的小路上走着,林跟清讲着他的事——

    魔界有一本天书,是他母亲继承到的祖传天书。魔王就是为了这本书才娶他母亲的。但是,他母亲在他小时候就去世了。林并没有拿到天书,魔王也没有拿到。直到最近,林的母亲托梦给林,他才找到了天书,结果,魔王就来追踪他。

    讲完他的事,他又说:“清,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清已经猜到了一二。

    “帮我保护天书。”林很严肃地说。

    “让我保护?我又没有魔法。三下两下就被人抢了,这还叫保护吗?”

    “我看过了,”他说,“你有一块媒介石,只要把天书封印在你的媒介石上,就不会被人发现了。”

    “你怎么知道的?”

    “从第一次见面,你窥视我的心开始。”

    “那么说来,你的魔法也不弱嘛!那好!你必须保护我!”

    “我?”林指着自己,“我怎么行呢?你干嘛不找尤华?他是天使啊!”

    “才不找他呢!我就决定将我的安全交给你了。”

    万般无奈下,林只好答应清的条件。他正式成为她的小保镖。

    林很坦白地告诉清,他不会封印。

    所以他们只得去找尤华。

    推荐阅读: 鸾凤舞天下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