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情到深处

都市言情

曾经,程可欣认为,只要对他好,他就一定会回心转意,可现在她发现自己错了。哪怕她再心甘情愿的付出一切,也比不上他心中程清婉的一根手指头。 直到失去了孩子,她才终于下定决心转身离去,可一向冷酷倨傲的他竟然开始放下身段求自己回去。 程可欣的深情,程清婉的算计,段佑铭的苦衷,还有暗中操纵这一切的人……她究竟能否和段佑铭走到最后,还未曾可知。

 

推荐阅读:奈何情到深处

各种回音
  1. 说: 回复

    第一章 不要走好吗

    乌云在天边密布,这个时节的天气总是,那么的阴晴不定,暴雨夹杂着轰隆的雷声,说来就来,大雨顺势骤然倾落而下,细密的雨瞬间在空气中织成一片片灰蒙蒙的幔帐。

    A市人民医院内,刺鼻的消毒水味和药物的化学制剂味,让段佑铭有些不适的皱了皱鼻子。

    此时的他正坐在一间高级病房的陪护椅上,看着妻子程可欣那隆起的腹部发呆。

    距离段佑铭被迫娶程可欣已经过去了五年,这五年以来,段佑铭一直都视这位名义上的妻子为空气。

    可是段佑铭没想到,程可欣竟然为了怀孕,不惜对他下药,更没想到的是,她竟然真的就怀孕了。

    “佑铭,今天就是预产期了,我们的宝宝马上就要出生了!”程可欣轻轻抚摸着自己腹部,那有属于她和段佑铭的结晶。

    “嗯。”段佑铭移开自己的视线,只是敷衍的回应了一句,全然不顾程可欣又黯淡下去的目光。

    而另一边,位于A市郊外半山腰的公路上,发生了一起严重的交通意外事故。

    只见一辆银白色的兰博基尼,仿佛失控般,疯狂的撞向路边的栅栏。瞬间,整辆车都翻落到了半山腰,车身全部严重变形。

    “铃铃铃——”

    段佑铭的电话声响起,看着来电显示的“程清婉”三个字,他迅速接听了电话,程可欣也循声疑惑的望着他。

    还不等段佑铭说话,电话的另一头的程清婉便有气无力的求救道,“佑铭,快来救我……。”

    “清婉?发生什么事情了?”段佑铭焦急的询问着。

    是程清婉!

    程可欣在心里暗暗震惊道,这个时候,她打电话来干什么!

    程可欣纤细的手不由得紧紧的攥住了被角。

    “车……车祸,救……救我。”程清婉孱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从电话的另一边传来。

    “姐姐让我去……找他,这次车祸真的和姐姐没关系,都怪我,你快……”程清婉说完这句话,任凭段佑铭说什么,她都没有了回应。

    段佑铭迅速挂断电话,毫不犹豫的拿起外套就起身作势往外冲去。

    “佑铭,等等……”程可欣急忙艰难的下床,一把抓住了段佑铭的衣袖,女人原本白净的脸上瞬间又变得更加毫无血色。

    “放手。”段佑铭凛冽的声线划过程可欣的耳边,男人的大手猛地将程可欣那纤细的手腕一把挥开,力气之大不禁让程可欣孱弱的身子摇摇欲坠。

    刚刚被打掉的小手再次倔强的紧紧攥住段佑铭的衣角,像是在维持着程可欣作为段太太的尊严,她就这样仰着一张白皙的小脸皱着眉头死死的盯着段佑铭。

    段佑铭深邃的眼眸同时也在看着程可欣,瞳孔里的愠怒此时此刻却刺痛了程可欣。段佑铭的大掌再次落在程可欣的手腕处,用力的将程可欣的手甩开,目光更加的冷冽。

    程可欣的脸颊愈加的惨白,不知为何,病房里原本恰到好处的暖风此时此刻吹到程可欣的身上,只让她感觉到浑身冰冷。

    这时,小腹传来的阵阵疼痛让程可欣的眼前有些模糊,豆大的汗珠顺着她光洁的额头不断的滑落下来。

    “疼……”程可欣难受的捂住肚子蜷缩在床边,痛苦的发出了呻吟声。段佑铭原本已经走到门口的身影顿了顿,不屑的回头瞥了一眼程可欣,低声的开口道,“程可欣,你真是个蛇蝎心肠,为了得到我,竟然不惜想害死你的亲妹妹!”

    段佑铭的话仿佛一把刀刃锋利的匕首,直戳程可欣内心深处最脆弱的地方。五年的夫妻,段景堪竟然不相信她!

    她爱他五年如一日,今日却因为旁人的一句话,段佑铭竟然一点旧情都不念。

    程可欣痛苦的摇了摇头,有些干裂的嘴唇缓缓开启,却只吐出了几个字,“不……不是我……佑铭,我要生了,陪着我……好不好…”下腹部传来的刺痛感,让程可欣出不了声。

    程可欣艰难的爬下床抱住段佑铭恳求他不要离开。

    段佑铭不再理会程可欣,“清婉已经晕过去了,我要赶紧去找她,没时间理你,生个孩子而已。”男人说完这句话便毅然的转身离去。

    “清婉如果有什么好歹,我回来找你算账!”段佑铭又一句狠毒的话语传入到了程可欣的耳朵里,泪水混杂着程可欣脸上的汗水流蜿蜒而下,没入了衣襟里。

    说完这句话,段佑铭不顾程可欣的身孕直接将抱住自己的女人一把推开。

    “啊!”女人凄厉的呼痛声划过安静的病区,程可欣狼狈的瘫坐在冰凉的地板上,腿下则是一片摊开的血迹。

    段佑铭有些呆住了,他原本只是想挣脱程可欣,没想到自己一不小心直接将程可欣推了出去。

    刺眼的鲜血在病房洁白的地板上蜿蜒布开。段佑铭的心里,有一丝痛楚划过,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对这个孩子没有感情的。

    程可欣惨白着脸,神色狼狈喃喃道,“佑铭……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你快去喊医生,我好痛啊……孩子……”语气是那么的无力,可是段景堪早已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又是一股热泪模糊了双眼,程可欣内心的绝望将她紧紧包围,腹部越来越强烈的刺痛在程可欣的身体里蔓延开来。

    推荐阅读:奈何情到深处

评个论吧:
相关文章