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的征婚启事

都市言情

第一次见面,他正在给他的女朋友分手费。第一次见面,醉酒的她把他当成女人,傻笑地夸他漂亮。可是——就这第一次见面,他们就在一起了!“多少钱?”他邪魅地抬着她的下巴问道。“10块钱。”她迷糊着双眼答道。人妖现在真的是没市场了,那么便宜。

 

推荐阅读: 妈咪的征婚启事 

关注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美男

    萌宝妈咪要征婚(江逾白)

    嘈杂的酒吧装潢奢华糜烂的大厅里,低重的慢摇使这群不知疲倦的人群略微的平静下来,昏暗的光线慵懒地照射在人群里。

    此刻的贵宾包厢房内。

    一个满脸戏谑的笑意的男人坐在沙发上,他眼神轻蔑而嘲讽的看着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美得像妖孽一般的另一个男人。

    男人长腿交叠,一袭布莱奥尼黑色款西装衬托出这个男人高大颀长的身材,精致华贵的伯爵手表,精工雕琢,号称世界上最贵的皮鞋佰鲁提最新款,从上到下,无不显示着男人的高贵不凡的身份。

    站在他面前的那个男人很美,身材纤瘦,雪白柔嫩的皮肤白里透红,眼神清浅柔弱,含着楚楚可怜的泪水,下巴清俊尖细,唇微张,纤细的手指抚着颤动的心脏,神情略有些痛苦。

    然而那男人我见犹怜的模样却并未打动男人,他那张稳重坚毅的脸上仍旧是挂着一丝戏谑和嘲讽。

    男人略有啜泣的哭腔,他勾起嘴角轻蔑一笑说:“你说给你三分钟,你就说几句话,可现在你已经站了二十分钟了,一句话都还没说,我要耐着性子继续等下去?”

    男人华丽而低沉的嗓音让那个男人忍不住一颤,略微抬起泛着泪水的眸子,双手握住男人修长有力的手说:“饶少……不要分手,没有你,我会活不下去的……”

    “”的话让男人不置可否一笑,伸手摸了摸“”比猫更柔软的头发说:“不,宝贝儿,我有信心,有一样东西一定可以挽救你的生命。”

    说完拿出纸笔优雅大方的写下支票后,近乎宠溺的对男孩道:“宝贝儿,拿好。”

    男孩看了看男人手上的天价支票后大惊失色,泪水滂沱而下颤抖道:“饶上轩!我跟了你快一个月了,到最后你竟要用这个打发了我!”

    “嫌少?”男人似乎听不懂男孩话里的深意。

    跪在地上的“”抓狂的打掉他的支票嘶吼道:“饶上轩!你不是人!我为了你,放弃尊严!放弃爱我的女朋友!忍受家人朋友社会的唾弃来和你在一起!只是因为你说你喜欢我!”

    饶上轩听了他的话后,连连摇头补充道:“不只是因为我说喜欢你你就和我在一起的,还因为这个……”饶上轩把地上的支票捡起来放到男孩手里。顿了顿他又说:“纠正你一点,我喜欢你,只是单纯的喜欢你的脸蛋,天下所有美丽的东西我都喜欢。你为我做的所谓牺牲,我并没有这样要求过你。”

    “你这个混蛋!”“”扬手打向饶上轩,却被他一手抓住。

    “当初你迷惑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样的结果。你对我的所谓真心,不过是习惯了我给你的奢华生活不想失去而已,抱歉宝贝儿,我已经腻了你。”饶上轩拍了拍男孩的脸,享受着那滑腻的触感。

    男人的脸上是倦怠众生的笑容和不可一世的骄傲,他不稀罕所谓爱,他只是玩玩而已。

    打发掉那个妖冶美丽的男人后,他悠闲的坐下来看了看台上美艳不可方物的舞女。

    台上艳丽的笑容,雪白的肌肤,细腰和美腿在饶上轩的眼里突兀的变得有些迷离起来。

    他眉头一皱,起身向洗手间走去。

    他有些踉跄的走过夜总会的奢华大厅,继而穿过夜总会的奢华走廊,转而进入夜总会奢华的洗手间。

    饶上轩那张坚毅冷峻的脸在此刻已再不能像他的穿着那般优雅了,血液的沸腾使他脸色涨红,朝着自己脸上浇了一把冷水,可无论如何也降不下脸上烫人的温度。

    这感觉是……居然像是迷药?!

    想到这饶上轩不禁恼火!哪个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居然敢给他下药?!

    “小菲,我总觉得这里怪怪的,不太适合我的样子。”安小过拉着小菲的手怯生生的说道,夜总会奢华糜烂的气氛让没见过世面的灰姑娘喘不过气来。

    小菲还不以为然的把自己短短的制服裙子朝上提了提,然后再风情万种的拨弄了一下大波浪卷发,再手法娴熟地伸进自己低胸衣服里面提了提黑色蕾丝里衣,一连串的动作做下来那叫一个行云流水。

    安小过看得脸色剧变,裙子已经够短的了,都露了白花花的大腿了,还在往上提,衣领也够低了,还在朝下扯,这也太那个了吧。

    学术界把这种叫做什么……搔首弄姿。

    小菲看着她一脸惊恐的脸色,抬手就按住她的双肩说道:“小过,你要放开一点,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这么保守啊。”

    安小过低着头揪住自己的衣角,看了看小菲修长雪白,骨肉均匀的长腿,再看看自己的,于是嗫喏道:“可是……我……我还是不行……”

    都保守了这么多年了,突然就这么奔放起来也不是一般人能够hold住的啊,况且她就是个胆小怕事的一般人。

    “哎呀,哪里不行了,小过,快快快,把工作服换上试试看。”小菲把工作服塞进她手里把她推到更衣室里。

    安小过一脸倒霉的看着手里的工作服,弯弯的浅眉皱了起来,衣服用料摸起来那么好,这家夜总会支付的薪水也相当可观,如果只是做服务员的话,的确是不错,何况小菲也在这里也做得好好的。

    不过,总感觉不是这么简单的事,可是,谁叫自己就那么想要钱呢!

    这样安慰了自己少许,小过才把工作服换上。

    “嗯,挺好看的啊。”小菲拉着小过转了个圈称赞道。

    安小过身材瘦小,可穿着黑色的工作服看起来也别有一番味道,可是她一手捂着胸,一手扯着裙摆,上下的长度和暴露程度让她顾此失彼了。

    可是见小菲这么称赞自己,心里悬着的石头稍微落地,不难看就好。

    “哎,小过,你大方一点,这么邪恶都不性感啦。你过来,把刘海梳下来就可以遮住脸上的伤疤了。”小菲动手打理着她的头发,安小过脸上的伤疤在颧骨靠后一点,像只小小的蝴蝶。

    至于它的来历,安小过不禁回忆起来小时候在孤儿院那段惊险的往事。

    身材瘦小的小女孩拼劲全力把昏迷的男孩从火海中救了出去,可自己的脸却不幸的被烧伤了,烙下了这个小小的伤疤。

    思绪短暂的出神后回到眼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安小过有些吃惊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经过小菲简单的改造,自己看起来竟有些淡淡的冷艳感……

    啊,对,没错,就是传说中的……冷艳感。

    “怎么?看傻了?”小菲摇了摇她的胳膊问道。

    “小菲……你真厉害……”小过回过神来不禁感叹道,简直是化腐朽为神奇,烂泥也终于扶上墙了。

    “好了小过,现在的话,我们就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小菲转身出了更衣室。

    “东风?”安小过疑惑的看着小菲的背影很不理解。

    安小过又沾沾自喜的在镜子面前自恋了一会儿,小菲突然拽着两瓶酒进来了,一边拧开酒瓶冲杯里倒着酒一边神秘兮兮的笑道:“小过啊,我知道你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挣钱在市内买房子,我也支持你,你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你那个佑奇青梅竹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所以你一定要靠自己。来吧,我们先来训练一下。”小菲把满满的一大杯酒端给安小过说道。

    “训练?”小过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大杯叫不出名字的酒。

    “是啊,在夜总会工作怎么能不会喝酒呢?来吧。”小菲满脸期待的看着安小过。

    安小过一怔,不会吧,一口干?她酒量从来都不好的!

    “喝啊,小过。”小菲催促道。

    安小过实在是害怕,一撇嘴说:“小菲,这么大一杯我喝不了的。”

    小菲一听,顿时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安小过的头说:“怎么喝不了了?我喝给你看!”

    说完,小菲就把那一大杯酒一饮而尽,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安小过看她果真这么豪迈的喝了,脸色不好起来。

    小菲擦了擦嘴又重新给她倒上一杯后推到她面前说:“你看到了吧,就像我刚才那样!你行的!”

    被小菲重重的拍了下一下肩,安小过咬了咬唇,小心翼翼的端起这一大杯酒,吞了好多口口水之后又产生了想马上放下酒杯落荒而逃的想法。

    可是自己连第一步都还没有迈出就要放弃,想想觉得还是挺伤感的。再说,自己哪点输给小菲了?

    除了胸没那么大,腿没那么长之外,其他的她才没有哪一点输给小菲呢!

    安小过,你得拿出气势来震住眼前这个瞧不起你酒量的女人!

    安小过把酒杯挪到自己嘴边,在小菲瞪大眼睛的注视下猛喝了一口,然后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喝进去的那一大口原路往回的吐回了杯子里。

    看着酒杯里某人的白色唾沫,小菲的嘴角忍不住抽搐起来。

    安小过擦了擦嘴角,砸吧砸吧嘴后说:“感觉还好,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喝。”

    “不难喝你干吗吐出来?还吐在杯子里!”小菲嫌弃道。

    “呵呵呵,小菲,我们慢慢来好不好?”安小过讨好的笑道。

    小菲叹口气,开了另一瓶酒给她倒满说:“这种比较好喝,纯度不高的。”小菲说完就直接拿着酒瓶子仰头就喝了起来。

    看着小菲这么豪迈不羁的动作,安小过悻悻的拿着酒杯吞了口气,心里暗道,为了攒钱等佑奇回来,豁出去了。

    “不行了,小菲,我要去下厕所。”

    还没等小菲答复,

    被灌醉的安小过便踉踉跄跄的向厕所跑去。

    推荐阅读: 妈咪的征婚启事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