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艳娇妻别跑

都市言情

五年前一场闹剧让二人之间有了关系,就在骆昊以为能够抱得小娇妻时,朱媚却毅然出国五年时间让两人成长,工作的交集让两人清晰的看到了对方的努力和蜕变。怎奈何世事难料,阴谋的出现和家庭的变化,让两人应接不暇!两人强强联手见招拆招,魑魅魍魉纷纷招架不住,跪地求饶

 

推荐阅读:美艳娇妻别跑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好久不见
    “八千万!”
    “九千万!”
    此起彼伏的竞拍价格持续上升,谁都知道E.P公司抛出的这块地皮将来会有很大的升值空间。
    “一亿五千万一次……”
    随着主持人手中的小锤落下,这场竞拍会落下帷幕。这块地皮最终以一亿五千万的价格卖给了骆氏。
    “现在请E.P集团的执行总监和骆氏的总经理进行签约,大家欢迎。”主持人请出了今晚的主要人物。
    骆昊然身着黑色西装款款走上台,等待着E.P的执行总裁。他在心里思忖,也不知道这位从美国回来的总监是个什么来头。
    来人一身蓝色的职业套装勾勒出完美的弧线,踩着裸色的高跟鞋从后门走来。
    当骆昊然转头看到来人的时候,瞳孔本能的放大,似是血液流失般,一股冷气钻进了四肢百骸,让他呆楞片刻。
    朱媚勾起公式化的微笑“你好,骆总。”
    骆昊然保持着绅士风度,伸出了手,和朱媚交握,心中却在腹诽,女人,还知道回来。
    两位在主持人和众位商界大亨的注视下,签订了合约,至于具体事宜,双方约定随后会在骆氏详谈。
    后台中还在整理文件的朱媚被一股大力拉扯到了怀里。
    骆昊然看着心尖上的人儿变得成熟,妩媚,难耐的呼吸瞬间沉重,“还知道回来?嗯”一股温热的气息喷洒到朱媚的脸颊。
    “放开我,你干什么”朱媚在他的怀里一阵挣扎。
    谁也不知道她刚刚看到骆昊然的那一刹那心中复杂的感觉,当年要不是他告诉自己骆天行有所爱之人,她也不会犯傻上了他的床。
    五年前的她纯真可爱,以为童话中的王子和公主会幸福的在一起,谁知道世事难料,她为了让自己冷静和成长,远走他乡,直到前段时间才因为公事派遣回国。
    “你说我想干什么”暧昧的唇舌纠缠住朱媚通红的耳朵,燥热的气息升腾,骆昊然的眼眸越发深邃。
    “啪”朱媚一把掌打上了骆昊然引以为傲的俊脸。
    骆昊然楞了一下,看来自家的小猫长了尖牙,会反抗了,这倒是稀罕。用手摸摸脸上火辣辣的一处,呵,手劲还挺大的。
    “不回家?”骆昊然就着面前的会议桌座了上去,修长的双腿叠放给人无尽的遐想。
    “和你有关系吗?”朱媚说着拿起公文包走出了竞拍会的后台,看也不看他一眼。
    以后会有机会的,他们两家都签约了,她还能跑了不成。骆昊然看着朱媚离开的方向,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朱总监,您明天上午和骆氏会有一场关于细节方面的讨论会议。”秘书尽职尽责的给她说出行程安排。
    “嗯,知道了”朱媚靠在座椅上揉揉眉心,这几天为了准备这场竞拍会,她已经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了。
    看着窗外的城市,她回来也有一个多星期了,不过她还没回家,她还没有准备好面对家里的责问,今天遇到骆昊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毕竟骆氏是建筑的龙头老大。
    要说她不恨骆昊然那是假的,只是两家是世交,他们三个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没有爱情还有亲情。
    谁知道,哎,她其实也没有理由去责备骆昊然,毕竟都是年少犯下的错,不过要想让她和骆昊然和好,门都没有。
    “骆总,E.P的总监到了,您看?”秘书看着还在埋头签署文件的骆昊然,提醒到。
    “走吧,还等什么”骆昊然从办公桌绕过大步走出门外。
    他媳妇都来了,他还不出来接驾,是闹哪样,这次可不能再把人气跑了。
    后面跟着受气小媳妇模样的秘书,是谁说这份文件比较重要,不让人打扰的。
    今天的会议主要是将细节问题进行协调,有些事不仅仅是公司类型不同,还有一些风俗习惯也不太相同,她们需要一个折中的方案。
    谁知道,他们两个人的意见根本不统一,“为什么风格非得要西化?”骆昊然提出了异议。
    “你不觉得现在国内的很多东西已经风格迥异了吗?”朱媚对比着国内十年间的变化。
    别说十年,就是她离开的仅仅五年时间里这座城市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不认同西式化的建筑。”骆昊然十分不理解朱媚的想法,怎么出国一趟,就被洗脑了?
    他们两个因为这件事的意见产生了分歧,会议就此搁置。
    “算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朱媚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两个人的思路本来就不在一条线上。
    “谁敢走?”骆昊然坐在椅子上冷着脸,掀开眼睑,冷冷的扫视着周围的人。
    会议室的众人眼观鼻,鼻观心,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自己出师未捷身先死。
    朱媚十分无可奈何,“你能不能别闹?”
    骆昊然如同帝王一般摆摆手,众人退下,秘书很有眼色的退出会议室,站在门口。
    “我没闹”骆昊然突然发现他们之间好像隔了几个世纪。
    “我……”朱媚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骆昊然转身离开的背影打断。
    看着骆昊然离开的方向,朱媚一阵苦笑,又是不欢而散。
    朱媚离开骆氏后一个人开着车想要冷静冷静,可是一直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她并没有注意到尾随着她的那辆白色面包车。
    朱媚将车停在十字路口的奶茶店,想要买杯热饮,这时她突然发现有两位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正向她走来。
    但此刻的朱媚并没有惊慌,在M国的第一节课任课老师就告诉过她,人脸是藏不住情绪的。
    “朱小姐,我们先生想请你一叙”保镖示意她往十字路口的对面看去。
    保镖并没有强制性的带走她,朱媚的心里无声的舒了口气。
    “陈总请人的方式真够特别的!”朱媚樱桃小嘴里说着让人听着不太悦耳的语言。
    可是被她称呼陈总的中年男子并不介意,“朱小姐,这不是非常时期嘛。”
    “陈总,找我有事”朱媚低头看着自己的指甲,都怪那天骆昊然突然抱着她,不然她的指甲也不会断了。

    推荐阅读:美艳娇妻别跑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