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的嫂子

都市言情

三湾村,不但有连绵肥沃的土地,还有同样肥沃的女人。男人们大都外出务工,留下女人们辛勤劳作、看守家园。…

 

推荐阅读:迷人的嫂子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01章 夏夜激情

    “嘀铃铃……”李小孟的手机的闹钟铃响了。
    李小孟通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心“突突”地在跳。其实他根本没有睡着,来到这个宁静的三湾村已经一个多月了,这里山清水秀,宁静平和,每晚李小孟都睡得很香,今天是第一晚一直没能入睡。
    (李小孟是刚大学毕业两年多的城里孩子,原本大学时有个女朋友,毕业后却出了国,原先约定两年后回来,哪知李小孟在苦等两年后却收到女友的消息,决定在国外定居了,不再回来。
    心情遭受巨大打击,自然无法安心工作,不久后,李小孟的工作也丢了,遭受双重打击的李小孟来到了三湾村,这个偏僻却又美丽安静的乡村,打算在这里休养生息一阵,平复自己饱受打击的心灵,然后再回去重新开始生活。)
    李小孟一看时间,正好午夜0点。这时的三湾村已经陷入一片宁静,只有夏日的虫鸣和阵阵微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响声。农村的人都睡得早,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已入睡。
    想起今天白天和张婶的约定,李小孟的心跳的更激烈了,这会儿张婶应该正等着自己。
    李小孟轻轻地摸下床,他没有开灯,怕惊着王伯。自从来到这个三湾村,李小孟就一直租住在王伯家。
    王伯的两个子女都到城里打工,只留王伯和他老伴两人住在家里,李小孟花了200元租了一间还不错的房,虽然比不上城里现代,但干净、宽敞,而且才200元每月,农村人就是实在。
    李小孟穿上裤子和汗衫,轻手轻脚出了门。外面月光皎洁,虽然没有路灯,但依旧看的很清楚,李小孟此时的心“突突地”快要从嗓子里跳出来,血气方刚的年龄,想起连日来张婶不断在眼前晃荡的丰腴的身影,李小孟终于明白什么叫“迫不及待”了。
    月光下,李小孟快步小跑了起来。好在张婶家离的并不远,走出两百多米,绕过村里那棵千年老樟树,拐个弯就到了张婶家。
    李小孟微微一推院门就开了,门是虚掩的,看来张婶正等着自己呢。李小孟进去,轻轻关上院门,拴上,然后走到左边那间屋的窗下,按照约定,李小孟轻轻敲了两下窗。
    “是谁啊?”张婶刻意压低的声音。
    “是我,小孟”
    大约半分钟后,门“吱呀”开了,只见张婶穿着睡裙出现在了门口,一招手,“快进来。”李小孟连忙闪了进去。
    “通”一声,门又关上了。
    进门后是堂屋,走几步左拐再进一个门就是张婶睡的房间,也就是刚才李小孟敲窗的那一间屋。张婶名叫张玉梅,今年三十六岁,丈夫也去了城里工作,两个孩子一个16岁,一个15岁,都在城里念中学,平时寄宿在学校,只有周末或者放假才偶尔回来,所以平时只有她一个人独住。
    在跟着张玉梅屁股后面进屋的这几步路,李小孟眼睛不由自主地盯着张玉梅薄薄的睡裙下那兀自扭动的丰硕臀部看,借着月光和房里台灯的微光,那落隐落现圆滚肥硕的臀部是那样诱人……李小孟不由地热血沸腾了!下面不由自主地开始鼓鼓地升旗!
    “到底是城里来的大学生,挺准时的”。张玉梅把李小孟飞快地领进房,随手关上门,转了过来,面对着李小孟。““扑哧――”张玉梅低头掩嘴一笑,“都支起帐篷了,是不是猴急了?”
    李小孟低头一看,发现自己下面的宝贝早把裤子顶的老高,不由为自己的失态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还是个青涩的大男孩。但李玉梅那娇羞的一笑,令他更加难以把持,此时已是箭在弦上,已经顾不上不好意思了,“是啊,李婶,想了一天半夜了。”
    “那来吧。”张玉梅说。到底是过来人。
    仿佛得到了圣旨,李小孟喘着粗气一把抱了上去,火热的嘴唇对着张玉梅殷红的双唇疯狂地吻了上去,“婶,我要。”双手情不自禁地摸索张玉梅的后背、腰,继而往下滑到两扇肥硕的臀部,然后停在那里长时间的抓捧。
    尽管没有多少女人的经验,但年轻的本能告诉李小孟,那里是他向往的归属、极乐的天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女人肥硕的臀部一直最吸引李小孟的目光,甚至远胜同样令男人销魂的双峰。
    “唔……”张玉梅本想挣脱,但显然她也立刻享受起了眼前这位年轻小伙的火热般的热吻,四瓣嘴唇狂热地亲吻在一起。片刻后,张玉梅终于挣脱开,“瞧你猴急样,先脱衣服吧,婶子一整晚都是你的。”
    李小孟有些颤抖的三下五除二地脱掉自己的衣裤,傻傻地站在那里看着张玉梅,张玉梅不急不慢地褪下睡裙,解下内裤和文胸,露出了白花花的一片,肥硕的臀部,高耸的双峰。
    这样成熟女人的胴体李小孟还是第一次见到,虽然大学时也谈过女朋友,但是和眼前的张婶比,简直就是没有发育好的小鸡崽子。李小孟双眼不禁要冒出火来。
    “来吧。”张玉梅关掉台灯,躺到了床上。透过窗外皎洁的月光,白花花的一大片摆在李小孟的面前。
    李小孟迫不及待地爬了上去,身体在激动地微微颤抖。在趴到张玉梅身上的一刹那,李小孟激动的呻吟了。那柔软,那丰润,那成熟女人的体香,像大地母亲一样托载着李小孟年轻的身体,李小孟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幼年时母亲那温暖、安全的怀抱,但又比幼年时母亲的怀抱令人销魂一万倍。
    “你来。”张玉梅搂着李小孟,微微叉开腿。
    李小孟喘着粗气耸动着身体,找着入口,却不得要领。
    “呵呵,真是没用。”张玉梅嗔笑着腾出一只手去引领。
    终于,李小孟的杵子找到了那片早已湿淋淋的丰润地,顺畅地滑了进去。
    “嗯哼!――”,在交接滑入的一刹那,男人女人几乎同时发出的闷哼声从这个夏日午夜的屋子里传出,虽然低低的,似被有意压抑了,却从窗外四周的虫鸣声中突围而出,依旧清晰、依旧销魂。也就在那一刹那,李小孟从心里呻吟了,他终于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舒服了。
    尽管李小孟大学时也谈过女朋友,但那时的李小孟纯的很,几乎没有和女友做那事。唯一的一次,几乎要进去了,女朋友却说疼,女友瘦瘦的,还一天到晚说要减肥,李小孟只记得当时她那里干干的,自己也一点不舒服,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而眼前身下的这位张婶,和以前的小女友完全不同,是她第一次让李小孟尝到了什么才是真正女人的滋味。
    李小孟死命抱着张玉梅丰硕的身体,头埋在柔软的双乳间,身体开始耸动起来,那种包容、那种温热、那种润滑,李小孟仿佛要窒息过去,大脑一片空白,这两年来的压抑、不快,好像顷刻间都远离自己而去,唯有眼前的无尽包容、承载,是自己无穷快乐的天堂。
    张玉梅的丈夫也离家很久了,成熟丰腴而久旱的身体,被血气方刚的小伙火热地进入,那种畅快的感觉绝非笔墨可以形容。她只有温柔地搂紧李小孟,双腿夹紧他的身体,承受他一下一下的撞击。
    在这夏日的午夜,最美妙的不是虫鸣蝉啼,而是男女欢快的交合声。
    没多久,李小孟低低的闷哼起来。张玉梅搂着他的头,轻轻问:“怎么了?”
    “婶子,我好像有一种要小便的感觉,我憋不住了。”
    “傻瓜,那不是要小便,那是你要泄了。”张玉梅听着李小孟颤抖的声音,好像一下更兴奋了,闭着眼,更紧地搂住李小孟被汗液打湿的湿漉漉的头,“那是最快活的时候,泄吧,泄给婶。”
    李小孟哼哼着像一头野兽一样最后重重耸动了几下屁股,大叫一声,紧紧压在张玉梅那片丰腴的沃土上颤抖起来,几乎同时张玉梅也大叫一声四肢八爪鱼般地死死搂紧身上的男人,随着男人的颤抖一起颤抖着,丰腴的沃土全部地承接着男人热烈地喷泄。

    推荐阅读:迷人的嫂子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